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致函UN秘書長論2758決議法統台灣的硬著陸與軟著陸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7-2 12:30 編輯

論UN2758決議看得見的手選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小前提)解決台灣定位先決條件與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這隻看不見的手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大前提)以假亂真千方百計台獨稻草
美國越俎代庖,干擾和破壞中國履行2758號決議,以華治華,挑撥離間,
決策選擇之難:同心同囯,法統台灣,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國家利益永遠大於一小撮台獨分裂利益
執行決議綜合實力和吹哨人打假球,拉偏架的硬著陸與軟著陸。    (總結)

致函:聯合國秘書長 尊敬的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總理閣下:
:聯合國大會主席先生

一,序言,就在前幾天我們迎來了聯合國成立75周年的重要紀念日。
紀念75年前這個聯合國初創成立大會的創始人和總設計師美國羅斯福總統,更是非常重要,很有必要的。我們看到他
以遠見卓識,建立了聯合國這一最具普遍性、代表性、權威性的國際組織,寄托人類新願景,開啟合作新時代。這一創舉前所未有。

75年前,我們的先輩集各方智慧,制定了聯合國憲章,奠定了現代國際秩序基石,確立了當代國際關係基本準則。這一成就影響深遠。
我們紀念聯合國國父羅斯福總統因爲他爲此嘔心瀝血,出師未捷身先死,就在成立大會開幕前十餘天不幸去世了。噩耗傳到了遠在中國遠征軍在印度的加爾各答,萬衆軍民同樣感到出乎意料,充滿深情的感恩和無限的懷念。家父作爲當地盟軍的軍人代表,曾在追悼會上致辭,表達中國軍民深深感激他以大無畏的獻身精神,支援中國開闢的亞洲反法西斯戰場所做的貢獻。尤其是在構想和籌組聯合國過程中,一直力排衆議,把積貧積弱的中國拉進來成爲世界四大戰勝國角色的榮耀。
二次世界大戰給人類帶來了空前的災難,反法西斯陣營中的各國巨頭認爲有必要在戰後成立一個强有力的世界性國際組織來維護世界和平法治秩序,充當世界警察的角色。在這一籌組聯合國機構最熱心鼓動者,締造者就是當之無愧的羅斯福總統,其后得積極響應的是英國丘吉爾與蘇聯斯大林。1943年10月在莫斯科舉行了蘇聯,美國,英國三國外長會議,通過了由美國起草,美,蘇,英,中四國簽署的《四國關於普遍安全的宣言》,:承認有必要在盡速可行的日期,根據一切愛好和平國家主權平等的原則,建立一個普遍性國際組織。所有這些國家無論大小,均得加入成爲會員國,以共同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美國羅斯福總統强調未來聯合國組織應該由三個層次的機構組成:
最低一級是聯合國大會,這一大會要定期在不同地點開會,每一會員國家都有權平等地發表意見,各國自由地進行討論,并向一個較小的機構提出建議。
這個夾在中間層次是執行委員會,總共十至十一個國家,這個機構有權處理一切軍事以外的問題,它所作出的決議對各有關國家具有一定的約束力。後面提到的聯大2758號決議,就是對中國兩岸定位最具權威結論一樣的執行約束力。
聯合國的最高級別是“四警察”機構,就是今天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這個機構將有權快速地處理任何對和平的威脅,以及任何突發性事變。
值得一提的就在討論中,蘇聯主張中國的仗打得不好,他不認爲戰後具有强大的實力。一次反對中國成爲四警察之一。最後,羅斯福仍然堅持自己支持中國的主張,此後,英國又把法國拉人,變成五大安理會成員。飲水思源,我們中國在抗日戰爭中付出那麽巨大的犧牲和貢獻,事後在權力配置上,依然遭受蘇聯
的白眼和英國的冷漠。
俱往矣,人間正道是滄桑。


,我們的先輩經過浴血奮戰,取得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翻過了人類歷史上黑暗的一頁。這一勝利來之不易。


主席先生、各位同事!

9月3日,中國人民同世界人民一道,隆重紀念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作為東方主戰場,中國付出了傷亡3500多萬人的民族犧牲,抗擊了日本軍國主義主要兵力,不僅實現了國家和民族的救亡圖存,而且有力支援了在歐洲和太平洋戰場上的抵抗力量,為贏得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作出了歷史性貢獻。

歷史是一面鏡子。以史為鑒,才能避免重蹈覆轍。對歷史,我們要心懷敬畏、心懷良知。歷史無法改變,但未來可以塑造。銘記歷史,不是為了延續仇恨,而是要共同引以為戒。傳承歷史,不是為了糾結過去,而是要開創未來,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
二,中華民國(中國)台灣問題的由來與實質

致函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一旦機會找上門來,你必須要開門迎接它。你必須敏銳掌握住稍縱即逝的機會,而我做到了。」
二戰結束後,按照《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歸還台灣澎湖給中華民國。1945年7月26日,全称《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或《波茨坦宣言
,台灣問題的實質是中華民國國民黨政府堅持一黨專政的利益,撕毀《雙十協議》和一切停戰協議,依仗美國的支持,發動反共反人民内戰的結果。至今爲止,内戰仍未結束,現狀就是維持敵視和對抗的兩岸分治的休戰狀態。新中國建政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但這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是“舊瓶裝新酒”的關係。
2016年12月12日,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将宣誓就任下一任联合国秘书长。担任葡萄牙前总理,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的古特雷斯先生在担任这一职位时表示,世界机构处于独特的位置,可以相互联系,克服全球挑战,并进一步加强和平与安全之间的联系,可持续发展和人权政策。
第一部分為宣言的前言,


闡述了宣言的目的;


第二部分闡述政治體制思想,即自然權利學說和主權不在民,而在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大會準確的2758決議思想;


第三部分歷數台灣臺獨造假反中國抗中帶給台灣人民的條條罪狀,說明殖民地人民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被迫拿起武器的,力爭獨立的合法性和正義性;第四部分,也就是在宣言的最後一部分,美利堅莊嚴宣告獨立。


