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致函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李鹏院长的公开信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9-13 01:49 編輯

  
尊敬的李鹏院长,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愠,不亦君子我此前回国“赴京赶考”本想向北京国台办,面交一份海外华人台胞回复国家主席习近平元旦次日讲话的书面报告。由于各界都忙于“建政70周年大典”活动,不合时宜,也就拖延至今,准备一并写出“西行漫记”后成文呈送两会参阅。既然您这次光临美国大华府授课,想必是与前几天的国台办主任刘洁一的《坚定推动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观点大径一致。常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海外华人无不更加关切祖国统一进程,出国更爱国,孙中山说,“海外华侨是中国革命之母”。
       当前,两岸“维持现状”的意思是什么?按照两岸关系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两岸尚未结束内战,两岸现状就是内战进行时。
      所谓“和平”与“战争”概念的定位是有必要条件的,有前提条件的。两岸没有无原则的和平,现状本质就是两岸各自为互不隶属的和平分裂与反分裂状态!
        “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能统一,全国便幸福,不能统一,便要受害。”我外婆是夏威夷华侨,和孙中山是同时代的夏威夷人。我也是孙中山的学生和其思想承上启下的后来者。我是学数学的中国西北大学78级毕业生,数学讲究逻辑推理,特别强调求学探知是一个科学求真的过程。也就是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方法来结合世界的发展进行科学的探索和科学实验,从而不断从中去伪存真,由表及里,虚情索非,归纳总结出一个个科学的论断和结果。自从文化大革命接受毛泽东思想的深刻洗礼和轰轰烈烈“文攻武斗”的四大民主自由,造反有理的十年浩劫,我们就产生了对“两个凡是”的质疑和批判。从那时起,我们就树立了不能盲从任何权威,也不能就事论事的表面现象来判断某些人和某些事的真伪是非。我们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过程中一个战壕的“战友加同志”。我们是改革开放 第一线社会实践的排头兵,开荒牛和创业者。他是我们后台的总设计师。也就是对“一国两制”实践磨练,最有发言权的社会实践者。实践出真知。I do and I understand


我参阅了贵校主办的主题为“台湾地区‘公民投票’的提案审查制度研究”的立法背景,宪制性基础。我这里有一点疑问,台湾地区关于参选的资格审查标准是社么,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的一个中国地区的中国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能够参选中华民国台湾地区的总统吗?!你们怎么研究和定位“公民投票”的违宪和合法性的呢?试问主张“两国论”的蔡英文和主张“台独工作者”的赖清德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这样的公民投票选举结果,符合“中华民国宪制性基础”吗?!分裂中华民国的台湾地区领导人产生合法吗?符合宪法基础吗?!这是台湾明目张胆,明火执仗违背中华民国一个中国宪法基础的“公民投票”,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不是向“反分裂国家法”挑战底线吗?在这种现实背景下,您在这里论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社会基础和法律基础存在吗!?台湾既不承认“两岸是一个国家”,也不承认“中华民国是一个中国的宪法”,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中华民国中国人,那这个“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宪制性基础有效吗?再提一个问题,“维持现状”是什么意思?现状是两岸和平停战,和平休战,和平分裂,和平统一,和平不统,和平不独吗!?


40年前,以《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为标志,将台湾回归祖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提到具体日程上来”。今天,以习总书记2019新年伊始的重要讲话为标志,强调“祖国必须统一,中国必然统一”,将解决台湾问题、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付诸具体实践上来”。两岸割据各自为政政治对抗,军事对峙已经70多年了,“总不能一代一代往下传”,一百年不统一,永远空谈“不统不独不武”和平分裂一代一代传下去吧!

我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国家必须统一。国家如何统一!?


首先要搞清楚“中国必须要统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什么问题不能统一?

统一的必要性大家都知道,能够统一人民便幸福,不能统一人民便要深受其害。中国几十年分裂分治受害受苦受难是罄竹难书的,再这样分裂和反分裂斗争下去的结果,任何事务都会走向自己的反面。国家领导人也会走向自己的反面。

中国必须统一于“一个中国的国家符号”!“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国家政治符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制定的“国统纲领”要统一的是“中华民国”。抗战胜利后,国共内战打到今天,究竟什么是一个中国的问题,现在都没有搞清楚!这就是中国两岸人民的悲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问题,从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我们就开始搞不清楚了。到底我们中国是一中各表“中华民国”呢?还是另立“中华民国”以外的另一个新中国呢?1955年新宪法称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显然是不承认“1947南京中华民国宪法”。但是也没有废除“中华民国宪法”。从此,中国开始了“一中两宪”的“一国两制”各有各的用途时期。



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既存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理事国之一。也即是联合国宪章第23条明文明示“中华民国”为中国会员国的政治符号,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名同义同表。可惜“名不正则言不顺”。至今为止,两岸为此争论不休!统一不了国号。因此,名不正,言不顺,心不服,事不成,统一就成为一句空话

以上是大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没有彻底解决好,没有认识清楚的中国国号统一“一中各表”问题!

接着就是如何定位这个“中国”国号的统一问题,如何防止因此产生的国家分裂和台湾独立分立另一个“中华民国台湾”的问题。

  国号“一分为二”就是1949年至今的现状,国民党的“九二共识”就是“一中各表”,李登辉和蔡英文主张主权各自独立的“两国论”就是把既存的“中华民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分成“一边一国”,“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台湾拒绝“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中华民国。解决之道有二,政治谈判和将分裂国家和反分裂国家的战争进行到底!

