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解铃还须系铃人,敢问美国总统特朗普五个问题!

敢問美國特朗普總統,敢問所有美國2020大選參選人!
您知己知彼嗎?!您知道中國對美國未來四年的戰略目標嗎?!
我身在華府觀察美國大選「鷸蚌相爭」各抒己見,已經心中有數,腹有良謀,知己知彼,處變不驚了!
從昨天的上海美中第12輪貿易談判的精心安排和預期結果,都不出所料。這種「以史為鑒」,「溫故知新」的內涵,可能美國白宮和國會高層人士未必能夠體味出中方的微妙變化。這是中國給美國白宮和國會那些鷹派也好,鴿派也好,在心平氣和地講中國人的「中美友好合作源遠流長的中國故事」。
「先做好朋友,後做大生意」,解鈴還須系鈴人!從美中貿易戰的交鋒我們得出來五個判斷(觀察)。

我的第一個判斷:我相信特朗普總統並不是對華的鷹派,而是務實派。在您的任內,包括未來連任四年總統生涯中,美國不會同中國「攤牌」(撕破臉)換句話說,美國絕對不可能與中國一刀兩斷,經貿脫鈎,軍事對抗,政治對立,分道揚鑣。因為,那不是美國的上策,那是美國鷹派人造的修昔底德陷阱,這就是美中關係的底牌。所以,即便是總統先生氣勢洶洶的極限施壓,精心安排台灣蔡英文過境的底線施壓刺激中國就範,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唆使和縱然香港反中示威遊行,顏色革命,暴力挑戰香港特區政府的法治底線,以美國國家之力打壓中國華為一家高科技公司,一計不成,又出一計,環環相扣,灼灼逼人,揚言都是中國政府不講誠信的錯誤。這一幕幕「淋灕盡致」,「瞞天過海」的政治博弈,萬變不離其宗,都是展示美國軍事實力以外的政治軟實力。這些「好戲連台」的鬧劇,早被中國北京看出了「蛛絲馬跡」,「幕後黑手」,「雕蟲小技」。治大國若烹小鮮,美國錯誤判斷中國的充分底氣和應對美方發起進攻的綜合實力。此前的中美交鋒實質上「互摸底牌」,以便確定未來的短期,中期和長期的中美關係的走勢,戰略定位,長期目標。
我的第二個判斷:美中貿易戰短期態勢,從爆發衝突的對抗階段,幾經回合,進入了相持階段。美國發起的貿易戰來勢洶洶,泰山壓頂,中方處於退讓守勢,委曲求全的被動局面。但在一讓再讓,無路可退的「拐點」,習近平絕地反擊,表示這是涉及中國主權和核心利益的成敗問題。再加上中國華為的頑強表現,出現了此消彼長的反作用力。反倒是美國在華企業承受不起由此帶來的經濟損失和市場流失。美國農民大票倉的大宗交易訂單岌岌可危,搖搖欲墜。美中貿易戰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就是特朗普總統始料不及的誤判和失算。形勢正在不斷變化,G20會川習會上,開門見山,是不是下定決心要與中國開打到底,是不是一定要把中國當成美國的敵人?是不是要把台灣問題當成美國對付中國的要價籌碼!?如果一意孤行,那美中關係也就沒有什麼再談判的必要性和緩和的餘地了!物極必反,否極泰來。美中關係很多問題都是不斷走向自己的反面。唯有彼此平等尊重,以誠相待,互利互惠,揚長避短,「走向共和」,實現共贏,才能讓美中人民從中受益和安居樂業,然後支持當權者的領導能力。才會把手中的選票投個能夠給人民生活帶來福祉的總統意中人。
我的第三個判斷:國家和人民思想解放,才有化危為機,聚同化異,走向雙贏,相向而行的共和天下(人類命運共同體)。我來美國深入社會和不同界別的論壇,深深感受美國的宗教傳統和兩元對抗,此岸彼岸,分而治之,分化瓦解,三權對立,政黨對壘,人造邪惡勢力,把自己打扮成天使,上帝的使者,把競爭對手和潛在強大對手描述成「魔鬼般敵人」和「猶大」的化身。美國軍工集團就是竭力幫助美國國會和白宮樹立威脅美國的敵人。如今看到了中國崛起,中國的人權不完全自由,中國出現了貪官,中國出現了藏獨,疆獨,台獨和港獨,以及內部的六四民主人士,法輪功的宗教集團,就像「淘金者」發現了新寶藏。堡壘是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的!所以,台灣就成了美國不沈的「航空母艦」。香港成了挑戰「一國兩制」的橋頭堡。兩元分裂,兩元分立,兩元對抗,這種「一分為二」非此即彼的形而上學哲學思維,也深深影響這中國當代政治文化和政策設計者的理念。最典型的歷史典故就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毛澤東思想的「一分為二」,「以階級鬥爭為綱」,「東風壓倒西風」,「消滅私有制」,「興無滅資」等等思想體系,就是強調兩元對立,對抗,鬥爭,直至消滅。依據共產黨宣言的宗旨就是「消滅私有制」,依據蘇聯的經驗就是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所以,文化大革命運動出現了十年動亂,十年浩劫,十年深刻歷史教訓。也曾經影響了一些「紅色高棉」「阿爾巴尼亞」等少數國家的意識形態鬥爭。自從中國鄧小平訪美以後,實行了「改革開放」路線,也就是「合而為一」,「向美國學習!」,「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發展社會民生經濟,改革教育,中西合璧,博採眾長,海納百川。「摸著石頭過河」,也就是實事求是地結合實體經濟和市場經濟的具體實踐,摸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社會主義就是既有資本主義經濟,又有國家資本的國有經濟的混合經濟共同體。這在美國和日本以及南韓來說,也是不同程度的混合經濟。從本質上說,美國民主黨就是社會主義政黨,美國共和黨就是類似中國共和制的共產黨。從美國的社會結構來說社會主義的成分比中國有過之而無不及。美中可以成為好朋友,好夥伴!
