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台湾省问题的历史,现状,和平武统机遇

中华民国台湾省问题的历史,现状和2020后的趋势与和平武统机遇
1945年,中國人民同世界人民一道,取得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偉大勝利,台灣隨之光復,重回祖國懷抱。其後不久,由於中國內戰延續和外部勢力干涉,海峽兩岸陷入長期政治對立的特殊狀態。”②這段論述比四十年前的《告台灣同胞書》的表述更客觀、全面、準確,科學地揭示了台灣問題的實質。所以台灣問題不是回歸問題,而是統一問題,不同於過去的香港、澳門問題。

  1.兩岸統一的構想和理論有一個逐漸演變的過程,從“武力解放”到“和平解放”再到“和平統一”,在某個特定歷史階段還有反復。

  1,兩岸的統一途徑無外乎兩種方式:和平方式與非和平方式。回望歷史,1949年,隨著兩蔣敗逃台灣後,除了西藏、東南沿海島嶼、海南島外,中國共產黨基本上統一了大陸的領土。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確有很高的氣勢,試圖一舉解放金、馬,進而解放台、澎。但金門一役,人民解放軍損失慘重,解放金、馬衹得暫緩。之後,爆發了朝鮮戰爭,戰火一度延燒到鴨綠江邊,中國共產黨審時度勢,發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朝鮮戰爭爆發後,美國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干涉中國內政,解放台、澎、金、馬被暫時擱置。一直到朝鮮戰爭結束,雖然人民解放軍一直在積極準備解放台、澎、金、馬的戰爭,但國際形勢、戰爭時機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1955年4月周恩來總理率團出席萬隆會議,“求和平、謀發展、要合作”的訴求成了萬隆會議的主題,中國政府順應時代潮流,回應國際社會期待,第一次向國際社會表達願意和美國政府開展談判,討論和緩遠東地區特別是台灣地區的緊張局勢問題。1955年5月,在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上,周恩來總理第一次公開提出:“中國人民解放台灣有兩個可能的方式,即戰爭的方式和和平的方式,中國人民願意在可能的條件下,爭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灣。”③這是中國大陸第一次公開提出“和平解放台灣”的主張,意味著中國共產黨處理台灣問題的方針開始從“武力解放台灣”轉變到“和平解放台灣”。
   2,六十年代初,周恩來又提出“一綱四目”的主張,也是著眼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考慮,事實上也就孕育了鄧小平在八十年代提出的“一國兩制”構想。可以說“一綱四目”的主張正是“一國兩制”構想的萌芽。雖然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因極左思潮的影響,曾一度重提“一定要解放台灣”,但歷史的發展總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行,在特定的歷史階段事物的發展還有可能出現反復。這正是唯物主義認識論的基本觀點之一。1979年元旦,以全國人大常委會名義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向全世界公開宣示了中國共產黨決定以和平方式謀求兩岸統一的誠意與決心。從即日起大陸停止炮擊金門,呼籲兩岸之間開展談判,結束兩岸軍事對峙狀態。呼籲兩岸儘快實現“通航通郵”以及發展經貿。當時,中日邦交已經正常化,北京與華盛頓也決定從1979年元旦起正式恢復大使級外交關係,影響台灣問題解決的美國因素已經大大降低。但《告台灣同胞書》更多的是以民族大義、民族情感的角度進行呼籲和勸說,感情訴求的成分比較多,字裡行間充滿著溫馨的喊話。而如何實現和平統一的具體政策主張著墨不多。但《告台灣同胞書》的發表,標誌著大陸對台大政方針由“和平解放”轉為“和平統一”,對台灣問題的揭示也更科學、更準確。

  2.從“葉九條”到“鄧六條”再到“江八點”,“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構想及政策安排逐漸明朗和清晰,並把這一構想上升為推進兩岸統一的基本方針。