蒋介石1949年元旦发表“求和”公告。“求和”方式有三,依宪,法统,联合国宪章。化江而治,一中各表,各自为政,平分秋色。

毛泽东反对“一分为二”的“和统”方案。主张“将革命进行到底”!但是解放军不具备渡海作战的实力,解放台湾因力不从心,而搁浅。

从法律来讲,中国内战尚未结束,要结束内战需要签订停战协议,投降协议,宣告战争结束等三种方式。

1
“停战”。两岸根据双方政府代表签订和平协议,停止军事对立行动。停战可以有期限,也可以不定期,如果不定期的交战方可以随时再行开战交火。停战从法律上讲不同于和约,也不导致战争状态的终止。两岸现状就是处于不定期停战状态。也就是战争随时可以进行下去。


2
“投降”。投降分为有条件投降和无条件投降。当战争开始,一方战败,或者判断自己已经无取胜可能情况下往往接受有条件投降,例如,南北战争结束,双方签订有条件投降书。无条件投降是美国罗斯福总统第一次提出使用了这个术语,日本投降就是宣布“无条件接受投降”。
考虑台海情况,为了减少无辜平民的伤亡,很可能在大陆宣布“反分裂国家战争”开始围攻台湾本岛之后,台湾当局会自动放弃抵抗,宣布接受“有条件投降”,也就是主张台独或独台的顽固分子,可以自愿选择其他国家或地区,台军接受整编,或改行从业,另作他图。

3
“宣告战争结束”。宣告战争结束也有三种,即,战胜方单独一方宣布战争结束;交战双方缔结和平协议发表联合声明;有条件赔偿战争损失,惩办战犯,首领,追捕重大要犯等。

根据一个中国的两岸现行宪法,国有领土主权的重合性,完整性,一致性,同一性和同属联合国宪章和组织的约束和授权权威性。依据宪法,宪章实现“法治统合”和重新组合。这是最为符合全体中国人民政治意愿的祖国统一模式。

解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得与失,主权的解构形式。


我相信有三件检验祖国统一的真理和政策,不外乎三种科学方法,一种是实证法,一种是证伪法,一种是实践检验法。


我们都是有心人,什么心?与中国两岸人民同心同德同属一个中国。与反独促统反对分裂国家的形势发展实践进程同步前进!

我相信,李鹏院长也是这一条路上走的同路人。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之谋,和而不同。君子之过,日月之食也;“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之过,亦如“日月之食也”,通过实践的深入,我们认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正反两面性,认识从初级阶段一步一步向高级和深层次阶段发展,由片面向全面的结构性矛盾发展,二十年后的今天,发展到香港的反中,乱港,暴动,暴乱,司法混乱,政府失控,大陆鞭长莫及,国家主权受到严重挑衅,背后的台湾台独当局和民进党太阳花运动的骨干煽风点火,组织培训,经费支持,精心策划,声东击西,里应外合,前呼后拥,瞒天过海,掩耳盗铃,唯恐中国天下不乱!这就是“社会实证”,这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设计结构中,存在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分立”香港殖民制度不变,保持香港原有的殖民者的遗老遗少意识形态和教育制度不变,阶级分化,政治生活,科学和艺术的活动都不变,甚至更依赖资本的唯利是图运作,造成香港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这如果不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设计中存在的误区和陷阱造成的,那就是我们在实践执行中偏离邓小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设计主体思想所形成的误区和陷阱。我们固然有理有据把乱港的暴民,暴动以及外国干预,台湾参与的种种阴谋诡计和无所不用其极的反中乱港违法活动的责任归咎于客观原因,但是“仁者如射”,“君子之过”,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实践告诉我们“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并立”并没有达到邓小平所预期的结果,“一国两制”的“结构性矛盾”,去殖民化不彻底的制度不变误区和陷阱已经被无情的暴动和乱港活动所证实了。



证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结构中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并立”存在重大多重的隐患和漏洞。如果仅仅是制度不同,不统,不改革,就能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那简直是向英国殖民者投降,求和,认输好了!这些问题有比较就能鉴别。
西藏和平解放的制度改革,那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模式。结果就是达赖喇嘛的分离主义者要求西藏独立自治。美国南北战争的前夕也是实行“自由人”和“奴隶制”两种制度,最后这种结构性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分裂与反分裂联邦的战争。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我们反省十五大期间,酝酿和提出“只有没有”邓小平理论是解决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命运和前途问题的唯一标准。


这就是我们对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认识不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社会实际的需要和客观规律。这就会使我们的工作和政策在社会实践中失败,失误,不敢作为,不敢纠正邓小平理论的错误和误区!这就是江泽民时代留下的政治遗产。一次次的失败和教训告诉我们认识香港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制度不变就是保持香港稳定过度的灵丹妙药,定海神针。香港问题的本质是收回英国殖民主义的主权和社会改造“去殖民化”教育,司法,法治,政府运作,文化建设,统统都需要“去殖民化”才能完成主权真正的回归中国。请问邓小平理论在这方面做了什么社会“去殖民化”改造工程的建设?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江南为橘江北为枳。社会工程其实道理也一样。今天我们中央对台工作也是这样削足适履,照葫芦画瓢,那就是形而上学,为渊驱鱼,为丛驱雀,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香港问题主权已经掌握在中央手中,这个问题翻不了天。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是全中国人民的香港,不能再搞特殊化,不能再搞
“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这就是邓小平理论的致命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并立”,就是姑息养奸,蛇与农夫,究竟谁吃掉谁?邓小平设计的就是“谁也不吃掉谁”和平相处,各自为政。美国和英国设计的就是蛇吃掉农夫!农夫经过失败之后,告诉大家“失败是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如果那个农夫今天在天有灵,他也会告诉习近平和国台办主任刘洁一,不要同情台湾分裂主义者和台独工作者这样的牛鬼蛇神!不要以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行得通,就能在台湾行得通(这是前国务院李鹏总理的原话)。且不说“同一律”推论是有前提条件的。香港问题是“去殖民化”不彻底问题,台湾问题是“分裂与反分裂”中国国家主权的问题,两个问题的性质和本质就不一样,香港是主权操之在中央,台湾问题是中华民国的内战尚未结束问题,是内战演变成“分裂与反分裂战争进行时”的问题!认识不到这个两种性质不同的社会矛盾和政治结构斗争的严重性和尖锐性,就要像农夫同情被冻僵的毒蛇一样,向台湾台独和独台分裂主义和分离主义者喊话“求和”,“求统”,“求两岸一家亲”,“求同存异的一国两制”,这就是与虎谋皮的一厢情愿,我们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可以证伪的,不知道李鹏院长,是否理解和同意。我们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在联合国宪章既存的中华民国之外的另一个国家”,暨“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中华民国的延续,就是循名责实的中华民国”,您是否理解和支持我的观点。这就是“一中三宪,同心同国,法治统一,立新求真”,这就是在既定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基础上,痛定思痛,否定之否定,推陈出新,更上一层楼。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目前的社会实践条件,我完全可以用比所谓
“九二共识”更有说服力的“一中三宪”也就是法律优先原则,法律保留原则,程序第一原则,“法无明文不得处罚原则,推翻“九二共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设计理念和解决方案。因为社会实践证明,
既然是“战争状态”尚未结束,那么国际法的战争法对中国内政和内战,如何定位祖国统一的前提条件就是“和平统一”为必要条件!这简直是自欺欺人的自废武功,战争就是社会政治矛盾不可调和的对立对抗状态,战争就是阶级斗争,就是分裂主权和反分裂主权的政治斗争的最高形式,这种形式绝不是“两岸一家亲”,“九二共识”所能和平解决的势不两立“分裂与反分裂”对抗性矛盾!我们用证伪法之外的社会实践检验法,来提醒中央和国台办:注意“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和习近平讲话也具有正反两面性。
以欲从人则可,以人从欲鲜济。
根据台杂志调查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岛内蓝绿民众造成了完全相反的负效应,岛内支持民进党创新高,对大陆反感度增加

