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马云新的,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打开 [打印本頁]

作者: 南山28子    時間: 2020-10-18 08:23     標題: 马云新的,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打开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10-18 10:08 編輯

今天是原来的,传统的,工业时代的全球化正在终结。


新的,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打开。”

今天,马云现身海南,参加2020中国绿公司年会,和企业家探讨全球化、数字化和疫情后的企业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马云分享了自己对全球化的观点:
第一,新的、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开始;
其次,新的全球化由中国内需驱动,中国14亿人口的内需会带动世界经济;
第三,新的数字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
面对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马云给在场企业家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称中国的企业应该坚定的走向全球,要用未来观看现在,不能只看到问题,要主动去解决问题。
以下为马云演讲全文:

很高兴在海口能够见到大家。经过疫情我们知道,其实见面是非常珍贵的事情。

这是绿公司年会第一次在海南开,也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CEC)这么多企业家第一次集体来海南。我们这次来海南,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为自贸港来做支持,因为这个时候中国更需要开放,更需要跟世界接轨!


2020年非常特殊,未来一定是一段历史的分水岭;海南成为自贸港,也必定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
我希望我们CEC这次的海南会议,也能成为一个跨越时代的会议,在疫情之后,新的全球化开始之后,
在整个数字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CEC的企业家能够在这段历史中创造独特的价值。

我昨天还在武汉,也和我们CEC的三十几位理事一起,到武汉去了一趟。几个月前在电视里看武汉,确实非常之难,这次到武汉,真的感到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有英雄气质。疫情是结束了,我们该考虑如何让经济重生。



经济重生不是为了回到昨天、回到以前,而是在更高的水平上面,从疫情中看到未来,看到趋势,把握机会。



这次从武汉来到海南,这里面我觉得是巧合,好像也有一种必然的东西。两年前,习主席宣布了建设海南自贸港,

全面开放的战略,两年过去了,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但是我依然相信,我们必须要坚持开放,必须要坚持全球化,
特别是疫情之后,我相信全世界所有的门都是要靠自己去打开的,没有门是天然就是开着的。



这时候坚持全球化比什么时候都重要、都有意义


现在海南就站在一个新的历史的起点上。自贸港建设,不是简单的海南发展(17.120, -0.34, -1.95%)的机遇,


更不仅仅是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机遇,而是要担当起为世界探索新的全球化的历史责任。

我自己觉得,国际化和全球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际化更偏向于中国人跟外国人做生意,是双边为主。



而全球化是世界各国的大事情,是一个全局的问题。

今天很多人觉得全球化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我并不这么认为:


第一,  我认为今天是真正全球化开始的时候。


今天是昨天的、原来的、传统的、工业时代的全球化正在终结。

新的、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打开。
以前,全球化是发达国家和大企业主导,未来,全球化应该是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走向世界;以前贸易是全球化的主力,未来科技将是全球化的主力;以前是人在流动、货在流动,未来是数据在流动、服务在流动;以前是传统企业的全球化,未来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的全球化;未来,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全球生意,未来所有的中小企业都是跨国公司,过去三十年是6000家大企业决定了全球化,未来应该是6000万家中小企业决定全球化。地域的扩大就是业务的扩张,这是世界给予我们的巨大机会。
第二, 这是由中国内需驱动的新一轮全球化。

新一轮的全球化,中国将会从“卖卖卖”,变成“买买买”。

海南自由贸易港有自己的的历史使命,海南未来留在历史中将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假设我们对贸易游戏规则不满意,今天给了我们一次机会,我们是否有这种胸怀、有这种格局、有这种担当
为世界未来数字的全球化,更多企业、更多国家、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全球化,来制定一个更加公平、可持续、绿色的贸易规则。


大家其实不用害怕从“卖卖卖”变成“买买买”。中国每一次大门打开,都是中国进步的象征,每一次大门打开,中国都进步了

我们要不断的走出去。我记得我们以前的人走出去是找差距,我们觉得人家这个做得好、那个做得好。

今天我们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去,或者很多中国人走出去,是在找感觉。
当我们在找感觉的时候,其实我们正在退步。