  1981年9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對新華社記者發表公開談話,提出和平統一的九條主張,俗稱“葉九條”。“葉九條”第一次提出國共兩黨實現對等談判,開展第三次合作,共同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對統一之後台灣當局享有的權利、統一之後的制度安排、實現兩岸的“三通”、“四流”等政策都做了具體闡述,④這些主張就是後來被鄧小平稱為“一國兩制”模式的雛形。“葉九條”內容非常具體,每條主張完全可以落地,有些主張在隨後的兩岸交流交往中已經被逐漸落實。

  1983年6月,時任中央軍委主席的鄧小平會見美國新澤西洲西東大學教授楊力宇時提出和平統一的六條主張,俗稱“鄧六條”。“鄧六條”其實是對“葉九條”的補充和完善。“鄧六條”明確指出:台灣問題的核心是祖國統一。和平統一已經成為國共兩黨的共同語言,不是我吃掉你,也不是你吃掉我。不贊同“完全自治”,自治應有一定限度,不能損害統一後的國家利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不現實的。統一之後,台灣特別行政區可以有自己的獨立性,可以實行與大陸不同的制度,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區所沒有而為自己所獨有的某些權力。司法權獨立,終審權不須到北京。統一之後,台灣還可以保留自己的軍隊。⑤這些主張與“葉九條”共同構成了“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具體政策主張。

1995年春節前夕,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發表了《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的講話,在該篇講話中,江澤民提出了“八點主張”,俗稱“江八點”。當時,解嚴之後的台灣政局出現不穩定跡象,島內政治走上了所謂的民主化道路之後愈發動盪不安,各式“台獨勢力”紛紛粉墨登場,開始明目張膽地開展活動,尤其是民進黨把“台獨”目標寫進了黨綱,且先後還贏得了不少地方選舉,面對這種形勢,李登輝公開縱容“台獨”分裂勢力,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阻撓兩岸直接“三通”。在這個背景下,“江八點”的提出無疑是必要的。在“江八點”裡第一次提出“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是實現和平統一的基礎和前提”;“反對以搞‘兩個中國’和‘一中一台’為目的的‘擴大國際空間活動’”;重申了十四大報告中提出的“在一個中國前提下,什麼問題都可以談”這一更具彈性和靈活性主張;第一次提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但“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第一次提出“兩岸同胞要共同繼承和發揚中華文化的優秀傳統”。⑥這些主張進一步豐富了“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構想。

  3.從“胡四點”到“習五點”,既堅守原則,又展示高度的靈活性,對以往的理論繼承中有創新,堅持中有發展。

  2000年之後,主張“台獨”的民進黨上台,兩岸關係開始跌宕起伏。陳水扁當局玩弄騙術,背信棄義,不斷挑戰兩岸關係的底線,一度使兩岸關係搞得劍拔弩張。2005年3月4日,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錦濤在參加政協十屆三次會議時就兩岸關係發表四點意見,俗稱“胡四點”即“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決不動搖”、“爭取和平統一的努力決不放棄”、“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決不改變”、“反對‘台獨’分裂活動決不妥協”。四點意見高度概括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行穩致遠的要點,把原則、方向、依靠力量、反對目標都表達得清清楚楚。

  也就是在該次會議上,近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分團(當然也包含台灣代表團)審議了《反分裂國家法》(草案)。3月14日,也就是“胡四點”發表之後的第十天,十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並以2896票贊成、0票反對、2票棄權的結果,高票通過了《反分裂國家法》,⑦這是一部迄今為止人大通過的唯一一部沒有冠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名的法律,且在第一條明確標明依據《憲法》制定本法,因為無論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還是依據台灣人民念茲在茲的《中華民國憲法》,兩岸均同屬一中。從學理上解釋,這部法律的出台無論依據哪一部憲法都是有憲可依的,是兩岸人民共同意志的最高體現。這部法律的立法技巧真是令人拍案叫絕。