据台湾《远见》杂志最新民调显示,香港众所周知的事件,深深影响台湾的民意,今年有30.7%的台湾人对大陆的印象变差,“登陆”求学、工作或投资的意愿大跌至18.2%;而政坛方面,国民党认同度跌至18.0%,民进党则上升至33.8%,回到了2016年蔡英文当选的情况。




国民党认同度跌至18.0%,图为国民党主席吴敦义


以整体政党倾向来看,泛蓝的支持度从去年的37.1%,大幅跌至23.0%,是2012年以来最低,泛绿的支持度则从25.2%上升至历年最高的42.2%,大幅增加17个百分点。据分析,国民党支持度低落也与内部“不团结”的氛围有关。
此外i,调查称今年有30.7%的台湾人对大陆印象变差,比去年大幅增加13.9个百分点,仅25.9%的人表示变好,大幅减少22.9个百分点。而在海外发展方面,大陆仍是台湾人首选,但意愿从去年的34.4%下跌至今年的18.2%,各年龄层都衰退。

而在统“独”方面,今年有38.1%的台湾人支持“先维持现状再看情形”,与去年相同,选择“永远维持现状”则微幅提升至21.4%。“赞成台湾独立”的比例为25.5%,成长2.7个百分点;而“赞成与大陆统一”的比例为4.5%,大幅下降10.2个百分点,为历年最低。


在自我身份认同方面,有63.4%的人自认是台湾人,比去年增加3.4个百分点;自认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比例,从36.2%减少至30.2%;自认是中国人的仅2.8%。   




实践是检验政策的唯一标准,用邓小平的原话来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社会实践活动,有力证明了“一国两制”已经形成的社会陷阱和政治误区,深刻阻碍祖国统一进程的实现。十九大修改了宪法,使得习近平主席可以连任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撇开这一点不谈,国家主席的职责就是任内必须全力以赴完成国家统一的任务,不能再推脱责任,延续到下一届政府解决中国的“分裂主权与反分裂主权战争尚未结束的问题”。结束战争的程序是打,还是谈判,是投降,还是战斗正未有穷期!这个大是大非问题,就是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义不容辞必须任内解决的关键问题。这是全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的希望和期待。国家主席应该担当解放邓小平理论,纠正“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结构性错误和陷阱的责任,这样做是完全必要的,因为理论本身不是检验中国社会主义前途和命运的唯一标准。“两个凡是”---一种完全人为制造的荒谬见解。仿佛再造“毛泽东思想是战无不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再造“个人崇拜”,“个人迷信”,这就是我们党和中央政治局应当重视和警惕的形而上学唯心主义思想苗头。




2020
年新年伊始,台湾蔡英文和赖清德当选本身说明,台湾分裂主义势力已成完全分离中国,分裂中华民国宪法秩序,反中抗中脱中成为台湾当局不二选择的政治路线。完全丧失了“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台独工作者和分裂国家分子,能够堂而皇之登上对抗代表中华民国唯一合法政府的台湾当局舞台,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软弱无能,经过48年历程,至今不能依宪依联大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有效实现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的有效性,完整性,合法性,统一性!那这样的中央政府,还有什么法治秩序可谈,可以落实的呢?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这样的中央军委主席还有什么政绩向全中国人民汇报,在2020年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上,怎么向党和人民交代最高不能完成“反分裂国家”的斗争,不能结束这场延续70年的国内战争呢?台湾分裂国家ROC的人证和制造“两国论”的证据和人证(苏起)物证(资料)一并齐全,解放台湾的反分裂战争的时间点已经到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用兵之道在于先天,先机,先手,先声,出师有名,师之所动,动必有机,动非自外。外因不是决定的因素。美国和日本以及其他反华势力,没有任何理由利用他国的国内私法干涉中国的内政,台湾是中国人的台湾。台独蔡英文和赖清德之流已经不承认是中国人,他们有何资格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不要自己给自己找推脱的理由。台独分裂国家分子当道之日就是反分裂国家法对台宣战之时候。“战争争事也,内战要争的就是中国的主权,就是要争“台湾是中国人的台湾主权”!作为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委主席的职责和担当是什么?!






就是争着一口气!三军可以夺帅,士兵不可以夺志!兵之动必审时度势,益国家,济苍生,重主权完整和统一。一步实际运动要比一打纲领更为重要。空谈“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国,实际依宪落实一中三宪,把“反分裂战争进行到底!”兴邦!