自由女神像手裡拿的書就是《獨立宣言》中英文對照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獨立宣言

謝謝武大哥,提供給我如今的台灣年輕人如此執迷不悟,黃腔走板,我設計的借聯合國的東風,啓動反分裂國家法的時候到了》


致函UN秘書長:點亮聯合國憲章,照亮中國反分裂法,實現國家法統台灣的歷史進程,Alpha 取法乎上,周雖舊邦,其命維新,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臺海東沙!《論2758決議法統台灣的硬著陸與軟著陸》,請稍微留心,近日我的動向。
https://youtu.be/cS-b6z9Gw5Y
1945年8月起開始的第二次國共内战,中国共产党方面称为“解放戰爭”,也称“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國民黨及中華民國政府則稱為“動員戡亂”或“抗共衛國勘亂戰爭”。

抗战后局勢(1945年-1946年)        编辑
抗日战争结束后,因为国军与共产党部队冲突加剧[22],1945年8月,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飞赴重庆与国民政府谈判。谈判内容主要是投降日军接收,共产党部队与国军的合并,共产党战后的参政议政等问题。双方于10月10日签署“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决定在年底召开政治协商会议。1946年1月,国共两党與民盟、中國青年黨、中國民主社會黨等代表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和平建国纲领等五个决议案,一致同意在和平建国纲领下,共同实现民主宪政[23][24]。但实际上双方冲突未有结束。2月底,虽受反苏运动等因素影响,国共双方仍达成整军协定,统一将国共军队整编为中国国防军。协定划定全国驻军服务区,各军队集结在此统一整编;整编以12个月为一期,分期缩编部队,直到完成全国60个师的目标。3月底,国共达成迄今最后一个正式协议——东北停战协定,但对东北内战无实际约束。

二战结束後,由于苏联控制了中国满洲(中国东北)及蒙疆(内蒙古)的部分地区,毛泽东欲接管满洲,以便能更好地与蒋介石的中国国民党继续展开武装斗争。而斯大林则为了避免和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冲突的进一步加剧,拒绝了毛泽东的要求,决定在中国推行“联合政府”政策。尽管如此,苏军于1946年在撤离满洲回国之前,依然为中共抢占满洲的真空地带提供了很多便利条件[25]。例如苏联红军曾经把缴获自日本关东军的部分日本武器移交给中共将军林彪的东北野战军[26]

全面內戰(1946年-1947年9月)國軍全面進攻        编辑
1946年3月至1947年3月,国共双方边打边谈,在东北、中原、华北等处展开争夺。1946年一月停战令之后,军事冲突暂息数月;同年3月,蘇聯自東北撤軍,中国共产党隨即迅速占領重要據點並阻止國軍北上,導致4月時東北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六月停战令前后,山东和中原地区再度爆发冲突,中国共产党将此视为全面内战起始点。同年11月15日,在共產黨與民盟的抵制下,國民黨與青年黨、民社黨等召開制憲國民大會,並於該年12月25日通過《中華民國憲法》。與此同時,國民黨调集三路兵力,集结在陕甘宁边区和延安周围。国民党为迎接制宪国大,下达了第四次停战令,但对军队无实际约束力。11月19日,周恩来所率的中共代表团结束了与国民黨进行了一年多的和平谈判,返回延安。

1947年1月初,国民党应美國特使乔治·卡特莱特·马歇尔要求,先后三次呼吁中共举行圆桌会谈,解决两党争端。中共认为国民党没有诚意,中共南京代表陆定一回应,“废除伪宪法(指中華民國憲法)和恢复1946年1月31日军事位置,是恢复和谈的最低限度”[27]。国共谈判破裂。1月29日,美国政府决定终止对军事调处执行总部的关系,放弃国共调处工作,退出三人会议,迅速撤退了美方派驻军调部的人员。次日,国民党政府宣布解散三人小组及北平军调部。2月3日,美国驻延安联络团人员撤离。6日,北平军调处执行部美军人员撤退。2月底,国民党下令在南京、上海、重庆之中共留守处代表於3月5日前撤离首都卫戍司令部、淞沪警備司令部、重庆警备司令部,分别致电函京沪渝中共代表,所有中共人员限期全部撤退[28],并关停重庆《新华日报》社。3月7日,董必武率中共代表团返回延安。

1947年3月15日,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南京开幕[29]:8312。蒋介石主持,出席中央委員146人,候補中央委員46人,列席各地黨部及三民主義青年團書記長68人;蔣致开幕词,称“中共全面叛乱……政治解决的途径已经绝望……政府为捍卫国家统一,保障人民安全,当然不能坐视变乱而不加制止……我敢断定,决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们建国工作的完成。”[29]:8312同时声称实行“民主”,“结束训政”,“改组政府”[29]:8312。3月17日,参谋总长陈诚向三中全会报告军事,历述一年来建军、复员、整军工作之情形及对中共之军事情況,称:“剿匪绝对自信,绝对有把握”,“剿匪应以军事为中心”,“如果真正作战,只需三个月即可击破共军主力……政府用兵之目的在于平定叛乱,非至共军全部解除武装不止。”[29]:83143月24日,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闭幕,並发表宣言,宣称中国国民党之任务为:完成宪政准备,确立建国规模;消除统一障碍,巩固国家基础[29]:8320。至此,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彻底破裂。

1947年3月至9月,共產黨軍隊處於守勢,寧可喪失关內所有根據地,也要死守東北;国军則向中共控制区进攻,攻占中共不少城市。由于解放军采取運動戰打击国军,国军屡受打击,还要分兵把守占领城市,机动兵力日益不足。

1947年,中共軍隊拋棄國軍番號,陸續改稱為中国人民解放军(簡稱解放军)(国民党方面则称为“共军”)。

战局逆转(1947年9月-1950年8月)        编辑
1947年9月至1948年9月,解放军开始展开主动攻势,在东北将國軍压缩至几个孤立城市,在中原地區則擁有優勢地位,對首都南京所在的華东地區形成壓迫,國共雙方的武力優勢逐漸反轉。1948年秋季,解放军在东北、华东、华北三个方向发动战略决战,即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等三大战役,并取得全部三场战役的胜利。在三大战役中,国军总兵力损失150万人以上,精锐兵团几乎全军覆没,除西北外,長江以北的地區幾由共產黨所控制。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開始在北方動員十數萬名幹部南下,以此作為接管南方政權的主要力量。盡管戰局對中國共產黨有利,但是農村的南下幹部動員卻一度十分被動,甚至發生了幹部逃亡的現象,反而是城市的失業知識青年更積極地響應共產黨的南下動員[30]。