  正是陳水扁當局在島內不斷散佈分裂言論,製造緊張局勢,把兩岸關係搞得劍拔弩張、天怒人怨之際,在歷史關頭,為中國國民黨尋找歷史定位、拓展歷史價值提供了良機。時任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連戰先生率團來大陸參訪,開啟了和平之旅,兩岸關係才開始柳暗花明,進入了和平發展的新階段。從2005年開始,至2013年的八年裡,連戰先生前後十二次與胡錦濤總書記見面,寫下了國共關係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正是連戰主席與胡錦濤總書記第一次會見時,在共同宣導的五項願景中提出來的。

2012年以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把握歷史發展大勢,順勢而為,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的主動權,先後提出了“兩岸一家親”、“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兩岸命運共同體”、“不僅要求同存異,更應努力聚同化異”、“共同致力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攜手同心,共圓中國夢”、“兩岸交流要達到心靈契合”等主張。同時堅定提出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圖謀,十九大更是把“六個任何”寫進了黨的報告,充分展示了中國共產黨維護國家統一,堅決反對“台獨”分裂活動的決心、信心。正如兩岸媒體普遍議論的,十八大以來,大陸對台大政方針,有彈性的更有彈性,有堅守的更有堅守,原則性與靈活性高度結合。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些論述充分體現在2013年以來,他在會見蕭萬長、連戰、朱立倫、洪秀柱、馬英九等人的談話中和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在“1.2重要講話”中提出的五點建議,可概括稱為“習五點”。這五點建議集中體現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兩岸關係上的謀篇佈局,內涵深刻,意義深遠。“習五點”包含了解決台灣問題的原則、目標、任務、基礎、途徑等五個方面,對歷代中國共產黨領導集體提出的解決台灣問題的理論而言,繼承中有創新,堅持中有發展。

  綜觀1949年以來,歷代中國共產黨中央領導集體,對兩岸關係的論述核心觀點就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歷史和事實絕不能改變”,“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兩岸共擔民族復興的責任、共享民族復興的榮耀”。雖然中國共產黨中央領導集體已經新老更替了幾代人,但對這些核心觀點都是一脈相承的,始終堅守,永不放棄。70年來,雖然兩岸關係風雲變幻,波譎雲詭,但中國共產黨始終做到“不畏浮雲遮望眼”、“亂雲飛渡仍從容”,把“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確立為處理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進而形成了“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的基本方略。

  二、兩岸關係70年的歷史邏輯

  歷史是由人民書寫的,兩岸關係70年的風雨歷程,何嘗不是在兩岸人民期盼互相瞭解、互相交流、互相支持、互相包容中踏浪前行的?回望兩岸關係70年的發展歷程,中國共產黨始終把握發展的主動權和主導權,因勢利導,順勢而為,既維護了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也維護了廣大台胞的切身利益。歷史就像一面鏡子,最能反映一個政黨的格局和高度。歷史的發展也有其自身的邏輯,衹有把握了人類發展規律、始終站在人民立場的政黨,才能順應歷史發展的邏輯。