上一次全球化,是美国3亿人消费驱动的;中国这次的全球化是14亿人的内需,会驱动下一轮真正的全球化,带动世界经济。



进口不是终点,进口最终是要倒逼中国产业提升、消费升级,促进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对于企业家来说,未来的机会在中国那些百万人口的小城镇。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中国有多少城市过100万人口,


我在2014年初步做了一个统计,美国大概有不到12个城市过100万人口,中国有167个城市过100万人口。


而100万人口的基础建设、100万人口所诞生的巨大产业,我们远远没有发展好。


这些近百万城市的人口,也许我们将来会有三百个,这些地方会迸发出巨大的消费潜力。


内需绝对不是有钱人的拉动,内需应该是满足每一个普通百姓的需求,普通人的内需拉动,才是真正可以持续发展的内需价值。


第三,新的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
全球化的核心是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创造价值,创造就业,去做当地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说过去中国走出去,必须要人走出去、机器走出去、资金走出去;今天的中国走出去需要信息走出去、服务走出去、价值走出去。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不是赚世界钱的能力。中国企业应当坚定的走向全球,而不是去征服全球。很多人爬山,自己认为是去征服自然,但自然不是去征服的,自然应该是去臣服的,对于世界真正的价值,不是远征,而是去创造价值。我们走出去要赢回来的不仅仅是利润,更应该赢回来的是尊重;我们要展示的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而是一个善良美好的国家;我们不想去转移过剩产能,而是要到当地创造新的、不同的价值,尊重当地的文化、尊重当地的价值观、尊重当地的宗教和信仰、尊重每个国家不同的机制和体制。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因为不同而美好。都像你一样,也不行,都像别人一样,也不行。
2020年应该说是一个转折之年,我和很多企业家探讨,发现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焦虑。其实谁都有焦虑,任何时代、任何企业、任何人都有焦虑,只是有的人敏感一些,有的人不敏感。


我对未来的判断:远的一定好,近期很困难,中期更困难。
现在是飞机穿过云层的颠簸期,所以大家要把握好方向盘,系好安全带,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未来观,当你从未来看今天的时候,今天的困难不是啥困难,当你只看着今天,跟昨天比较的时候,你的沮丧会越来越大。
所以我们要面向未来,用未来的方法来解决今天的问题,而不要用昨天的方法来解决今天的问题。
很多人非常乐观,很多人又非常悲观,我认为过度乐观、过度悲观都是因为没有看清楚未来。
昨天的看法和行动决定了你企业的今天,而今天的看法和思考又决定了你企业的明天。
未来不是指两年以后你会什么样,未来是指二十年以后、三十年以后,你的企业会变成什么样。
在座每个企业,你们今天的规模、你们今天的成就,我们今天所取得的一切不是今天做的,
都是因为二十年以前我们相信中国会有今天。
我相信当你从今天去判断二十年以后这个世界会变成怎么样,社会会变成怎么样,去解决未来的问题,
相信年轻人,你一定会有前途。

在今天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我认为数字化是确定的,数字化一定会全面改造所有的行业。不是每家企业都要转型,但是每个企业都必须升级,完成数字化升级。现在不要担心跟你竞争了二十年、十年的“老王”,你要担心的是那些你完全不认识、没见过到的“小李”,这批人从来没出现过,他们没有包袱,他们采用新的技术,敢于创新,敢于用互联网。这些年轻人将是中国的希望,但也可能是在座每个人可能碰上的压力,最后打败各位的不是互联网企业,而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我希望所有的企业今天一定要思考,要利用数据化来升级自己的管理、升级自己的组织、升级自己的产品。


未来十年,是传统行业推进数字化的最后十年。其实我在二十年前,在我去过的很多的省份,不断在讲互联网对于零售行业的冲击、对制造行业的冲击,大家并没有当回事情,直到淘宝、天猫、阿里巴巴、百度这些企业、腾讯这些企业起来以后,大家突然觉得“狼”来了,其实“狼”一直都在。

