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海内存知己,千里之外祝贺马英九兄弟七十大寿生日快乐!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7-15 08:51 編輯

海内存知己,千里之外,祝贺马英九兄弟七十大寿生日快乐!

今天是台湾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七十大寿的生日。我真心实意地由衷感谢马英九在百忙中多次回复我的建议。

要说我们不谋一面的电子邮件往来,可能是我学习台湾经验和理论联系实际成长得最快的时期。

我比马英九年长三岁,他出生香港,我出生台湾台北东门町。他祖籍从陕西关中迁移到湖南,我祖籍从陕西岐山扶风迁移到浙江绍兴北的马鞍山。我在家排行老大,我在台北的名字,叫“马保罗”。父亲叫“马伯彦”,他说“马可波罗”时介绍西方世界了解中国地理文化的伟大使者。希望我以后也应当成为传播中外文化的使者。历史不能假设,我们经历了台湾光复市民欢欣鼓舞等待接收的年代。也深深理解问题接接踵而来,国内战场失败,台湾人满为患,物质紧张,物价飞涨,民生凋敝,悲情自228而生,军警扰民,民怨纷纷。我在6月28 日出生。我母亲原来就是台湾省烟草专卖局的广告文员。我父亲在台湾省物资调节委员会任进口部的课长。当时条件还不错。也许受到地下党的影响,后来离开台湾,回到大陆。要不然,我也可能是台湾的社会精英。

我对台湾的认知是从1986年担任台湾第一家台胞台属联谊会的会长开始的。

实践出真知。

那时从台湾来大陆观光和投资做生意的台湾人,大多自信满满滴,至于市场经济台湾商人到此如鱼得水,夸夸其谈,深不可测,享受了极高的优惠条件。同时也流露出大陆无知,幼稚,容易欺骗。

我是平视和冷静的看待台湾企业的,因为深圳的外商企业参差不齐,什么样的外商或多或少,心中有数。87年我前往香港招商局发展公司从事商贸服务,接触台湾人就更多了。那时我对一国两制的认识程度,还是感性阶段,学习阶段。在初涉商界以后,就开始进入警惕奸商,无处不在,对台商也有了批判和质疑的觉悟。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后来越来越注重学习王永庆的企业经营之道,在越来越多的商业诱惑之下,我也多次购买台湾的空手套白狼的商品。看到那种专门坑蒙拐骗的传销和商务陷阱的圈套之后,我对台商的诚信度彻底崩溃了。

我转而希望两岸兄弟一家亲,同理心,菩萨心,与人为善。于是开始对政治感兴趣了。1995年元旦,开始写信中南海,希望把两岸统一问题提上国家议事日程上来。江泽民随后,一个月就发表了“江八点”。李登辉也有“李六条”回应。感觉李登辉的《国统纲领》,“国统委员会”还是有希望的。这时为了更多接触台商,就在中山一家台企当了几个月的副厂长。也曾经为一家成都的民营企业打工当厂长。我自己也曾冒名深圳台商投资湖南怀化鹤城区教育局和煤炭局联手合办的希望工程小煤矿,一步一步把我拖入30万人民币付之东流了。欲哭无泪,应该说我与深圳的任正非,台商郭台铭等是差不多同时成长的商人。
2000年我加入了深圳零动电子商务公司。从事纺织服装设计的电子商务服务工作。期间,在高交会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和商务电子服务的模式推广活动。我做主持人。邀请著名的

吴桂贤 以及纺织服装界的人士与会参加;那一年,我们还精心策划设计湖南炎帝陵县的千年祭祖活动。还准备邀请台湾的陈水扁参加,以促进两岸民族融合发展。


我自从到了中国农村上山下乡插队落户以后,我就经常想我将来能为广阔天地的广大农民做点什么?


后来,我从农村走进了中国石油工人产业大军滚滚洪流的队伍中,我觉得思想境界确定更开阔了,真正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当家做主人领导阶级的觉悟。我又经常反问自己能为祖国建设做点什么不一样的贡献!?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身边的农民兄弟,工人师傅都对我那么好,那么淳朴,善良,温馨和关爱。

我是一个从小单独一人颠簸流离,四海漂泊,一边求学,一边谋生的性格独立自主的人。父亲虽然完全可以创造一个稳定温暖的与大众一样正常家庭传统教育。但是他并不是这样思路教育我。他让我六岁时自己坐火车到唐山,他和母亲买好票,把我送给沈阳开往北京的特别快车的列车长,委托他一路照顾一下,到唐山车站,我的阿公和铃姨就会进车站接我。我的暑期生活就在一个全新的环境,家庭环境和社会文化环境中展开了。这就是我的人生第一步!我懂得了知恩和感恩!懂得了看人眼色和脸色,懂得了不同的语言和语境的千差万别。


我在沈阳东北机械局子弟学校读了三年小学,九岁的时候,1959年5月,父母因工作调动,要前往三线建设的四川德阳,建设中国未来的战备工业基地。他决定让我留在北京寄宿在我姑姑家继续求学读书。我真的感谢和理解我的父母良苦用心。每个月30元人民币作为我的”抚养费“。这个30元在当时可以养活一家人!

