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大海借FACEBOOK網絡媒體 開設聯合國2758號決議大講堂!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11-30 22:11 編輯



面對聯合國大會各國政要和安理會五國 鄭重討論聯合國憲章及聯大2758號決議内在一致性以及“蔣介石的代表”引起的“中華民國”概念混淆,以假亂真,假作真時真亦假,自洽不當,自相矛盾現象。




事實上,1971年聯大2758號決議生效之時起,台灣周書楷大使的聲明,就埋下了誤用“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概念不當”,

因爲,就在2758號決議生效之時,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權時效性根本已經“作廢”,被“蔣介石 的代表”“非法占有”等“排他字眼”取而代之,在聯合國組織中徹底永遠“驅逐”出去了。










一直以來,台灣當局,執迷不悟,台灣大學法律系培養的法律專家,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上梁不正下梁歪,自上而下,都存在法律自相矛盾的定位錯誤和概念混亂問題。







最典型的鄭重討論聯合國憲章及聯大2758號決議内在一致性。




以及“蔣介石的代表”引起的“中華民國”概念混淆,




以假亂真,假作真時真亦假,自洽不當,自相矛盾現象。




台灣周書楷大使的聲明,就埋下了誤用“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概念不當”,因爲,就在2758號決議生效之時,







遺憾的是,台灣當局和台灣的法律界明知故犯,指鹿爲馬,掩耳盜鈴,執迷不悟,







台灣大學法律系培養的法律專家,四位民選”總統“都存在違憲違法,

引用相關“中華民國憲法”斷章取義,偷梁換柱,肢解中華民國,法律自相矛盾的定位錯誤和概念混亂問題。







最典型的現任台灣民選領導人的違法違憲的政治立場和國家概念自稱“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國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完全是國家定位混亂,荒唐可笑,邏輯不清,自相矛盾的定義。特別是蔡英文,文憑造假,論文造假,貽笑大方的英國名校法學博士造假的馬脚暴露在全世界人民的光天化日之下。







判斷國家主權的權威機構是聯合國組織的承認,沒有世界各國的承認,這個台灣主權就是自欺欺人,瞞天過海,指鹿爲馬的“空頭支票。美國也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而一直承認中美建交三個聯合公報,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即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代表。美國與台灣關係法屬於非官方關係,也就是NONOFFICIAL RELATIONSHIP.













遺憾的是中國政府,自1949年10月1日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了”,自上而下,就一直沒有説清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體的國家定位,不是另立一個中國,而是既存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的國際法主權的延續,所以,才有“九二共識”各自表述的概念不清問題,要是早就承認,“九二共識”就是憲法明文明示的一個中國就是孫中山創立的“中華民國”的延續,這個國家和平法統台灣的偉大事業就水到渠成了!







現在的“亡羊補牢”就是由全世界的國際政府,“聯合國”這隻手,出面補充和修正聯大2758號決議與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就是既存的統一完整的中國概念。因爲“法無明文不得處罰”。沒有聯合國安理會一致同意的程序,中華民國的名稱不能作廢。所以,問題出在我們大陸的法律界權威,非此即彼,形而上學,根深蒂固,這就是唯心主義不懂國際法而吃大虧的結果。







至於美國制定的一系列制裁和抵制中國行駛主權的“台灣關係法”,香港人權法,新疆人權法案等等,對中國毫無約束力,他們的國内法只能在美國國内可以因此收留台灣,香港,新疆的分裂國家的分子以難民身份申請在美國等居住生活而已。這就是我所設計的“東渡扶桑”,給台獨,獨台,港獨,疆獨,等一切反動派一條自古流亡東渡扶桑的後路。既然美國和世界各地已經收留了大批因政治造反的異己人士,爲了國家統一,必須準備驅逐幾十萬以上的台獨,港獨,疆獨等叛國者,這些人的本質就是與中國政府和中共的路綫不共戴天之仇,教育也不會有多大成效。就像吸毒者一樣,與其如此,真不如爲淵驅魚,爲叢驅雀,讓他們到美國接受美國的民主最高原則是憲法,憲法的原則是ONE NATION INDIVISIBLE FOR ALL.即一個國家永遠不可分裂!







這樣的法統台灣,舉重若輕,錦裏藏針,放虎歸山,山更清,水更秀,騰籠換鳥,大舉移民台灣摻沙子,收回台灣土地的私有化權利,台灣少數人的私天下,變成“國家公天下”,那麽城市規劃和基礎建設就暢通可行了。台灣人民幸甚,中國幸甚!天下幸甚,那些流亡海外的台獨也好,港獨也好,疆獨也好,法輪功也好,能有什麽反制破壞的途徑嗎!?



