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聯合國是中國法統台灣的法庭裁判和”國際警察“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7-1 23:58 編輯

成立中華港澳台僑聯誼會的目的:


就是讓所有會員按照中國憲法和聯合國憲章以及聯大2758號決議的法律至上的法制規則維護國家主權的完整性,一致性,同一性,延續性,不可分割,不可分裂,


在中華民族大家庭民族危亡,國家主權分裂,列强圍堵封鎖中華和平崛起,無所不用其極的大背景下,牢牢把握解放思想,立新求真,愛我中華,同心同囯,


團結起來,喚起民衆,求同存異,相向而行,共建美好家園的原則,為中國的國家早日完全統一努力奮鬥。


大海航行靠舵手,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在2020中國兩會前夕,華府大海,登高望遠,不忘初心,牢記海外華人,站有國際大舞臺和聯合國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利條件,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審時度勢,利用向國務院李克强總理建言獻策的平台,


試著自下而上,由外向内,去僞存真,由表及裏,撥亂反正,向中南海決策中心提交我們反映民情脚踏實地坦誠直白的建言獻策。


北宋張載有句話:“動必有機,動非自外”。
這類的“動”即是“機”,就是在逆境和危機中敏銳地發現機遇,主動創造機遇,謀劃抓住機遇,變錯誤和教訓的失敗為我們走向成功的動力,
進一步改革開放的“生產力”和新科技,新政策,新體制的“孵化器”。洞悉中美台兩個三方政治對抗,製造衝突,唯恐天下不亂,針對台灣蔡英文2020當選台獨,
借做票,造票,構成817萬選票的民意的得意忘形,公開宣稱“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國家主體,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參考蔡英文的就職講話)。
唯恐中國依據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法統台灣以上留言。提出中國政府就是代表聯合國憲章中23條的全中國國家形象,
也就是至今依然保留在聯合國的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名副其實的中華民國。聯大2758決議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華民國唯一合法政府。


台灣當局是蔣介石的代表,也就是尚未統一,尚未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就聯合國認定的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之國家主體概念。


在聯合國全體會員國中間,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扮演的角色就是國際裁判,安理會就是國際最高法院,縂裁判。


各國政府就是球場上的運動員,只要哦】你進球是在不違反游戲規則的情況下,就算進球有效。


否則,你不去執行聯合國游戲槼則,也就是不尊重聯合國憲章額一個中國原則,不尊重聯大2758號決議,那就是犯規,


台灣台獨就是球場上的“麻煩製造者”,按照頻頻違反聯合國大會決議規則,蔡英文與陳水扁的差異,就在於台獨女一號,關於造假,以造假爲快,造假爲榮,甚至連她英國博士論文也造假,選舉前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充分暴露后,蔡英文就有了台灣自欺欺人,瞞天過海,恬不知恥的造假“深喉嚨”“Dee Thriat"的諢號。


.最近蔡英文,以疫情為噱頭,以疫謀獨,試圖,拉美國背書,爲其忽悠盟國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WTO, 世界衛生組織。


按照聯合國大會的規則出示”黃牌“警告。最嚴重的規則處罰”紅牌“永久開除台灣的蔣介石及其代理人,驅逐離場,禁止以後再上聯合國的大舞臺。


美國也是會員國,是在聯合國組織中舉足輕重的聯合國”四大世界警察”之首。經常以揭發聯合國組織内部不公平和内部弊端,世界都稱其為“黑衣吹哨人”。


尤其嚴重的是,美國民主和共和兩黨,經常自認爲是聯合國的“大當家”,經常自以爲是,越權操弄列國主權範圍内的事務。經常是煽風點火,經常                                                                                                                                                                                                                   犯規被聯合國裁判,出示黃牌,甚至'紅牌的特殊運動員。台灣問題就是被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判罰黃牌”數次,最後,被出示“紅牌”驅逐離場,


判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在從聯合國組織中永遠不得台灣另立一個主權形象,“進WHA”參加聯合國組織比賽。蔡英文即深喉嚨,是被聯合國開除的淘汰遠動員。


台灣東沙島的資源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授權下的中國國土資源,是中國全體14億人民主權的公用產品,也是重要的海上主權資源,是威脅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的海上反華第一綫首當其衝的重要堡壘。如鯁在喉,芒刺在背,東沙如此險要,魚目混珠。現在,這島位於中國的廣東汕頭的咽喉要道,專門為敵對中國的台灣當局,和背後美國反華勢力刺探軍事情報,收集通過台灣海峽來往物質流動情報,嚴重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中國的國家利益。


