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致函聯合囯

尊敬的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阁下

您好,知道您近來很忙,也一定為美國的甩鍋感到糾結和煩惱。人無信不立。國與國之交言必有信

       今天的世界因为COVID-19,引发各国政府采取自以为是的对策和主张,结果造成了意识形态的斗争。中国要如此,美国就非要和他不一样,世界卫生组织谭德赛支持中国的务实和诚恳的态度,那么美国就非要跟你唱反调。这就像美国大选民主党和共和党彼此对立故意制造"政治虚假意见“。特朗普总统是玩弄和制造“虚假意见”的高手。而虚假意见对许多公开的政治事件往往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一般来说,台湾的民选过程中造假是必然的現象。典型的“虚假事件”最为神出鬼没。當屬美國人稱之爲"麻煩製造者”陈水扁的“319枪击案”,陳菊的“走路工”,蔡英文的操弄香港反送中,抗中暴动等等,然后,组织网军和操控中选会做票。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奥妙不同台湾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美国选举这些五毒俱全的潜规则,台灣要比美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每一次选举都有“好戏连台”。狐假虎威,彼此爲師。世界各国民主选举其實都一样有政治黑暗的一面。
       多數普通人对某一特殊问题知识甚少的,加上那些对此爆炸性闻所未闻的人来说,往往能形成一个短暂跟風拜佛的绝对多数。就社会整体素质来讲,大多數人的政治参与度意願不高,在某種情緒下发表意见时,往往就从那些与自己意见往往相似的人身上发现行动的线索。你不带口罩,没事;那我也不带,有事也不拍!就是这种不负责任的虚假议题操作选票和仇恨情绪。

       联合国组织是站在全世界的全体会员国的立场上,为防疫抗疫必须过滤这种来自美国或其他未经科学鉴证的虚假意见。美国为所欲为的独霸世界时代结束了,他当然很困惑,作为一个商人,我給UN出了钱,就是让你们UN为我美国说话。联合国不接受美国的虚假意见,就开始”甩锅“。聯合國的前景理論在於自己的決策是否科學可靠,可信,可推廣,因爲聯合國不是為美國一家利益需要服務的。物競天擇,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他的对手 拜登,当然因此“捡到抢”,选情不断上涨。
      除非特朗普能“回心转意”,那样美國选民也不容易原谅他这种称王称霸的暴躁性格。
       联合国能做的就是”立 ,新 ,求 ,真“。把自己的工作做的更好
       中国有句古话:“俯者易而蹴者难”。隨其自然比較容易,台灣最大悲哀在於沒有搞清楚誰在代表中華民國的全部國家主權,蔣介石政權最後沒有搞清楚2758號決議生效,他的一切原來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的文件,合法性,行爲力,影響力,都立即失效,沒有國際社會的承認和支持了。即便是美國對台灣的台灣關係法,也是非官方non-official relationship的民間關係。明白這個道理,就好辦了。

        

             联合国是一个国际大家庭的超级政府。聯合國有兩隻手,一隻手政府是看得見的手,是做國際法國家主體資格的裁判和召集大家解决主權國家平等協商處理涉及國家主權危机,处理干涉内政问题的,有共性的问题,可以用数量分析来判断在做出决策。有个性问题,群体决策不如少数最优秀的成员肚子解决问题的效果好。这次中国应对COVID-19, 这就是一个案例。

       但中国也有中国的核心利益的难处。说穿了就是台湾问题。因爲台灣問題本質是中華民國台灣省的地位和内戰尚未結束的對抗和敵對衝突問題。台灣不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联合国宪章签字的中华民国的主權问题。台灣認爲中華民國台灣省的主權屬於台灣2300萬台灣人民,而不屬於中國大陸14億人民。這就名不正言不順啦。爲什麽呢?