  1.1987年台灣地區解嚴之前,兩岸基本上處於政治對立、軍事衝突、經濟斷絕、國際較勁的狀態。民間交往幾乎完全隔絕。兩岸的交往基本上以官方和半官方秘密接觸為主。

  從1949年開始,國民黨當局為鞏固自己在台、彭、金、馬的統治,在台灣地區實施了長達38年的戒嚴。兩岸之間民間交往幾乎完全斷絕,音訊全無。雖然老蔣難以咽下丟掉大陸江山、帶著殘兵敗將蜷縮在東南小島的這口惡氣,念念不忘“反攻復國”,經常告誡島內軍民“毋忘在莒”,不停地在島內散佈恐共、仇共思想,但老蔣也始終沒有背離民族大義,仍然反對、抵制美國政府企圖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陰謀。在這種狀況下,老蔣一邊宣揚連自己都不一定相信的“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這樣的豪言壯語,一邊又多次秘密派人赴大陸交涉、試探兩岸和平解決紛爭的條件及可能性,之後雖然因各種原因,沒有了下文,但兩岸之間的來往不管公開也好,秘密也罷,誰也無法阻擋。當然,這期間,中共中央也利用特赦國民黨戰犯,向兩蔣展示“愛國不分先後”、“和平歸來歷史問題可以既往不咎”等誠意,同時邀請廣大愛國民主人士穿梭兩岸三地進行溝通、勸說、解釋工作,對當時兩岸關係的穩定具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隨著1971年聯合國恢復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席位,中日、中美相繼實現了邦交正常化,加上大陸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走上了改革開放的道路,對台大政方針也發生了微妙變化,追求和平統一成了主要目標,國民黨當局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就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之後不久,國民黨當局知道再提“反攻大陸”已經無人相信,甚至會落為笑柄,小蔣就拋出了“三不”政策即“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同時提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新統一觀。但“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隨著島內政治環境逐漸鬆動,黨外勢力逐漸坐大,民間要求解嚴,要求開放兩岸交流、探親的呼聲持續高漲,國民黨當局不得不回應民間的強烈呼聲,被迫答應人民的要求和期待,於1987年7月宣佈廢除戒嚴令,10月開放台灣民眾赴大陸探親。兩岸交流的大門一旦打開,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再將它關閉。

  2.1988年至2008年,兩岸之間實現了很大的交流發展,民間的交流倒逼官方必須坐下來談判,解決民間交流碰到的問題,推動兩岸關係不斷在曲折中前行。

  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後,大陸的改革開放大踏步前進,特別是1992年召開的十四大,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經濟發展提效增速。大陸龐大的市場、低廉的生產要素、兩岸共同的語言文字、共同的文化底蘊,吸引了一大批台商、台資。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源源不斷地從台灣湧入大陸。

  1988-2000年,這一階段兩岸的交流以探親、經貿為主。時任台灣地區領導人的李登輝一方面為了回應民間的呼聲,另一方面也為了鞏固自己尚不穩固的政權,除了強調要繼承蔣經國政策,堅持一個中國、反對“台獨”外,先後成立了國統會、頒佈了國統綱領,還設立了陸委會和海基會,專門負責涉大陸事務政策的制定及執行落實。之後便有了“九二共識”、“汪辜會談”。俟李登輝完全掌握了台灣的黨政軍大權之後,就像一條變色龍,開始在一個中國原則問題上倒退,使“台獨”活動合法化;公然否定“九二共識”;謀求重返聯合國;竄美訪問,製造分裂;拋出“兩國論”;縱容民進黨的“台獨”活動等。為了限縮兩岸的民間交流和經貿往來,1993年李推出“南向政策”,1996年又拋出“戒急用忍”政策,與兩岸民間推進兩岸交流的呼聲背道而馳。李登輝對兩蔣路線的背叛及倒行逆施,對兩岸關係帶來了衝擊和損害。兩岸關係開始跌宕起伏,在曲折中發展。即使在這種狀況下,兩岸的民間交流、交往仍然呈井噴式增長。有資料顯示,1987年剛開放台胞赴大陸探親的當年,衹有4萬6千多人次來大陸,1988年就增長到44萬6千,一年就增加了近十倍。1992年突破100萬人次,1997年突破200萬人次,2000年突破300萬人次。⑧兩岸的貿易額也一樣,節節攀升,特別是1987——1995年間,年貿易額平均增長率在20%以上,最高的一年增長了94.3%。⑨

