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中国真的还没有做好法统台湾推进国家统一的政策准备 [打印本頁]

作者: 南山28子    時間: 2020-9-28 06:49     標題: 中国真的还没有做好法统台湾推进国家统一的政策准备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9-28 07:17 編輯

中国真的还没有做好法统台湾,过海驻军,治理台湾的政策

中国两会选在5月21日举行,和蔡英文5月20日的总统就职典礼仅仅错开一日,并非巧合,乃有意安排,北京的目的是要看蔡的"520讲话"是否有什么激进台独的举动,特别是法理独立——宣布“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的国家,2300万台湾人有权建立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总统!


蔡今年1月以大比率选胜“中华民国总统”,意味着台湾民众多数支持独立,加上台湾在疫情中的良好表现为其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有利国际环境,许多人包括台湾民众期待蔡英文在"520讲话"中,一步到位宣布台湾独立,建立台湾共和国,永绝中国吞并台湾念想。一些人断定,在中国因疫情而把自己弄成孤家寡人,全球向中国追责和索赔的状态下,即使台湾独立,北京也是不敢真对台湾开战的。
幸好蔡英文克制住了内心的独立冲动,她的"520讲话"在两岸关系的表述上,绵里藏针,柔中见刚,

一方面表示遵循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来处理两岸事务;
另一方面,又重申在处理两岸关系时,只能以"和平、对等、民主、对话"为原则,不接受中国大陆的"一国两制",并认为这是矮化台湾,破坏台海现状的举动,暗示北京今后若在两岸关系上将"一国两制"当作紧箍咒,那么破坏台海现状的是北京而非台湾,从而把将来台湾独立的责任推给中方。

尽管蔡的"520讲话"没有宣布法理独立,但也在结论部分提到中华民国台湾,另宣布将成立修宪委员会,实际上是在法理独立的路上迈出了半步。她很可能效仿前总统李登辉,以修宪之名,行制宪之实,完成台湾法理独立的宪制基础。有中国学者就警告,蔡未来四年会尝试以碎片化立法、修宪、变相制宪等手法,无限趋近"法理台独"。

习近平多次表态,若台湾触碰大陆红线,两岸将"地动山摇",蔡英文"520讲话"技巧性地规避了这种情况的出现。但是北京也没有被蔡迷惑,相反感受到了蔡对台湾独立的坚守和坚硬,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台湾问题的表述已经体现了这点。

今次政府报告的涉台部分历次最短,只有108字,并且将"一国两制"、"九二共识"、"和平"等以前必然要写上的字眼都除掉了,令外界大感诧异。官媒解释,这是因为报告中已经有"坚持对台工作大政方针"的话,为节省报告篇幅,故而不再提。这个解释很牵强,虽然此话包含了上述三个词的意思,然而,北京对自己特别要强调的东西从来是不怕重复表述的,比如"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凡会议必强调,习近平从来不嫌多,所以报告不再提"一国两制"、"九二共识"、"和平",表明北京的对台思路出现了调整,不再死守以前的"和统"。北京当然清楚"和统"的可能性非常少,但不论是出于安抚台湾民众还是要给外界降低强硬色彩的考虑,过去总是要念"和统"之经,现在改说统一,是否以后也不再提"和统",有待观察,但至少说明北京已开始认真考虑用"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了。



这和中国民间的呼声是遥相呼应的,或者说,民间武统之声的高涨让北京不得不正视这个民意要求,从而倒逼和压缩了北京在台湾问题的政策选择空间。两岸民意如今呈统独对决,相对蔡英文,习近平表面看其政策少受或不受民意牵扯,但这不是说他没有民意压力,尤其在台湾问题上,当和统事实不可能,再鸵鸟似的高举"和统"大旗,只会让民意对习和北京失望,把他看作"胆小鬼",从而损害北京刻意塑造的习和中共乃中国民族根本利益维护者的形象。在北京需要借重民族主义再续合法性的情况下,它不能长久无视武统民意,而必然要在政策上反映出来,哪怕是作为工具做给台湾看,也要打"武统"牌,迫使台湾走向谈判桌。