      占山爲王,有槍便是草頭王。台灣是中華民國蔣介石政府打下來的江山接受日本投降,建設起來的“反共復興基地”。戰場上得不到東西,談判桌上永遠也得不到。美國南北戰爭如此,其他國家也如此。南北朝鮮也如此。
      另一方面,中國大陸1949年10月1日取得了大陸地區的戰場勝利宣佈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在對外關係上,在1971年前,一直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名義代表“全中國”,這個“全中國”與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是中國國家主體”的法律概念定位不一樣。中國大陸認爲“全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再説,從聯合國組織角度和國際法來講,1945年聯合國憲章簽字的中國十人代表都是中華民國當時的公認總統蔣中正簽字生效的中華民國中共解放區的政治代表,也就是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這是一種國家主體的政治承諾,聯合國憲章生效以後,非經聯合國安理會程序不得變更和處罰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憲章上的國際法主權主體的地位。這就是聯合國憲章 國際法之絕對保留原則。
       考慮到自聯大2758號決議生效后。中國代表喬冠華提出以中國政府表示愿中華民國政府的席位。自此,中國建交的世界各國都要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全中國的聯合國國家主體。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樣就中國兩岸各自在國家正名問題上犯了形而上學的非此即彼的原則性錯誤。
第一個錯誤觀點,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推翻中華民國的人民當家做主的新國家,新政權,新國體,並用馬克思的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國家學説,加以解釋,國家的領導階級,核心力量,等等社會主義國家的套路和框框,定位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就不能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的全民國家相提并論,同流合污了。
第二個錯誤觀點: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舊瓶裝新酒”。也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的話。那麽孫中山就是中國的國父和奠基者,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先生的學生,就沒有主導國家主體的合法性和權威性了!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將大打折扣。毛澤東就不是華盛頓,而是林肯。顯然在建國初期的政治協商會議就此討論過程中,觸動了毛澤東的惻隱之心。一直到晚年毛澤東最後悔的事就是改了國號。
第三個錯誤觀點,約定俗成,積重難返,將錯就錯,習非成是。我就不就此展開了。後面我有提到自己的撥亂反正之難,難於上青天。中国改革之患,害之除于甲者,将发于乙。泯于丙者,将发于丁


当权的政治家,由于他所处的位置、所掌握的权力,可以做很多的好事,实事,一念之兴,举手之劳,就有可能解民于倒悬,为人民谋取更多的福利。

      每個人的 人生都有限,政治家当权的时间也有限,要利用条件,抓住时机,为国家、为人民、为人类多做好事。中国人常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句话的意思是,做好事并不是为了回报。
事实上只要做了好事,人们就不会忘记他。

我真是倒了年過古稀,力不從心,心有餘恐怕上帝不會給我多少時間了。所以,我把這些社會實踐探索的真理,公開展示在全世界人民和各國政府,的當權者面前,我寄希望於聯合國秘書長,以及聯合國安理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當然更寄希望于聯合國大會各國政府的代表,成就中國的國家統一,越開越好,越符合聯合國憲章原則和聯大2758號決議越好。
莫教高墻礙遠山,多留餘地舖明月。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我是中国国内最早向北京决策机关提出"同心同国,一中三宪,振兴中华,共建家园"建议。那时20年前的江泽民时代。因爲我真的與江澤民主席一直保持很好的溝通和交流。我在1995年的元旦寫給江主席一封“投名狀”,主要就是談我在兩岸特別粵港澳地區接觸臺商臺胞臺屬的正方兩方面經驗和教訓,也説明,我缺乏商業欺詐的經驗,吃了很多大虧。也提出了希望,後來一月30日江澤民發表了《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的講話。我們都是有心人,這話當然也是長輩對我們晚輩的肯定和希望。所以,我在1998年十月國慶前特快專遞報送中南海我的“
同心同国,一中同表,振兴中华,共建家园"建议后。   中台办的回复是:“謝李海同志:您的建议我们已经呈交有关领导审阅。”
后来,中央做出决策”在当代中国,只有邓小平理论,而没有其他理论能够解决中国的命运和前途问题“。

        邓小平理论的”一国两制“就是”中国就是一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好,中华民国也好,都叫中国。而联大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下面的问题就出来了。

        所谓”九二共识“,到底有没有就国家定位问题达成共识?
       没有。我们说”一念之差“。要是江泽民时代的思想再解放一点,再多研究研究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的国家主体的法律依然保留再联合国宪章概念,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就是代表这孙中山创立的中华民国的概念吗!当时只要国共两党达成”一中同表中华民国"的国家主体概念,中国早就实现和平统一了。一步之遥,一念之差,当权的政治家,由于他所处的位置、所掌握的权力,可以做很多的好事,实事,一念之兴,举手之劳,就有可能解民于倒悬,为人民谋取更多的福利。

        尊敬的联合国秘书长阁下,江泽民主席,李鹏总理,李岚清副总理,朱镕基,黄菊,这些第三届中国领导核心,都是东北机械局的青年才俊,留学苏联归国建设的由技術員做起的新中国摇篮孵化的国家栋梁。我父亲当时最早由瀋陽市委組織部任命“企業管理科”副科長。相當重要的崗位,也是东北机械局的精英。只不过他是从台湾省政府物资调解委员会进口部的课长兼襄理,策反弃暗投明,返回大陆,经中央组织部审核,批准派往东北机械局参加东北恢复建设的。我母亲当时是东北机械局幼儿园的园长。