  在此期間,兩岸關係雖然受到了李登輝“兩國論”的影響,但兩岸同胞的骨肉親情是任何人為障礙無法阻隔的。1998年初夏,大陸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洪澇災害,長江、松花江、珠江流域都相繼爆發了特大洪澇災害,全國受災人數上億,近500萬所房屋倒塌,2000多萬公頃土地被淹。島內的多家媒體紛紛報道了大陸的水災,台灣同胞紛紛為大陸災區捐款捐物,其中捐款達1.38億新台幣,台灣當局也捐了100萬美元。禍不單行,1999年9月,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震級達里氏7.6級,是台灣陸地近百年來發生的最強地震,造成2千多人死亡,1萬1千多人受傷,近11萬戶房屋倒塌。大陸民眾感同身受,紛紛慷慨解囊,通過紅十字會向台灣災區捐款300多萬美元,一百多位大陸、香港演藝界人士在香港舉行賑災義演,募得善款一千多萬港幣,福建紅十字會組織賑災義演,募得2000多萬人民幣善款。此外,大陸的多家企業向台灣災區捐贈各類救災物資達數百萬人民幣。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2000-2008年,民進黨執政八年,陳水扁玩弄兩面手法,兩岸關係面臨嚴峻挑戰。陳水扁一邊承諾“四不一沒有”,一邊又大肆推動柔性“台獨”,玩文字遊戲;拒不承認“九二共識”;悍然提出“一邊一國”論;推動“防衛性公投”、“台獨公投”;強化台美軍事交流,推動以武拒統;修改課綱,推動教育領域去中國化等等,兩岸關係一時烏雲密佈,劍拔弩張。2001年11月,大陸成功叩開世貿組織的大門,入世意味著大陸的經濟發展又增添了強勁的動力。入世意味著關稅的降低,出口的擴大。廣大台胞紛紛看好大陸龐大的市場和巨大的商機,紛紛要求台當局回應大陸提出的儘速實現兩岸“三通”的呼籲。大陸政府在《告台灣同胞書》中就公開呼籲兩岸儘快就實現直接通航、通郵開展協商談判,方便兩岸同胞直接接觸、交流。但是,台當局卻意識形態作祟,對大陸政府、兩岸民眾直接三通的要求、呼聲,充耳不聞或百般推託。對比大陸積極開放的態度,台當局對兩岸“三通”的消極、不作為態度引起了島內民眾的強烈不滿和廣大台商的指責。面對強大的民間反彈,台當局猶抱琵琶半遮面,終於同意先開放“小三通”。2002年11月,蔣孝嚴聯合島內“朝野”120多位“立委”連署支持兩岸春節包機定點直航,得到了島內民眾和廣大台商的積極回應,雖然台當局百般不願,但難以抵擋強大的民意,在大陸有關部門積極、高效的配合下,2003年春節,往返兩岸定點春節包機活動獲得了圓滿完成,為後來的“大三通”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大陸定點空港、業務主管單位、相關配合單位高效、務實的敬業精神獲得了島內業者的高度評價。

  陳水扁上台後雖然不斷鼓吹“一邊一國”濫調,全面推動“漸進式台獨”,大陸官方對此開展了針鋒相對的鬥爭。但有趣的是兩岸民間交往不減反增,兩岸經貿額也快速增長。2002、2003、2004三年兩岸之間的貿易額分別比上一年增長了38.1%、30.7%、34.2%,⑪所以島內媒體評論說,民進黨上台後反而在台灣掀起了一股“登陸熱”。

  3.2008年至2016年,以“三通”為標誌,兩岸之間進入到“大合作、大交流、大發展”的和平發展階段,進而邁入融合發展的新階段。

  2004年台灣地區大選,陳水扁在“兩顆子彈”掩護下驚險連任,但其當選的正當性受到島內外民眾的普遍質疑。在第二個任期內,陳水扁更是變本加厲地推動“台獨”分裂活動,瘋狂推動“台灣正名運動”、拋出“‘中華民國’四階段論”、終止“國統綱領”適用和“國統會”運作、推動“入聯公投”、啟動“第二階段憲改”、開展“烽火外交”等等,一方面是陳水扁及其家族弊案纏身,陳水扁推出的種種花招意在分散島內民眾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民進黨當局發展經濟無能更無方,衹好操弄意識形態鬥爭,為一黨之私撈取政治利益。島內社會被極度撕裂,經濟乏善可陳,民生凋敝,民怨載道。

