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解决ROC问题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8-26 08:57 編輯

设网提纲万鱼急,该出手时就出手
汉贼不两立,知胜而后战!
以欲从人则可,
以人从欲鲜济。

冲向汪洋大海的风口浪尖,展示立新求真的时代风采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解决“中华民国台湾省”问题的“双十条”)

    邓小平在1982年原本以和平统一中国为前题,邓小平提出瞄准台湾的“一国两制”构思,至今未有在台湾实现,却因着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一国两制”在香港实现,而且成了验证是否”一国两制“,香港“高度自治”,“司法独立”,保持原殖民地制度和教育不变”能否在香港继续保持五十年成功的依据。


邓小平说:“ 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可以采取独特的模式,社会制度不变,台湾人民的生活水平不降低,外国资本不动,台湾可以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即使武装统一,台湾的现状也可以不变,台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一个区,还保持它原有的制度、生活。”邓小平在1983年接见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先生时说,“我们不赞成台湾“完全自治”的提法。自治不能没有限度,既有限度就不能“完全”。“完全自治”就是“两个中国”,而不是一个中国。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承认台湾地方政府在对内政策上可以搞自己的一套。台湾作为特别行政区,虽是地区政府,但同其他省、市以至自治区的地方政府不同,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区所没有而为自己所独有的某些权力,条件是不能损害统一的国家的利益。”“我们是要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统一事业。如果国共两党能共同完成这件事,蒋氏父子他们的历史都会写得好一些。当然,实现和平统一需要一定时间。如果说不急,那是假话,我们上了年纪的人,总希望早日实现。要多接触,增进了解。我们随时可以派人去台湾,可以只看不谈。也欢迎他们派人来,保证安全、保密。我们讲话算数,不搞小动作。” “要保持香港五十年繁荣和稳定,五十年以后也繁荣和稳定,就要保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 邓小平谈普选时说,“对香港来说,普选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应该是爱祖国、爱香港的香港人,普选就一定能选出这样的人来吗?” 当时刚结束的“八九学潮”触发了邓小平对中国政治前景的担忧,因此他对当时的香港问题加入了新的阐释。“中央的政策是不损害香港的利益,也希望香港不会出现损害国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要是有呢?……比如一九九七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骂,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



当时,我身在香港招商局发展公司下属蛇口商务服务公司。对天安门学运的新闻报导充斥各家电视台的黄金时段。虽然,没有听到邓小平的这些讲话,如今感到真是非常有远见卓识。他说,“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只有发生动乱、大动乱,驻军才会出动。但是总得干预嘛!”
那年小平是85岁高龄,我今年是73岁,真不知道我能否活到79,80岁,但我有一颗继往开来,实事求是,用社会实践检验“一国两制”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的辨证唯物论的立场和态度。我认为这样才是“不忘初心”立心,立命,立志,身体力行的务实态度。“言过其实,终无大用”。有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欲栽大木柱长天,那就要往高长,也要根深固本接地气。国家兴亡,人人有责,对国家,对人民我们要有勇气讲实话,真话,天才不会塌下来,树人,立言,取信于民,树人才能根深叶茂,立言才能展示自己不一样风采,人生才能更美好,才能拨乱反正,认识和发现新视野。


我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我是邓小平同志堂堂正正不谋一面的学生,同志和战友,我们有很多共同的改革开放经历和上下同欲的心灵呼应和默契配合。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就是一例,空谈姓资姓社误国,实干改革开放兴邦,这又是一例。市场经济不姓社也不行资,而是法治经济,诚信和自欺欺人弄虚作假贪赃枉法鱼目混珠瞒天过海杀人不见血的看不见的手操弄的自由经济。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新中国成立时,爱国华侨司徒美堂,坚决要改国号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8-26 14:44 編輯

新中国成立时,爱国华侨司徒美堂,坚决要改国号。--------70年前在法治和宪政理论上还很不成熟的新中国建国思想,酿成了这一历史时代“一中各表”后遗症的社会结构

在筹备新中国时,有人建议还用中华民国这个国号。司徒美堂拍案而起,什么中华民国,我看是中华官国,我也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人,对孙中山先生充满尊敬,可是中华民国这个国号我不喜欢。最后,经毛主席同意和大会通过,新中国的国号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中国成立前夕,全国各路精英齐汇北京,共商国是,那真是盛况空前啊。毛主席把一个海外的洪门大佬都请过来了。他就是司徒美堂,纽约安良堂总理,人称洪门大佬。

这个司徒美堂很为中国人争气。他担任安良堂总理期间,美国未来的伟大总统罗斯福就在他堂里担任了近10年的法律顾问。美国总统给中国老板打工,司徒美堂恐怕是空前绝后的。

1949年,司徒美堂已经81岁高龄了,腿脚不方便。体贴入微的周总理特命人做了一把可以抬人的藤椅,把司徒美堂老先生台上了怀仁堂。司徒老很得意地说“我可是特赐金銮殿乘舆”。

在筹备新中国时,有人建议还用中华民国这个国号。司徒美堂拍案而起,什么中华民国,我看是中华官国,我也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人,对孙中山先生充满尊敬,可是中华民国这个国号我不喜欢。

司徒美堂建议改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说,毛主席领导的革命,跟辛亥革命性质是不同的嘛。革命成功了,为什么连个国号都不敢改呢?我坚决主张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到底是当年的洪门大佬,虽年逾80,还有一副睥睨天下的霸气。司徒佬都一锤定音,没有人再提反对意见。
最后,经毛主席同意和大会通过,新中国的国号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