我的第四個判斷:美中貿易戰的瓶頸是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實行各自的政治改革。儘管貿易戰是由於美國過高的債務,引起特朗普總統無力回天,解民倒懸。因而「就事論事」,以高關稅施壓中國,強迫中方接受日本廣場協議模式的條件,向美國讓利,讓步,讓監督控制權。如果說中國企業的確做過一些令美國知識產權領域的一些侵權做法,然而其他國家,包括世界列強在自身發展過程在的侵權行為都不相上下,更何況美國,日方,等那家不是千方百計收集和巧取豪奪中國的知識產權財富呢?這種民粹主義實際上是既得利益集團和政客精英煽動誇大其辭的必然結果。美國試圖通過某些藉口不遺餘力打壓對手和各國既得利益者,而不是通過強大自身的建設和經濟結構調整來應對中國和世界各國的挑戰和經貿壓力。很多美國鷹派堅持認為美國的債務問題不是自身的體制問題和政策問題,而是迫使中國和其他國家適應美國優先,先讓美國強大起來才能解決未來的美國經濟問題。這就是典型的單邊主義和孤立主義是短視的自私自利損人利己行為。顯然是不得人心,不受各國待見,因此致使美國發動的圍剿華為公司的政策,並不受各國歡迎,這使人想起美國發動攻打伊拉克製造「大規模殺傷武器」的證據不足,結果是至今伊拉克也沒有恢復到戰前的社會繁榮狀況。使得美國人在中東戰戰兢兢很不安全,也不受歡迎。這裡我一再提醒白宮和特朗普總統,務必回到「拼經濟,攬人才,建奇功」的戰略目標上來。一念之差,解民倒懸。只要「化敵為友」,這場貿易戰既是危機,也是美國與中國相向而行的轉機。美國手中有很多「四兩撥千斤」的好牌和「秘密武器」。比如,按照國際法和聯大2758號決議,奉勸台灣人民和台灣地區領導人接受「UN2758號決議」,中國(中華民國)不是「非此即彼」的兩元分離,兩元分立,兩元各表,而是尊重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民國台灣省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中國的地方政府。一念之差,僅僅是舉手之勞,僅僅是美國還原歷史真相,立新求真,對美國人民講真話。那麼美中關係就會石破驚天,扭轉乾坤,天下回歸戰後制定的法治和聯合國秩序。香港問題,中國模式都不是問題的問題。天下幸甚!美國幸甚!我們人民幸甚!
我的第五個判斷:中國崛起現在已經不可阻擋,與中國對著乾,甚至脫鈎,美國很可能是自食苦果,得不償失,每況愈下,最終淪為類似英國,日本,俄羅斯,一樣的二流國家。美國實體經濟和美國人民將持續不斷受到中國崛起的負面衝擊,對中國來講,正在加快產業升級和經濟結構調整,並加大和鞏固了「一帶一路」和歐盟日本東亞地區和東盟的經濟整合。這個過程中,美國除了軍事以外的綜合實力影響將大大下滑和衰弱,因為5G的新技術差距的邊際效用,將帶動軍事戰術和戰場形勢的重大變革,美國的核武器和空中優勢也將成為「紙老虎」。一個沒有美國稱霸的世界,那些曾經遭受美軍「血洗戰場」的日本,中東,越南,朝鮮(台灣)內部的反美情緒,自然會滋生起來!因此,為了保持美國繼續強大的最忠實可靠的朋友是習近平的中國人民。因為只有中國人民才真正尊重第16任總統林肯的共和國精神,他粉碎了南方邦聯集團分裂勢力的挑戰,完成美國南北統一再次走向共和國的統一。只有中國人民才能發揚林肯總統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新三民主義,把它發展成中國民主革命的「民族,民生,民權」三民主義,只有中國人民才能把舊三民主義,發展到現在改革開放的「民主,民富,民強」的法治和諧社會,以及「天下衛公」共建大同的「民和,民新,民立」的新三民主義。因此,我們所有中國人都是林肯總統的學生和「人民共和國」事業的繼承者和共建美中友好合作共建美好家園的接班人!
最後,我相信里根總統的「如果政府不能解決問題,那麼這個政府本身就是問題」。我的綜上所述,就是一句話,我們尊敬的特朗普總統是偉大的改革者,立新求真,務實解決美國自身問題的開拓者和帶路人!敢問美國再次強大的路在何方?
路在美國白宮面前,路在美國人民面前,那就是要戰勝自己,才能戰勝別人,解放思想,才能看清美國未來再次強大的方向!
我認為中美貿易戰正在出現相向而行的戰略轉折點,溫故而知新,儘管美國內部有各自不同的雜音和干擾。
「人貴有自知之明,勝人者有力,勝己者強」。真正能夠戰勝美國的不是中國,而是自己。
這就是美國總統應該具有的大智慧和立新求真的勇氣!我也有自知之明,雖然我對白宮和美國智庫沒有什麼「非此即彼「的影響力,
但是,不用懷疑我對美國的感恩之心,我們身在美國很清楚美國人民對美中友好合作的期待,所以,我們來說,中國台灣問題上盡早落實聯合國2758號決議問題以法治國,結束中國的南北戰爭civil war,實現和平統一,重建中國人民的「民主法治共和國」這很重要。我們就稱作「新中華民國」的可能性更高!這樣中國台灣就會幸免一戰!這一點美國國會和美中政治家都是很清楚的。