香港国安法从侧面进一步证明了习近平的北京不会放弃统一台湾的"执念"。前不久,大陆鹰派将领乔良的文章在台湾引发了中共"弃台论"。乔良所谓的在中国实力没有压过美国前,不主张贸然的武统行动的观点,只反映了北京和解放军内部部分人的想法,未必是习本人的意思。可即使是乔良,也认为现在到了中国需要用一次实际行动,结束美国用台湾给中国挖坑的游戏的时候了,以向世界宣示,台湾在中国的"大炮"射程之内,台独之心必须死掉。这可没有半点"弃台论"的味道。

现在,北京为香港量身定做了国安法。接下来习近平会怎样对待台湾,是否也要下重手,像乔良说的,结束美国打台湾牌的游戏?这是外界不得不认真考虑的问题。

目前在中国内部,出现了两种强硬主张:一是大陆以渐进军事行动遏制渐进台独,这个看法认为,中国应采取划分台湾防空识别区,军机飞越台湾本岛,甚至若有必要,夺取金门、太平岛、东沙岛,澎湖列岛等外岛的举措来震慑台湾;一是向美国不仅表达不惜一战的决心,而且做出相应的准备和行动,以逼退美国保卫台湾的意志,而台湾若没有美国保护,就只能按照北京的要求走向谈判桌,两岸实行“和统”。

北京今后是否会如第一种主张认为的那样夺取台湾外岛,不得而知,之前传出解放军8月南海军演以占领东沙岛为演习目标,但如果台湾没有进一步刺激大陆,夺取外岛的可能性应该不会有,不过,大陆军机军舰穿越海峡中线或者飞越台湾本岛的可能性不排除。另外,北京也可以在经济上"惩罚"台湾,国台办前主任张志军在两会上说,他很忧虑《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得而复失,该协议到今年6月到期,是否续签眼下不明朗。

近10年来,台湾每年对大陆的贸易顺差都在1000多亿美元,2019年少了一点,也有800多亿美元,若没有这个顺差,台湾的对外贸易就是逆差了。虽然台湾对大陆这么高的顺差对大陆有不得已的因素,主要是大陆要购买台湾的电子产品,包括芯片,但北京也有经济统战的目的。可在此目的没有达到后,再加上美国为卡华为而不让台积电卖芯片给前者,北京可能没有动力再续签协议,让台湾大赚大陆的外汇。从北京已停止台湾自由行以及陆生赴台两件事或可知。

总之,不管北京是不是对台要出重手,台湾应该有所预判和准备,切忌盲目乐观。

作者: 南山28子    時間: 2020-9-28 07:16

2018年是中国的戊戌之年,距离戊戌变法正好两个甲子。在某种意义上,它确实是人心思变的一年,历史催着中共,又到了一个选择关口——是回到早期改革开放的路上,并进而向自由民主的普世大道过渡,还是把中国带回专制独裁的“不归路”,考验着习近平和党国高层的智慧。
尽管许多人警告不要对习近平和党国心存幻想,可我仍然感觉历史并非对中共完全关闭时间之窗。我一向相信形势比人强的道理,中共也未完全丧失伸缩性,从前不久习近平召开高规格的民营企业家座谈会及各部门和地方紧锣密鼓出台的扶持措施,以及G20峰会上与特朗普达成一致暂停升级贸易战,习近平和党国在内外极限压力下,是存在政策转向可能的——不管这种转向是基于策略还是战略。我之所以如此希望,更大原因还是基于中国人民的考虑。如果能有一个稳健的民主转型,虽然比激进民主革命过程要长,但人民的代价总是相对少的。就中国社会积累的怨气和分裂程度而言,激进民主化最后很可能导致一个人们不想要的民主,或者根本不是民主,而它的后果总是要百姓来承担的。
谈起2018年,中美贸易战和两国关系的恶化无疑是一个回避不了,也不能回避的话题。说两国关系是中国改革40年来最坏时期也不为过。这种状况的发生,本质上是两条发展道路——自由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较量的结果,从这个角度看,如果中国不改弦易辙,它迟早是要来的。
然而,在2018年这个时间点到来,很大程度上则是由习近平个人引发的。虽然贸易战的发起者是特朗普政府,包括之前美国对中国在国际上实行的一系列扩张政策已经非常警惕,但中共十九大习核心和习思想的确立,今年两会习近平对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废除,这两件事是一个节点,让美国意识到,再不出重手遏制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以后就没有机会,或者成本会大得多。这代表美国精英层对中共和习近平,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中国——因为习近平绑架了中共,而中共绑架了中国——的彻底失望。
然而,美国也知道,以中国现在之实力,除非美国动员全球反共反中力量——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看,很难达到这个效果——否则,美国仅靠一己之力是难以完全打垮中国的。故而如美国副总统彭斯于10月初在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演讲所说,美国的目标是,只要中共回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上来,美中两国就能建立起正常关系。