如果今天不准备变革,十年后我相信你一定是数字脱贫的对象。直到今天,很遗憾的是,还有很多企业家依然在讲数字革命是一场危言耸听,数字技术、互联网技术只是简单的工具。我想告诉大家,数字技术将重新定义生产制造,重新定义零售,重新定义技术,重新定义生产资料和一切,甚至很快这个技术将会引发全社会的所有生产关系的变革。

其实未来越是距离技术远的行业,越是还没有被技术改造的行业,机会越大。

很多企业其实只要投入更多技术,在人才,在理念上多一点点,获得的收益和价值将是非常确定的。
今天你纯粹做一家互联网公司,你未必有回报,但是你今天把自己传统企业变成数字化,你的回报是肯定的。

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关键在于观念,关键在于理念,责任一定在一把手身上,责任不在技术部门,

一把手不改变的企业一定不是有远见,有担当的企业。

疫情总会结束,但是新冠这种疾病可能会伴随人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现在这个病毒恐怕是会比我们谁都活得长,我们要学会适应,我们的防疫也学会要从常规防疫变成常态防疫,也许以后绝大部分的医院都有一个“新冠科”,这是长期共存可能会出现的情况。

2020年注定是改变历史的一年,在武汉的时候,我们CEC的企业家们给自己提了这样的要求:
企业家不等于有钱人,有钱人更不一定是企业家。企业家是国家、民族的优质资产,国难当头时,
企业家们无须命令,自觉自愿,挺身而出。疫情是突发的灾难,我们必须主动担当;
疫情结束以后的经济恢复,企业家更是责无旁贷

所有的企业,在座的企业家们,如果你的企业在十年、二十年内没有经历过三次、五次的灾难,

你的企业永远是经不起打击的。越是在世界剧变的时候,越是在历史的转折点上,企业家越要担当,
我们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赢得掌声,不是为了赢得肯定,不是为了赢得一些政策的支持,
而是我们内心相信、我们喜欢、我们认定,应该用未来的眼光,用战略的眼光,与世界去沟通,
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

谢谢大家!



热点话题,通过焦点论坛、产业导师课、生态圈会议、圆桌会论坛等举办了二十几场活动。




来源 |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本文原创,转载请联系微信 Y-Tron 授权
9月28-29日,2020中国绿公司年会在海南海口成功举行,包括马云、王玉锁、马蔚华、宁高宁、郭广昌、雷军等1200余位国内外企业家、政界要员、驻华使节、学界及NGO代表、媒体记者参加了本届年会。
本届年会的主题是“数字时代的商业成长”。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都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让企业面临的形势扑朔迷离,同时也让未来企业的发展方向更加清晰,那就是在线化、数字化,企业要想赢得未来,就必须拥有数字化时代的思维逻辑。
年会围绕“数字时代的商业成长”的主题,企业家们探讨了时下最受关注的话题。年会聚焦世界与中国、产业发展趋势、企业经营的关键议题、海南自贸港建设等热点话题,通过焦点论坛、产业导师课、生态圈会议、圆桌会论坛等举办了二十几场活动,全面探讨未来的商业解决之道。
本届年会还有来自德国、法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二十余国外交官参会,各国的企业及政府代表与中国企业家们共同讨论疫情下的全球合作、疫情后的中小企业发展等议题,分享抗疫经验,共同应对全球挑战。
在全会期间,马蔚华、郭广昌、陈东升、宁高宁、马云发表了主题演讲,内容涉及企业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长寿时代的数字化机遇、国际化的挑战与未来等。




▲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发表全会致辞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马云发表全会演讲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王玉锁主持全会





▲钱颖一、李东生、方洪波、雷军、张茵、本间哲朗在全会焦点论坛“全球供应链的价值重构”
今年是中国绿公司年会的第十三届,恰逢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开局之年,大批优秀企业家希望积极参与到高质量高标准的开发中来,年会期间专门举行了产业对接会、当地企业参观等活动,推动交流合作。
本届年会由海南省人民政府支持、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海口市人民政府、企业绿色发展(海口)研究院联合主办,得到了全球合作伙伴松下电器的支持。
中国绿公司年会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于2008年的世界地球日(4月22日)创办,是中国企业界第一个跨行业、国际化的商业可持续发展峰会。年会已举办了十三届,被称为中国可持续发展领域规模大、层次高、国际化色彩鲜明的大会。(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作者: 南山28子    時間: 2020-10-18 10:42

你看也可谓是具有大历史意义的一年,什么是大历史?

