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11-16 02:11 編輯

序言: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我个人反思:我不要去问人家(揣摩别人)能为国家统一台湾做什么?(职权法)

我的座右铭: 我一日三省问自己该为国家统一台湾做什么!?我能为中美关系做什么?能为白宫做什么?                    因为我身在美国的政治文化和决策中心,近水楼台先得月。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不如弟  
                  子。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十三年来,我在美国这所大学校所学到的知识和实践机会,胜过我
                  在大陆的好多倍。我能直接接触和交流彼此的治国安邦理念和实践,有来有往,有相见恨晚
                  在游泳中学习游泳的感觉。实践出真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君子终日乾乾,龙潜于渊,利                    见大人。别人的经验和教训,就是我最大的收获和效益。时间就是金钱,效益(效率)就是生
                  命。挑战无处不在,首先是挑战自己的主见和定力。知止而后有定,即须要有“知和识”。知
                  其然知其所以然。十年磨一剑,十三年忠于敢想,敢干,敢挑战老师,权威,美国白宫的总
                  统。我们虽然不能改变他们的批判和决策,但是我一直都在参与美国白宫核心的决策和判  
                  断,这就是相当相当了不起,成功失败都不必在我,但成功和失败里面必定有我。这就是“衣
                  带渐宽终不悔,为伊人思的人憔悴”。为人谋而不忠乎!不管特朗普能否连任与否,我都保持
                  一种治病救人和助人为乐的心态。“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历史是后人评说的,我的所作
                 所为,天地良心,问心无愧,无愧于国家,无愧于人民,也无愧于党!我把中国台湾人应该说
                 的话,说出来了,说到位了,这样我就坦坦荡荡,不后悔错过了表现自己的机会。我在大陆这
                 种表现也很充分,但是,月明星稀,灯下黑,我的声音就像针尖上的一滴水,落在地上,蒸发
                 到天上,没有人在意,我自己也搞不清是处于囊中,还是处于井中。在美国我知道自己处在“人” 中,知己知彼,知人者智,知己者明,胜人者有力,胜己者强。