这一点也恰恰是中国当下大多数民众,包括中共党内大多数党员干部的要求。就这样,美中两国人民在这点上形成交集。这是化解中国目下内外交困局面的起点,实际上也是中国民主转型的起点。如果习近平和党国不想使局面继续坏下去,弄到不可收拾,就必须回到中共40年前的这个起点和原点,实行真正的民主化和自由化的改革,而不是做做样子。
当然,今天回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不是重复邓已经做过的事情或走过的路,而是继承他未竟或未做过的事,在更高的层面上推进他的事业。邓本人说过(《邓小平文选》第3卷)在本世纪中叶,中国人民应该享受能够普选国家领导人的民主。距本世纪中叶还有30年,是否需要这么长时间实行普选,可以讨论,但这个方向无疑是我们应该和必须为之奋斗的。从中国人民能够享受自由和民主权利,同时尽可能避免更大成本的考量出发,我对习近平和党国提出几件当下迫切需要做的事情。
第一,在经济上,放弃国企做大做强想法,实行以民营经济为主导、国有经济为辅,让市场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自由经济体制。
习近平做大做优做强国企的想法,是基于所谓国企乃中共执政支柱的定位。但实践表明,国企实际是扶不起的阿斗,如果没有国家政策和资源上的扶持,以中国国企的治理能力,恐怕很难活得下去。中国改革本身就说明,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是死路一条,通过国企干预市场的做法是错误的。但国家大力扶持国企,不仅浪费民脂民膏,而且侵蚀民企。尽管党国未必有遏制民营经济的念头,然而客观上起到了不利民企发展的后果。这就是前一阶段社会对民企忧心忡忡的背景。
另一方面,壮大国企的做法也遭到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的反对。为什么中国在加入WTO17年后,西方仍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根子就在于党国对国企的扶持和对市场的干预。所以,回归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决议,落实决议精神,真正让市场起决定作用,减少国家干预,加快民营经济的发展,建立起自由的市场体制,是中共经济改革的要务。
第二,牢记历史教训,反对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回归集体领导体制。