前苏联情报机构将军苏多柏拉托夫在其1994年出版的个人回忆录《特殊使命(英语:Special Tasks)》一书中说,苏联在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这些战略进攻行动期间特意引发“第一次柏林危机”,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协商而做出的一个重大战略计划,他们想以此转移美国对中国国共内战的战略注意力,将美国的援助重心牵制在欧洲,减少美国对敌视共產黨的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党军队的援助力度。[31]

另一方面,國民黨政府在1947年國民大會代表選舉與1948年立法委員選舉後行憲,由國民大會選出蔣中正、李宗仁為首任總統、副總統,將國民政府改組為一府五院的中央政府,並在該年9月實施金圓券等經濟改革措施,以企圖挽救民心。但金圓券在同年底即告失敗,造成中國國民黨統治區內急速地通貨膨脹,使經濟情勢更加混亂。
您现在使用的中文变体可能会影响一些词语繁简转换的效果。建议您根据您的偏好切换到下列变体之一:大陆简体、香港繁體、澳門繁體、大马简体、新加坡简体、臺灣正體。(不再提示 | 了解更多)
打开主菜单
Wikipedia       
中文維基百科Facebook粉絲專頁正式上線,邀請大家一同關注。
[关闭]
国共内战
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为争夺中国统治权而发生的内战
语言
监视
编辑
國共內戰是20世紀初期在中國境内爆发的内战,也是20世紀中國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內戰。内战的一方为1947年行宪之前由中国国民党领导的中華民國国民政府與行宪后为民选的中华民国政府 ,另一方为中国共产党所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以及數個割據政權。戰爭可分为两個階段,第一階段是1927年至1937年間之第一次國共內戰,第二階段則是1945年至1950年大致结束之第二次國共內戰。其為中國現代史的重大轉折點,中国共产党透過這兩次內戰,最終取得中國大陸的統治權,並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取代原有的中華民國國家體制,造成中华人民共和国與中華民國相隔台灣海峽兩岸政治分立與軍事對峙的局面,而雙方自1979年1月1日起完全停火[6],並於1987年開始兩岸交流。

國共內戰
冷戰(1947年後)的一部分
ChineseCivilWarCollage.PNG
从上方顺时针起:四平战役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国民革命军的穆斯林士兵、20世纪40年代的毛泽东、蒋中正正在视察士兵、粟裕正在孟良崮战役前夕视察前线
日期        第一次國共内战:1927年—1937年
第二次國共内战:1945年—1950年[註 1][1][2]:20[3]:240[4]:1-2[註 2]
地点       
中國大陸、台灣海峽、中緬邊境
结果        中國共產黨控制中國大陸及絕大多數沿海島嶼,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政府退往台灣地區,但雙方對全中國領土均有法理主張。
参战方
第一次(1927-1937):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第二次(1946-1949):
1947以前: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1947以後: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政府
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國國民黨

(1949年中共建政後)

中華民國
第一次(1927-1937):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927-1931)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1931-1937)

第二次(1945-1949):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1949年中共建政後)

中华人民共和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國國民黨 蔣中正
中國國民黨 陳誠
中國國民黨 何應欽
中國國民黨 李宗仁
中國國民黨 阎锡山
中國國民黨 白崇禧
中國國民黨 顾祝同
中國國民黨 胡宗南
中國國民黨 胡璉
中國國民黨 劉峙
中國國民黨 李彌
中國國民黨 孫立人
中國國民黨 黃維
中國國民黨 張靈甫
中國國民黨 马鸿逵
中國國民黨 吉星文
中國國民黨 杜聿明
中國國民黨 薛岳
中国共产党 毛泽东
中国共产党 朱德
中国共产党 周恩来
中国共产党 刘少奇
中国共产党 任弼时
中国共产党 彭德怀
中国共产党 邓小平
中国共产党 林彪
中国共产党 粟裕
中国共产党 项英
中国共产党 博古
中国共产党 张闻天
中国共产党 王稼祥
中国共产党 徐向前
中国共产党 陈毅
中国共产党 贺龙
中国共产党 叶剑英
中国共产党 劉伯承
伤亡与损失
總共至少1000萬人死亡[5][2]
1925年,主张聯俄容共的國民黨領袖孙中山去世后,国民党右派与中共以及支持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左派之间的矛盾迅速扩大,導致國共兩黨的合作關係出現裂痕。在國民黨建立國民政府發動國民革命軍北伐期間,两党矛盾激化。1927年4月12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在上海宣布清党;同年7月,汪精卫领导的武汉国民政府宣布分共,國共兩黨正式決裂。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发动南昌起义,開始武裝夺权,並先後建立中国工农红军及數處革命根据地,與定都南京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分庭抗禮。1928年12月,國民政府完成北伐、形式上統一中國後,自1930年起先後5次圍攻共產黨在南方之根據地。1934年,在第五次圍剿戰爭中,国軍攻佔當時中共中央所在的中央苏区,中国工农红军主力被迫展開逃亡,於1935年抵达陕北。1936年12月发生西安事变後,國共雙方同意停止內戰,达成合作抗日协议,中国工农红军編入國民革命軍,中国共產黨統治的陝甘寧邊區則在名義上由國民政府直轄。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爆發後,國民政府将大量地方军阀武装推上抗战前线,而胡宗南等中央军精锐则包围陕甘宁边区;中国共产党則以游击战为主,建立大量敌后根据地。国共双方皆指责对方抗战不力,並多次军事冲突[7][8]。

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後,国共之间的矛盾因裁軍、行憲與聯合政府等議題再度凸顯,導致雙方爆發連番軍事衝突。共產黨將其掌握的武裝力量命名為中国人民解放军;經過辽沈、淮海、平津等三大战役後,共產黨在東北與華北取得軍事上絕對優勢。另一方面,國民政府在1947年結束訓政、將以黨治國的國民政府改組為行憲之中華民國政府、將國民革命軍改組為中華民國國軍,頒布動員戡亂令,並以推行金圓券等金融改革措施提振當時尚處戰後疲弱的中國經濟,尝试以改革換取知识分子與中產階級的支持,但改革失敗反使國民黨民心盡失。1949年4月,國共雙方在北平進行停火談判但告失敗,中國人民解放軍隨即發起渡江战役,佔領首都南京、第一大城上海,並漸次奪取絕大部分的中國疆域[9][10]。同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更名後的北京成立[註 3],而隨著國軍在戰爭中節節敗退,中華民國政府輾轉於1949年12月撤退至臺灣地區[11]。自1955年大陳島撤退後,中華民國政府有效統治範圍限縮至臺澎金馬與部分南海諸島[12]。雙方最後的地面戰役為1961年中緬邊境的江拉之戰。1979年雙方海上衝突停止後[6]大致維持相隔的臺灣海峽分治的統治格局[13],並於1987年開始兩岸交流。