       我并不是唯书唯上,哗众取宠,急于求成,急功近利的进言谏言者,我身在美国“近水楼台先得月”“居高省自远”,在美国华人社区也好,外国人社区也好,参加论坛交流也好,这里是一个广阔的天地,进出自由,没有什么个人危机感,现状也是我人生中最享受的天伦之乐幸福时光。对我来说,挑战白宫,挑战国会参众议员,这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对我最大的挑战,是把台湾2300万人民带回家,或者把他们扶上马(东渡扶桑),送一程(说服白宫和国会按照《台湾关系法》安置好,接收下乡插队知青一样,不影响社会和谐和美国整体经济。所以,“身在曹营心在汉”,上下沟通,既要唱红脸,又要唱白脸。去年我国庆前后两个月回国实地考察,就是“老将出马”,“摸着石头过河”,用我当时的旁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后面还有各拿弹弓的老男孩。要知道台湾民主选举如何炒作,如何作弊,如何自欺欺人,瞒天过海,就要身临其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说实话,我自1987年外派香港,并担任深圳台联会驻港理事一职,就把这“虚虚假假”的“乌纱帽”,扣到自己的头上了。我对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宋楚瑜,连战,谢长廷,陈菊,蔡英文,都有深入的了解和浏览。在台湾三合一选举前,我还在香港的台湾杂志“展望”上发表过大篇幅的《新民主义统一中国台湾》。这也是我后来九五年元旦写信给江泽民的原因,随后,江泽民在1月30日发表了《共同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共同”和“继续奋斗”的弦外之音,我一听就心领神会,心有灵犀一点通了。我们都是有心人,我1974年大年初一,上书毛主席,就一点一滴积累了越来越多的下情上达,上下同欲,党内沟通神秘方式。其实,我父亲1964年以后,长期被停职留用审查,就采用了下情上达的写信方式。所以,我们相信中国的信访制度都是有有迹可查的,因为台湾的户籍制度,人事档案制度,仿效日本情报系统的档案管理,一般都有保密和解密的制度。所以,我的档案也都可以按图索骥。今天我要递交的是“我要出征请战书”。就像抗美援朝打仗之前上战场的请战书一样。我的心态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党和国家以及全国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有党无我,时刻准备着!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其实,我并不聪明,只是不忘初心跟党走,党内台湾生人寥寥无几,日积月累,在我身上,党和人民的投资和信任,绝非语言所能表达的。此时无声胜有声,“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之所异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身上也流淌着父母“精忠报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血脉,我也是中美技术合作的转基因,我的外婆是美国夏威夷华侨,我的姨父张光直是北大毕业的台南人,也是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的权威教授,他的考古研究和发表的著作填补了中国史前文明夏商周的空白。而我在美十三年接触了两岸三地很多知名专家学者,参与了很多社会活动。就像当年1984年我本来在西安石油勘探仪器总厂的待遇和人际关系非常好,厂里有破例给我父母安置了一套厂长级的两室一厅,当时是最好的房子。我母亲很满意,不希望我离开西安。但是,我知道,深圳特区,特别是香港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的历史和传统别具一格,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当时是美国计算机辅助设计印刷线路板的软件工程师,也就是今天类似“芯片”设计软件第一批工程师。我一走,就不会再搞软件技术了。思想有过犹豫不决,就像现在选择什么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一样的两难决策选择。我知道深圳是改革开放的风口浪尖,一切从零开始,我已经36岁了,再不去就老了,就像打仗上战场一样,年轻人在深圳有竞争力,而我既有丰富的工厂企业管理的实践经验,又有最新的数学和计算机操作的理论实践技能,绝对能够适应中国改革前沿人才素质要求。这是两种不同的价值层次。如搞不清楚自己的目标函数,我就会缺乏动力和决心。这正如我今天的两难选择,留在美国,我一定幸福美满,天伦之乐,又能在华府上下游刃有余。开赴台湾,我是政治素人,又没有经济抓手,我既有特朗普的商业头脑和谈判知识,又有拜登的民主人权挑战权威和不可能,又能挑战自我意志;尤其是我对台湾历届治理当局的领导人个人能力和政治立场都了解的入木三分,所以,虽千万人,吾往矣!能够在台湾父老乡亲面前,实实在在做事,堂堂正正拨乱反正,左右逢源,无私无畏,以身作则,公诚勤朴,立新求真,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中西合璧,博采众长,合纵连横,实践检验“国家统一”经验教训,开创务实法统治台新民三阶段。(民和阶段五年,为社会和谐法治转型打下坚实基础,实业经济和信息化商务服务结构形成,金融服从中央,地方初定扎实一点,不求快,不搞豆腐渣工程,不搞弄虚作假的大跃进。民新阶段五年,上规模,上项目,海权经济循环初具规模。民立阶段十年,民主选贤任能政治,专业化,长期观察,三三制,请进来走出去,在实践中培养和锻炼干部),大公无私,平易近人,艰苦朴素,不近女色,做一个受台湾人民喜欢爱戴的合格人民公仆。
愚公移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成功不必在我,成功必定有我。任何情况下,尽量做到捐弃前嫌,调查研究,对事不对人,不打无准备的仗。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之所异也。面对美国大选拜登和川普鹬蚌相争不可开交之际,我们能为中国最大的国家利益做什么!?

1.  试着向中央建议,审时度势,务必要搞清楚什么才是”该解决的当务之急问题”

2,解决该问题的第一步是重新反省和检验,定义该问题。

3,解决该问题的先后主次层次和程序是什么?国内外结构性矛盾性质,实力,威胁,对比。

4,以往的经验和教训是什么,模糊战略,清晰战略,那种战略选战对我们更有利!



              实践检验“国家统一”经验教训,开创务实法统治台新民三阶段。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同心同国,法统台湾以后,如何分析和判断台湾人的心态呢?
美国人治理日本的方式,值得借鉴和参考!
台湾人反中抗统的心态如何日本人一样。
摘录(日)大前研一的文章揭示日本人的心态
     



        今天是美中抗战老兵军人纪念日。
         大海身居华府面对WWII二战纪念馆,向抗战老兵致敬!
        向领导和组建联合国世界各主权国家大家庭的罗斯福总统致敬!
        此时此刻,遥望西太平洋台海两岸,弥漫着分裂与反分裂的战云。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温故而知新,中国内战尚未结束
让我们向保家卫国的军人致敬!