当下中国极不正常的一个现象,是个人崇拜回潮。虽然推进改革和现代化建设,以及反腐和治党需要足够的权力和权威,从这个角度看,在中共内部进行一定的集权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集权须有“度”,超过限度就会变成极权。鉴于专政体制本身具有极权特点,容易导向极权,对集权后果尤其要有高度自觉。何况,中共在这方面有深刻的历史教训,对个人崇拜的危害更应有清醒认识,这也就是邓小平为什么要建立中共最高领导人退休制和任期制的原因。但一段时间来,习近平有意放任其亲信和某些投机者对他造神,大搞个人崇拜,使中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并已经制度化的退休制遭到破坏。
要消除社会对中国重回毛氏极权的忧虑,必须将颠倒的再颠倒过来,尽快恢复国家主席两届任期制,并在党国决策体制里,重新形成相互制衡的集体领导机制;中共还应做出决议,反对神化个人或个人崇拜,对宣传部门有意制造个人崇拜,以及某些官员出于政治目的带头个人崇拜的行为,予以制止和批判。只有这样,才能建立起清明的政治环境。
第三,取消在民企、外企、社会和民间组织建立党组织,在国家机构和团体建立党组的做法,党的领导只表现为政治领导。
党国现在强调“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但这应仅仅指的是党的政治领导,而不能是组织领导。虽然宪法规定中共是中国唯一执政党,但执政党的地位和作用,只体现为全民在法律上承认和接受中共的政治领导,它不是也不必然表现为党的执政地位和执政功能要在组织上做到全面覆盖,触角伸向社会的每个角落,因此,目前这种在民企、外企、社会和民间组织都要建立党组织,把所有机构都变成中共一个支部的做法,是错误的。
另外,在国家机构以及工青妇等党的外围团体建立党组的做法也是错误的,要取消。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共规划的政治改革曾有过在国家机构和团体取消党组的建议,今天党占领一切国家机构、社会组织和企业的做法是严重倒退。这种情况必须改变。第四,取消言禁,实行“三宽”,放松对民间维权组织的监控和打压,使民间有一个自我循环和发展的空间,释放社会活力。


言论和结社自由是民众的基本权利。专制政权最害怕言论和表达自由,同时也害怕民众组织起来维权和反抗。但这不是说,因害怕就必须牢牢控制舆论,必须遏制民间维权组织的发展。习近平和党国若暂时做不到或不想放开言论,起码要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朱厚泽任中宣部长时(1985~1987)采取的“三宽”做法,即对于跟中共原来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观点,可以采取宽容一点的态度;对持不同意见的人,可以宽厚一点;整个空气、环境可以搞得宽松、有弹性一点。这“三宽”是检验中共有无诚意改革的最低标准。
民间维权组织既是民众自我保护的手段,也是和政府沟通对话的桥梁,要造就一个健康活跃的民间社会,党国也必须放弃至少是放松对民间组织尤其是维权组织的管控。目前的严控高压,只会扼杀社会活力。
第五,建立宪法法院,实行最低限度的司法独立。
尽管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了全面依法治国的决定,但对党国来说,所谓依法治国实际是依法治民,党在法上,党特别是党的高级领导人是不受法律约束的。这种情况只会激化官民矛盾。因此,党国要想维稳,就不能仅用法来治民,还必须保护早已载明在宪法中的公民权利,但这就需有最低限度的司法独立。它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保障法院依法独立审判,二是限制各级政法委对法院和检察院的干预,在法官的人选上,不能有党派背景,法院不能存在党组织,如果法院工作人员是党员,他就不能做法官,二者只能择一。

在强调司法独立的同时,也要做实宪法权威,成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机制,使宪法可诉。作为基础性法律,宪法是一切法律的母法,没有宪法权威,不尊重宪法,不能做到宪法至上,党的权力将得不到有效制约,公民的政治权利得不到保障和实现,也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当然最低限度的司法独立也难。   
第六,以官员财产公示制代替运动式选择性反腐,由上而下公示官员财产,将反腐导入法治轨道。