目录
内战根源及背景        编辑
国共内战的根本原因是國共两党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在民主建设尚未成功的中国,任何一个政党都无法通過吸引选票来使得自己之主张上升为国家政策[14]。

中国国民党之政治主张经兴中会到1920年代发展,在北伐战争时期形成,以孫文所提出的三民主義、五权宪法为主的指导思想,力图于民族、民权、民生等领域上,通过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逐步达到中国之统一民主富强。其终极目标为建立一个以西方民主社会為範例的、军队国家化、政治实现民主的共和国。

中国共产党之政治主张从1921年建党以来,经历巨大变化。平均地权是两党根本分歧。最初主导思想是通过暴力革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经历数次失败后,参考列宁斯大林的苏联模式,逐步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张,即毛泽东思想。但是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纲领何时最终定型,内容如何形成,现在并无证据支持。即使是中国共产党於1949年建政以后,其政治纲领也經歷数次较大变化。其政治纲领变化不属本文探讨内容,但是可以确定,中共把国民党视为“不具备广泛群众基础的阶级政党”,而自视为“代表广泛群众基础的无产阶级政党”。同时,中国共产党也认为国民党是资产阶级政党,是中共代表的无产阶级及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对象。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目标,应该是通过社会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這與當時中國國民黨政治主張大相逕庭,不可避免的使兩黨逐漸產生对立。

另一方面,国共双方都有发展自身武装力量的传统。辛亥革命后,中央政府被北洋军阀把持。由于北洋政府军力强大,孫文意识到,国民党没有自己的军队,就没有可能成功革命。所以国民党自改組起,便从苏联引进党指挥枪模式,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国民党的武装力量通过北伐战争彻底推翻北洋政府统治,于1928年在形式上统一中国。北伐战争过程中,國共關係逐漸恶化。1927年8月1日从南昌起义开始,共产党也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中国工农红军,试图夺取政权。至此,两党都各自掌握自己的军队,內戰於焉展開。

第一次國共内戰        编辑
主条目:第一次國共內戰

中山艦
第一次国共合作与两党矛盾        编辑
更多信息:联俄容共、北伐和中山舰事件
1920年8月,孫文在广州宣布重组护法军政府,继续护法运动。但其与曾为立宪派的陳炯明在政见上发生冲突,终于引发六一六事变。孙文回到上海后势单力薄,需要重新借助外界力量的支持。这时阿道夫·阿布拉莫維奇·越飛与北洋政府谈判未果,与吴佩孚联系又遭到拒绝,到达上海与孙文会晤后一拍即合。双方發表“孫文越飛聯合宣言”,开始了中国国民党与苏联的合作。而当时尚在襁褓之中的中国共产党,在未有自身的军事力量的前提下对苏联方面言听计从,在城市革命上更需要友党的支持,也就跟随苏联开展国共合作。陳炯明被多路军阀击败后,孙文被迎回广州,建立起大元帅府,在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协助下重组国民党架构,组建黄埔军校,苏联在军事上也多有支持。第一次国共合作此时也达到了高潮。中国共产党党员甚至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此源于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的提议),黄埔军校的不少学生也加入中共。

但孙文去世之后,蘇聯利用中共將國民黨分裂為左右兩派[15],国民党中的实力派势力担心靠苏联和共产国家支持并领导的中共靠掌控党政要职逐渐坐大。[16][17]中國共產黨與蘇聯顧問鮑羅廷以「黨的力量在前,革命的武力在後」為理由,在國民革命軍中發表北伐必敗論,並於廣州市區散發傳單,反對北伐統一。6月,中國共產黨中央會議討論北伐問題,並通過反對北伐統一的決議[18]。

1927年3月10日,由蘇聯全權領導掌握的中國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統一黨的領導機關決議案》,通過了「統一革命勢力」、「統一黨的領導機關案」等反蔣介石方案。同時為防止蔣獨攬專權,會議缺席選舉汪兆銘出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中央黨部組織部長,並決議不設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改為7人集體領導,免去原來由蔣擔任的上述職務,將蔣降為普通委員。

国民党右派与中共以及支持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左派产生矛盾,国共合作开始产生裂痕,国民党加速分化为不同派系。西山會議乃是国民党右派开始排斥共产主义的标志。及至1926年5月11日中山舰事件,以及蒋中正在国民党的地位上升,中共与国民党其他派系的矛盾日益加剧。最终中共与国民党各派决裂,并被请出中国国民党。苏联及中共改组国民党成布尔什维克党的计划破灭。由于没有本党的军队就难以存续,中共几年后便开始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

国民党武力清党        编辑
参见:四一二事件和马日事变
中山艦事件後,由於和蔣中正产生政見上的分歧,汪精衛離開廣州,前往法國馬賽。12月,中國國民黨左右派正式分裂,鮑羅廷隨國民政府遷往武漢。1927年2月,汪精衛回國途經蘇聯,會見斯大林。回國後,汪精衛就任武漢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會主席,反對蔣中正排共,堅持容共,4月5日和中共領袖陳獨秀發表《國共兩黨領袖汪兆銘、陳獨秀聯合宣言》。4月12日,蔣中正在上海發動「四一二事件」。汪精衛發表講話,痛斥蔣中正武力清黨,表示「反共即是反革命」。蔣中正遂成立南京國民政府,是為寧漢分裂。蔣中正下令「清黨」,清除國民黨內中共黨員,並在各地大規模捕殺中共分子。

5月中,經李宗仁及朱培德斡旋,武漢及南京避免開戰,決定分頭繼續北伐。月底,共產國際決議改變中共方略,準備武裝工農成立新軍,進行土地改革;但仍留在國民黨內,使國民黨及武漢國民政府成為工農革命獨裁機構。與此同時,中共在湖南开展流血的土地改革,鬥爭地主,使國民黨不少軍官不滿,終與何鍵發生衝突;何鍵、朱培德等亦開始清共,是為「馬日事變」。事变中,中共及倾共民众死亡达数百到一千余人。7月13日,中共發表宣言,声明因武汉广东之复杂关系,中共党员应退出國民黨。7月15日,汪精衛識破蘇聯與中國共產黨的奪權計劃,决定与南京方面主動進行和平分共,同时召開緊急會議,通過《統一本黨政策案》,要求在國民政府和軍隊中任職之中共黨員立即聲明脫離中共,否則停止其一切職務。

