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秋佳節備思親,舉頭望月念故鄉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9-14 22:37 編輯

中秋佳節備思親,舉頭望月念故鄉。


昨天農曆八月十五,一早想看一看殘月,可惜雲層太厚。
於是想起蘇軾的詩詞: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於是,用電腦做了一個”圖文並茂,一目瞭然“的「明信片」,上傳到我的【馨華網】【臉書】FACEBOOK 和微信【筆記】,【強國論壇】。也算是「鶴鳴九皋。聲聞於天」了。」我以我血薦軒轅「此乃「習以為常」,「習焉不察」,「寄意寒星荃不察」。於是處江湖之遠,廟堂之上,心有靈犀一點通。「量子糾纏」,有心則靈,刻舟求劍,約定俗成。

千里之外,四海之內皆兄弟。每逢佳節倍思親。正準備早點,西安的「四林兄弟」,用微信視頻呼叫響起來了,一聊就是40分鐘,直到他的手機「電量不足」,鎩羽而歸。四林是我寶雞石油鋼管廠電氣車間一起進廠的工友,一個宿舍的室友,後來,我們這些師兄師弟不少都上了大學,有的留校,有的會廠,有的闖蕩江湖。他和趙慶洲選擇回廠回車間。結果,他當了車間主任,趙慶洲當了副廠長。都是我天長地久的好兄弟。可惜天各一方,相見時難通信亦難。我結婚以後回廠,他主動把宿舍打扮一新,然後讓我們度過「蜜月期」。所以,我念念不忘,四林兄弟,勝似親兄弟。趙慶洲當然也是我志同道合心照不宣的親兄弟,我真是非常幸運,能夠結交這麼多知根知底,心心相印的好兄弟。所以,我每逢中秋都非常想念他們。他們的音容相貌每一善舉,每每一點好心我都記憶猶新,耿耿於懷。「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

九點鐘我出門搭車前往女兒家的North Potomac。約好我坐公交車到達路口下車,他們就開車接我回去。9:45am 我正在Rockville Metro Station 等301bus ,聽到有人喊我,原來是我們華美老年協會的副會長羅瑞老師。她問我去哪裡,於是她說帶我過去NP 活動中心。這一路她其實並不順路,只是為了給我提供方便。我心裡知道人家中秋都很忙,她先生又是剛剛動完「胰腺癌切除」手術,她一路都在感謝那位給她先生做手術的醫生。我說真是「好人必有好報」,她也做過好幾次大手術,每次都是其中最幸運的成功者。我說什麼時候有空,我陪你們拍攝一些照片,編成專輯,留個紀念吧。她很有同感。

到了NP社區中心,裡面休閒和打球的人還真不少。有幸跟幾個熟人打打招呼,過節見面都是喜氣洋洋的。

很快,我的女婿就開車過來接我回到他們家。一進門,就讓我品嚐了她們自己做的「冰皮月餅」和「台灣鳳梨酥」。沒想到這味道還不錯,一點不遜於商場裡買的鳳梨酥。她們晚上約了兩家朋友和家人一起來過中秋。所以,他們從前一天就開始準備這個party了。我就只能幫她們夾夾大蒜什麼的。然後,我就主動去遛狗,因為他們的金毛犬,對我是非常親切和期待的「老朋友」。它一見我,不但撲上來,表示親切,還急得原地打轉轉。幾分鐘都安靜不下來。現在這條狗的力量可大了,它激動起來,一般小孩和女人都拉不住它。

晚上朋友們都來了,高高興興,其樂融融,孩子們的興趣不在餐桌上,他們和我交流的共同語言也不多,我只是看到我的外孫Anthony,(當當)這一次最大的變化就是身體變壯了。他喜歡「短跑」了,我們一起去遛狗,他就是在我面前,先來一個「百米衝刺」,然後問我「姿勢」怎麼樣?我說,雙手擺動要再自然有力點。我真的好高興,就像我在四川上初中那時16歲要前往「綿陽專區」集訓,參加四川省青少年運動會一樣。他現在才12歲。他現在專門在訓練打網球,請的老師也很專業。希望他能夠大有長進。能夠有個好身體,這才是人生最重要的大事情。
開飯前,朋友帶來一盆向日葵花和法國香檳酒,增添了不少愉快的氣氛。開瓶的「砰」一聲,整個屋子都聽到了。龍龍非要讓我先坐好「上座」對著窗戶的中間位置。我心裡覺得這個女兒真有心。這就是闔家幸福的”天倫之樂“。我的父母都沒有享受到我們的這份”孝心“,要是他們在天之靈,看到今天這一幕,肯定會對我不滿意了。

客人們津津樂道讚美龍龍的烹飪手藝,孩子們上串下條,喊啊,蹦啊,一直到了晚上十點鐘才陸續開車回家了。





夜深人靜以後,我想到了我在1961年的中秋節,那時14歲的我是有家不能回,流落北京市的街頭。孤燈倩影,路人稀少,我自言自語」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我的父母那時在四川德陽,我寄宿在北京的姑姑家。但我被趕出家門,獨自生活求學,住過老師和同學家裡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我應該感謝我的班主任劉炳炎老師,不知,我還能不能見到他。

我腦海裡還浮現了50年前的1969年的中秋節,那一年的9月,我弟弟在前往下鄉的路上,被」川糧「的運糧車壓死了。我經常後悔,我應該在我到陝西眉縣下鄉以後,就應該把弟妹都聯繫到陝西來下鄉就好了。儘管那時我那時在公社的社會關係還不夠熟悉。但是,如果我要意識到這個責任就一定會找到解決的路子的。所以,我很內疚,對不起我的親弟弟。

自從弟弟遇難以後,我就把很多朋友都看成是我的兄弟。以誠相待,將心比心。所以,我的朋友也不少。我甚至還曾經把“馬英九”和「陳水扁」也看成是我的兄弟。這也許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一廂情願。但少小離開台灣,畢竟我懷念故土鄉親,待人接物,要以兄弟的同理心來開導和看待我們面臨的分歧和政見。這是我對台灣同胞當時的心態。所以,我相信,也曾經打動和觸動陳水扁和馬英九的惻隱之心。“大陸有力人士”就是阿扁對我的評價。馬英九在任期間給我的回函,電子郵件,一應具在,讓證據說話也是這一誠意的體現。

俱往矣,逝者如斯夫。“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我知道,過去的事情,已經不能輓回。但今天我們似乎還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所以,我似乎聽到了」故鄉的呼喚,歸來吧,歸來呦,浪跡天涯的遊子”。

曹操有句話說:“神龜雖壽,猶有竟時;螣蛇乘霧,終為土灰。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我已經下定決心,“寧可天下人負我,我願不負天下人”,用自己矢志不渝,上下求索,立新求真的實際行動,去走完自己人生最後的長征之路。

“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蓋棺而論“,是非成敗轉頭空,古今多少事,都付談笑中,那就讓後人來評價吧、













還有 6 張











1 個



究竟誰欺騙了我們人民? !


你可以欺騙所有人於一時也可以欺騙部分人於一世,但不能欺騙所有人於一世。


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into the world, but you can not fool all the people in the world.


你可以暫時矇騙所有的人,也可以永久地矇騙一部分人;但是,你不能永久地矇騙所有的人。


You can temporarily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can also be permanently to deceive some people; however, you cannot permanently to deceive all.


每個人應該有這樣的信心:人所能負的責任,我必能負;人所不能負的責任,我亦能負。


Each person should have the confidence that people can take responsibility, I will be able to bear; the person can not be responsible, I also can be negative.
Jiùjìng shuí qīpiànle wǒmen rénmín?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