  • 對台灣問題頗有研究,資料還蠻詳細。拜讀了。不過有些觀點我認為未必符合實際,未必符合歷史發展規律。
    92共識是當時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兩個生死冤家在終斷軍事交戰和接觸後,首次在新加坡的會晤,雙方均有為國家統一尋求合作的機會。
    當時會談沒有底線,雙方以平等方式進行。中國國民黨方面堅持自已是中國統治的合法正統地位,而中國共產黨在這方面不作強調,只聲明只要國家統一,國家名稱,權力分配可以按現狀進行談判。基於中國國民黨管制台灣省地域的實際,中國共產黨代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中央政府,釋放善意,願意在國家統一後修改國號,修改法律,讓雙方在一個國號下和平共處,北京不對台灣島駐軍,北京不在台灣島收取稅務,北京還釋放國務院副總理職位給台灣島人選,北京將在台灣島發生經濟困難時,給予支援。台灣島作為一個相對於獨立的地方政府自已施行管制。
    這即是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方案。
    查閱古今中外歷史,莫不是強者兼併或滅亡弱者,從未有此等仁義政府,給弱小者以生存機會,甚至保護弱小者的功績。
    毛澤東曾經說過,“我們不但善於打碎舊世界,還善意建設新世界”。今天,在中國大地上,所有舊世界均被打碎,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新中國,已經從被世界列強任意欺凌,到傲視世界。相反,台灣島上苟延殘喘的以中華民國為號召力地方政府,或地方政權,基本上被世界邊緣化。中華民國反攻大陸已經成為笑話,到成為歷史。
    聯合國本身就是世界列強組成的組織,維護世界和平的方式方法,取決於列強的意願和交易。
    如果我們糾纏束縛與聯合國憲章的一些條條框框,不覺得會對世界和平做出貢獻。
    美國是聯合國憲章的起草國,也是聯合國憲章的破壞國。70多年的美國用行為,寫成了聯合國憲章如何任意被破壞的起訴書。
    近代與現代國際關係史告訴我們,從國際聯盟解體到1945年成立到今天的聯合國組織十分明確的告訴地球人:
    國際條約是相對於平等夥伴的協議,非對等的夥伴,只能接受強者給予的協議,而不是尋求公平公正公開合理合法的協議。
    劈開文縐縐的條條框框,來個實際點的。今天的北京中央政府已經公開宣稱,國家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一定能夠統一。任何國家任何政黨任何組織任何人都不能動搖國家統一的決心。
    而台灣島上的地方統治集團,如果沒有能力,沒有意願,沒有決心和北京談判國家統一事項,妄想繼續造成事實上的分割和獨立,恐怕難以為繼了。妄想通過第三國的力量來阻擋北京中央政府的統一,恐怕是力不從心了。正真危害台灣島民生命安全,恐怕就是這些一心想與大陸分離分割的台獨派了。
    此一時彼一時,當年新加坡92共識時,北京梧桐力量遠遠不足,所以北京極想通過和平手段,達致國家統一,避免兩岸人民重新陷入生靈塗炭境地。
    今時不同往日,北京已經進入世界強國序列,其工業軍事科技等等能力已經或部分超越世界先進國家,對國家依然處於分裂階段,給北京中央政府帶來極大的政治壓力。
    最近美國公然叫囂,瓦解,分化,鼓吹,圍堵中國已經擺在明面上,可惜美國當今政府缺乏對世界形勢的正確判斷,失敗是板上釘釘的大概率事件。
    雖然美國已經覺醒,中國繼續韜光養晦已經不合時宜。美國意圖與中國完全脫鉤,再次形成冷戰局面,恐怕一時難以成功。今天中國與前蘇聯集團不同,彼時前蘇聯集團與西方缺乏完全的貿易聯繫。而今天中國經濟已經與世界融入一體,任何意圖與中國脫鉤必將一損俱損,一榮俱榮。而中國由於體量巨大,除了美國以外,其它各國均無法離開或實際剝離與中國的貿易往來。
    嚴格上來說,中國所謂曾經的閉關自守或被逼自成體系的工農業,不會對中國人民的生存造成決定性的威脅,也就是說,中國可以自成一家,無暇它求。
    但是今天中國已經開放,相信不會再走過去被逼或主動封閉發展的路子。今天也有能力維護與世界各國友好合作貿易的能力。任何妄想阻礙中國發展,阻礙中國人民幸福獲得感的惡勢力,必將被中國人民的力量所擊敗。
    有時候,戰爭就怎麼突然來臨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生活,還能有其他嗎?局限於名稱之類的事,恐怕除了迂腐和小清新,還有什麼呢?遵守規則條約是平等實力夥伴的紳士風度,是弱小和無力的無奈。世界列強從來不接受違背自已意志的條約,如果存在,那就踐踏吧












