南昌起义及冲突加剧        编辑
参见:南昌起义、分離主義、寧漢復合、反围剿战争和长征

1931年十月革命节,江西瑞金叶坪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开国典礼
1927年8月1日,中共周恩來、劉伯承、葉挺、賀龍(其時非中共黨員,為國民黨左派成員之一)等發動南昌起义(國民黨視之為暴動),建立红军,即中國工農革命軍。是中共首次建立正式武裝部隊。8月4日,红军放棄南昌,南下廣東,國共首次武力衝突爆发。8月7日,中共召開八七會議,確定武力奪取政權,第一次國共內戰全面爆发。早在之前,即7月15日,汪精衛武漢政府大肆逮捕處死中共黨人,實行武力分共。8月14日,蔣中正下野,武汉政府与南京政府合并,史称寧漢復合(共產黨稱之為寧漢合流)。

9月,桂系軍閥和西山會議派掌握南京國民政府大权,汪精衛下野。同月,毛澤東在湖南、江西發動秋收起義。10月,汪精衛到廣東否定南京政府,鮑羅廷經蒙古回蘇聯。11月,蔣中正回到上海,邀汪北上。12月11日,中共在葉挺、葉劍英領導下發動廣州起義。12月12日,成立廣州蘇維埃政府,但廣東国军將領張發奎調動軍隊反攻,12月13日,红军失败,被迫撤離廣州。12月16日汪精衛辭職赴法國。

自1927年建軍後到1937年抗战爆發,中共展開土地改革,並多次與國民黨战斗。這段時期,中国国民党稱為“剿匪”、“剿共”,中国共产党則稱為“土地革命战争”、“十年内战”或“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1930年起,國民黨先后对中共位于江西、湖南之控制区实行五次围剿,前四次未能成功。红军通过运动战,成功守卫南方根据地。但在第五次第五次围剿中,國民黨在德国顾问建议下步步为营,采取持久作战和堡垒主义进攻红军;加上中共方面因為采用了共产国际派驻顾问李德的错误策略,损失惨重。红军主力被迫自江西瑞金轉進至陝西延安;中共稱為「二萬五千里長征北上抗日」(國民黨則稱為“流竄”),同时,一部分红军在南方坚持游击战。红军在突围过程中损失惨重,但在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后,成功突破國民黨军重重封锁。途中,中共召开遵义会议,毛泽东重获军事领导权。最终长征的红军在仅余少量部队的情况下到达延安。

结束        编辑
更多信息:西安事變
1936年,周恩来与中华民国陆海军副元帅张学良交往甚密,张学良甚至还提出申请加入共产党[19],最后被共产国际拒绝。后来周恩来多次力劝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实行兵谏,逼迫蒋中正停止剿共。最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國民黨停止與共产党作戰,第一次国共内战结束。

抗日戰爭时期的缓和期        编辑
参见:中国抗日战争、國共摩擦、黄桥战役和皖南事变
西安事变后,國民政府与中国共产党的冲突趋于缓和,这段缓和期中共称之为“第二次国共合作”。

1937年7月7日卢溝橋事變後,中日兩國進入全面戰爭狀態。7月17日,蔣中正在庐山发表讲话,表明了中国对日本退让的底线以及准备全面抗战的态度。8月22日至8月25日洛川會議中毛澤東称中共之真正任務,關于軍事問題,抗日戰爭將是一場艱苦持久戰。紅軍之基本任務是:“創造根據地,牽制消滅敵人,配合友軍作戰(主要是戰略配合),保存和擴大紅軍,爭取共產黨對民族革命戰爭的領導權[20]。”紅軍的作戰方針是獨立自主的山地遊擊戰爭。1937年9月,陕甘宁苏维埃政府改組為國民政府行政院所直轄的陕甘宁边区政府,陕北地区紅軍约4万人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后依抗战序列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东渡黄河,开赴华北战場;另约8000名在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南方八省的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

抗战期间,國民黨主要与日军主力进行正面作战,中共则在沦陷区开展游击作战。中国与日本发生22次大型会战和上万次中小战斗。其中有國軍與少數八路軍將領擅自協同参与的平型关战役。中共也有单独的对日作战如百团大战。国共之间曾爆发多次冲突,影响最大者,当属“黄桥战役”和“皖南事变”。

抗日战争结束时,红军发展到130余万人,民兵260余万人,解放区拥有约一亿人口[21]。

第二次國共内戰        编辑
主条目:第二次國共内戰

用小推車支援共產黨後勤的農民

1947年3月10日,中共首都留守处人员从南京返回延安3天后,国军胡宗南兵团从洛川沿成榆公路向延安进攻。

中華民國政府撤退至台灣路線
1945年8月起開始的第二次國共内战,中国共产党方面称为“解放戰爭”,也称“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國民黨及中華民國政府則稱為“動員戡亂”或“抗共衛國勘亂戰爭”。

抗战后局勢(1945年-1946年)        编辑
抗日战争结束后,因为国军与共产党部队冲突加剧[22],1945年8月,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飞赴重庆与国民政府谈判。谈判内容主要是投降日军接收,共产党部队与国军的合并,共产党战后的参政议政等问题。双方于10月10日签署“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决定在年底召开政治协商会议。1946年1月,国共两党與民盟、中國青年黨、中國民主社會黨等代表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和平建国纲领等五个决议案,一致同意在和平建国纲领下,共同实现民主宪政[23][24]。但实际上双方冲突未有结束。2月底,虽受反苏运动等因素影响,国共双方仍达成整军协定,统一将国共军队整编为中国国防军。协定划定全国驻军服务区,各军队集结在此统一整编;整编以12个月为一期,分期缩编部队,直到完成全国60个师的目标。3月底,国共达成迄今最后一个正式协议——东北停战协定,但对东北内战无实际约束。

