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為何在國際法上PRC就是名副其實的ROC

為何在國際法上PRC就是名副其實的中華民國!?


中國統一大業是70年尚未成功之“國之大事”,是每個中國人“念茲在茲”,耿耿於懷的心頭之患。毛澤東70年前親自撰寫新華社“元旦社論”,《將革命進行到底》,毛主席給台灣開出的藥方是: “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 “我們絕不能可憐毒蛇一樣的惡人”! “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遺憾的是,解放台灣問題終因我們當時的綜合國力和渡海作戰的軍事實力不盡人意,加上美國發動韓戰,第七艦隊出兵台海的干涉和保護,使得“解放台灣”終未實現。毛澤東一生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改了國號”。





洞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本來就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而是一個“新政府”。這是一筆“難解難分”“一中各表”的不確定性隱患(政治遺產)。鄧小平沒有解釋清楚,江澤民時代也沒有澄清“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的延續”,這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兩個國號,成了“兩元對立”的“非此即彼”的“一中各表”的藉口和反中抗中去中的措辭和“障眼法”。仁者如射,社會實踐是檢驗鄧小平理論“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唯一標準。理論的目的是實現祖國統一。




要實現統一,就要有個適當的方式。 37年實施“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實踐證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司法獨立”,鄧小平提出“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國際上代表中國的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承認台灣地方政府在內呢政策上可以另搞一套,條件是不能損害國家主權完整和統一的利益。當然,香港也是中國的地方政府,稱謂:中國香港,中國台灣。最近,香港反中示威大遊行,港獨暴動越演越烈就是以上這些“另搞一套”必然遺留的“一分為二,與中央分庭抗禮”的政治和社會後遺症。不僅僅是愛國教育,主權意識,司法殖民化,社會貧富懸殊,產業空心化,房地產泡沫化,等等,香港和台灣都是中央讓利,扶持資本主義的自由經濟和政治自由放任的全盤選擇性反中抗中的西化造成的。 “香港和台灣對內政策可以自己另搞一套”是大有問題的。也就是“社會易化”(socical facilitation)。以致形成促進或損害到完成整體目標的社會效應。




鄧小平提出“要實現統一,就要有個適當方式。我們要完成前人沒有完成的統一事業。那就需要給“中華民國”的來龍去脈有一個清楚的合法合情合理的交代。否則,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心不服,心不服則事不成。這就是鄧小平等老一輩國家領導人們想做而沒有完成的事情。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來定位“中華民國”。憲法明文明示:“一九一一年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廢除了封建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但是,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

一九四九年,以毛澤東主席為領袖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在經歷了長期的艱難曲折的武裝鬥爭和其他形式的鬥爭以後,終於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中國人民掌握了國家的權力,成為國家的主人。 ”

憲法必須是嚴謹的可以證偽的。

什么是“承认国家”的必要条件!?什么是“承认政府”的必要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承认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是什么?

为何说,台湾的“中华民国”是假议题,是可以证伪的!台湾的“中华民国”为何不被联合国承认和接纳呢?!


请台湾的有识之士,各位台湾大学法律系的教授和专家,大法官,能否回答以上简单的政治问题,国家主权在哪里的问题!?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承認”孫中山創立了“中華民國”,並且,1945年蔣介石授權中共代表董必武參加聯合國憲章簽字的十人代表團之一。 “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政治符號。並且,聯合國憲章上第23條,註明,中華民國就是中國的國家主權形象。

2,

憲法中定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是不是“中華民國”的同一“國家延續”? !沒有說明和解釋清楚這個“一中各表”的法律關係。究竟是一個國家主權,還是兩個主權形象?! 憲法上沒有明文明示解釋。因此,我們的大陸法律學者,也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我是學數學的,也就是什麼是“國家”的概念,什麼是“政府”的概念,什麼是“主權”的概念,什麼是“國家的延續”的概念,什麼是“繼承國家”的概念,什麼是“新國家”的概念,什麼是“國家的承認”,什麼是“政府的承認”,這是完全不同,不可混淆,不可隨意解釋的國際法和國內法的概念。我們新中國初期的國家領導人,對於以上這些國際法和國內法的法律概念是認識不清楚的。因此,造成了很多人為判斷失誤的政策誤區和決策盲點。

3,

我們必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作為“既存的中華民國”延續的“新政府”的名義宣告成立的。

因為在既存的“中華民國”沒有經過“法律程序”,明文明示“廢除”中華民國,註銷和宣布“廢除”中華民國之前,國際法公認一個法律原則“法無明文規定不得處罰”。也就是說,至今為止,沒有任何國內法,國際法,聯合國文件,明文明示“廢除”既存的中華民國。 “註銷”了中華民國。而這個中華民國的“國號”,本來就是中國的國家符號。

