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以反独促统为己任,捕获“只有没有”决策的陷阱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7-29 08:18 編輯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尊敬的中央政治局:
      七月中美烽火连天即将过去,紧锣密鼓慎密策划的八月东沙夺岛军演正在考验着中国政府究竟能不能堂堂正正地代表联合国宪章注册的中华民国的国家主体,收回被蒋介石的非法代表占据的东沙岛的主权,清除这个卡在我们家门口仅仅130海里的敌对势力反中反华抗中搜集情报的心腹大患,咽喉之刺。但最近的种种诸如“乔良,章念驰,陈孔立,厦大台研所的李鹏”等等所谓“公知”的“只有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能够解决台湾问题,而没有其他的政策可以解决台湾问题”。让我们不得不对这种执迷不悟的形而上学的“空头理论家”,形左实右的“和统权威人士”!感到可悲,可怜,可恨!我们也郑重地提醒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不要总是痴迷于邓小平1982年提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设想。不要总是对去年年初习近平提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五点建议,耿耿于怀,念念不舍,念兹在兹。我是1949年随父母从台湾弃暗投明返回大陆的台湾生人。俗话说,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家父就是在台湾学习了毛泽东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毛主席说,我们要建的新中国,就是“循名责实的中华民国”,新民主主义的中国就是“名副其实的中华民国”。“们不能否定一切,否定一切的结果,那是否定了自己”。
我们在1949年召开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时候,一是对国家的定位“缺乏慎密法治的清醒思考”,认识不到“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是我们的国家主体”。”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是另立一个新国家,而是既存的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的一个新政府。我们不是“建国”,而是“建政”。这个大是大非问题,我们党一直概念不清楚,以至于到了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我们至今对该决议文的法律深刻含义,仍然模糊不清,似是而非,习非成是。因此,造成了此后引起的一系列错误判断和一连串的政策失败。

我在此举例说明一下:
1)在1971年联大就中国代表权问题进行大会讨论和辩论过程中,就制造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应享有的一切权利,应保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的席位。在提出的这个动议,实质上是针对”逆重要问题”提案“要求先行表决美日等22国所谓的”任何剥夺‘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提案,都是宪章第18条所称的重要问题。”也就是周书楷一直坚持台湾代表团是“中华民国政府”的代表团。这是一个一直被歪曲和错误定位的提案和动议。要知道,洞悉联合国宪章的本质。中华民国是联合国宪章上的中国国家主体,这个定位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都没有变,变得是联大2758号决议生效之日起“台湾的蒋介石的代表”就自动失去了”中华民国政府“的唯一合法政府的代表资格。这个是联大2758号决议的本质和代表权的游戏规则。同样的表述,规则变了,但台湾当局和大陆当局的脑子并没有适应联合国大会的2758号决议的规则变更而变更。这就是留下了”中华民国政府“的政治陷阱和判断的误区。这正如”周书楷“外长”的声明:“大会否决了美日等22国的”逆重要问题“的提案,这是对《联合国宪章》的公然侵犯。既然联合国已经破坏了宪章,‘中华民国’代表团为此表示抗议,不再参加联合国的任何议程。”
2)此后至今的49年时间里,台湾的中国国民党和台湾民进党的政治失败和自欺欺人的瞒天过海自称“中华民国政府”是一个伪命题。也就是空有“中华民国虚拟宪法”的形式,而并没有联合国大会承认的“中华民国政府”的政府地位。美国和日本等都不承认台湾当局是代表“中华民国的政府”。而是非官方关系non-official relationship,非政府关系non-government relationship.而在此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应该是堂堂正正取代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的国家主体的唯一合法政府。遗憾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屑一顾代表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国家主体,这样就没有取得台湾的中华民国合法地位。因为在联合国框架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是联合国宪章上的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应该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地行驶代表中华民国的主权。可惜邓小平在法理上不懂这内在的法律关系和法律责任。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也不明不白不清楚自己就是代表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东沙岛的主权者,应该是理直气壮的中华民国太平岛的国家主权者,就应该是澎湖列岛的中华民国的主权者。这就是法统台湾的联合国授权的国家主权资源。“细节决定成败”,法律决定国家主权命运!在这个主权资源上,以斗争求法统台湾则国家兴,以无原则的妥协和忍让求和平两岸一家亲则国家亡!这就是乔良,陈孔立,章念驰等公知所看不到的误区和政治盲点!
3)台湾的志士仁人如邱毅,黄智贤,蔡正元,郁慕明,王炳忠等早就认清了台湾民进党和台湾独台党的分裂国家,坚决拒绝统一的倒行逆施,从法律上讲,台湾现行制度永远不可能实现国家统一!但是中国大陆的国台办和一些政治家和理论家,一叶障目,守株待兔,刻舟求剑,提出种种冠冕堂皇的不统不武不独的陈词滥调,忽悠两岸人民,这就是渎职和不作为的鸵鸟政策!“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我们讲民主宪政的本质就是国家主权属于全体人民所有。国家首脑不能完成全体人民的国家意志,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宪政就是不能专制,不能搞终身制。所有的政治家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即使再英明的领袖,也应该把权力交还人民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是屡试不爽的真理。毛泽东主席的教训就是前车之鉴,邓小平的理论也是中国的前车之鉴。习焉不察,习焉不行!?如果习近平没有连任的压力,也就没有国家统一的责任心和紧迫感!这就是社会实践回答我们的真理!