我将这些海外华人台胞侨胞的声音传递给您,希望您回国后,尽快转呈国台办和中南海。我在美国大华府的多种场合以及Face book脸书和推特twitte等自媒体的个人平台上多次公开表示向台独蔡英文宣战,现在是到了“舍得一身剐,敢把蔡英文和赖清德拉下马”的真刀真枪实战上战场的时候了,中国人死都不怕,难道我们还怕“反分裂国家”战争进行到底的困难吗?!




此外,我是台湾光复以后,在台北东门町生人,我在1974年大年初一,就曾经写给当时的毛主席,提出五条建议,其中最后一条就是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首先就是要解放生产关系,解放阶级路线,才能解放生产力,才能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没有国民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强大,解放台湾就是一句纸上谈兵的空活!





任何资格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不要自己给自己找推脱的理由。台独分裂国家分子当道之日就是反分裂国家法对台宣战之时候。“战争争事也,内战要争的就是中国的主权,就是要争“台湾是中国人的台湾主权”!





作为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委主席的职责和担当是什么?!



就是争着一口气!三军可以夺帅,士兵不可以夺志!兵之动必审时度势,益国家,济苍生,重主权完整和统一。一步实际运动要比一打纲领更为重要。空谈“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国,实际依宪落实“一中三宪”,把“反分裂战争进行到底!”兴邦!





  “统一是历史大势,是正道。‘台独’分裂势力是历史逆流,是绝路。”习近平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深刻昭示了两岸关系发展的历史大势,清晰擘画了实现祖国统一的宏伟蓝图。这份具有划时代意义重要讲话将成为两岸关系发展新的分水岭,引领着包括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及海外侨胞在内的广大中华儿女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我将这些海外华人台胞侨胞的声音传递给您,希望您回国后,尽快转呈国台办和中南海。我在美国大华府的多种场合以及Face book脸书和推特twitte等自媒体的个人平台上多次公开表示向台独蔡英文宣战,现在是到了“舍得一身剐,敢把蔡英文和赖清德拉下马”的真刀真枪实战上战场的时候了,中国人死都不怕,难道我们还怕“反分裂国家”战争进行到底的困难吗?!




此外,我是台湾光复以后,在台北东门町生人,我在1974年大年初一,就曾经写给当时的毛主席,提出五条建议,其中最后一条就是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首先就是要解放生产关系,解放阶级路线,才能解放生产力,才能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没有国民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强大,解放台湾就是一句纸上谈兵的空活!经过四十多年的社会实践和上下求索,我退休后已经移居美国大华府地区,我在全力以赴推动美中相向而行,化危为机,化敌为友,携手同舟共济,共建美好家园。愚公移山,志在千里。现在已经到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生命最后黄金时代,我们不说,谁说?现在还不说,何时说?






美国里根总统有句名言:“最伟大的领袖未必是做大事的人,而是能让人民做大事的人。”



中国的行政法规定:“一个政府如果不能解决法定授权该届政府职权应该所的事情,必须去做,而且要做好,这个授权跟老百姓自由处置权不一样,该政府去做的,你不去做,或者做的不好,这就是这届政府的问题。

尊敬的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李鹏院长,

https://twri.xmu.edu.cn/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我此前回国“赴京赶考”本想向北京国台办,面交一份海外华人台胞回复国家主席习近平元旦次日讲话的书面报告。由于各界都忙于“建政70周年大典”活动,不合时宜,也就拖延至今,准备一并写出“西行漫记”后成文呈送两会参阅。既然您这次光临美国大华府授课,想必是与前几天的国台办主任刘洁一的《坚定推动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观点大径一致。常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海外华人无不更加关切祖国统一进程,出国更爱国,孙中山说,“海外华侨是中国革命之母”。“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能统一,全国便幸福,不能统一,便要受害。”我外婆是夏威夷华侨,和孙中山是同时代的夏威夷人。我也是孙中山的学生和其思想承上启下的后来者。我是学数学的中国西北大学78级毕业生,数学讲究逻辑推理,特别强调求学探知是一个科学求真的过程。也就是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方法来结合世界的发展进行科学的探索和科学实验,从而不断从中去伪存真,由表及里,虚情索非,归纳总结出一个个科学的论断和结果。自从文化大革命接受毛泽东思想的深刻洗礼和轰轰烈烈“文攻武斗”的四大民主自由,造反有理的十年浩劫,我们就产生了对“两个凡是”的质疑和批判。从那时起,我们就树立了不能盲从任何权威,也不能就事论事的表面现象来判断某些人和某些事的真伪是非。我们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过程中一个战壕的“战友加同志”。我们是改革开放 第一线社会实践的排头兵,开荒牛和创业者。他是我们后台的总设计师。也就是对“一国两制”实践最有发言权的社会工作者。实践出真知。I do and I understand。




      我参阅了贵校主办的主题为“台湾地区‘公民投票’的提案审查制度研究”的立法背景,宪制性基础。我这里有一点疑问,台湾地区关于参选的资格审查标准是社么,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的一个中国地区的中国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能够参选中华民国台湾地区的总统吗?!你们怎么研究和定位“公民投票”的违宪和合法性的呢?试问主张“两国论”的蔡英文和主张“台独工作者”的赖清德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这样的公民投票选举结果,符合“中华民国宪制性基础”吗?!分裂中华民国的台湾地区领导人产生合法吗?符合宪法基础吗?!这是台湾明目张胆,明火执仗违背中华民国一个中国宪法基础的“公民投票”,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不是向“反分裂国家法”挑战底线吗?在这种现实背景下,您在这里论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社会基础和法律基础存在吗!?台湾既不承认“两岸是一个国家”,也不承认“中华民国是一个中国的宪法”,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中华民国中国人,那这个“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宪制性基础有效吗?再提一个问题,“维持现状”是什么意思?现状是两岸和平停战,和平休战,和平分裂,和平统一,和平不统,和平不独吗!?



40年前,以《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为标志,将台湾回归祖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提到具体日程上来”。今天,以习总书记2019新年伊始的重要讲话为标志,强调“祖国必须统一,中国必然统一”,将解决台湾问题、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付诸具体实践上来”。两岸割据各自为政政治对抗,军事对峙已经70多年了,“总不能一代一代往下传”,一百年不统一,永远空谈“不统不独不武”和平分裂一代一代传下去吧!