二零二零年大历史的观察呢?遇见人类未来的走向吗?当美国的全面脱钩,与中国的内外双循环相遇,会碰撞出什么?


经美国主导的,很有可能被中国猪不霸主,古希腊,最终像一个真正的去优化回归,为什么是归纳?


你关注天下大小都是说雄安细节。嗯欢迎得到视频。大财经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指出,为了任何一个人,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全球生意,所有的中小企业都是跨国公司,更是六千家大企业决定了全球化,而未来应该是六千万家中小企业来决定全球化。


这是马云对于人类未来全球化前景。显然马云对于全球化还是充满着信心与期待。


这里我们就想请问石先生,哦您同意吗?


您有什么样的观察和呃不但同意,而且我觉得马云这句话呢讲得非常精彩的精辟了。
他是在海南一个论坛上呃所做的一些有关全球化的发言,不过我认为最值得关注的一句话呢是他讲的一句话,二零二零是真正全球化开始的一个时刻,是那我们说二零二零年应该是全球化遭到了空前重大挫折的时候,那么马云竟然还是如此。呃我觉得你讲的是对的啊,但是他讲的也不道理,你讲的是二零二零全球化面临全面挫折,这叫大马云说是真正全球化开始,那就打利啊,所以大航海后有大力嘛啊但是我觉得二零二零年不只是这个二零二零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历史上的一个时刻。它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一年啊,刚刚我们讲全球化,大哥大例子其中一个部分,那您的意思是二零二零年呢是人类历史上和不寻常一年,而所谓全球化也只不过是这很多寻常当中的一部分。一点没错。所以我们今天谈一个比较严肃啊、比较有趣的一个课题啊,那就大的大历史呢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历史学者黄仁宇提出来的概念。他这一说就比方有一年,比方说去年吧发生了一些事情啊,


当时你们觉得怎么样,但是在日后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以后自然会发生是深远的影响啊这么一个概念,就叫做大历史。嗯那如果说根据这样的定义来看,二零二零大历史主要的世界不外乎呢就是中美关系,新冠疫情呢。


没错,无论是中美关系也好,相关疫情啊,或者是两者互动所产生的一种关系,我相信都会在人类历史上未来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所以我认为它很可能是一个大历史概念。那你认为二零二零大历史深远的印象主要会表现在哪些方向呢?呃我认为可能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我们请导播出一个主板,首先就是刚才我们讲的全球化啊的异化,这是第一方面,第二方面全球政经体制的矛盾,第三个方面是全球权力板块的结构解构与重构。确实听到这三个方面了,全球化、全球震惊体制,以及拳拳的拳类板块都将出现巨大而深远的变化,就有大历史的感觉。那是不是接下来问我们按照顺序展开分析呢?好在那也许我们今天时间比较紧凑啊,不一定全部谈的,


我们首先从第一个开始吧,全球化啊,就刚才我马云提到群众的话,呃不过马云刚提到全球化是未来未来的概念,但要了解了未来,我们还是必须先回顾一下过去,谈谈这个过去全球化。
作者: 南山28子    時間: 2020-10-18 10:48

我们首先从第一个开始吧,全球化啊,就刚才我马云提到群众的话,呃不过马云刚提到全球化是未来未来的概念,但要了解了未来,我们还是必须先回顾一下过去,谈谈这个过去全球化。


也就是鉴往知来。哦,那么在过去的全球化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认为啊人类真正的一个全球化是从人类第十五世纪开始。不过等一下我们在谈展开这个全球化的时候,我们先做一个全球化小功课啊,就是对于全球化有三个基本的认识,第一个是如何定义全球化啊,第二个是如何观察全球化,第三个是如何预知全球化。