  在兩岸關係被陳水扁當局不斷操弄、惡化的背景下,時任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連戰率國民黨大陸參訪團訪問大陸,開啟了和平之旅,邁出了歷史性的關鍵一步。連戰與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舉行了兩黨高層會談,開創了國共兩黨自1945年後高層直接見面會談的先河,達成了五項共同願景,開啟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階段,在兩岸關係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連戰的和平之旅獲得了島內多數民眾的贊同,也獲得了國際社會的普遍好評。之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率團訪問大陸,展開了“搭橋之旅”,“胡宋會”達成了六點共識,發表了會談公報,在台灣各界也引起了普遍熱議和強烈反響。接著,新黨主席郁慕明率領新黨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大陸訪問團訪問大陸,開啟了“民族之旅”,“胡郁會”也達成了廣泛共識。

連、宋、郁等島內“在野黨”高層相繼成功“登陸”,開創了兩岸政黨之間平等協商、直接對話的先例,極大地緩和了兩岸的緊張關係,島內要求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呼聲不斷高漲,島內再次掀起“大陸熱”。也展示了黨中央對台大政方針的正確及祖國大陸改善和發展兩岸關係的巨大誠意和善意。此後,為落實“胡連會”的五項共同願景,國共之間政黨基層對話、交流以兩岸經貿論壇(國共論壇)的形式逐漸展開。

  2008-2016年是馬英九執政時期,兩岸關係撥雲見日,兩岸交流快速推進,兩岸關係走上了“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的和平發展新階段,兩岸的交流向全方位、多層面延伸。2008年國民黨重新奪回執政權,且“立法院”席次也超過了2/3,實現了全面執政。馬英九就職時提出“三不”理念,主張維持兩岸現狀。兩岸兩會重啟中斷了近10年的協商。2008年至2012年馬英九的第一個任期內,兩岸兩會共舉行了八次“陳江會”,簽署了《海峽兩岸空運協議》、《海峽兩岸海運協議》、《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兩岸知識產權保護合作協議》等18項協議。2008年12月15日,兩岸人民期盼多年的海、空直航及直接通郵正式啟動,兩岸直接“三通”基本實現。2009年4月3日,馬英九親自主持黃帝陵遙祭典禮,成為1949年以來首位出席黃帝陵遙祭典禮的台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以實際行動向世人展示了兩岸均為中華民族,兩岸同胞均為中國人的訊息。

  在祖國大陸的合情合理安排下,從2009年開始,台灣方面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了世界衛生大會,同時表明了大陸政府對台灣民眾參與國際活動的理解與關切,同時也表明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兩岸通過真誠、善意的溝通,可以找到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有效辦法和途徑。

  馬英九執政的八年裡,兩岸社會民間的交流以海峽論壇為平台,持續深入推進,兩岸民間像走親戚一樣互動起來,兩岸的廣大民眾多了一份互相理解,也就少了很多誤解。文化、藝術、教育、體育、科技、衛生等領域的交流也日益頻繁,特別是教育領域的交流互動,兩岸高校互認學歷,互招學生,讓兩岸的青年人能在一起學習、生活、交流,增進了青年人之間的互相理解、互相包容,為兩岸關係永續發展打下了基礎。八年裡,兩岸經濟貿易額除了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的當年及島內兩次學生運動波及外,其他年份裡均呈現穩定增長態勢,從2011年起,兩岸貿易額一直穩定在1500億美元以上,台灣對大陸貿易順差穩定在1000億美元以上,大陸市場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地市場和最大的貿易順差來源地。兩岸的金融合作、產業合作也不斷取得新進展。兩岸的互信一旦建立,交流的障礙就很容易破除。兩岸官方層面的交流也不斷推動,互訪層級也越來越高,大陸部長級政府官員應邀赴台參訪已屢見不鮮。兩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實現了互訪,且互相以職務相稱,實現了歷史突破。2015年11月7日,兩岸領導人在隔絕了66年之後,第一次在新加坡舉行會談,開創了歷史,受到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和國際社會的高度肯定。