     我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首先要搞清楚“中国必须要统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什么问题不能统一?




历史上客观存在的法律事实不能否定的就不应该全部否定,否则那是否定了我们自己。




     统一的必要性大家都知道,能够统一人民便幸福,不能统一人民便要深受其害。中国几十年分裂分治受害受苦受难是罄竹难书的,再这样分裂和反分裂斗争下去的结果,任何事务都会走向自己的反面。国家领导人也会走向自己的反面。

     中国必须统一于“一个中国的国家符号”!“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国家政治符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制定的“国统纲领”要统一的是“中华民国”。抗战胜利后,国共内战打到今天,究竟什么是一个中国的问题,现在都没有搞清楚!这就是中国两岸人民的悲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问题,从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我们就开始搞不清楚了。到底我们中国是一中各表“中华民国”呢?还是另立“中华民国”以外的另一个新中国呢?1955年新宪法称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显然是不承认“1947南京中华民国宪法”。但是也没有废除“中华民国宪法”。从此,中国开始了“一中两宪”的“一国两制”各有各的用途时期。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既存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理事国之一。也即是联合国宪章第23条明文明示“中华民国”为中国会员国的政治符号,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名同义同表。可惜“名不正则言不顺”。至今为止,两岸为此争论不休!统一不了国号。因此,名不正,言不顺,心不服,事不成,统一就成为一句空话!

      以上是大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没有彻底解决好,没有认识清楚的中国国号统一“一中各表”问题!

      接着就是如何定位这个“中国”国号的统一问题,如何防止因此产生的国家分裂和台湾独立分立另一个“中华民国台湾”的问题。

    国号“一分为二”就是1949年至今的现状,国民党的“九二共识”就是“一中各表”,李登辉和蔡英文主张主权各自独立的“两国论”就是把既存的“中华民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分成“一边一国”,“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台湾拒绝“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中华民国。解决之道有二,政治谈判和将分裂国家和反分裂国家的战争进行到底!

      蒋介石1949年元旦发表“求和”公告。“求和”方式有三,依宪,法统,联合国宪章。化江而治,一中各表,各自为政,平分秋色。

      毛泽东反对“一分为二”的“和统”方案。主张“将革命进行到底”!但是解放军不具备渡海作战的实力,解放台湾因力不从心,而搁浅。

      从法律来讲,中国内战尚未结束,要结束内战需要签订停战协议,投降协议,宣告战争结束等三种方式。

      1“停战”。两岸根据双方政府代表签订和平协议,停止军事对立行动。停战可以有期限,也可以不定期,如果不定期的交战方可以随时再行开战交火。停战从法律上讲不同于和约,也不导致战争状态的终止。两岸现状就是处于不定期停战状态。也就是战争随时可以进行下去。

      2“投降”。投降分为有条件投降和无条件投降。当战争开始,一方战败,或者判断自己已经无取胜可能情况下往往接受有条件投降,例如,南北战争结束,双方签订有条件投降书。无条件投降是美国罗斯福总统第一次提出使用了这个术语,日本投降就是宣布“无条件接受投降”。

考虑台海情况,为了减少无辜平民的伤亡,很可能在大陆宣布“反分裂国家战争”开始围攻台湾本岛之后,台湾当局会自动放弃抵抗,宣布接受“有条件投降”,也就是主张台独或独台的顽固分子,可以自愿选择其他国家或地区,台军接受整编,或改行从业,另作他图。

       3“宣告战争结束”。宣告战争结束也有三种,即,战胜方单独一方宣布战争结束;交战双方缔结和平协议发表联合声明;有条件赔偿战争损失,惩办战犯,首领,追捕重大要犯等。

       根据一个中国的两岸现行宪法,国有领土主权的重合性,完整性,一致性,同一性和同属联合国宪章和组织的约束和授权权威性。依据宪法,宪章实现“法治统合”和重新组合。这是最为符合全体中国人民政治意愿的祖国统一模式。



我相信检验祖国统一的真理和政策,不外乎三种科学方法,一种是实证法,一种是证伪法,一种是实践检验法。

我们都是有心人,什么心?与中国两岸人民同心同德同属一个中国。与反独促统反对分裂国家的形势发展实践进程同步前进!

我相信,李鹏院长也是这一条路上走的同路人。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之谋,和而不同。君子之过,日月之食也;“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之过,亦如“日月之食也”,通过实践的深入,我们认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正反两面性,认识从初级阶段一步一步向高级和深层次阶段发展,由片面向全面的结构性矛盾发展,二十年后的今天,发展到香港的反中,乱港,暴动,暴乱,司法混乱,政府失控,大陆鞭长莫及,国家主权受到严重挑衅,背后的台湾台独当局和民进党太阳花运动的骨干煽风点火,组织培训,经费支持,精心策划,声东击西,里应外合,前呼后拥,瞒天过海,掩耳盗铃,唯恐中国天下不乱!




这就是“社会实证”,这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设计结构中,存在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分立”香港殖民制度不变的陷阱和两元分立的误区……保持香港原有的殖民者的遗老遗少意识形态和教育制度不变,阶级分化,政治生活,科学和艺术的活动都不变,甚至更依赖资本的唯利是图运作,造成香港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这如果不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设计中存在的误区和陷阱造成的,那就是我们在实践执行中偏离邓小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设计主体思想所形成的误区和陷阱。

