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聯合國組織是唯一合法的國際法主權的最高裁判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7-7 01:34 編輯















聯合國成立75周年了。

聯合國憲章和宗旨是至今爲止全世界會員國和絕大多數地區公認的國際秩序和國家主權的捍衛者。

聯合國組織是唯一合法的國際法主權的最高裁判。

首先,依據UN2758決議決定:自1971年10月25日起,聯合國大會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小前提)

其次,“回顧聯合國憲章原則,中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國際法國家主權的國家主題的名稱為”中華民國“(大前提)再次,白馬非馬,以假亂真的現象:如何依據2758決議來定位”蔣介石的代表“解決台灣定位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及其所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先決條件。(大前提)

再次,其他任何國家,包括美國無權干涉和破壞UN2758號決議的一個中國原則,應該尊重聯合國各會員國在憲章面前,各國主權獨立平等,不得干涉内政的原則,不應該”以華治華,挑撥離間,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兩個政府”,阻擾中國人民和政府解決中華民國台灣問題。

決策之難1:依據現行中華民國在台灣憲法所述:”中華民國依其固有領土,非經全體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

決策之難2: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82憲法所述:1911年孫中山領導辛亥革命,廢除了封建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但是,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

質疑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定位:在國際法基礎上,新中國建政,不是成立一個新國家,而是成立一個新政府。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并且對外是以新政府的名義,要求其他國家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也就是聯合國憲章既存額“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只不過,當時的中共政府的法律理論素質,還沒有認識到這個國際法的基本原則。
同理可證:即便是1971年的蔣介石的政府的法律素質也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面說”中華民國亡國了“。一面又說,”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了“。這些都是台灣大學的法律權威製造的自欺欺人,瞞天過海,張冠李戴的不實之詞。


UN2758決議決定:自1971年10月25日起,聯合國大會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小前提)

其次“回顧聯合國憲章原則,中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國際法國家主權的國家主題的名稱為”中華民國“(大前提)

再次,白馬非馬,以假亂真的現象:

如何依據2758決議來定位”蔣介石的代表“解決台灣定位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及其所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先決條件。(大前提)



再再次,其他任何國家,包括美國無權干涉和破壞UN2758號決議的一個中國原則,應該尊重聯合國各會員國在憲章面前,各國主權獨立平等,不得干涉内政的原則,不應該”以華治華,挑撥離間,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兩個政府”,阻擾中國人民和政府解決中華民國台灣問題。、



決策之難1:

依據現行中華民國在台灣憲法所述:”中華民國依其固有領土,非經全體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



決策之難2: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82憲法所述:1911年孫中山領導辛亥革命,廢除了封建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但是,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



質疑之定位:

一九四九年,以毛澤東主席為領袖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在經歷了長期的艱難曲折的武裝斗爭和其他形式的斗爭以後,終于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中國人民掌握了國家的權力,成為國家的主人。



質疑 之推論: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而是固有既存的中華民國的新政府。



因此,根據聯合國憲章簽字的承諾和一個中國的原則國家主體,非經聯合國安理會的程序,不得變更之。



結論:

兩岸一中,同心同囯。法統台灣,過海駐軍,驅逐台獨,東渡扶桑。



(同心:人民主權合而爲一;同囯:中華民國主權合二爲一 )(總結)



在聯合國迎來成立75周年之際,



讓我們在聯合國憲章宗旨的旗幟下,堅決維護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一個中國原則精神,抵制内在的分裂勢力干擾,排除外在的强權政治干涉中國内政,危害地區穩定和國家主權範圍内的聯合國秩序 的安全利益,



下定決心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攜手構建合作共贏新夥伴,同心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讓鑄劍為犁、永不再戰的理念深植人心,讓發展繁榮、公平正義的理念踐行人間!



聯合國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和與時俱進的改革機遇:



挑戰之一,

能否撥亂反正,避免毫無根據的相互攻擊和應甩鍋,對新冠病毒COVID-19 加强有關信息溝通和交流,加强各國之間的互利合作。



挑戰之二,

中美之間正面臨一場潛在的冷戰危機。聯合國能否推動化干戈爲玉帛,求同存異,化危為機,解民倒懸。



挑戰之三,

補充聯大2758號決議文中,有關所謂“蔣介石的代表”的概念,糾正當時台灣周書楷大使當場,仍自稱是“中華民國代表團”宣佈退出聯合國,這種“以假亂真”,“瞞天過海","張冠李戴”的誤導台灣人民對“聯合國憲章之中華民國國家主體,依然存在聯合國憲章的錯誤認知。