习近平的反腐是一种运动式选择型反腐,已经沦为清除政治异己和政治效忠的工具,广受社会诟病。习若真要反腐,从源头上遏制腐败,同时让民众参与反腐,监督官员,就必须采用财产公示制这个已被各国实践证明普遍有效的反腐工具,使官员的财产公开化、阳光化。
党国也要求官员财产申报。但申报和公示,不是量的差异,而是质的区别。从各国立法实践看,财产公示一般都是“由上而下”,先从高级官员和议员开始,然后逐步推广到普通官员。中国的财产公示,也应该遵从这一原则,尽快推行。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成员,必须带头公布个人和家庭财产,否则,让位于那些愿意公布财产的官员。
第七,对历史冤案进行平反和赔偿,特赦政治犯,开启和解进程。
民主化需要一个政治和解过程,如果冤冤相报,即使国家将来实行了民主,以中共积怨之深,恐怕也将陷入一场长期的内斗和动荡。
自中共在大陆建立起全国政权后,几乎在每一阶段,都人为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和敌人,这当中最为世人所知,对中共刺痛最大的就是“六四”。而习近平上台后,党国对以维权律师、异议人士为代表的维权群体和政治反对派,也进行了残酷打压。冤案还包括各种经济案件。要想民众对中共有信心,党国对历史上的所有冤案,该甄别的甄别,该平反的平反,该赔偿的赔偿。对于特殊类的政治案件,则予以特赦,如果暂时不能对所有政治犯实行特赦,可以分批推进,以开启和解进程。

“六四”而言,考虑当时的一些决策者还在世以及党内强硬派的反应,如果认为平反时机尚不成熟,可适当推后,但也不能太久,对“六四”死难者,包括天安门母亲在内,国家必须赔偿。

特赦政治犯,能让中共早点卸下政治迫害者的包袱。中共在改革开放前,曾对国民党战犯分七次进行特赦,2015年为纪念抗战70周年也特赦过一次。刘晓波病重时本是一个好的特赦与和解机会,现在还来得及。
笔者提出的上述化解中国当下困局的七个建议,对习近平和党国来说,其实是最低限度、最务实的要求,已经充分考虑到中共和习近平面临的实际困难和制约。希望习近平先生能够听从建议,如果这一步都不启动,让时间和民心空耗下去,结果就只能等激烈的社会变革了。
中国走到今天非常不易,不能为了一党一己之私绑架整个国家和民族。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在这个历史大势面前,是没有什么例外可言的。


作者: 南山28子    時間: 2020-9-28 08:23


美國海軍前軍官克羅普希撰文分析,美國近期大選,可能使美國陷入黨派對立,減少干預地緣衝突的可能,並預測11月3日美國大選這一周,可能是北京攻台的最好時機。台前“國防部長”楊念祖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去猜哪個時機點要動武,意義不大。目前要看解放軍有沒有要對台動武的條件。動武條件唯一就是台灣“實質獨立”,在法律上宣布“台灣獨立”,更改“國號”、“國旗”等,才是“獨立”的指標,其他都不算。只有宣布“台灣獨立”,中國大陸就可能馬上動武,這是中國大陸底線。

  楊念祖為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碩士、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碩士,2009年9月16日受馬英九任命為“國防部副部長”,2013年8月1日升任部長。曾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外交部”諮詢委員、陸委會諮詢委員等。現任“中華民國”高等政策研究協會秘書長。

  他強調,中國大陸不會在沒有任何合理性、合法性狀況下,就對台動武,必須是台灣真正脫離中國,破壞中國領土主權完整的前提,這樣大陸就會動武。如果沒有合理、合法就對台動武,中國大陸也會付出沈重代價,進行這樣武力侵犯,會受到國際上壓力以及制裁,那對中國是好還是不好,這些中國都會算計進去。

  以現在情勢來看,美軍可能駐台?馬英九說美軍派人援台機會不大,楊念祖認為,台灣方面強調美國是否出兵沒有意義,因為決定權不在台灣,決定權在華盛頓,那要問華盛頓關心什麼,優先處理的利益問題是什麼。

  他說,美國人在台灣的生命財產要不要顧?北京如果開了第一槍動武,美國一定會跟北京抗議,美方要做一些準備,要求第七艦隊或是駐日美軍隊提升戒備等,以及中共對台灣直接動武,有沒有傷害到在台灣的美國人生命財產,如果中國要提升武力衝突,美國為了保護美國僑民與生命安全,會不會要求雙方先停戰?因為美國要撤僑,加上其他國家也會跟進,而台灣就有超過10萬人有美國護照,要不要照顧這10萬美國公民的生命財產?