美國是開放民主的。
任何人都可以給總統國會寫信提建議。也可以通過所在區域的議員提出建議。
另外還可以收集眾人聯名簽署名子的方式向政府提議。如果代表當地的國會議員認為建議好 ,還可以推薦提建議的人在國會會議上講演。
如果有人有好的建議可以通過以上的方法表達出來。
自從我2007年11月在美國馬里蘭大學參加了「全球華人反獨促統大會」,並在該大會上公開發表了「一國兩制」不適合在台灣問題上解決「一中各表」中華民國主權歸屬的完整性和統一性,不能準確地把握好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華民國唯一合法政府的主權唯一性和合法性!這一點在場的國台辦主任和其他官員,以及美國Csis國際戰略智庫的葛來儀女士至今依然保持深刻印象和記憶!另外,此後我多次在美國的不同場合的論壇上,公開發表意見和不同觀點 ,也贏得了華府地區的話語權和認知度。
言論自由是美國的重要法律。

實踐出真知:歷史必將證明:
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都是2020美國大選的最誠懇的最大助選商!












https://scontent-iad3-1.xx.fbcdn.net/v/t1.0-9/67706526_2554946321182680_6295802339399827456_n.jpg?_nc_cat=100&_nc_oc=AQmPc3Zet7SS3zIFWaysPFiAt2DZ2mqDrqmvW4qwU27AhLTtZkkv4HGnn4_E8RdMexMhcmNeitIJzDZt5goh5GVR&_nc_ht=scontent-iad3-1.xx&oh=a1bcd29ddcd7035f27f9e3204fb43d73&oe=5DE0E76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