我们固然有理有据把乱港的暴民,暴动以及外国干预,台湾参与的种种阴谋诡计和无所不用其极的反中乱港违法活动的责任归咎于种种始料未及的客观原因,难道我们真的就没有主观判断和决策的错误吗? “仁者如射”,“君子之过”,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社会实践告诉我们“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并立”原有的经济制度不变,司法体制不变,外籍法官不变,殖民统治的教育不变,这就是香港问题和陷阱所在的根本原因,结果发现香港问题并没有达到邓小平所预期的结果!“一国两制”的“结构性矛盾”,去殖民化不彻底的制度不变误区和陷阱已经被无情的暴动和乱港活动所证实了。证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结构中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并立”存在重大多重的隐患和漏洞。如果仅仅是制度不同,不统,不改革,就能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那简直是向英国殖民者投降,求和,认输好了!这些问题有比较就能鉴别。西藏和平解放的制度改革,那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模式。结果就是达赖喇嘛的分离主义者要求西藏独立自治。美国南北战争的前夕也是实行“自由人”和“奴隶制”两种制度,最后这种结构性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分裂与反分裂联邦的战争。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我们反省十五大期间,酝酿和提出“只有没有”邓小平理论是解决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命运和前途问题的唯一标准。这就是我们对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认识不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社会实际的需要和客观规律。这就会使我们的工作和政策在社会实践中失败,失误,不敢作为,不敢纠正邓小平理论的错误和误区!这就是江泽民时代留下的政治遗产。一次次的失败和教训告诉我们认识香港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制度不变就是保持香港稳定过度的灵丹妙药,定海神针。




解决香港问题的本质是必须收回英国殖民主义的主权,并进行全面回归祖国的社会改造工程,实行不可缺少的“去殖民化”教育,司法,法治,政府运作,文化建设,统统都需要“去殖民化”才能完成主权真正的回归中国。




请问邓小平理论和“一国两制”政策在这方面做了什么社会“去殖民化”改造工程的建设?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江南为橘 江北为枳。香港民心根本没有回归祖国,所谓“和平统一”社会工程半途而废的社会不可调和的矛盾其实道理也一样。

今天我们中央对台工作也是这样削足适履,照葫芦画瓢,那就是形而上学,为渊驱鱼,为丛驱雀,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再搞“台湾人管理台湾”,司法和法律完全独立“并行分开处理”,我相信台湾的骗子会把大陆和全世界的老百姓骗的“团团转”,然后逃之夭夭,逍遥法外,美其名曰,大陆人愚蠢,好骗,无知!大陆一点办法都没有!香港问题主权已经掌握在中央手中,这个问题翻不了天。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是全中国人民的香港,不能再搞特殊化,不能再搞 “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这就是邓小平理论的致命处“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两元并立”,就是姑息养奸,蛇与农夫,究竟谁吃掉谁?

邓小平设计的就是“谁也不吃掉谁”和平相处,各自为政。美国和英国设计的就是蛇吃掉农夫!农夫经过失败之后,告诉大家“失败是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

如果那个农夫今天在天有灵,他也会告诉习近平和国台办主任刘洁一,不要同情台湾分裂主义者和台独工作者这样的牛鬼蛇神!不要以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行得通,就能在台湾行得通(这是前国务院李鹏总理的原话)。且不说“同一律”推论是有前提条件的。香港问题是“去殖民化”不彻底问题,台湾问题是“分裂与反分裂”中国国家主权的问题,两个问题的性质和本质就不一样,香港是主权操之在中央,台湾问题是中华民国的内战尚未结束问题,是内战演变成“分裂与反分裂战争进行时”的问题!认识不到这个两种性质不同的社会矛盾和政治结构斗争的严重性和尖锐性,就要像农夫同情被冻僵的毒蛇一样,向台湾台独和独台分裂主义和分离主义者喊话“求和”,“求统”,“求两岸一家亲”,“求同存异的一国两制”,这就是与虎谋皮的一厢情愿。

我们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可以证伪的,不知道李鹏院长,是否理解和同意。我们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在联合国宪章既存的中华民国之外的另一个国家”,暨“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中华民国的延续,就是循名责实的中华民国”,您是否理解和支持我的观点。

这就是“一中三宪,同心同国,法治统一,立新求真”,这就是在既定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基础上,痛定思痛,否定之否定,推陈出新,更上一层楼。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目前的社会实践条件,我完全可以用比所谓 “九二共识”更有说服力的“一中三宪”也就是法律优先原则,法律保留原则,程序第一原则,“法无明文不得处罚原则,推翻“九二共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设计理念和解决方案。因为社会实践证明,既然是“战争状态”尚未结束,那么国际法的战争法对中国内政和内战,如何定位祖国统一的前提条件就是“和平统一”为必要条件!这简直是自欺欺人的自废武功,战争就是社会政治矛盾不可调和的对立对抗状态,战争就是阶级斗争,就是分裂主权和 反分裂主权的政治斗争的最高形式,这种形式绝不是“两岸一家亲”,“九二共识”所能和平解决的势不两立“分裂与反分裂”对抗性矛盾!我们用证伪法之外的社会实践检验法,来提醒中央和国台办:注意“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和习近平讲话也具有正反两面性。

以欲从人则可,以人从欲鲜济。



根据台杂志调查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岛内蓝绿民众造成了完全相反的负效应,岛内支持民进党创新高,对大陆反感度增加




据台湾《远见》杂志最新民调显示,香港众所周知的事件,深深影响台湾的民意,今年有30.7%的台湾人对大陆的印象变差,“登陆”求学、工作或投资的意愿大跌至18.2%;而政坛方面,国民党认同度跌至18.0%,民进党则上升至33.8%,回到了2016年蔡英文当选的情况。                                                   



国民党认同度跌至18.0%,图为国民党主席吴敦义

以整体政党倾向来看,泛蓝的支持度从去年的37.1%,大幅跌至23.0%,是2012年以来最低,泛绿的支持度则从25.2%上升至历年最高的42.2%,大幅增加17个百分点。据分析,国民党支持度低落也与内部“不团结”的氛围有关。

此外i,调查称今年有30.7%的台湾人对大陆印象变差,比去年大幅增加13.9个百分点,仅25.9%的人表示变好,大幅减少22.9个百分点。而在海外发展方面,大陆仍是台湾人首选,但意愿从去年的34.4%下跌至今年的18.2%,各年龄层都衰退。                                                                                                      