隨著中國的和平崛起,中國艦隊和飛機出入台海,南海和進出太平洋的重要水道的必經之地,此乃中國國之大事,定海神針,牽一髮動全身的兵家生死之道,必爭之地,不可不察。按照聯合國憲章和聯大決議,中央軍委決定八月在東沙附件海域舉行大規模軍演。蔡英文如臨大敵,隨即增派了精銳的海軍陸戰隊和水雷佈置防範解放軍奪島。美國和日本也蠢蠢欲動,如坐針氈,頻繁排兵佈陣,炫耀武力威脅臺海,南海,并把這塊東沙視作美日台私家專屬經濟區。


如果這場東沙軍演博弈,變成金門1949年10月25日,發生著名的「寧頭戰役】。中國人民解放軍把足球踢不進去,那中國國家統一就是輸家。如果因東沙佈滿水雷,就放棄奪島,那就是放棄聯合國授權法統台灣的合法性和奪島的正當性!這就成助紂爲虐,必然令美國日本恥笑,甚至更是甚囂塵上,看不起中國的國防實力。


知己知彼,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戒驕戒躁,吸取當年的古寧頭教訓,先大兵壓境,高科技武器掃雷,打破海上封鎖綫,壓制美日外機,外艦,外船靠近,無綫電干擾,擊毀島上雷達通訊設施,出動察打無人機,宣示中國東沙主權,繳槍不殺,以武力抗拒者,嚴懲不貸,置於死地,開始攻心,策反,喊話。大凡用計者,非一計之可孤行,必有數計襄備之。以數計凝一計。由千百計練就數計,數計熟能生巧,法法相通,生生叠出。算無遺策,雖智將强敵,必可立制服他。


所以,這是啓動反分裂國家法的“集結號,也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速戰速決,初戰必勝的試金石。
大兵之動,必度有利國家利益,解民倒懸,展示我威武之師,解放有我,有我無敵,用我必勝的强大軍威,在東沙,在太平,在台灣周圍以及本島,沒有人民解放軍,就沒有人民的一切。這是屢試不爽的事實和道理。


因爲台灣蔡英文當選,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取向變成獨台路綫,台灣蔡英文和民進黨已經徹頭徹尾從當選明目張膽 的宣佈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國家的臺獨施政理念以外,還擬定逐步實行法理修憲完全獨立。


最近的美軍小股軍事人員已經全服武裝出現在台灣軍事演練場,這些事實,已經越過了戰爭的紅綫。




根據戰爭法,和聯合國安理會的“戰爭合法性,其中兩岸現狀就是中國内戰休戰狀態,合法戰爭的範圍,沒有限制,


某些理由可以認爲是聯合國法治和聯大2758決議早已明確認爲保衛中國國家主權下的東沙主權不受境内外敵對勢力的利用,國土不受臺獨分裂國家分子的侵犯,


解放東沙,非常必要,非常緊迫,非常關鍵。敲山震虎,一針見血,一定帶面,能否成爲繼承大清施琅模式,解放戰爭的北平模式,之後的東沙模式,


演進成”同心同囯,替天行道,法統台灣,愚公移山,八仙過海,東渡扶桑”新模式。這就是師出有名,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就是讓所有會員按照中國憲法和聯合國憲章以及聯大2758號決議的法律至上的法制規則維護國家主權的完整性,一致性,同一性,延續性,不可分割,不可分裂,


在中華民族大家庭民族危亡,國家主權分裂,列强圍堵封鎖中華和平崛起,無所不用其極的大背景下,牢牢把握解放思想,立新求真,愛我中華,同心同囯,團結起來,喚起民衆,求同存異,相向而行,共建美好家園的原則,為中國的國家早日完全統一努力奮鬥。


美國其實就是扮演一個場場必到,為台海兩岸拉偏打架的黑哨子,黑裁判。中國大陸一舉一動都被美國黑裁判“吹哨”,台灣反中抗中脫中爲所欲爲,爲非作歹,一律睜一眼閉一眼,放行放任,點贊,叫好。所以,大陸為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已經仁至義盡,好牌出盡,毫不領情,反而認爲大陸“投鼠忌器”,懼怕美日出手干預和聯手報復和經濟制裁,政治封鎖。兩强相遇勇者勝。