二战结束後,由于苏联控制了中国满洲(中国东北)及蒙疆(内蒙古)的部分地区,毛泽东欲接管满洲,以便能更好地与蒋介石的中国国民党继续展开武装斗争。而斯大林则为了避免和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冲突的进一步加剧,拒绝了毛泽东的要求,决定在中国推行“联合政府”政策。尽管如此,苏军于1946年在撤离满洲回国之前,依然为中共抢占满洲的真空地带提供了很多便利条件[25]。例如苏联红军曾经把缴获自日本关东军的部分日本武器移交给中共将军林彪的东北野战军[26]

全面內戰(1946年-1947年9月)國軍全面進攻        编辑
1946年3月至1947年3月,国共双方边打边谈,在东北、中原、华北等处展开争夺。1946年一月停战令之后,军事冲突暂息数月;同年3月,蘇聯自東北撤軍,中国共产党隨即迅速占領重要據點並阻止國軍北上,導致4月時東北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六月停战令前后,山东和中原地区再度爆发冲突,中国共产党将此视为全面内战起始点。同年11月15日,在共產黨與民盟的抵制下,國民黨與青年黨、民社黨等召開制憲國民大會,並於該年12月25日通過《中華民國憲法》。與此同時,國民黨调集三路兵力,集结在陕甘宁边区和延安周围。国民党为迎接制宪国大,下达了第四次停战令,但对军队无实际约束力。11月19日,周恩来所率的中共代表团结束了与国民黨进行了一年多的和平谈判,返回延安。

1947年1月初,国民党应美國特使乔治·卡特莱特·马歇尔要求,先后三次呼吁中共举行圆桌会谈,解决两党争端。中共认为国民党没有诚意,中共南京代表陆定一回应,“废除伪宪法(指中華民國憲法)和恢复1946年1月31日军事位置,是恢复和谈的最低限度”[27]。国共谈判破裂。1月29日,美国政府决定终止对军事调处执行总部的关系,放弃国共调处工作,退出三人会议,迅速撤退了美方派驻军调部的人员。次日,国民党政府宣布解散三人小组及北平军调部。2月3日,美国驻延安联络团人员撤离。6日,北平军调处执行部美军人员撤退。2月底,国民党下令在南京、上海、重庆之中共留守处代表於3月5日前撤离首都卫戍司令部、淞沪警備司令部、重庆警备司令部,分别致电函京沪渝中共代表,所有中共人员限期全部撤退[28],并关停重庆《新华日报》社。3月7日,董必武率中共代表团返回延安。

1947年3月15日,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南京开幕[29]:8312。蒋介石主持,出席中央委員146人,候補中央委員46人,列席各地黨部及三民主義青年團書記長68人;蔣致开幕词,称“中共全面叛乱……政治解决的途径已经绝望……政府为捍卫国家统一,保障人民安全,当然不能坐视变乱而不加制止……我敢断定,决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们建国工作的完成。”[29]:8312同时声称实行“民主”,“结束训政”,“改组政府”[29]:8312。3月17日,参谋总长陈诚向三中全会报告军事,历述一年来建军、复员、整军工作之情形及对中共之军事情況,称:“剿匪绝对自信,绝对有把握”,“剿匪应以军事为中心”,“如果真正作战,只需三个月即可击破共军主力……政府用兵之目的在于平定叛乱,非至共军全部解除武装不止。”[29]:83143月24日,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闭幕,並发表宣言,宣称中国国民党之任务为:完成宪政准备,确立建国规模;消除统一障碍,巩固国家基础[29]:8320。至此,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彻底破裂。

1947年3月至9月,共產黨軍隊處於守勢,寧可喪失关內所有根據地,也要死守東北;国军則向中共控制区进攻,攻占中共不少城市。由于解放军采取運動戰打击国军,国军屡受打击,还要分兵把守占领城市,机动兵力日益不足。

1947年,中共軍隊拋棄國軍番號,陸續改稱為中国人民解放军(簡稱解放军)(国民党方面则称为“共军”)。

战局逆转(1947年9月-1950年8月)        编辑
1947年9月至1948年9月,解放军开始展开主动攻势,在东北将國軍压缩至几个孤立城市,在中原地區則擁有優勢地位,對首都南京所在的華东地區形成壓迫,國共雙方的武力優勢逐漸反轉。1948年秋季,解放军在东北、华东、华北三个方向发动战略决战,即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等三大战役,并取得全部三场战役的胜利。在三大战役中,国军总兵力损失150万人以上,精锐兵团几乎全军覆没,除西北外,長江以北的地區幾由共產黨所控制。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開始在北方動員十數萬名幹部南下,以此作為接管南方政權的主要力量。盡管戰局對中國共產黨有利,但是農村的南下幹部動員卻一度十分被動,甚至發生了幹部逃亡的現象,反而是城市的失業知識青年更積極地響應共產黨的南下動員[30]。

前苏联情报机构将军苏多柏拉托夫在其1994年出版的个人回忆录《特殊使命(英语:Special Tasks)》一书中说,苏联在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这些战略进攻行动期间特意引发“第一次柏林危机”,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协商而做出的一个重大战略计划,他们想以此转移美国对中国国共内战的战略注意力,将美国的援助重心牵制在欧洲,减少美国对敌视共產黨的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党军队的援助力度。[31]

另一方面,國民黨政府在1947年國民大會代表選舉與1948年立法委員選舉後行憲,由國民大會選出蔣中正、李宗仁為首任總統、副總統,將國民政府改組為一府五院的中央政府,並在該年9月實施金圓券等經濟改革措施,以企圖挽救民心。但金圓券在同年底即告失敗,造成中國國民黨統治區內急速地通貨膨脹,使經濟情勢更加混亂。

1949年1月21日,面對軍事與經濟上的失利,蔣中正宣布引退,副总统李宗仁出任代总统。李宗仁接任后,有意與中國共產黨停戰。4月,国共双方在北平举行和平谈判,但中國國民黨無法接受共產黨所提出幾近投降的国内和平协定,談判遂於4月20日宣告破裂。北平和谈失敗後,解放军隨即發動渡江战役,攻下南京、上海等中部大城,並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拿下華中與華南大部分地區,國軍則不斷向東南沿海與西南撤退。9月26日,最后一个西北省份——新疆省倒戈。10月1日,中國共產黨在北平(後復名北京)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華民國政府則相繼撤退至廣州、重慶、成都等城市,最终於該年12月撤退至臺灣。