我的成长,并不像他们设计和安排的那么水到渠成,雨露滋润。少年的磨砺才刚刚开始


昨天是馬英九前總統的生日。回想八年來馬英九任上,撥亂反正,力挽狂瀾,堅持一中,勇往直前的所作所為,實在猶如諸葛亮任勞任怨,憂國憂民,“鞠躬盡瘁”,“壯志未酬”的政治氣概。昨天僅僅送上一兩句生日的祝福,覺得餘音未盡。

且不說南海仲裁對中國U型線和太平島的荒唐否定,我只能說,馬英九精通歷史,博覽群書,在"大是大非”問題上獨具慧眼,“大事不糊塗"!有幸的是,自2008年520以後,我與馬總統雖不謀一面,但信息一直是相通的。特別是開放陸客台灣遊以後,我第一時間,就登上了台灣島。這對我來說,也是實現了我這個台灣生人多年夢寐以求的夙願。

       因為我出生台灣的這一特殊身份,自小學,中學,上山下鄉,進廠當工人,以致後來上大學,招聘去深圳,外派去香港招商局,都經過了比平常人更加嚴格的挑選和政治審查。但也正是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事,我於1974年春節上書毛澤東談到了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和“重在表現”應是階級路線重心的建議。也正是這種原因,我在1997年八月上書中南海(北戴河)提出,李登輝提出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應該理解為”一個國家內的邦與邦(state by state) 關係1998年9月上書江泽民諫言,“同心同國,振興中華”三階段的建議。2000年元旦在澳門致函台灣當局以及各政黨一封告台湾乡亲公開信。在陳水扁就任以後,策劃借在上海舉行APEC會議,邀請陳水扁,並安排去湖南株洲的炎陵縣祭祖的加強兩岸認同炎黃子孫的中華兩岸一家親活動。(我當時是深圳靈動電子商務公司辦公室主任)這個策劃方案已經報請胡德平(胡耀邦之子)。儘管我们自不量力,一再多情,位卑言輕,但人各有志,審時度勢,盡心盡力,運籌帷幄,成人之美。不以僥倖以成功,因勢利導,泰然處之,不動聲色,推動兩岸聚同存異,舉措天下和平發展。








2008年7月4日我到台北的第一天就託人送信馬英九,希望能參加北京的奧運會。並送上了我設計的“同心同國,同表一中”的“中華兩面旗”。當時,因女兒生孩子,我們已經準備移居美國了,並在美國參加了一些促進兩岸回歸憲法上“one Nation under Constitution,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的公開活動,初試啼聲。後來,在2010年1月收到第一夫人的一封旁敲側擊的電子郵件,我下決心”愚公移山“,以實際行動,推動和踐行”我的美國夢“,(新美國人,新美國城市,新美國形象)。隨後,我在和白宮,以及和馬總統的電子郵件的信件往來中,找到了彼此尊重的信任和同情的理解。我也越來越深刻地意識到,馬英九之所以提出”一中各表“以及”不統,不獨,不武“,完全符合美國,”重返亞太“戰略再平衡的內在核心利益。雖然,我更加理解和同情馬英九的內憂外患處境,但也更加擔憂越來越走向文化台獨的台灣社會民粹越做越大,年輕人越來越沉醉於”小確信“和”台獨意識形態“的陷阱,而缺乏大中華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作為身在美國的海外華人,我的根本利益出發點就是推動中美兩國人民自下而上的文化交流和政治互信。促進兩岸人民的和解和平和共建美好家園。我沒有”聞達於諸侯“,追求名利的野心。所以,只要別人接受了”同心同國,同表一中“的和平發展觀點,我就心安理得,死而後己了!至於我的美國夢,也是”日拱一卒,不廢唐娟“,"inch by inch ,step by step",循循漸進,因勢利導,十年樹木,慢慢來吧!我先以身作則,成為一個腳踏實地,名副其實的新美國華人,才有資格說這個美國夢。然後,我只有聯繫實際,促成中美兩國的有影響力城市之間,加強全方位的城市再造和文化互動學習以及優勢互補博採眾長,才能有資格說,新美國城市的選項行之有效,互利雙贏,深入人心。然後,中美之間因為南海等一系列政治議題的南轅北轍,我作為在夾縫中生存的美國華人群體來說,只能說”和",只能“謀和”。因為戰爭是一場災難,戰爭沒有贏家,人民最終是受害者。美國和中國都不應該以武力逼迫對方屈服稱臣。


       現在,我對台灣的政治失衡,感到悲觀。有些不知所措的無奈和糾結。在洪秀柱挺身而出的時候,我全力以赴加以支持。現在,洪秀柱當了中國國民黨主席,我依然不改初衷。但我深深感到,她的力不從心,勢單力薄,孤掌難鳴。我多麼希望中國國民黨能夠東山再起,勵精圖治,重整山河,於大陸統合成具有中美憲政特色的聯邦制共和國。即我的大中華夢:“新中華民國”。

        我不敢預言,但我希望和期待,台灣兄弟姐妹聚力同心,認清大勢,同心同德,同表中華。振興中華,共舉大業。我希望,吳敦義,寶刀未老,重返戰場。我希望馬英九,四年以後,捲土重來,東山再起。愈挫愈奮,一往無前。我希望,台灣有更多更優秀的大智大勇的愛我中華新青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