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或者服务中,采取虚假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应当受到处罚并承担责任的行为
根据《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给予处罚 [1]
赔偿编辑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3)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2]
上 诉 状
请求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一审原告):范梅英,因与被上诉人惠州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
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 ( 2020 )粤
1303 民初 414 号民事判决书,特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一审原告):范梅英,女, 汉族,
1951 年 3 月 16 日出生,
住址: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玫瑰园 12 栋 301 ,
身份证号码: 440301195103166968。
原告代言人:李 海, 汉族,系原告先生,
1948 年 10 月 28 日台湾台北市出生
住址: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玫瑰园 12 栋 301 ,
身份证号码: 440301194810286972。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惠州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公司,
住所:惠州市惠阳区沙田镇长安大道中 12 号唐京大厦。
法定代表人:柯庆容。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云江,广东立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辉,该公司行政副总,
身份证号码: 432501196509230515。
引言:上诉理由分析:



1查明被告伪造诈骗《买卖合同》标的物,造假,在一审法庭上,提供虚假“观音宝座”合同,外别有心计再造“塔位选址”虚假证件,藐视一审法院,当堂指鹿为马,自欺欺人,用虚假的合同履行完毕的假象,蒙骗法院和法官,造成法官误解误判,转移欺诈合同的焦点,并误导法官,以追究“合同履行的诉讼时效期”已经过期,形成一审的冤假错案。
本案的被告行为人实施了诈骗行为。
一是虚构“观音宝座”的假象。《买卖合同》的标的物本身不存在。
二是隐瞒“观音宝座”真相,伪造“塔位选址”程序已经履行的假象。
三是,以假乱真,假戏真做,欺骗公帑,蒙骗一审法官,误导法官,转移对其欺诈行为的焦点,移花接木,选择“诉讼时效”的另一假象。
被告行为人知法犯法,始终欺诈社会,混淆视听,情节严重,社会影响相当恶劣,兴一利不如除一害。唐京塔院(龙岩塔院)祸国殃民之害不除,不足以平民愤!


2,一审法官对“塔位选址”的程序不合法的误判和误解。“塔位选址”一项,作为合同履行的有效性,合法性,要件是当事人双方达成一致,必须有当事人一方的签字认可,否则,只能认定是被告一方做贼心虚,自编自演,伪造的“选址证书”,以形成“生米煮成熟饭的合同履行的假象。法官难道还看不出来如此明显的破绽吗?!

3,请二审法院注意;关于”观音宝座“《买卖合同》中涉及本案中““塔位选址”的成立之必要条件有四个条件缺一不可既是,
1)这个“观音宝座”的产品,确实存在,
2),这个“观音宝座”的塔位的位置地点,确实存在。
3)这个“观音宝座”《买卖合同》签署的时间点,这个“观音宝座”的物价实体必须存在。即使被告以后再造一个“观音宝座”但也并不是本《买卖合同》的标的物。所以时间点,完全不符合事实真相。
4),根据“塔位选址”的明文要求,必须是甲乙双方达成一致,签字同意,所选的塔位位置。这里缺乏“双方达成一致”的要件。其实,被告做贼心虚,哪里有什么“观音宝座”的塔位呢?所以,纸里包不住火。一点就破。

5,《观音宝座》合同的履行中的“塔位选址”,这是两道程序。
双方达成一致,双方有效接受。
因此,法官并没有审查该合同”塔位选位“的程序履行,有没有”达成一致“的签字,都有没有形成原告的“有效接受”要约。而法官完全围着被告单方面制造的“霸王欺诈条款”,兴风作浪,为虎作伥,坑害百姓利益!

6,为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按照中国《侵害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3)第55条“经营者提供虚假商品或服务过程中有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欺诈行为,应当按照消费者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法律规定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该商品价格的款项费用的三倍。
6,本案的被告承认原告已经支付购买“观音宝座”10个塔位的人民币十万元(Y100000元),按照被告欺诈合同的性质恶劣,伪造合同已经履行完毕的手段非常卑鄙,歹毒,阴险。故此,原告请求二审法院加倍惩罚被告的欺诈行为。按照保护消费者法,赔偿原告三倍的罚款。也就是三十万元人民币(Y300000.oo元)


















: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玫瑰园 12 栋 301 ,
身份证号码: 440301195103166968。

原告代言人:李 海, 汉族,系原告先生,
1948 年 10 月 28 日台湾台北市出生
住址: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玫瑰园 12 栋 301 ,
身份证号码: 440301194810286972。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惠州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公司,
住所:惠州市惠阳 区沙田镇长安大道中
法定代表人:柯庆容。
12 号唐京大厦。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云江,广东立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辉,该公司行政副总,

身份证号码: 432501196509230515。

引言:本案二审的性质为诈骗案件。向法院提供假证,性质恶劣


上诉人(一审原告):范梅英,因与被上诉人惠州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公司买卖合
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 ( 2020 )粤 1303 民初 414 号民
事判决书,特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请求:
1,定罪分析:





上诉人(一审原告):范梅英,因与被上诉人惠州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
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 ( 2020 )粤
1303 民初 414 号民事判决书,特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请求: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请求确认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 ( 2020 )粤1303 民初 414 号民事判决书无效;



2、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返还款项 10000 元;
3、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利息,暂计至 2020 年 11 月 2 日,为 192800. 82
元(利息以 100000 为基数自 2002 年 10 月 23 日起计算至实际结清之日
止, 暂计算至 2020 年 11 月 2 日为为 192800. 82 元);上述款项
合计: 292800.82 元;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一审和二审的全部诉讼费和保全费用等.

5,判令依法判处被告三项情节恶劣的诈骗罪行为成立,依照中《国侵害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处被告赔偿原告三倍本金的罚款,及赔偿原告人民币三十万元。

6. 请求广东省惠州市人民法院全体法官认真吸取本案中被告以假乱真,藐
视惠阳法官的法律知识和执法公正严肃为民服务,解民倒悬的人民政府和中
共党章的光辉形象。
每天判案都要问一问,我们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

事实与理由:

一审惠阳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认定不符合法律事实和合同无
效的事实,罔顾被告执行无效合同的事实,以虚假合同《买卖合同》为依
据,以虚构的无效“观音宝座》《塔位证书》为虚假的合同已经履行的伪
造的无效行为,作为判断该合同已经履行的荒谬判断结论,实属一审法官
的法律概念模糊。为虎作伥,自欺欺人,瞒天过海,坑害百姓,颠倒是
非,自相矛盾,知法犯法的典型案例。
第一,既然一审判定《观音宝座》《买卖合同》无效。为何法官判定原告
已经履行了非法合同呢?那么,履行该“无效合同”的所谓“塔位选址”
证书,也完全是造假,子虚乌有的自欺欺人,瞒天过海的一张白纸。既无
“塔位选址”的实物,又无本人达成一致的有效接受。那您这位法官,凭
什么做出“无效合同”已经履行完毕的荒唐结论呢!?



第二,既然一审法院明文明示被告对原告主张的其以 100000
元向被告购买 10 个 “观音宝座”塔位的事实没有异议,
但提出时效抗辩。呢!?我们先明确被告承认原告已经
以 100000 元人民币,现金,购买了 10 个“观音宝座”
塔位的事实,没有异议。但这个“观音宝座”从头到尾
都是自欺欺人,瞒天过海虚构的不存在标的的产品,既
没有实物,也没用“相一致的观音宝座的塔位”凭什么
说已经完成了“塔位的选址”程序呢,口说无凭,以事
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我们追究这个“观音宝座”
究竟在哪里?这个“观音宝座”的选址的实物,究竟在
哪里呢!这不是指鹿为马的问题,而是自欺欺人,此地
无银三百两。空手套白狼,就凭借选位选址的一张白
纸,欺骗惠阳人民法院的昏庸无道的无良法官,居然成
功了!可见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如果在事实面前,
惠阳法院具不承认误判误审的荒唐走板的重大错误,原
告,还将继续上诉。中国是法治国家,奉法者强则国
强,奉法者弱则国弱。为了拨乱反正,以正视听,我们
下定决心,不怕任何经济损失,也要克服困难,去争取
本案的彻底胜利。
第三,有关“争议的焦点”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
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是法官自欺欺人的自作多情。
本案的焦点根本不存在“时效诉讼过期”的问题。
这完全是惠阳区法官,借被告的提出时效抗辩所谓抗辩,转移被
告虚构的诈骗合同的标的“观音宝座”根本不存在的虚



假事实。合同的具体对象是“观音宝座”的塔位究竟安
置地点在哪里,《买卖合同》签订的时间,所谓的“观
音宝座”选址的时限,这个“观音宝座”的实体到底在
哪里?时间,地点,与合同的时间地点相不相符合。
“观音宝座”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法官为何这么
轻而易举地就被被告提出时效抗辩的一句“暗送秋波”
落井下石的诱惑所蒙骗了!无奸不商,何况唐京塔园的
台商本身就是仇视大陆,鼓吹两国论的台独奸商,你们
为了保护地方投资的权益,忘记了台独敌对势力反攻大
陆的阴险目的。本质上无良法管就站错了国家和人民利
益至上的立场。可见你的法律知识和对不起你头上的中
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徽。
第四,根据案例法,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因为原告代言人我看到
网上的成功案例,例如,上海秦宏奎的起诉案,
(2019)粤 1303民初 4030号民事判 决 书。所以,原
告代言人我相信,惠州乡亲和人民法院,一定能还我公
道。让我晚年能够了解这一起近二十年冤枉的诈骗上当
案!
事实与分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