1950年4月西昌战役,解放軍攻下西康省的西昌县。1950年8月,解放軍奪取萬山群島。

海峡对峙(1950年-1979年)        编辑
参见:朝鲜战争、两岸问题、中美关系和台海現狀

蔣中正

毛澤東

1949年10月1日舉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上,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金门大膽島上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标语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告台湾同胞书
1950年,解放軍一方面逐一攻下沿海島嶼,一方面在福建集中兵力,為渡海攻臺做準備。美國則坐視內戰結束,台海戰事一觸即發。6月朝鮮戰爭爆發,美國總統杜魯門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解放軍渡海攻臺難度倍增。中华人民共和国决定「抗美援朝」之後,原本預備攻臺的部隊調往朝鮮半島作戰,因此在東南沿海作戰暫緩。朝鮮戰爭期間,中华民国政府在聯軍統帥麥克阿瑟支持下積極備戰,试图反攻,多次嘗試突擊東南沿海島嶼,如南日島戰役、東山島戰役等,但皆以撤退和失败告終。1953年朝鮮戰爭正式停火。

1954年12月,美國与中华民国政府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宣佈「台灣海峽中立化」,一方面阻止兩岸衝突,另一方面也保證對台湾軍事援助不再斷絕。1955年1月,解放軍攻占一江山島。失去一江山岛的屏障,中华民国国军在戰略考量下,決定不再分散兵力駐守浙江沿海島嶼,轉而加強金門與馬祖之防備,遂于2月在美軍協助下主動撤離大陳島全數軍民。解放軍取得大陳島後,中華民國政府的有效統治範圍退縮至台澎金馬並延續至今。

1958年8月23日,解放軍對駐守金门之國軍發動榴弹炮突擊,在四十四天內,向金門射擊砲彈幾近五十萬發。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吉星文、趙家驤、章傑等中彈阵亡。9月2日,中华民国海军沱江號在金門料羅灣附近外海遭到解放軍魚雷艇包圍與猛烈的攻擊,幾乎沉沒。9月11日,駐守金門之國軍炮擊廈門火車站。9月22日,美國八吋大口徑巨炮由中華民國海軍運抵金門。海軍與空軍皆有交手。双方皆称胜利。其後十年,除1965年間偶發的東引海戰、東山海戰和烏坵海戰之外,兩岸海空軍不斷有零星交手,雙方各有戰損,但大體而言,双方控制领域并无太大变化。另一方面,由于台湾方面的海空军实力强于大陆,针对大陆民船的关闭政策得以长期执行。台湾方面允许海军、空军搜捕、击毁大陆籍船只的法律至1992年才废止。

停火狀態 (1979年至今)        编辑
更多信息:六二七事件和小金門高炮誤擊廈門事件
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表《告臺湾同胞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徐向前发表声明,停止从1958年开始对大金门、小金门、大膽、二膽等岛屿炮击,國共內戰軍事衝突告一段落。

1984年,駐紮在金門的中華民國國軍因追擊海上逃兵,使用輕兵器後改以105毫米榴彈炮射擊,擊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控制的草嶼,0.19平方公里的孤島上落彈150餘發,造成中国人民解放军兩名戰士身負重傷,但中国大陆对此事表示沉默,既未還击,也未抗議。

1991年4月22日,中華民國國民大會通過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同年4月30日李登輝總統以總統令公佈。5月1日起動員戡亂時期正式結束,中華民國政府不再視中共為叛亂團體,承認中共政權統治中國大陸的事實[32],並宣布結束兩岸敵對狀態[33][34]。

1994年11月14日上午,小金門国军駐軍進行火炮試射,因射程計算出錯,誤擊廈門市郊黃厝村塔頭社,造成4名大陆民工受伤,其中重傷兩人[35]。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对此事件表示严重关注,认为这是一起破坏海峡两岸和平气氛的恶性事件,並强烈谴责台湾当局的罪恶行径,坚决要求台湾当局迅速查明情况,公布事实真相,并严惩肇事者[36]。

1996年中華民國第一次總統直接民選,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以東南海域為目標,實施彈道飛彈試射,中華民國國軍均進入高度備戰狀態。[37] 這次危機由美國第七艦隊以「經過」之名進入台灣海峽而緩和,但解放军軍機「不出海」之默契從此被打破,解放军軍機活動範圍延伸至台灣海峽中線 ,壓縮了中华民国空军預警時間。

2007年中共十七大時,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锦涛再度提出「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主張(参见:胡六点),当时執政的民主進步黨不予理睬。但在二次政黨輪替後,總統馬英九称「不排除」與中國大陸簽署和平協議,不過並沒有時間表[38]。2011年10月又再度提出[39],之後又表示會先經過公民投票同意再簽署[40]。但此說仍引發台灣泛綠陣營的批評,認為是片面為統一而鋪路的投降式協議,涉及改變現狀,但台灣人民並未賦予他這項權力,且缺乏第三者的監督與保證,美國等盟邦亦質疑中共並不可靠,最後無疾而終。[41][42][43][44][45]2014年春爆發太陽花學運,兩岸後續談判受阻。2015年在新加坡舉辦兩岸領導人會面,但雙方未發表共同聲明或簽署協議。
習近平七十屆聯合國大會講話全文

[2015-09-29]


新華網聯合國9月29日報道,國家主席習近平28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出席第七十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並發表題為《攜手構建合作共贏新夥伴 同心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講話。講話全文如下:

攜手構建合作共贏新夥伴 同心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
——在第七十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時的講話
(2015年9月28日,紐約)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習近平

主席先生,各位同事:

70年前,我們的先輩經過浴血奮戰,取得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翻過了人類歷史上黑暗的一頁。這一勝利來之不易。

70年前,我們的先輩以遠見卓識,建立了聯合國這一最具普遍性、代表性、權威性的國際組織,寄托人類新願景,開啟合作新時代。這一創舉前所未有。

70年前,我們的先輩集各方智慧,制定了聯合國憲章,奠定了現代國際秩序基石,確立了當代國際關係基本準則。這一成就影響深遠。

主席先生、各位同事!

9月3日,中國人民同世界人民一道,隆重紀念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作為東方主戰場,中國付出了傷亡3500多萬人的民族犧牲,抗擊了日本軍國主義主要兵力,不僅實現了國家和民族的救亡圖存,而且有力支援了在歐洲和太平洋戰場上的抵抗力量,為贏得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作出了歷史性貢獻。

歷史是一面鏡子。以史為鑒,才能避免重蹈覆轍。對歷史,我們要心懷敬畏、心懷良知。歷史無法改變,但未來可以塑造。銘記歷史,不是為了延續仇恨,而是要共同引以為戒。傳承歷史,不是為了糾結過去,而是要開創未來,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

主席先生、各位同事!