4)君子之过,日月之食。苍天在上,我们现在留给习近平主席的时间不多了!现在是八月军演夺回东沙岛的千载良机,你习近平敢于迎难而上,行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国家主席的神圣职责,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举速战速决智取东沙岛,那么,你还可以为下一步解决太平岛,澎湖岛和解放全台湾,提出连任的可能性,否则,那就是不作为,不敢为,不能为的失职,失能,失败的中国国家主席!



5)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如果在八月军演,一举夺取东沙岛,美国和日本绝对不能出兵干涉中国收复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合法行动!天时地利人和,国家统一的目标决定了我们的目的和预期一定能够达到!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中国的国内外矛盾已经到了必须打一仗来展示人民解放军实力的关键时刻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习近平不是宋襄公,也不是叶公好龙的空谈理论家!社会实践是检验习近平国家统一理论的唯一标准!

6)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國家統一的首要問題!那些空談和平統一的公知和當年的汪精衛,漢奸一樣,蔡英文和臺獨分子不認爲他是中國人,而是美國的走狗,日本的皇民,所以,那些不願意待在中國台灣的人,就要像聯合國大會一樣把他們從非法占據的中華民國台灣島上驅逐出去!從來沒有“投鼠忌器”的改革者能夠成功的案例!香港就是台灣的案例,國安法已出臺,港獨分子風聲鶴唳,自知末日來臨。台灣的明天就是中國人民解決軍登島駐軍,一唱雄鷄天下白!亦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7)我希望美國特朗普總統繼續連任,下一任的特朗普總統,如此這般的作用力,正是美國一個中國政策暨反獨促統的操盤手。作用力等於反作用力!總而言之,行勝於言。

空談誤國,實幹興邦!作出實際法統台灣的政績來取信於民!









      應變不可無術。變通和因勢利導是中國人最霸氣的智慧決策。在危機中求生存,在變通中求發展,在分化瓦解,收拾江山中,排兵佈陣,佈好更大的資源配置。東沙就是當年的遼瀋戰役的打錦州之戰就是太平洋戰爭的珍珠港之戰。牽一髮而動全身,美國和日本對東沙的戰略意義比台灣看得還要重!東沙首戰必勝,因爲東沙距離汕頭惠州都很近,整個局勢完全可以在立體的三軍監控之下。用察打無人機精確打擊,無綫電屏蔽癱瘓高低空,海陸兩栖包圍,速戰速決,完全用現代戰爭的高科技打法,不會有很多傷亡就能大獲全勝,結束戰鬥。






洞察先機,這場修昔底德陷阱的世紀大博弈,不可避免的展現在我們面前,躲是躲不掉的!回避將是更大的失敗。我反對喬良將軍和廈門大學台研所李鵬院長等以姑息養奸,一味强調“兩岸一家親”的不作爲的投降派觀點。我也反對“只有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其他理論可以解決中國當代的社會民主法治國家統一前途和命運的形而上學觀點。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美軍和台灣,日本等已經采用現代立體信息加無人機精準打擊的高科技戰術,運用於局部戰爭的攻防體系。


故善謀者謀勢,不僅謀一隅,且要謀一世,謀全局,掌握海空一體戰,發展三軍C4ISR體制作戰系統,提昇三軍聯合作戰戰力,發展與驗證新式戰術、戰法,強化軍兵種間聯合資電作戰能力。
http://www.xinhuanet.com.tw/viewthread.php?tid=31221&extra=page%3D1



我主張因勢利導,充分利用聯合國組織,發揮我們自身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科學嚴謹對人民負責的精神,堅決勇敢地依法捍衛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號決議授予的代表既存的聯合國憲章上中華民國即中國的國家主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代表既存聯合國中華民國唯一合法政府。


堂堂正正,名正言順收復和解放被臺獨分裂國家的叛國集團操縱霸占的東沙群島。


敲山震虎,針鋒相對,一針見血,替天行道。兵有先天,先機,先手,先聲。在美中台海博弈的聲勢上,輿論上,道義上,法律上,格局上徹底壓倒敵人,而不被敵人的氣勢洶洶所迷惑和嚇到!