  4.2016年以來,兩岸關係又進入到曲折發展階段,呈現為政冷經溫、官冷民溫的新態勢。

  然而,馬英九主政的八年,島內經濟欲振乏力,房價、物價不斷上漲,就是收入不漲,社會財富分配不公,兩極分化加劇。其中有國際金融危機、歐債危機大環境的影響,也有島內綠營勢力肆意杯葛、從中作梗的影響。幾項改革措施黨內都沒有形成共識就倉促推出,引起民意強烈反彈。一時島內形成了“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風潮。2014年、2015年兩年裡接連發生了太陽花學運、反課綱運動,成了壓垮國民黨執政的最後兩根稻草。於是2014年九合一選舉、2016年地區領導人大選,國民黨均以慘敗收場。馬英九主政八年兩岸關係的改善與發展竟然成了最亮眼的政績。

2016年隨著民進黨上台,兩岸關係又走到了歷史的關口。蔡英文在地區領導人大選中,一直承諾兩岸關係要維持現狀,在就職演講中也提出以《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的說辭,但對核心問題卻拒不承認或拒絕回答。毫無疑問,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基礎被破壞了。蔡英文上台之後,出於一黨之私、一己之利,逐漸暴露她的“台獨”面貌。推動“民主拒中”、“經濟排中”、“外交抗中”、“文教去中”政策⑫,營造島內“反中拒統”民意,強化“事實台獨”基礎;推動修法,降低“修憲”及“公投”門檻,為“法理台獨”鋪路;剝奪黨產,試圖把國民黨斬草除根,一勞永逸;公然推出去中課綱,謀求“文化台獨”升級版;絞盡腦汁拓展國際參與,衝撞“一中”框架,凸顯“台灣主權獨立”;與“三股勢力”、“藏獨”、“港獨”、“法輪功”、“民運”等多“毒”合流,衝擊祖國大陸社會穩定。2016年以來,民進黨當局的斑斑劣跡引起了島內民眾的深深憂慮,也引起了大陸人民的高度警惕。

  即使在這種狀況下,兩岸之間的民間交流、交往,兩岸之間的經貿往來依然不斷在推進。大陸依然是台灣最大出口地,貿易順差來源地。台灣人民支持民進黨上台,絕大多數人是希望民進黨能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不希望走一條意識形態掛帥、背離一中、兩岸對撞的危險道路。大陸領導人始終站在戰略的高度,堅定自己的立場,不為島內政局變化所左右,始終把謀求台灣同胞的福祉作為施政的著眼點和出發點,支持兩岸民間繼續開展交流,出台了一系列惠台措施,吸引台灣同胞來大陸尋找發展商機,鼓勵台灣青年來大陸求學、就業。同時對在大陸生活的台灣同胞,真心實意地幫他們辦實事、解難事,使廣大台胞能真正融入大陸的生活。這兩年來,大陸所推出的促進兩岸關係發展的種種舉措,正是回應十九大所提出的“願意率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過往的歷史已經充分證明,是誰真正把台灣同胞當一家人,是誰真正在為台灣同胞謀福祉。

  兩岸關係70年的發展歷程,其邏輯內涵高度濃縮在習近平總書記在“1.2重要講話”中所描述的“五個70年來”和“四個任何”。七十年兩岸關係的發展歷程已經證明:兩岸合則兩利,兩岸分則兩害。

  習總書記在講話中提出的五點建議,就是兩岸關係70年發展的理論邏輯和歷史邏輯演變的必然要求。“台灣前途在於國家統一,台灣同胞福祉繫於民族復興”;“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產生,必將隨民族復興而終結”;“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總根子,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統一是大勢,是正道。‘台獨’是歷史逆流,是絕路”;“我們願意為和平統一創造廣闊空間,但絕不為各種形式‘台獨’分裂活動留下任何空間”;“打造兩岸共同市場,為發展添活力,壯大中華民族經濟”;“親人之間沒有解不開的心結”;“我們真誠希望所有台灣同胞,像珍視自己的眼睛一樣珍視和平,像追求人生幸福一樣追求統一,積極參與到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正義事業中來。”仔細聆聽習總書記的這些肺腑之言、真知灼見,透過字裡行間,我們充分感受到彌漫在通篇講話中的樸素的道理、真摯的情感、殷切的期望和凜然的大義,廣大台灣同胞都應該細細去品讀,認真去思考,積極去踐行,向兩岸融合的方向、統一的方向、民族復興的方向,不斷邁進。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8-25 22:48 編輯