嗯那我们就一个一个来吧。首先如何定义全球化?呃这比较简单,那全球化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怎么定义呢?就很简单,就是人才或资金、技术、信息,所有这些生产要素在全球不同的国家、不同地区之间可以自由,没有任何障碍的移动。


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全球化的定义或概念。您拿掉。那么第二个要如何观察全球化呢?观察菌的话有两个角度,第一就是看看那个刚才讲的市场要素的移动是不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呃比较有利的一个形式啊。这是第二第一个点。第二就是阻碍这些生产要素在不同地区、国家之间移动,那些障碍是不是有可能会逐步排除啊?


一个是有利于生产要素的流动,一个是主外市场要素力度能不能排除两个方面是。那么接下来我们想要了解我第三个遇见是什么意思,如何来预见全球化呢?呃我刚才讲的那两个,一个是是不是有一些因素出现了有利于生产要素移动,是不是有一些障碍出现了玻璃,于是呢要去移动。


这个都跟上面讲的一个动力有关系啊。如果说出现了一些动力是有利于推动全球化的,这是第一个观察的一个预计,第二个就是主板。谁在主导这个全球化啊,这这方面呢我们稍微有个例子以后大家听明白了。嗯确实啊我们都明白了,那么我们如果从这个全球要过去才说起,您说是在人类的十五世纪,对吧?


没错吧?我想观众朋友呃就可以联想到呃中国的郑和了,一四零五年十五世纪开始,中国出现了人类第一次的远洋航运,那么这个郑和七下西洋呢,就等于把人才或从亚洲到非洲到中东这一块,过去没有办法交流交通地方现在十分打成一片了。


啊但是这只是第一步啊,因为这不是全球,这只是一个半球。那么接下来经过差不多八十年到九十年之后,我们就西方西方的航海家哥伦布外层能通出来了,通过他们,然后把欧洲跟美洲联合一道了,然后再通过欧洲连回一段好望角,又回到了印度版的中国。


这下子基本上是全都覆盖的一大了啊。所以我们全球化呢到了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一个全球化啊,那么你可以看到真正的动力是什么动力就是航海、技术、船只啊,那么真正的主导者呢有两方面,一个是中国呃艺术、欧洲,所以谁说你刚刚谈到的我们可以理解的是全球化一点零的阶段呢,我们说这全球化一点的确呢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篇章。


而接下来二鼎的,那你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一点零呢?这个时间很长,经过了好几个世纪之后呢一直到二十世纪一九四五年就二战结束之前,有一会议叫一九四四年的布雷顿森林体制会议。呃这个很多人都听过啊。那么这个会议室为二战之后如何建立一个和平发展的一个机遇来安排的。


那么在这个会议里面做两个重要事情,一个确定了,成立了啊一大堆的国际重要的组织,包括咱们T O I。pp世界银行等等啊有利于推动贸易和投资的。那么这样就确定了以美元啊作为一个呃国际货币来推动全球的经济跟金融体系。


所以您刚刚提到的这个布列敦会有其他的结果,一方面排除了原本在国与国之间的各种人为障碍,另一方面又通过了国际货币体系的建立,促进了全球的贸易与投资。是的,但是我们要注意的啊,这个由美国所主导的这么一个呃世界贸易体系或者货币体系的建立呢,基本上那个时候最多只能覆盖到世界上一部分的。


而我们知道在冷战的时候呢,世界上呢并不是所有的体制都一样的,在另外一方面啊可以说另外一个半球呢是计划经济体制吧。所以呃我们只能说在这个阶段呢只能说是一啊二点零阶段的啊第一个阶段也就是半句话,一个是美国主导的半句话,一个是计划。


明白了,所以这是拿全球化二点零的第一个阶段啊那么接下来呢那接下来我就看到呃逐渐发生变化了啊,关键是在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了。关键的时刻呢在一九七八年啊这个中国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改革开放,向市场经济体系转型,那么中国的转型成功呢,接下来又是把俄罗斯或者东欧一些国家,苏联一些国家纷纷加,终于到了差不多二十七下半夜的时候呢,全世界都归于市场经济。