同時也必須糾正作爲”聯合國憲章的中國即中華民國國家主體“的以偏概全認知誤區。撥亂反正,求同存異,梳理一葉障目的錯覺,陳明聯大決議真相,達到兩個國名的辯證統一。



挑戰之三,

最近的南海中美海軍大規模軍演,頗有為台灣劍拔弩張,摩拳擦掌,臨門一脚,準備決戰的架勢,這是美國以强凌弱,非法干涉中國在南海和台灣海峽的合法主權的霸權主義形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國在中國的家門口橫衝直撞,必然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脚,沒有好下場的。動武宣示中國的主權是符合聯合國正義戰爭的原則。這是不得不針對《反分裂國家法》”硬著陸“。


爲了避免中美爆發大規模軍事衝突(目前美國大選期間,國會和美國政府也無權違反聯大2758號決議)阻擾中國東沙軍演,奪取中國固有領土,東沙群島。因爲自蔡英文正式宣佈“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也就是是背叛中華民國憲法,把台灣,澎湖,東沙,金門,馬祖等從中國的國家主體的主權劃分出來,成爲台灣台獨一小撮叛國者的私有島嶼。也就是把“台澎金馬從中國分離出來!”這就是公然宣佈實質台獨,即違反國際法和聯合國決議,也違反了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名,以及台灣關係法的底綫,中國政府不出兵占領東沙,就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和聯合國憲章原則,也違背了聯大2758號決議的授權。中國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就無法向全中國人民交代爲何面對台獨有持無恐分裂中國國家主權而“無所作爲”!

如果聯合國安理會,或大會執行委員會,能夠及時在東沙軍演之前,正式補充2758號決議,與美國等安理會達成一個中國協議和修正案。那麽,美國就會偃旗息鼓,在台灣海峽打退堂鼓了。否則,依據特朗普總統的一意孤行,我行我素,無法無天的個性,很可能引火燒身,不顧由此引發的一切後果。所以,兩條路綫,一條是硬著陸,一條是先禮後兵,出師有名,正義之師,和平法統之以點帶面,一針見血之模式。
真正消除美國霸權主義的爲所欲爲並不容易,能不能利用聯合國組織的國際裁判的權威,發揮制止非理性的違反聯合囯憲章和違反聯大2758號決議精神,成敗在此一舉。

聯合國成立75周年了。
聯合國憲章和宗旨是至今爲止全世界會員國和絕大多數地區公認的國際秩序和國家主權的捍衛者。

聯合國組織是唯一合法的國際法主權的最高裁判。

首先,依據UN2758決議決定:自1971年10月25日起,聯合國大會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小前提)

其次,“回顧聯合國憲章原則,中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國際法國家主權的國家主題的名稱為”中華民國“(大前提)再次,白馬非馬,以假亂真的現象:如何依據2758決議來定位”蔣介石的代表“解決台灣定位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及其所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先決條件。(大前提)

再次,其他任何國家,包括美國無權干涉和破壞UN2758號決議的一個中國原則,應該尊重聯合國各會員國在憲章面前,各國主權獨立平等,不得干涉内政的原則,不應該”以華治華,挑撥離間,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兩個政府”,阻擾中國人民和政府解決中華民國台灣問題。

決策之難1:依據現行中華民國在台灣憲法所述:”中華民國依其固有領土,非經全體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

決策之難2: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82憲法所述:1911年孫中山領導辛亥革命,廢除了封建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但是,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

質疑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定位:在國際法基礎上,新中國建政,不是成立一個新國家,而是成立一個新政府。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并且對外是以新政府的名義,要求其他國家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也就是聯合國憲章既存額“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只不過,當時的中共政府的法律理論素質,還沒有認識到這個國際法的基本原則。
同理可證:即便是1971年的蔣介石的政府的法律素質也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面說”中華民國亡國了“。一面又說,”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了“。這些都是台灣大學的法律權威製造的自欺欺人,瞞天過海,張冠李戴的不實之詞。


UN2758決議決定:自1971年10月25日起,聯合國大會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小前提)

其次“回顧聯合國憲章原則,中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國際法國家主權的國家主題的名稱為”中華民國“(大前提)

再次,白馬非馬,以假亂真的現象:

如何依據2758決議來定位”蔣介石的代表“解決台灣定位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及其所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先決條件。(大前提)



再再次,其他任何國家,包括美國無權干涉和破壞UN2758號決議的一個中國原則,應該尊重聯合國各會員國在憲章面前,各國主權獨立平等,不得干涉内政的原則,不應該”以華治華,挑撥離間,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兩個政府”,阻擾中國人民和政府解決中華民國台灣問題。、