而在统“独”方面,今年有38.1%的台湾人支持“先维持现状再看情形”,与去年相同,选择“永远维持现状”则微幅提升至21.4%。“赞成台湾独立”的比例为25.5%,成长2.7个百分点;而“赞成与大陆统一”的比例为4.5%,大幅下降10.2个百分点,为历年最低。                                                   

在自我身份认同方面,有63.4%的人自认是台湾人,比去年增加3.4个百分点;自认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比例,从36.2%减少至30.2%;自认是中国人的仅2.8%。     

     实践是检验政策的唯一标准,用邓小平的原话来说,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社会实践活动,有力证明了“一国两制”已经形成的社会陷阱和政治误区,深刻阻碍祖国统一进程的实现。十九大修改了宪法,使得习近平主席可以连任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撇开这一点不谈,国家主席的职责就是任内必须全力以赴完成国家统一的任务,不能再推脱责任,延续到下一届政府解决中国的“分裂主权与反分裂主权战争尚未结束的问题”。结束战争的程序是打,还是谈判,是投降,还是战斗正未有穷期!这个大是大非问题,就是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义不容辞必须任内解决的关键问题。这是全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的希望和期待。国家主席应该担当解放邓小平理论,纠正“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结构性错误和陷阱的责任,这样做是完全必要的,因为理论本身不是检验中国社会主义前途和命运的唯一标准。“两个凡是”---一种完全人为制造的荒谬见解。仿佛再造“毛泽东思想是战无不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再造“个人崇拜”,“个人迷信”,这就是我们党和中央政治局应当重视和警惕的形而上学唯心主义思想苗头。

         2020年新年伊始,台湾蔡英文和赖清德当选本身说明,台湾分裂主义势力已成完全分离中国,分裂中华民国宪法秩序,反中抗中脱中成为台湾当局不二选择的政治路线。完全丧失了“和平统一”的可能性。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台独工作者和分裂国家分子,能够堂而皇之登上对抗代表中华民国唯一合法政府的台湾当局舞台,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软弱无能,经过48年历程,至今不能依宪依联大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有效实现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的有效性,完整性,合法性,统一性!那这样的中央政府,还有什么法治秩序可谈,可以落实的呢?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这样的中央军委主席还有什么政绩向全中国人民汇报,在2020年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上,怎么向党和人民交代最高不能完成“反分裂国家”的斗争,不能结束这场延续70年的国内战争呢?台湾分裂国家ROC的人证和制造“两国论”的证据和人证(苏起)物证(资料)一并齐全,解放台湾的反分裂战争的时间点已经到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用兵之道在于先天,先机,先手,先声,出师有名,师之所动,动必有机,动非自外。外因不是决定的因素。美国和日本以及其他反华势力,没有任何理由利用他国的国内私法干涉中国的内政,台湾是中国人的台湾。台独蔡英文和赖清德之流已经不承认是中国人,他们有何资格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不要自己给自己找推脱的理由。台独分裂国家分子当道之日就是反分裂国家法对台宣战之时候。“战争争事也,内战要争的就是中国的主权,就是要争“台湾是中国人的台湾主权”!




作为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委主席的职责和担当是什么?!



就是争着一口气!三军可以夺帅,士兵不可以夺志!兵之动必审时度势,益国家,济苍生,重主权完整和统一。一步实际运动要比一打纲领更为重要。空谈“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国,实际依宪落实一中三宪,把“反分裂战争进行到底!”兴邦!




  我将这些海外华人台胞侨胞的声音传递给您,希望您回国后,尽快转呈国台办和中南海。我在美国大华府的多种场合以及Face book脸书和推特twitte等自媒体的个人平台上多次公开表示向台独蔡英文宣战,现在是到了“舍得一身剐,敢把蔡英文和赖清德拉下马”的真刀真枪实战上战场的时候了,中国人死都不怕,难道我们还怕“反分裂国家”战争进行到底的困难吗?!




     此外,我是台湾光复以后,在台北东门町生人,我在1974年大年初一,就曾经写给当时的毛主席,提出五条建议,其中最后一条就是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首先就是要解放生产关系,解放阶级路线,才能解放生产力,才能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没有国民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强大,解放台湾就是一句纸上谈兵的空活!




任何资格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不要自己给自己找推脱的理由。台独分裂国家分子当道之日就是反分裂国家法对台宣战之时候。“战争争事也,内战要争的就是中国的主权,就是要争“台湾是中国人的台湾主权”!







  “统一是历史大势,是正道。‘台独’分裂势力是历史逆流,是绝路。”习近平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深刻昭示了两岸关系发展的历史大势,清晰擘画了实现祖国统一的宏伟蓝图。这份具有划时代意义重要讲话将成为两岸关系发展新的分水岭,引领着包括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及海外侨胞在内的广大中华儿女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美国里根总统有句名言:“最伟大的领袖未必是做大事的人,而是能让人民做大事的人。”

中国的行政法规定:“一个政府如果不能解决法定授权该届政府职权应该所的事情,必须去做,而且要做好,这个授权跟老百姓自由处置权不一样,该政府去做的,你不去做,或者做的不好,这就是这届政府的问题。”
孙中山说,“海外华侨是中国革命之母”。




“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能统一,全国便幸福,不能统一,便要受害。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我外婆是夏威夷人,她对孙中山先生很崇拜。




我们改革以来,依据邓小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指导方针,长久以来对两岸关系有很多不切实际对台政策和内战尚未结束大背景下的战略上严重误判! 在李登辉和蔡英文精心炮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中华民国在台湾”的"两国论"概念,长期坚持台湾是主权独立的“中华民国政府”!这样的台独主张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厦门主办的”海峡论坛“。 而大陆的公知们,痴迷于和平不统不武,和平容忍”中华民国台湾政府“简直是达到了与台独和独台反中脱中抗中分裂国家集团”和平融合发展,两岸一家亲“的和谐地步!




很长时间内,我们并没有搞清楚,两岸现状绝不是维持”和平,合作,交流,繁荣“的相安无事共同发展,和平分裂温水煮青蛙状态!




今天两岸形势“分裂国家与反分裂中国”的斗争已经进入空前严峻的决战决胜时刻,




只要内战尚未结束,和平就不会真正到来!