萬物生長靠太陽。我們感到聯合國之父,當年創造和設計UN這一偉大國際監督,四大警察的貢獻。從而有可能使七七四十九年,始終無法落實的聯大2758號決議,在2020年得以根本性解決。聯合國就是需要改革,也需要全力以赴,協助中國作爲安理會成員國,作爲負責任的國際大國,必須先依據聯合國相關決議文與聯合國憲章相自洽,準確地全面地正確解決誰是代表中華民國國家主體的定位問題。這就解決了如何法統台灣的正當性,合法性,過海駐軍的必要性,代表性。唯有中國人民解放軍才能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性。台灣國軍,不是全中國的代表,也不是中華民國的代表是台灣當局的地方代表。國家統一以後,必須接受收編和改造。
法統台灣,必須廢除台灣現行反中抗中脫中的基礎教育體制,徹底重建中華民國台灣省特區的立法機制和三三制以尊重聯合國一個中國憲章,國家利益高於意識形態的愛國者爲主體,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政治協商會議制度,制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通過的台灣省特權基本法,設立以中國人民爲中心的人民公僕,任期制度,省長必須具有七年以上台灣居住歷史的中國台灣無犯罪記錄的合法公民。爲了逐漸改造台灣反中親美媚日教育體制,必須强調"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蔣經國提及的“一良兩制”設想,以及確立三十年社會改造系統工程,按照孫中山的民國“攻心”社會和諧思想建設十年期的“軍訓階段”,即新三民主義的民和主義教育和提高國民素質階段。第二階段,也就是國統綱領的中程階段,“訓政階段”,即三民主義與台灣具體實踐相結合的,推陳出新的“民新主義:教育和提高國民素質階段,也是爲期十年,兩個五年計劃加以實現。再進入第三社會改造階段就是新民國的“憲政階段”,即新三民主義的民立主義教育和不斷提高民主憲政改革階段。取憲法乎上,公天下,天下爲公,天下衛公,與時俱進,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新民國人民大團結遵紀守法愛我中華核心價值立學,為全人類命運走向共和,以進大同開太平!這也是大德如陽的陽光教育大環境,國民素質不斷修養提高階段,





明年,聯合國將是中國擔任大會主席年。雖然届時更有權力解決久拖不下的中華民國台灣問題。

但那時中國將背負以公謀私。以權謀私的駡名和山崩地裂般的反華大合唱造反砸鍋中國的高潮。


所以,東方慾曉,解放東沙,法統台灣,多少事,從來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擦亮眼睛,台灣的根本問題在於究竟誰有權代表中華民國的,堂堂正正為當今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的。中華民國完整主權的承接者。

洞悉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文的最大利益交叉點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循名責實的中華民國,憑什麽說“九二共識”過去以偏概全,各説各話,我們誤導了兩岸人民,“九二共識”的本質,就是兩岸同表一個聯合國憲章項下的“中華民國”。這就是所謂。一念之差,解民倒懸。
這才是中國政府,師出有名的東沙軍演,“決戰台灣最該解決的政治問題”。

解決這個問題的“國際裁判”,就是聯合國大會。
解鈴還須係鈴人,解決這個概念不清不楚的爭議,就是由聯大,再做一個相關的“補充修正2758決議”的一個中國的聯合國憲章23條,依然存在。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台灣以中華民國名義,或者將要以“中華民國台灣”囯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是必然的被美國鼓勵和慫恿支持的,儘管早被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判罰黃牌”數次,最後,被出示“紅牌”驅逐離場。但未來中國擔任大會主席的關鍵時刻,台灣台獨不滅,必然東山再起,動搖中國的國本,動搖聯合國憲章中銘文明確定位“中華民國"即中國的國本,中國必須在2020年完成中國國家統一的歷史使命,讓台獨和其他中國分裂國家的民主自由人權旗號下的非政府組織等,杜絕他們在聯合國組織中有“鹹魚翻身“參加聯合國組織任何以國家名義的活動。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

不畏浮雲遮望眼,



解決的方法其實很簡單。上策,大海提交聯合國大會關於重申聯大2758號決議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聯合國憲章項下創始會員國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沒有其他任何組織可以取代這一唯一性,合法性,權威性和一致性,

中策是,以點帶面,解剖麻雀,敲山震虎,與其傷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達到一針見血,驚心動魄,風聲鶴唳,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效。