決策之難1:

依據現行中華民國在台灣憲法所述:”中華民國依其固有領土,非經全體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



決策之難2: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82憲法所述:1911年孫中山領導辛亥革命,廢除了封建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但是,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



質疑之定位:

一九四九年,以毛澤東主席為領袖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在經歷了長期的艱難曲折的武裝斗爭和其他形式的斗爭以後,終于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中國人民掌握了國家的權力,成為國家的主人。



質疑 之推論: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而是固有既存的中華民國的新政府。



因此,根據聯合國憲章簽字的承諾和一個中國的原則國家主體,非經聯合國安理會的程序,不得變更之。



結論:

兩岸一中,同心同囯。法統台灣,過海駐軍,驅逐台獨,東渡扶桑。



(同心:人民主權合而爲一;同囯:中華民國主權合二爲一 )(總結)



在聯合國迎來成立75周年之際,



讓我們在聯合國憲章宗旨的旗幟下,堅決維護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一個中國原則精神,抵制内在的分裂勢力干擾,排除外在的强權政治干涉中國内政,危害地區穩定和國家主權範圍内的聯合國秩序 的安全利益,



下定決心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攜手構建合作共贏新夥伴,同心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讓鑄劍為犁、永不再戰的理念深植人心,讓發展繁榮、公平正義的理念踐行人間!


聯合國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和與時俱進的改革機遇:



挑戰之一,

能否撥亂反正,避免毫無根據的相互攻擊和應甩鍋,對新冠病毒COVID-19 加强有關信息溝通和交流,加强各國之間的互利合作。



挑戰之二,

中美之間正面臨一場潛在的冷戰危機。聯合國能否推動化干戈爲玉帛,求同存異,化危為機,解民倒懸。



挑戰之三,

補充聯大2758號決議文中,有關所謂“蔣介石的代表”的概念,糾正當時台灣周書楷大使當場,仍自稱是“中華民國代表團”宣佈退出聯合國,這種“以假亂真”,“瞞天過海","張冠李戴”的誤導台灣人民對“聯合國憲章之中華民國國家主體,依然存在聯合國憲章的錯誤認知。


同時也必須糾正作爲”聯合國憲章的中國即中華民國國家主體“的以偏概全認知誤區。撥亂反正,求同存異,梳理一葉障目的錯覺,陳明聯大決議真相,達到兩個國名的辯證統一。



挑戰之三,

最近的南海中美海軍大規模軍演,頗有為台灣劍拔弩張,摩拳擦掌,臨門一脚,準備決戰的架勢,這是美國以强凌弱,非法干涉中國在南海和台灣海峽的合法主權的霸權主義形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國在中國的家門口橫衝直撞,必然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脚,沒有好下場的。動武宣示中國的主權是符合聯合國正義戰爭的原則。這是不得不針對《反分裂國家法》”硬著陸“。


爲了避免中美爆發大規模軍事衝突(目前美國大選期間,國會和美國政府也無權違反聯大2758號決議)阻擾中國東沙軍演,奪取中國固有領土,東沙群島。因爲自蔡英文正式宣佈“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也就是是背叛中華民國憲法,把台灣,澎湖,東沙,金門,馬祖等從中國的國家主體的主權劃分出來,成爲台灣台獨一小撮叛國者的私有島嶼。也就是把“台澎金馬從中國分離出來!”這就是公然宣佈實質台獨,即違反國際法和聯合國決議,也違反了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名,以及台灣關係法的底綫,中國政府不出兵占領東沙,就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和聯合國憲章原則,也違背了聯大2758號決議的授權。中國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就無法向全中國人民交代爲何面對台獨有持無恐分裂中國國家主權而“無所作爲”!

如果聯合國安理會,或大會執行委員會,能夠及時在東沙軍演之前,正式補充2758號決議,與美國等安理會達成一個中國協議和修正案。那麽,美國就會偃旗息鼓,在台灣海峽打退堂鼓了。否則,依據特朗普總統的一意孤行,我行我素,無法無天的個性,很可能引火燒身,不顧由此引發的一切後果。所以,兩條路綫,一條是硬著陸,一條是先禮後兵,出師有名,正義之師,和平法統之以點帶面,一針見血之模式。
真正消除美國霸權主義的爲所欲爲並不容易,能不能利用聯合國組織的國際裁判的權威,發揮制止非理性的違反聯合囯憲章和違反聯大2758號決議精神,成敗在此一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