老爸当年奔赴滇缅公路赴汤蹈火

罗斯福逝世后在印度追悼会致辞

战后移台任教台北工业职业学校

台湾省物质调节委员会襄理课长
二二八后时局动荡东渡扶桑不成
移使全家北上沪平开赴东北振兴
后逢抗美援朝战火笼罩出任企业
生产科副科长与第三代同舟共济
为新中国工业建设打下复兴基础
总路线三面红旗移民搞三线建设
三年自然灾害撤走专家国企下马
零丁洋里叹零丁四清导航抓斗争

文革伊始神仙打架狡兔死走狗烹

批斗家父家母特嫌儿女命运多舛

下放农村初试啼声好在废除高考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眉县横渠育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海阔天空

苍天在上明修栈道暗度宝鸡石油

工人阶级国家主人受宠说难若惊

自古英雄出少年不甘被弃投上书

切中时弊主席动心要抓革命生产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小平出山副总理大海被查道回府

天上掉下林妹妹必将苦心劳筋骨

好事多磨时来运转大学西北东南

应聘首家合资企业时间金钱效率

外派香港招商实践两制探索一国

敢想敢干敢为天下先破除两国论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欲穷美台千里目更上华府一层楼

吾爱吾师十三载反帝防修成正果

依附权势学门道山寨武王伐扶桑

助习平叛新三民只緣妖雾又重来

有党无我谋公仆治台万事起头难

责任攸关重泰山透过美台关系法

腾笼换鸟化危机请益父老众乡亲

轻车简从仿经国不忘严复抓教育

经贸内外双循环国土力争国有化

十年建设翻一翻面海规划大中华

收编影响菲律宾北联日韩共日月

南和马来新加坡沟通印太北冰洋

卧薪尝胆身作则激流勇进习仲勋

宁可天下人负我愚公不负天下人

大海航行靠舵手定海神针为新民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Veni,Vidi,Vici

虽千万人吾往矣!
好戏连台我来了!
民选内幕看见了!
川普拜登我征服了!

自己能为国家统一台湾做什么!


“Always bear in mind that your own resolution to succeed is more important than any one thing.”― Abraham Lincoln
“永远记住,你自己成功的决心比其他任何事都重要。”—亚伯拉罕·林肯
王国维先生提出治学有"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为第一种境界;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为第二种境界;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为第三种境界 .