2016年隨著民進黨上台,兩岸關係又走到了歷史的關口。蔡英文在地區領導人大選中,一直承諾兩岸關係要維持現狀,在就職演講中也提出以《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的說辭,但對核心問題卻拒不承認或拒絕回答。毫無疑問,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基礎被破壞了。蔡英文上台之後,出於一黨之私、一己之利,逐漸暴露她的“台獨”面貌。推動“民主拒中”、“經濟排中”、“外交抗中”、“文教去中”政策⑫,營造島內“反中拒統”民意,強化“事實台獨”基礎;推動修法,降低“修憲”及“公投”門檻,為“法理台獨”鋪路;剝奪黨產,試圖把國民黨斬草除根,一勞永逸;公然推出去中課綱,謀求“文化台獨”升級版;絞盡腦汁拓展國際參與,衝撞“一中”框架,凸顯“台灣主權獨立”;與“三股勢力”、“藏獨”、“港獨”、“法輪功”、“民運”等多“毒”合流,衝擊祖國大陸社會穩定。2016年以來,民進黨當局的斑斑劣跡引起了島內民眾的深深憂慮,也引起了大陸人民的高度警惕。

  即使在這種狀況下,兩岸之間的民間交流、交往,兩岸之間的經貿往來依然不斷在推進。大陸依然是台灣最大出口地,貿易順差來源地。台灣人民支持民進黨上台,絕大多數人是希望民進黨能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不希望走一條意識形態掛帥、背離一中、兩岸對撞的危險道路。大陸領導人始終站在戰略的高度,堅定自己的立場,不為島內政局變化所左右,始終把謀求台灣同胞的福祉作為施政的著眼點和出發點,支持兩岸民間繼續開展交流,出台了一系列惠台措施,吸引台灣同胞來大陸尋找發展商機,鼓勵台灣青年來大陸求學、就業。同時對在大陸生活的台灣同胞,真心實意地幫他們辦實事、解難事,使廣大台胞能真正融入大陸的生活。這兩年來,大陸所推出的促進兩岸關係發展的種種舉措,正是回應十九大所提出的“願意率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過往的歷史已經充分證明,是誰真正把台灣同胞當一家人,是誰真正在為台灣同胞謀福祉。

  兩岸關係70年的發展歷程,其邏輯內涵高度濃縮在習近平總書記在“1.2重要講話”中所描述的“五個70年來”和“四個任何”。七十年兩岸關係的發展歷程已經證明:兩岸合則兩利,兩岸分則兩害。

  習總書記在講話中提出的五點建議,就是兩岸關係70年發展的理論邏輯和歷史邏輯演變的必然要求。“台灣前途在於國家統一,台灣同胞福祉繫於民族復興”;“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產生,必將隨民族復興而終結”;“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總根子,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統一是大勢,是正道。‘台獨’是歷史逆流,是絕路”;“我們願意為和平統一創造廣闊空間,但絕不為各種形式‘台獨’分裂活動留下任何空間”;“打造兩岸共同市場,為發展添活力,壯大中華民族經濟”;“親人之間沒有解不開的心結”;“我們真誠希望所有台灣同胞,像珍視自己的眼睛一樣珍視和平,像追求人生幸福一樣追求統一,積極參與到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正義事業中來。”仔細聆聽習總書記的這些肺腑之言、真知灼見,透過字裡行間,我們充分感受到彌漫在通篇講話中的樸素的道理、真摯的情感、殷切的期望和凜然的大義,廣大台灣同胞都應該細細去品讀,認真去思考,積極去踐行,向兩岸融合的方向、統一的方向、民族復興的方向,不斷邁進。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