  楊念祖也說,美國當然不可能派兵直接加入台灣軍隊作戰,讓美國人先流血,美國人民不會答應,但是他們有親人、朋友在台灣念書或是工作,美國政府要保護他們的生命安全。

  他指出,一個新冠肺炎,大陸就被“罵死”。如果武力攻台,聯合國或是國際社會都必然會給壓力希望停火,那北京屆時要怎麼處理?北京不可能說不管國際壓力,反正就是要直接拿下台灣,如果大陸強勢要這樣做是有可能,但是要付出很大代價,在台灣的外國人死傷就要付出代價。

  楊念祖表示,大陸軍機頻繁在台灣附近繞行,台灣民眾矛盾感很重,話說的很硬,但對於目前狀況確實有不確定感,否則不會因為軍機預演就被嚇醒,所以一定不可能是解放軍飛機低空飛到台灣,但是台灣民眾心理其實很擔憂。

  他也說,美國在阿富汗十幾年的反恐戰爭,美方也很擔心意外死傷,用飛彈隨便轟炸,那會很多無辜死傷,為了避免無辜死傷,美方用無人機就是避免誤擊,解放軍不可能沒頭沒腦用炸彈就轟台灣,把台灣轟炸完,那對於中國大陸有什麼好處,這樣的責任要怎麼負擔。

  他表示,現在的戰爭不像以前,人命很珍貴,千萬不要輕啟戰端,加上現在武器殺傷力很強,不要輕易啟戰,要避戰,做決策的人要負起責任。

  最近台灣方面炒作台美可能“建交”,楊念祖認為,這些說法只是增加特朗普政治資產,因為美國總統選舉,尤其是特朗普、拜登雙方旗鼓相當,特朗普為了贏得選舉,各種籌碼都會用,“台灣籌碼是比較受到注意”,對特朗普選情也有正面幫助,因此特朗普會拼命用,也當然要用。這是特朗普作風,特朗普商人性格,很多作為跟其他領導者不同,願意冒風險,不管這個風險會造成什麼後果,但只要對特朗普有利就願意去做。以開跑車來形容,常常會有甩尾的動作,下一次甩尾是什麼時候不知道,在投票前一定還有很多招數會出來,但是有些也都是無法兌現的事情。

  至於台美是否可能“建交”?楊念祖也說,“不可能”。但他表示,美國如果真的要做,就由特朗普親口宣布,先跟中國斷交,把美國在台協會(AIT)升格為“大使館”,把AIT台北辦事處長酈英傑升為“大使”,不要只是在旁邊敲邊鼓。那中國也會撤回駐美國大使,並且清算在美國的資產等,“美國願意冒這個險,那是美國的事情”。

  中國大陸會不會因此報復在台灣身上,他表示,那不關台灣的事情,是美方的動作。但台灣不要高興過頭,就算美國跟台灣“建交”,中國在聯合國還是代表全中國。“建交”要用什麼“國名”?“中華民國”嗎?要回到聯合國又要討論誰代表中國,美國是否願意提案說“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那會通過嗎?會獲得多少支持?美國如果不是跟台灣“建交”,而是跟“中華民國”“建交”,至少還認同“中華民國憲法”。






  他也問,如果美國跟台灣“建交”,那台灣有什麼好處?只是增加美國一國而已,不會因為跟美國“建交”自然而然成為聯合國會員,還是進不了聯合國。

  楊念祖對中評社說,特朗普如果跟“中華民國”“建交”,並沒有義務就要保護我們,除非“建交”同時簽訂類似日本安保條約,或是軍事同盟條約,根據這個條約派兵駐防台灣,那中國大陸一定會不滿,美軍出現在台灣,讓台灣變成美國一部分,中國就不能容忍,中國認為台灣是領土一部分。

  他也說,就算現在兩岸情勢緊張,美國還是不可能派駐軍到台灣來,特朗普在阿富汗、伊拉克都撤軍了,還派兵來台灣?那對特朗普選情不利。頂多派軍艦到台灣海峽走一走,或是飛機飛一飛。