下面具体谈谈每层境界的含义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 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1) 萧瑟的秋风中,游子登高望远,怀念亲人,见不到又音信难通,就如一名学者刚开始在学问时那种对知识的惆怅迷惘的心情跃然纸上。(2) 作为一个做学问者,首先要高瞻远瞩认清前人所走的路,也就是说,总结和学习前人的经验是做学问的起点。此句选自——宋·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别离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1) 沉溺于热恋中的情人对爱情的执着,人消瘦了,但决不后悔。就如学者在追求知识的过程中所表现出一种认定了目标就呕心沥血孜孜以求的执着精神。(2) 作为一名做学问者,应深思熟虑,就象热恋中的情人那样热切、不惜一切的追求自己的目标。此句选自——宋·柳永【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过,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1) 没有千百度的上下求索,不会有瞬间的顿悟和理解。(2) 作为一个做学问者,只有在学习和苦苦钻研的基础上,才能够功到自然成,一朝顿悟,发前人所未发之秘,辟前人所未辟之境。此句选自——宋·辛弃疾【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做学问的八个境界    --梁漱溟  1928年在广州中山大学的讲演
所谓学问,就是对问题说得出道理,有自己的想法。
想法似乎人人都是有的,但又等于没有。因为大多数人的头脑杂乱无章,人云亦云,对于不同的观点意见,他都点头称是,等于没有想法。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学问,走上现在这条路,只是因为我喜欢提问题。大约从十四岁开始,总有问题占据在我的心里,从一个问题转入另一个问题,一直想如何解答,解答不完就欲罢不能,就一路走了下来。
提得出问题,然后想要解决它,这大概是做学问的起点吧。
以下分八层来说明我走的一条路:
第一层境界:形成主见用心想一个问题,便会对这个问题有主见,形成自己的判断。
说是主见,称之为偏见亦可。我们的主见也许是很浅薄的,但即使浅薄,也终究是你自己的意见。
许多哲学家的哲学也很浅,就因为浅便行了,胡适之先生的哲学很浅,亦很行。因为这是他自己的,纵然不高深,却是心得,而亲切有味。所以说出来便能够动人,能动人就行了!他就能自成一派,其他人不行,就是因为其他人连浅薄的哲学都没有。
第二层境界:发现不能解释的事情有主见,才有你自己;有自己,才有旁人,才会发觉前后左右都是与我意见不同的人。
这时候,你感觉到种种冲突,种种矛盾,种种没有道理,又种种都是道理。于是就不得不第二步地用心思。
面对各种问题,你自己说不出道理,不甘心随便跟着人家说,也不敢轻易自信,这时你就走上求学问的正确道路了。
第三层境界:融汇贯通从此以后,前人的主张、今人的言论,你不会轻易放过,稍有与自己不同处,便知道加以注意。
你看到与自己想法相同的,感到亲切;看到与自己想法不同的,感到隔膜。有不同,就非求解决不可;有隔膜,就非求了解不可。于是,古人今人所曾用过的心思,慢慢融汇到你自己。
你最初的一点主见,成为以后大学问的萌芽。从这点萌芽,你才可以吸收养料,才可以向上生枝发叶,向下入土生根。待得上边枝叶扶疏,下边根深蒂固,学问便成了。
这是读书唯一正确的方法,不然读书也没用处。会读书的人说话时,说他自己的话,不堆砌名词,不旁征博引;反之,引书越多的人越不会读书。
第四层境界:知不足用心之后,就知道要虚心了。自己当初一点见解之浮浅,不足以解决问题。
学问的进步,不单是见解有进步,还表现在你的心思头脑锻炼得精密了,心气态度锻炼得谦虚了。
心虚思密是求学的必要条件。
对于前人之学,总不要说自己都懂。因为自己觉得不懂,就可以除去一切浮见,完全虚心地先求了解它。
遇到不同的意见思想,我总疑心他比我高明,疑心他必有我所未及的见闻,不然,他何以不和我作同样判断呢?疑心他必有精思深悟过于我,不然,何以我所见如此而他所见如彼呢?
第五层境界:以简御繁你见到的意见越多,专研得愈深,这时候零碎的知识,片段的见解都没有了;心里全是一贯的系统,整个的组织。如此,就可以算成功了。到了这时候,才能以简御繁,才可以学问多而不觉得多。
凡有系统的思想,在心里都很简单,仿佛只有一两句话。凡是大哲学家皆没有许多话说,总不过一两句。很复杂很沉重的宇宙,在他手心里是异常轻松的----所谓举重若轻。
学问家如说肩背上负着多沉重的学问,那是不对的;如说当初觉得有什么,现在才晓得原来没有什么,那就对了。道理越看得明透,越觉得无甚话可说,还是一点不说的好。心里明白,口里讲不出来。
反过来说,学问浅的人说话愈多,思想不清楚的人名词越多。让一个没有学问的人看见,真要把他吓坏了!其实道理明透了,名词便可用,可不用,或随意拾用。
第六层境界:运用自如如果外面或里面还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学问必是没到家。如果学问已经通了,就没有问题。
真学问的人,学问可以完全归自己运用。假学问的人,学问在他的手里完全不会用。
第七层境界:一览众山小学问里面的甘苦都尝过了,再看旁人的见解主张,其中得失长短都能够看出来。这个浅薄,那个到家,这个是什么分数,那个是什么程度,都知道得很清楚;因为自己从前也是这样,一切深浅精粗的层次都曾经过。
第八层境界:通透思精理熟之后,心里就没有一点不透的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