大凡用兵,重在占據國際法和國内法戰爭動武的道德和法律的制高點,師出有名。


美國蓬佩奧非南海地區國家,卻打著“替天行道”,打抱不平的旗號,煽風點火,來勢洶洶。其實,透過現象洞悉本質,表面上是挑動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等的反華情緒。其實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香港煽動港獨反中遭到北京的“國安法”出臺,中印邊界衝突被印度自知理虧而“偃旗息鼓”,美國最擔心的軟肋就是如何避免“台灣失手”。因爲美國擋不住中國的國家統一大勢所趨。因爲美國擋不住台灣蔡英文一步一步逼“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因爲中國大陸回避不了台灣已經公開宣佈“台灣是2300萬台灣人民的台灣”,“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美國回避不了與中國建交的“三個聯合公報”以及“台灣關係法”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與台灣關係不是官方關係Non-official relationship.所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即便采取軍事奪島行動,也是順理成章,符合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以及中國内戰尚未結束,國家利益高於一切,中國政府收復東沙主權是符合戰爭法,聯合國憲章,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天經地義,神聖不可剝奪的國家主權利益。



東沙是台灣根本不可能守得住的地方。
探讨一下,东沙岛呢确实是很小。他的陸地面积呢只有不到1.8平方公里,那上面呢驻扎不了太多的军队,所以即便台灣最精銳的99旅兩個連上去也确实是非常难守。台湾是肯定守不住。


但是中國解放軍如果把它攻下来了,就完全可能守得住,为什么这么说呢?


陸地面积雖然很小。但是呢他是一个环状的岛屿啊,中间有一个泻湖,这个泻湖水很浅啊,最浅的地方还不到1米。这个瀉湖只有一个很狭窄的水道跟外海相连的大概是只有20米左右宽。那解放軍如果占领了之后,他很容易就把这个水窪地堵住,然后把里面瀉湖的水全部都抽干。然後呢吹沙填島造地那一下子就得到了十几平方公里的这个島嶼的基地。在上面呢就可以修建很多很多的军事设施。而且东沙岛他的周围啊是环状的那个暗礁水位呀也是非常低的。最深的地方也就是十几米,很多地方啊只有几米深。


中国最擅长的一件事情呢就是基建工程填海造岛。東沙这个地方就是特别适合做这种事情的。


東沙这个地方一下子就可以变成了一个進出台海和南海以及西太平洋水道咽喉要道上的巨大军事堡垒。


而如果他一旦建成了之后,中國對台海和南海的防卫力量就会大为加强。


东沙岛的地理位置对于中共的这个防守也特别有利。他离台湾的高雄是400多公里,离大陆的汕头只有200多公里。


也就是说,中共的军舰飞机很容易到这个地方进行防卫。


另外呢因为他距离短,中国大陆的那些短程的雷達監聽和防空識別區,非但都可以,将来进攻这个地方的军事力量就会形成非常大的一个威胁。所以说他是有可能是防得住的。如果不是有这个强大的军事力量,如果不奪取這個東沙,反被台灣敵對勢力和美日遏制中國的軍事用途,那就是心腹大患。


東沙这个地方,一旦变成了军事要塞之后,那么美國在台湾和澎湖島,太平島和南海的整個形勢就有点麻煩了。所以,美國根本不在乎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海洋訴求,而是中國一旦解決了台灣和台海和南海的全部控制權,美國就是再有20個航空母艦也遠水救不了近火!


因为这个东沙岛他的地理位置啊是在台湾和南海之间,他是扼住了台湾通向南海的咽喉。而这个台湾在南海还有其他的军事基地。比如说像太平岛,那如果东沙失手了,太平岛也守不住。澎湖島也跑不掉了!




