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此時此刻向聯合國大會提交2758補充修正案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6-27 21:33 編輯

提交联合会大会2758号决议文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


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中国名称是联合国宪章第23条明文规定的“中华民国”


。所谓决议文“考虑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是必不可少的”。


在此后中国的“中华民国”长达49年中“妾身未分明”!究竟谁在代表中国?究竟谁在代表“中华民国”这个至今为止依然合法保留在联合国宪章和“非此即彼”现实生活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承认”问题,存在着自洽不周延文字和“中華民國代表團”非法還是合法存在的聯大會場表現,完全自相矛盾 和“白马非马”的混淆视听,“倒果为因”,“习非成是”,“指鹿为马”,“张冠李戴”!


中国概念不清不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华民国”的国家主体的唯一合法政府。那属于“中华民国”台湾省的地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日前“中华民国台湾省”的民选政府自称“中华民国总统”!并当场发表当选宣言“中华民国台湾”“台湾Republic of China(Taiwan)是一个国家,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就形成了联合国宪章和中国名称之间“名不正言不顺”,真假难辨,“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法规程序概念性错误。
当联大第1976次全体会议通过“2758号决议文”,“中华民国代表团”周书楷大使当场宣布“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了”!众所周知,联合国宪章第23条明文规定的“中华民国”国家主体和国家主权独立完整不容分裂,不可分割!联合国组织的会员国的加入和“退出”联合国组织,必须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层次的退场程序。


当年美国罗斯福总统认为,联合国组织应该是由三个层次分明的组织机构组成。
最低一级是联合国大会,每一个会员国家都有权平等地发表意见,各国自由地进行讨论,并向一个较小的机构(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建议。

中间层次是大會执行委员会,“它所作出的决议对各有关国家具有一定的约束力。”


最后最高一级为“四警察”机构,由苏联,美国,英国,中国组成“国际警察”(安理会)。这个机构将有权快速地处理任何对和平的威胁,以及任何突发性事变。


由此可见,联大2758号决议文,是联合国组织中的低层次讨论的结果,之后提交给中间决议执行委员会来有效执行决议文的内容和决议规定



也就是1971年大會決議生效,執行委員會,聯大2758決議的對一個中國原則約束力,實際執行效果,大打折扣。


特別是最高一級的美國,對台灣問題的處理大做文章,使得美國版的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助長了臺獨和獨台的分裂,分化,瓦解,中華民國憲法台灣的既定固有領土不得分割的憲法核心價值。
讓整個台灣民主憲政的上層建築崩潰塌陷。


溫故而知新,所以,當年蔣介石的代表周書楷大使根本無權自稱是“中华民国代表团”,此後台灣方面蔣介石降下的任何台灣當局僅爲中國台灣的地方代表。


特別指出,此後台灣當局種種入聯和自治獨立的政治操作,均无权提出“联合国组织创始会员国”即“中华民国”作为中国国家主权国家的符号退出联合国组织的重大事项。周书楷大使就是“蒋介石的代表”。至此决议文通过生效之日起,台湾已经永远无权合法代表“中华民国”!


也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才是堂堂正正“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換位思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真實身份就是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全權代表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我們知道:联合国大会的2758号决议文的解释权在联合国组织的第二个层次的联合国大会执行委员会。
考虑到“联合国宪章”的合法性,依法“保留”表示中国既存联合国宪章第23条项下的“中华民国”国际法中国概念,应该提醒大会执行委员会重新认识当年2758号决议文的模糊不清,中国概念不准确的混淆视听、习非成是的国家主体名称,循名责实,加以补充修正什么是“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合法权利内容”是什么意思?
简而言之,合法权利解释一下是非常有必要的,十分重要的是“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本质究竟谁在代表“联合国宪章”的国家主体形象即“中华民国”,既然联合国组织成立的目的是维护世界和平和联合国国际法秩序,既然因为大会决议文内容的不确定性造成了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省的中央和地方两个层次的对抗和分裂国家主权的台独和独台歪曲事实,曲解大会决议文的借口理由。

解铃还须系铃人
考虑到联合国组织的与时俱进和改革创新意识,现在因全球爆发突发性“COVID-19”新冠疫情事件,暴露了联合国组织的应变能力和沟通能力都有改进创新和拨乱反正补充修正的空间。“一言误国,一字安邦”,联合国大会执行委员会就是中国法统台湾的国际法院,就是监督中国政府落实大会决议和执行力。实践出真知.解决中国的“中华民国国家主权和平统一的法律法规”决定权和解释权不完全在中国政府和中华民国台湾省代表之间的对抗性。中国是唯一没有实现国家主权完全统一的安理会大国,为此美国除了中美建交三个《联合公报》中提到与台湾关系法是非官方关系,non-officile(unofficial relationship),也就是说美国国会把台湾人民看成是美国国内法民与民之间的关系?所以,当今美国国会和白宫不断利用台湾人的台独反中抗拒中国政府执行联大2758决议,大搞以武拒绝大会决议执行落实,从而形成了地方分治的独台分裂主义意识形态。划海为界,占岛为王,引狼入室,狐假虎威,煽风点火,制造台海和南海的空前紧张对峙。两岸依然处在Vivil War 敌我矛盾的对抗备战僵局。鹬蚌相争,美国的台湾关系法和众所周知的美国反华势力,根本不愿中国政府落实联大决议文,不愿中国实现国家主权的统一。中国台湾以作为“蒋介石的代表”来要挟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等谈判就!这显然是颠覆联合国大会决议维护联合国宪章一个中国原则。美国借此机会严重干扰和阻挠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行驶大会决议执行的合法权利。我作为中华民国台湾省台北市东门町生人,作为中国公民恳请联合国大会作为解释2758号决议文的权威组织及时讨论一下谁来真正代表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国家主权问题。
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以及中国台湾这完全是定位性质不一样的高中低层次问题。就如同香港问题不是主权独立的问题大同小异!中英谈判是主权者之间的政治对等谈判!台湾就是中国台湾省完全不包括中华民国宪法固有领土的绝大部分,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实事求是比喻的“笔尖”地方政府和中国大陆比喻“桌子”亦能影响全世界的泱泱大国代表,惯于造假,瞒天过海.自欺欺人台湾领导人愈来愈不自量力,所谓“中华民国台湾”就是自吹自擂的民粹气泡。
物极必反,否定之否定。
君不見,2020年與新冠狀病毒爆發流行的瘟疫,同時產生了中国台湾省的“民选總統”代表,今天站到了中华民国国家主体的对立面,完全否定了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国家定位符号,走到了撕毁和否定中华民国宪法固有领土不可分割的基本结构。知法犯法,铤而走险.把台湾2300万中华民国台湾省人民绑上抗拒执行2758号大会决议文“中华民国代表权”的变更。这就是中国台湾省问题,这也是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文件含糊不清造成的长达49年几代中国人民难解难分的政治历史遗留问题。
我生于忧患,动荡不安的台湾“228事件”.成长与新中国建设及文革政治运动同立身,共命运。少小离家,上山下乡,为天地立心,为最低层最广大的中国农民立命,下定决心进厂务工,站在中国石油产业工人生产第一线社会实践基础上,目睹很多阻碍生产力解放的不公平,不合理的混乱现象,实话实话,在1974年春节参加生产大检修期间,连夜激扬文字,下情上达,直接写给毛泽东主席,提出五大务实求是的改革创新建议!就像此时此刻,废寝忘食,写给您们陈明国情,揭露中国台湾问题真相,探索发现解民倒悬的具体解决方案!


联合国关于“联合国宪章创始会员国中国名称为中华民国”的补充修正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