4,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法承認問題。這是一個至今誰也沒有認真研究個分析解決的帶有世界性混淆不清的難題。經過多年的上下求索和法律諮詢。我可以確定,準確地告訴國人,公告天下。在1949年10月1日直到1971年10月聯合國26屆大會通過2758號決議之前,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是“既存的中華民國”中國固有領土上成立的一個新政府,既不是一個新國家,也不是“繼承國家”。 (繼承國家問題,限有六種情況:當發生政權交替時,繼承國家便發生。)必須注意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發表的送達各國政府的公告上的措辭就是:“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本政府為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全體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以來,在有關中國的法律地位和繼承權利問題上,所持的立場和態度就是繼承舊中國暨中華民國的一切合法地位和權利,在對外關係上,作為一個國際法主體,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的延續,而不是作為一個新國家看待的。承認國家和承認政府的對立統一是國際法國際關係承認的範疇。 “承認”,“廢除”“驅逐”“決定”這些都是國際法的法律認定的判定的概念。

5,

回顧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和聯合國憲章的原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這裡的字裡行間,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既存的中國,也就是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中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唯一合法政府代表。是安理會的五大理事國之一,那就更進一步明確就是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原來既存的聯合國安理會中華民國的定位。為此,必須否定蔣介石的代表(台灣當局)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又主權資格的席位上驅逐出去。這就是完全徹底否定的台灣當局,中華民國台灣(暨中華民國台灣省)不再具有任何代表中華民國主權的資格和地位。可惜這個聯合國大會的判決和結論。給台灣地區人民和台灣當局留下了“中華民國主權猶在台灣2300萬人民手中”的幻覺和“政治泡沫”。大海本人曾經在facebookUN諮詢過聯合國國際法院官員。




6,

自1971年聯大2758號決議生效,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聯合國組織承認的中華民國主權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 “中華民國台灣”不是“國家概念”,中華民國台灣從來也不具有國家主權。這就是兩岸關係的國際法定位。 “兩岸一家親”,不是兩個主權的兄弟關係,也不是夫妻關係,而是”聯邦”和“state”的關係。這就是聯合國官員的答复,可以在我的臉書上搜索。台灣不願接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根本原因就是不願接受“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只要明確準確地告訴全體中國人民,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名副其實的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這就是中華民國的保衛戰,這就是中華民國的天經地義。
7,

7,
台灣2020大選的參選人的政治訴求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保衛中華民國在台灣,或者稱之為“中華民國保衛戰”。或者“中華民國台灣”保衛戰,或者稱之為"中華民國主權”保衛戰。沒錯,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1945年10月聯合國憲章簽字大會上中國十人代表團,首先簽字,承認的代表中國的國家政治符號。這個國家名稱至今沒有“廢除”,沒有法律明文註銷,但是聯合國大會1971年通過2758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既存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就是中華民國的全部主權,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定位之下!連一點渣滓都沒有餘地,唯一,合法,政府,也就是沒有其他“蔣介石的代表”,也沒有“台灣當局”的代表,可以代表中華民國的主權,儘管台灣可以繼續沿用“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台灣”,這些都表明,台灣的定位很明確,就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地方政府,用當年蔣介石政府的代表“謝東閔先生”的政府聲明來說,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一個省,不存在台灣地位未定的荒謬,狂妄,無知,(台灣駁斥美國尼克松政府的台灣地位未定說)。這也是回復了台灣張亞中教授致函習近平總書記的信中感到非常“焦慮所在”。兩岸民心的契合就是在認同“國家主權”上的分歧。大陸不認同“中華民國”,台灣人民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這實際上就是非此即彼的“漢賊不兩立”的兩元對立,“一分為二”,就是基督教的“上帝”和“魔鬼”,不可能“走向共和”的同一個意思。大格不破,兩岸難和。不能冷靜地理性地,從國際法上認知“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名副其實的中華民國”,那就只有通過“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用實力來解決,自古以來,國家統一都是憑藉綜合實力的較量,可惜,當今的智者和政客,都是自欺欺人,瞞天過海,以偏概全,指鹿為馬,掩耳盜鈴,欺騙選民,禍國殃民罷了。林肯總統說的好,“你可以一時欺騙所有人,或永遠欺騙某些人,但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人”。今天的兩岸關係和國家主權的真相大白,千萬人之諾諾,不如大海一人之諤諤! -如果 政府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 政府本身才是問題”這是裡根在就職40任美國總統的說的一句話。

能攻心则反侧自销,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国要深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