聯合國走過了70年風風雨雨,見證了各國為守護和平、建設家員、謀求合作的探索和實踐。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聯合國需要深入思考如何在21世紀更好回答世界和平與發展這一重大課題。

世界格局正處在一個加快演變的歷史性進程之中。和平、發展、進步的陽光足以穿透戰爭、貧窮、落後的陰霾。世界多極化進一步發展,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掘起已經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極大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既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也帶來了需要認真對待的新威脅新挑戰。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也是聯合國的崇高目標。目標遠未完成,我們仍須努力。當今世界,各國相互依存、休戚與共。我們要繼承和弘揚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構建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此,我們需要作出以下努力。

——我們要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諒的夥伴關係。聯合國憲章貫穿主權平等原則。世界的前途命運必須由各國共同掌握。世界各國一律平等,不能以大壓小、以強凌弱、以富欺貧。主權原則不僅體現在各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侵犯、內政不容干涉,還應該體現在各國自主選擇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的權利應當得到維護,體現在各國推動經濟社會發展、改善人民生活的實踐應當受到尊重。

我們要堅持多邊主義,不搞單邊主義;要奉行雙贏、多贏、共贏的新理念,扔掉我贏你輸、贏者通吃的舊思維。協商是民主的重要形式,也應該成為現代國際治理的重要方法,要倡導以對話解爭端、以協商化分歧。我們要在國際和區域層面建設全球夥伴關係,走出一條「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國與國交往新路。大國之間相處,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大國與小國相處,要平等相待,踐行正確義利觀,義利相兼,義重於利。

——我們要營造公道正義、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在經濟全球化時代,各國安全相互關聯、彼此影響。沒有一個國家能憑一己之力謀求自身絕對安全,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從別國的動盪中收穫穩定。弱肉強食是叢林法則,不是國與國相處之道。窮兵黷武是霸道做法,只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們要摒棄一切形式的冷戰思維,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安全的新觀念。我們要充分發揮聯合國及其安理會在止戰維和方面的核心作用,通過和平解抉爭端和強制性行動雙軌並舉,化干戈為玉帛。我們要推動經濟和社會領域的國際合作齊頭並進,統籌應對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威脅,防戰爭禍患於未然。

——我們要謀求開放創新、包容互惠的發展前景。2008年爆發的國際經濟金融危機告訴我們,放任資本逐利,其結果將是引發新一輪危機。缺乏道德的市場,難以撐起世界繁榮發展的大廈。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局面不僅難以持續,也有違公平正義。要用好「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努力形成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有機統一、相互促進,打造兼顧效率和公平的規範格局。

大家一起發展才是真發展,可持續發展才是好發展。要實現這一目標,就應該秉承開放精神,推進互幫互助、互惠互利。當今世界仍有8億人生活在極端貧困之中,每年近600萬孩子在5歲前夭折,近6000萬兒童未能接受教育。剛剛閉幕的聯合國發展峰會制定了2015年後發展議程。我們要將承諾變為行動,共同營造人人免於櫃乏、獲得發展、享有尊嚴的光明前景。

——我們要促進和而不同、兼收並蓄的文明交流。人類文明多洋性賦予這個世界飆紫嫣紅的色彩,多洋帶來交流,交流孕育融合,融合產生進步。

文明相處需要和而不同的精神。只有在多洋中相互尊重、彼此借鑒、和諧共存,這個世界才能豐富多彩、欣欣向榮。不同文明凝聚著不同民族的智慧和貢獻,沒有高低之別,更無優劣之分。文明之間要對話,不要排斥;要交流,不要取代。人類歷史就是一幅不同文明相互交流、互鑒、融合的宏偉畫卷。我們要尊重各種文明,平等相待,互學互鑒,兼收並蓄,推動人類文明實現創造性發展。

——我們要構築尊崇自然、綠色發展的生態體系。人類可以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但歸根結底是自然的一部分,必須呵護自然,不能凌駕於自然之上。我們要解抉好工業文明帶來的矛盾,以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為目標,實現世界的可持續發展和人的全面發展。

建設生態文明關乎人類未來。國際社會應該攜手同行,共謀全球生態文明建設之路,牢固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意識,堅持走綠色、低碳、循環、可持續發展之路。在這方面,中國責無旁貸,將繼續作出自己的貢獻。同時,我們敦促發達國家承擔歷史性責任,兌現減排承諾,並幫助發展中國家減緩和這應氣候變化。

主席先生、各位同事!

13億多中國人民正在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鬥。中國人民的夢想同各國人民的夢想息息相通。實現中國夢,離不開和平的國際環境和穩定的國際秩序,離不開各國人民的理解、支持、幫助。中國人民圓夢必將給各國創造更多機遇,必將更好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

中國將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堅定走和平發展道路,無論國際形勢如何變化,無論自身如何發展,中國永不稱霸、永不擴張、永不謀求勢力範圍。

中國將始終做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堅持走共同發展道路,繼續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將自身發展經驗和機遇同世界各國分享,歡迎各國搭乘中國發展「順風車」,一起來實現共同發展。

中國將始終做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堅持走合作發展的道路。中國是第一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國家,將繼續維護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中國將繼續同廣大發展中國家站在一起,堅定支持增加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非洲國家在國際治理體系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中國在聯合國的一票永遠屬於發展中國家。

在此,我宣佈,中國抉定設立為期10年、總額10億美元的中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支持聯合國工作,促進多邊合作事業,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新的貢獻。我宣佈,中國將加入新的聯合國維和能力待命機制,抉定為此率先組建常備成建制維和警隊,並建設8000人規模的維和待命部隊。我宣佈,中國抉定在未來5年內,向非盟提供總額為1億美元的無償軍事援助,以支持非洲常備軍和危機應對快速反應部隊建設。

主席先生、各位同事!

在聯合國迎來又一個10年之際,讓我們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攜手構建合作共贏新夥伴,同心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讓鑄劍為犁、永不再戰的理念深植人心,讓發展繁榮、公平正義的理念踐行人間!

謝謝各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