那么就市场经济概念来讲,全球化大一统很有意思,诶那是不是能够进步呢?来为我们把这个全球化二点零跟全球化一点应该做个比较好的。我们看一点零那个时候的航海时代,他们主要是客服人类在不同国家、地区之间的各种市场要素的移动。


自然的障碍给克服了,那么二点零就算不一样,而且呢在克服的是人为的障碍。就国家跟国家之间啊有很多制度性、政策性的限制贸易和投资的行为,要通过这二点一呢把它排除,是两个不同的一个性质。那么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二十一下半夜的时候,连续经过一点零和二点零阶段的一个全球化了,人类就不上了一个相当长期的、空前的一个繁荣发展的一个阶段。


但我们说这样一个美好时代现在似乎是已经不存在了,你讲的没错,所以二零二零年是个关键时刻,二零二零年严格的说是一个全球化全面破碎的时刻,那有两个原因,一个当然是跟美国有关系,看看特朗普与特朗普啊特朗普上来以后啊不断的采取所谓的退退群啊脱钩,这就是反全球化。


接下来他又采取了很多贸易战、科技战,就有反全球化。彻底才采取全面脱钩行为啊,这当然是彻底的反全球化。那么很不幸的,在这个美国因素之外,又出现一个自然的因素,就是新冠疫情爆发了。新冠疫情爆发,让全球的供应链和需求链全部都支离破碎了,所以等于说是雪上加霜。


所以我说二零二零年啊的确呢是全球化有史以来的空前大劫,既有自然因素,还有任务。不过就在大家对于全球化感到空前悲观的同时,我们的确是独排众议,认为说二零二零呢是真正全球化开始的时刻。对,这就是所谓我们中国话嘛,叫做大破之会,有大力的意思,但大B指的是特朗普主义下的美国因素,再加上呢新冠疫情的因素,又何以见得会因此走向大力。


那我们就从这个美国因素开始算起。刚讲美国因素呢,呃特朗普现在产的是绝对数。啊你就是全面周五开始,这个美国全面脱钩呢,我觉得它有三个重心,第一个呢他是认为全球化让中国占了很大便宜,让美国吃很大亏啊,所以他也全部投入。


第二个,他认为全面重构会让中国遭遇到重大挫折,甚至会困死中国。那么第三个他认为全面脱钩它主导全面脱钩,会让一众其他国家追随美国一起来。对中国全面脱钩有这三个基本的认识跟假定,但我认为这三个都是误区,都做了非常错误的一个硬盘。


嗯是不是这种误区?哦这样巨大的误区时间先稍后再我们进一步来详细解释。但光是眼前形势来看,中国所面对的压力就很大了,对吧?其实不仅是中国嘛,全世界包括美国自己现在都没定压力嘛,就是他搞的嘛。但是对中国来讲,既来之则安之,所以我我也不回避我去面对这个形势。


那中国要如何来面对这样的形势呢?好,我想说。这都注意到了,中国现在采取的一个硬硬的战略呢,就是以内循环为主,内外两个循环相互促进的双循环战略。那中国为什么采取这个双平衡战略呢?基本上是背景,国外就是干脆拿以美国对中国采取的这种遏制的政策。


那么第二就是新冠疫情所造成的支离破碎的效果。但是我认为中国之所以采取内外双循环政策,还有一条很重要,就是中国注意到呢在这个利益全球化全球化破碎的这个过程中,中国实际上有一个相对于别的国家这样的一个相对优势。


嗯我们说请两个都懂啊,但是呢逆全球化下的相对优势是什么?这就是呃我过去曾经讲过这个自体循环能力,就中国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自己循环能力。因为中国人口全世界最多,中国GDP全世界第二,中国制造业全是以中国市场购买,你全是人力这种。


自体循环的能力,就确保中国本身能够满足一个非常庞大的内需市场,立于不败之地。那么但是中国并没有纸。




歡迎光臨 馨華網 (http://www.xinhuanet.com.tw/)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