  他表示,有一個指標是,美國對台灣增加軍售,強調台灣必須要自己加強“國防”,才不能讓中國大陸拿下台灣,“這句話意思,就是台灣你自己先打,你先加強自我防衛,保護你自己,等到事情發生後。美國再考慮”。如果美方本來就會來,幹嘛賣台灣這麼多武器,況且這些新裝備都還沒到台灣,後續還是會繼續賣,這是政治保險,台灣非買不可,美國算計是合理的,因為符合他們的國家利益。

  至於有輿論認為若美國與台灣“建交”其他國家也會跟進?楊念祖直言,那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歐洲國家也不是跟著美國走,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自身利益,不會都跟著美國走。

  外界認為美國大選前10月是“驚奇10月”,美國務卿龐佩奧可能訪台嗎?楊念祖也說,不可能。台灣的政治人物不要這樣灌輸台灣民眾這些事情,事實怎麼可能會這樣發展。台灣的期待不能成為美國的行動,台灣政治人物不要把你自己期待強塞到美國身上。

作者: 南山28子    時間: 2020-9-28 08:36

大華網:吳釗燮應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http://www.CRNTT.com   2020-09-27 11:01:58


  中評社香港9月27日電/大華網路報今日“是非集”專欄說,“外交部長”吳釗燮日前接受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專訪時表示:“台灣暫時無意與美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僅希望進一步加強美台在經貿、政治,甚至安全方面的關係。吳釗燮說的是美-台間的關係,而非美國和“中華民國”間的正式外交關係;換言之,吳釗燮意指目前暫時無意尋求美國為“台灣獨立”作靠山。然而,美國是否願意為“台灣獨立”耗費“國力”成本?此更屬基本前提的問題。

  吳釗燮身為“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對外尤其代表“國家主權”的地位,但他在接受外國媒體專訪時,卻未能藉此機會為“中華民國”在國際間發聲,顯然是刻意要抑制“中華民國”的存在,從事實上助長“台灣獨立”的進程。就此而言,不禁令人要反問吳釗燮,在國際外交的場合,為何不能“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目前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在外交上均承認“一個中國”的政策。而這一個“中國”,也只能在“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間二選一。儘管在民進黨執政後,只承認而與“中華民國”具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數,屢創下歷史新低,但至少目前“中華民國憲法”仍還堅守“一個中國”的原則!這是身為“中華民國”“外交部長”的吳釗燮,在代表“國家”對外發言時所應謹守的立場與份際。

  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積極推動實質“台獨”,從蔡英文及“外交部長”吳釗燮,即使他們的職務高度具有象徵“主權國家”性質,但卻仍毫不避諱積極營造台灣獨立的環境。然而,邁向“台獨”之路勢必將面臨的後果與風險,就是兩岸從和平交流變成了近期以來的“戰雲密布”。而這個情形,也正是吳釗燮說台灣暫時無意願尋求與美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原因之一。

  吳釗燮在專訪中還提到,“中國”若對台發起軍事行動,台灣並不會依靠美國的干預,而是靠自己做好防禦的準備,這也是台灣自己的風險與責任。然而,台灣是否必然要走到與中國大陸軍事對抗的地步?或這只是民進黨推動“台獨”政策的選擇?在當前台灣媒體受民進黨強勢掌控的情形下,台灣民眾恐怕一時間難有反思的空間。

  日前台北部分地區民眾在清晨聽到戰機凌空的巨大聲響,有些人懷疑是否是共軍戰機?但其實是雙十節慶典大會的預習。對戰機凌空有所敏感的現象,也反映出當前兩岸處於緊張的情勢。諷刺的是,如果民進黨政府願意“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又怎會先想到“敵機”來襲,而不是雙十節預演呢





歡迎光臨 馨華網 (http://www.xinhuanet.com.tw/)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