台灣東沙島的資源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授權下的中國國土資源,是中國全體14億人民主權的公用產品資源,但是現在,位於中國的廣東汕頭的咽喉要道,專門為敵對中國和反華勢力刺探軍事情報和來往物質流動情報,嚴重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中國的國家利益。隨著中國的和平崛起,中國艦隊和飛機出入台海,南海和進出太平洋的重要水道的必經之地,此乃中國國之大事,定海神針,牽一髮動全身的兵家生死之道,必爭之地,不可不察。




按照聯合國憲章和聯大決議,中央軍委決定八月在東沙附件海域舉行大規模軍演。蔡英文隨即增派了精銳的海軍陸戰隊和水雷佈置防範解放軍奪島。如果這場博弈,中國人民解放軍把足球踢不進去,那就是輸家。如果放棄奪島,那就是放棄聯合國授權法統台灣的合法性和奪島的正當性!這就成助紂爲虐,美國日本更是甚囂塵上,看不起中國的國防實力。所以,這是啓動反分裂國家法的初戰必勝的試金石。

因爲台灣蔡英文當選,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取向變成獨台路綫,台灣蔡英文和民進黨已經徹頭徹尾從當選明目張膽 的宣佈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國家的臺獨施政理念以外,還擬定逐步實行法理修憲完全獨立。最近的美軍小股軍事人員已經全服武裝出現在台灣軍事演練場,這些事實,已經越過了戰爭的紅綫,根據戰爭法,和聯合國安理會的“戰爭合法性,其中兩岸現狀就是中國内戰休戰狀態,合法戰爭的範圍,沒有限制,某些理由可以認爲是聯合國法治和聯大2758決議早已明確認爲保衛中國國家主權下的東沙主權不受境内外敵對勢力的利用,國土不受臺獨分裂國家分子的侵犯,解放東沙,非常必要,非常緊迫,非常關鍵。敲山震虎,一針見血,以點帶面,各個擊破,漸進法統,凌遲台獨和獨台,讓其望風喪膽,不得不繳械投降。能否成爲繼承大清施琅模式,解放戰爭的北平模式,為下一步解放台灣後續的東沙模式,演進成”同心同囯,替天行道,法統台灣,愚公移山,八仙過海,東渡扶桑”新模式。這就是師出有名,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諸葛,我們黨有一個弱點,就是必須維護既定政策,毛澤東如此,按既定方針辦!就是“兩個凡是”。鄧小平定下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也不能變。所以,兩岸扯皮談判,一萬年也找不到北!這就是我從十四大,十五大,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以來,一而再,再而三,撥亂反正,收效甚微。我在199年,提出“同心同囯,一中三憲。和平法統,共建家園”2000年,我寫給台灣藍綠各黨的總部。2007年我在馬里蘭大學的大禮堂舉行的“全球華人反獨促統大會”上發表了,非一國兩制不能用台灣,而是台灣不能用“一國”存在非此即彼的陷阱,究竟是中國畫人民共和國,還是中華民國爲主,合二爲一的國家主體的“亦此亦彼”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憲章,至今法律保留沒有廢除,所以,問題出在中國大陸,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和答案。我是學數學的,自洽性,自我解釋一個中國的矛盾不符合聯合國憲章的前提條件。這就是我離開大陸,另闢蹊徑的選擇。我要在最近,通過聯合國秘書長和聯大這個渠道,補充和修正2758號決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的一致性,延續性的同一性。這樣,啓動“和平法統台灣”的恩威并舉,兩手都要硬的進程。
@諸葛 我要從理性角度分析,特朗普屬於適用性的商人,也不是絕對不可以浪子回頭,只不過妥協是沒有用的。狹路相逢勇者勝,這就是硬著陸的一種選擇。我已經不再把重心放在特朗普身上下功夫了。總而言之,我給他的設計的連任目標是“拼經濟,攬人才,建奇功”的戰略設想,我不相信股市,和虛擬經濟能夠拉動美國的整體經濟。  現在米歇爾,奧巴馬參選我是非常重視和相交相知很多年了,十年前,她曾給我發了電子郵件,鼓勵我爭取國家“公民獎”,這也是我的美國夢。具體内容就是“新美國人,新美國城市,新美國形象”。具體論述就不在這裏展開了。我想實踐出真知,我們意識到不改是不行的,拜登和米歇爾的心態,比特朗普好的多。所以中美關係也會緩和下來。我就是爲了米歇爾奧巴馬,鳴鑼開道,搖旗呐喊,强調一下,我相信,只要心誠則靈。堅持就是勝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