无视两岸战争进行时,空谈和平误国




务实破解“两国论”,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个世界上你可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有些人,但您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内战敌对状态的和平就是空谈。

和平不能换台独,台独不能换和平!

和平不能换独台,独台也不能换和平!

在两岸尚未签订敌对内战状态的情况下!




今天看待”海峡论坛“粉饰和平繁荣,合作共赢,鼓吹”两岸一家亲“,保持“去中反中脱中抗中”意识形态和教育制度不变的姑息养奸,与虎谋皮,台湾人治理台湾政策,很难认同!

这样情况已经49年了。物极必反,故大海不默而生,宁鸣而死!

身在华府揭竿而起,我以我血见轩辕!




提醒中国五大战略误判!

揭示美国七大战略误判!




回顾王金平的历史所作所为,

王金平本质上就是一个李登辉路线的推手,

王金平渴望家国情怀就是中华民国在台湾,登陆,赴会, 该走的路是认清中华民国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国家必须统一。



和平是在追求理解”九二共识“,就是在”一中同表“的路上找到的。

没有认同一中(同为ROC)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9-12 05:13 編輯

李登輝近日聲稱從未主張「台灣獨立」,因台灣已「實質獨立」的發言,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表示「李登輝終究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李登輝日前在其新書《新.台灣的主張》發表會上指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沒必要在國際社會作出爭議性發言,還說兩岸現狀就是「台灣不隸屬於中國」。卻注定他無法獲得國民黨核心黨員的青睞。在國民黨畸形的黨員結構裡,王金平從不被視為「自己人」;這種明顯偏差的二元性權力結構,不但造成藍營人才的反淘汰,也導致國民黨的政黨發展方向離主流社會越來越遠。



過去20年,每逢國民黨本土派有路線集結,都會出現王金平退黨的傳聞,但最後總證明是空穴來風。即便到2016年國民黨再度失去政權,已一無所有之際,這年近八旬的王老先生依舊回絕了蔡英文端上的海基會董事長職位。王金平以行動證明他對國民黨始終不離不棄,倒是現在才為王金平擔任海峽論壇代表擊掌叫好,盛讚是「好棋」的國民黨人,或許可以問問自己,當初是如何對待王金平的呢?

被戲稱為「統戰平台」的「海峽論壇」9月20日在福建省廈門登場,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將率國民黨團參加。未料,中國官媒《央視》定調台灣被中共軍演嚇到了,還瞎扯王金平此行是去「求和」,充當了民進黨當局的信使。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砲轟,國民黨配合中共前進「統戰論壇」,何苦去當中國共產黨的遮羞布?

《央視》斗大的標題稱:「台海兵凶戰危,這人要來大陸求和」,主持人李紅提到,台灣前總統馬英九說,若兩岸開戰,「首戰即終戰」,台灣政權將會因為戰爭一次性土崩瓦解。

李紅說,這種風險對於有著百年建黨歷史、經歷了國共內戰,最終退守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來說,是無法承受的。此時兩岸最需要的是溝通,沒有溝通就會增加誤判,讓台海隨時有燃起戰火的危險。

有特定人士放話稱,總統蔡英文「約見」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談及海峽論壇一事,李紅解讀,王金平此行是去「求和」,充當了民進黨當局的信使。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在臉書砲轟,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任命王金平為團長、李乾隆為副團長,逆著國際潮流、逆著台灣主流民意、逆著民主自由人權價值,敲鑼打鼓前進中共純粹統戰目的的「海峽論壇」。

王定宇質疑,國民黨朝共團還沒出發,「中共官媒就已經定調…台灣被中共軍事動作嚇到了,王金平去中國求和。」

王定宇抨擊,「共軍擾台、濫捕台灣人如李明哲、國際打壓台灣、香港國安法、圖博、新疆、拆廟毀宗教…」,這些點點滴滴,國民黨沒有發過一聲,既沒為台灣抱過不平,也沒為中國受迫害者說過話,現在只因為中共對國民黨有點失望,就飢不擇食,連統戰用的「海峽論壇」,國民黨都樂於配合。

王定宇說,就區域局勢來看,明明是中共被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陣營圍堵,從印度、越南、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台灣、日本、澳洲、加拿大、英國、法國的是軍事行動,其他還有經濟、科技技術的圍堵,更多的還有人權圍堵,一帶一路65%停滯,中國債務高台,失業率、糧荒,誰該求饒談和?大家還有的討論呢!國民黨何苦去當中國共產黨的遮羞布,去當中共的大內宣、外宣道具,讓人不解又憤怒!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將代表國民黨赴廈門參加海峽論壇,大陸官媒《央視》日昨在海峽兩岸節目解讀為「台海兵凶戰危,這人要來大陸求和」,對此,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左正東今(11)日表示,昨晚已向大陸國台辦表達抗議,也對大陸近日頻繁軍演,一併向國台辦表達台灣的關切,希望大陸正視此視對兩岸和平對話所帶來的嚴重影響。








左正東說,國民黨參加海峽論壇的立場清楚,一定要捍衛兩岸交流的尊嚴,身為百年大黨的國民黨,為中華民族與台灣付出的努力應受尊敬,不管在台灣或大陸都一樣,而國民黨絕不辜負今年投給國民黨的550萬名支持者,也會對得起2300萬名全體國人。



文傳會主委王育敏則強調,交流必須對等,且維持我方尊嚴,類似央視出現的求和說,有矮化我方的疑慮,呼籲對岸正視此狀況,不希望未來再出現類似言論,因為這樣的言論阻礙兩岸交流。



對於大陸央視影片,國民黨嚴正譴責,這樣的言論不僅無助良性互動,扭曲追求和平原意,傷害兩岸人民感情,對所有對和平仍保持期望者更是嚴重傷害。希望大陸能採取有效措施,導正視聽,創造和平互信互重氛圍。



另針對大陸解放軍連續兩天在台灣西南部空域進行大規模軍演,左正東表示,昨天也一併向國台辦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