        中国党在政治上和法律上的理论准备是不充分的。特别是苏联的形而上学,非此即彼观念影响很深。比如,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理论和实践,宪政与法治。这种宁左勿右的政治风气,直到改革开放进入到市场经济阶段,仍然没有搞清楚。

       我是1974年春节向毛泽东主席提出中国解放阶级路线,解放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解放科学技术和科学管理,我们一定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才能有实力解放台湾的始作俑者。当时我是具备中国农村全面生产能力,并走进中国石油工业的重点企业的优秀生产工人。我非常重视实践中不断学习相关的理论。农村下乡时,大队抽调我当科学种田的实验员。公社派民工修铁路复线,派我当施工员。我们石油钢管厂建厂时只有一条苏联引进的自动化生产线,后来我们实现国产化。我是电气维修小组的学徒工。在学徒期间,我就走上了车间技术学习的讲台。我自学了电机学,高等数学的弗利埃级数,机械操作规程等等,所以,成为了技术工人的佼佼者。由于车间党支部找我谈心,并告诉我,准备列入今年的培养对象。

我完全陷入了喜忧参半的困境。原因就是我是台湾台北生人,我父亲的历史问题还没有最后定论。我内心中还有一种“特嫌”的包袱。我能当上石油工人已经心满意足了.。“入党”那在中国可是一种政治的光环和荣誉。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终于把我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对工厂生产实践的具体情况如实总结汇报给党中央和毛主席。

         后来的事情,大悲大喜,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我三十而立的时候,我考进了中国西北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很快便成了数学系的学生会主席。我是来自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在我们厂里有两种观点。

       一种是过分强调实践,轻视理论的重要性,轻视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另一种是过分强调理论,轻视实践的重要性,轻视实践对理论的基源性与优越性。他们都没有把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正确解决与正确联系。

       所以,我大学毕业就要求回到实践中去,回到石油系统最需求的地方去。当时,西安石油勘探仪器总厂,是中美企业合作的排头兵。我们是第一家引进美国印刷线路板计算机辅助设计全自动流水线的试验田。我进厂报到的第一份任务就是“千里走单骑”到北京首都机场,接货。把全部计算机辅助设计设备托运回来“西安”。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毫不猶豫地接受這樣的“下馬威”的挑戰和考驗。

       一年后,我们基本上掌握了美国这套计算机辅助设计线路板的软件CAD III系统,其实,现在的所谓“芯片”在电脑上也是一样的社会原理。我成了中国第一批IT工程师。

        两年半以后,深圳南山蛇口工业区前来西安招聘人才。我下了决心,与父母依依不舍的说明“好男儿志在四方”。我又以“考场提问监考组组长”:“這道考题必要条件不明确怎么办啊!?”
考官说,“那就按照不明确的答题”。结果我把两种不同情况下的两种结果,写上了答卷。

        結果,我被這位獨具慧眼的伯樂招聘組組長破格录取了。不经干部培训班直解上岗,到中国第一家合资企业任副厂长。主要搞营销和物流,还分管车队和食堂。
两年后,我们企业升级改造与美国工业气体公司资本重组。我担任招商局中方总经济助理。此后的一年过渡期主要是熟悉美国企业管理的流程管理制度,我觉得受益匪浅,我也因此被聘为招商局“企业管理工程师”。我认为这是一张全世界“职业经理人”的推荐信。

           1986年蛇口工业区经理以上干部公开考核答辩。我又被深圳市台办聘为第一家台胞台属联谊会会长。就在随后的选拔中,我荣幸地成为香港招商局发展公司第二贸易部的成员。这是多大的政治信任和改革使命啊!我们当时的工资并不高,每月2300元港币。但是我们每年可以免税购买八大件进口电器用品。香港确实是鱼龙混杂,藏污纳垢,贫富悬殊,井然有序,充满诱惑,充满陷阱,充满挑战,也充满希望的一颗东方明珠。我的第一关是香港话的语言关。其次是西方经济学和国际贸易法律理论和案例。理论的知识不一定就能用到实践中,能用到实践中的理论才是真正的理论。

              尊敬的联合国秘书长阁下,您可能不知道我为什么写这么多自己的事,是炫耀自己吗?不是。我是在揭发我的发现和无助之处!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另外没有鉴别和分析就没有发言权。为什么呢?

      在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特别强调一句话,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
      我们知道社会主义就是强调“天下为公”的公有制天下。而香港就是私有制为主的私有制天下。

       当时北京正在轰轰烈烈地讨论市场经济的性质,究竟“姓资姓社”的问题。
     记得那时我们和梁鸿坤一起内部讨论市场经济话题时,我们就说,市场经济不姓资也不姓社,市场经济是靠法治和诚信维持的商业关系。在大陆社会主义公有制天下,一样有严重的无法无天的损人利己的商业行为。所以,姓资姓社的提法就是我们中国党理论的形而上学,非此即彼观点,沉渣泛起。

毛泽东去世,华国锋上任提出“两个凡是”,这就是“形而上学,非此即彼”的人治立國。
强调治國伟人第一,强调理论第一,强调“独尊儒术,废黜百家”。
中国歷代的文旦公知,言过其实,终无大用。

邓小平去世,江泽民上任提出”只有没有“,这就是新的形而上学,非此即彼的世界观,中国的文旦,强调伟人理论的权威性,连续性和永恒性。言过其实,终无大用。忽视了实践第一的真理标准。完全否定实践质疑邓小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司法漏洞,教育陷阱,国家利益高于香港的意识形态。

今天我们身处两岸 华人接触最多最密切的美国华人社区,有谁在意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名正言顺,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问题呢!?真是一叶障目,累死三军。

中国改革之患,害之除于甲者,将发于乙。泯于丙者,将发于丁
为今之计,唯有各国皆从教育入手,上善若水,海纳百川,大浪淘沙,有容乃大。

习近平身为中国现任国家主席提出了不少改革良策和利于全球化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宝贵建议,这是江泽民,胡錦涛时代提不出来的,因为那时中国没有这种一带一路的社会实践。但同时他身上也流露出毛泽东时代的隐患。这就是中国的俗话“兴一利必有一弊”。“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

但君子之過,日月之食,人皆見之,習焉不察。我的建议和意见,越来越听不进去了!所以,我转过来,向联合国秘书长贵人求助,就是针对联大2758号决议这一定海神针的不确定性,究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是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的国家定位,就这么简单的法律逻辑唯一性和排他性的问题,中国政府自上而下几十年解决不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对这件事,您是联合国现任秘书长,最有权威陈明厉害,使纠结在中华民国台湾省定位问题迎刃而解,美中关系迷途知返,峰回路转的伟人啦!联合国安理会是监督大会决议有效实行,监督联合国组织成员国同样共同尊重这一决议精神和原则,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信守承诺,不搞私下谋取私利的小动作。现在,中国即将在八月安排在中国主权的东沙群岛举行大型军演。这本来就是中国迟迟不能落实联大2758话决议,依法名正言顺从台湾分裂中华民国国土的蔡英文政权手中(夺岛)收回东沙主权的内政。

联合国也要善于利用这个机会明辨是非,拨乱反正,扶正压邪,拨云退雾,让全世界人民看清台湾海峡的真面目。

联合国这一招,可谓是“四两拨千斤”,“一语道破天機”
一念之興立竿見影,解开两岸中国14亿万人民的心中迷雾和几代人的纠结!

至于未来的台湾问题也很好解决。

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华民国台湾的唯一合法政府的人,就留下来建设台湾。
不愿承认做中国的台湾人,美国国内法早就招降纳叛,全盘接受。


这样一举两得,大路朝天,美国疫情损失损伤这么多这么大,由台湾这样优质的陈时中为代表的防疫专家是应该帮助美国度过COVID-19难关的最佳合作伙伴。台湾时中,可以攻玉。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带上自己的珍珠财宝,飞机大炮,设备钞票。越多越好,统统带走。三艘航空母舰都装不下,那就好好商量一下投降和光复的具体期限,一个月,还是两个月。这也是中华民国的台独对美国人民的一种贡献和投资吧!

请全世界放心中国人民不但能依据联合国宪章中华民国是中国主体的原则,

也必须遵守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法统台湾,过海驻军。
实现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国家军队真正的统一。
并且中国台湾人民一定会和中国大陆人民一起,
实现具有台湾特色的民和主义,民新主义,民立主义
这就是,依照立宪和宪政的民主法治原则共建台湾美好家园。
我们国家统一的目的一定要达到!
我们国家统一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致以最誠摯的感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