那么台湾的这个在南海地区的这些力量就全部啊这个保存不了了。另外更重要的还是台湾能源的经济上的一个生命线。台湾很多的这个能源和资源进口都是要通过南海他们的货物出口卖到世界各地,有很大一部分也要通过南海。那么掌控了这个地方,等于是扼住了台湾的经济上的这个咽喉。


这也是让台湾的经济啊受到重大打击的这样的一个举动。更重要的是呢他会打击台湾的士气。
这个东沙群岛挺重要的,说他是南海的索要制定出在台湾和海南岛之间,進出巴士海峡对于中国海军未来进入太平洋很重要。


東沙群島的戰略价值,第一位是看位置的重要性,第二是島嶼的大小,决定了他能够容纳多少駐島人員,还有能够容纳多少军事力量。東沙的位置爲何很重要,上面不但可以建军事情報基地,建設飞机场作用。給你的海岸线提供屏障,在島上装上反舰导弹和对空导弹之后啊,他能够为以后建立南海防空识别区做准备,迫使路过的飞机和舰船向中国政府报告啊。然后呢对于改变这一地区的通航自由,改变人们的习惯,让人们潜移默化中的接受。这是中国的主权海域,就是他对于造成这种政治后果呢有一定用处。但是这些人造岛真正打仗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中國收取東沙島,只需要速戰速決一眨眼的功夫。
也就是台灣方面來不及增援,也不敢增援,美國不會來增援,也不敢介入中國收復被台獨占領的中國主權領土。
其次,台灣方面即便失去東沙,也不過就是“斷其一指”之痛。不會覺得“大軍壓境”的危機感。美國也不會覺得這個小島能夠有多大的戰略意義。想必由此造成的傷亡非常有限。即便流血也是不得已。
所以,不會構成美軍和台灣的巨大恐慌。
再次,兵之動必度國家法治必統,攻心爲上。大造中國法統台灣的聯合國法律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必然性,必然使得美國必須尊重國際法的原則,台灣必須服從聯大275號決議的原則。這就四兩撥千斤,不戰而屈人之兵了!


再再次,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美國這個國家就是欺軟怕硬的“撿軟的打”。


誰要是越怕美國,誰就必然最先挨打!美國是隻紙老虎,狹路相逢勇者勝,朝鮮戰爭,越南戰場,談判桌上的結果都是打出來的。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在談判桌上是得不到的。
所以,美中修昔底德陷阱是幾十年的“持久戰”過程,不要妄想畢其功于一役。


飯要一口一口吃,台灣這個美國的棋子,就讓她好好充當美國的反華棋子吧!




我認識陳孔立先生大概有二十多年了。至於章念馳的文章我早就在中評網上看過很多。自從我在去年在美國DC的大華府地區ROCKVOLLE 圖書館聆聽了廈門大學的台灣研究所得李鵬一行四人海外宣講習近平的對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政策和未來目標就大體瞭然於胸了。在此後出現的退役少將喬良恐美拒統的形左實右的文章,更是摸到了中國國臺辦和中南海的脈搏!
見微知著,識時務者爲俊傑。
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新中國1949年九月在北京召開的第一届政協會議,曾經就國號問題,進行了深刻的討論。當時的中共在理論出現了兩種觀點,一種是新中國叫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華民國)。另一種是美國華僑洪門大佬司徒美堂更改國號http://city.udn.com/forum/articl ... tpno=0&f_ORDER_BY=O司徒美堂與沈鈞儒、陳嘉庚都認為,中華民國這四個字已經被蔣介石弄爛了,不好用了,不如另起爐灶。結果是最後放棄這個名號,把這個爛名字留給了蔣介石。但是在國際法上,作爲一個新國家的承認和繼承,是有國際法規則來規定的。也就是新國家的產生就發生國際承認的問題。1945年中共代表董必武代表“中華民國”,參加了聯合國憲章的簽字儀式,董必武表示,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毛澤東在1949年的10月1日在北京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了!”并不是以另立一個新國家的問題提出來的,而是以繼承“中華民國”既存的聯合國憲章的國家主體的新政府的名義提出來的。關於在1971年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2758號決議强調“回顧聯合國憲章原則(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國家主體)考慮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組織根據憲章所必須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這裏就是以國際法和聯大決議的形式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國在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新的決議文具有時代的變革意義,也就是自1971年2758號決議生效起,新的聯合國規則就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履行既存的中華民國的國家主體的責任和義務。原來的非法占據中華民國席位上“蔣介石的代表”自動失效。自此,台灣的“蔣介石的代表”腦子還沒換過來。中共的腦子也沒有適應代表中華民國的國家主體。這個世界很多規則都在不斷變化,中共在法治觀念和國家主體的概念上至今都沒有與時俱進的加以調整。毛澤東時代,最後悔的事就是改了國號。鄧小平時代,將錯就錯,約定俗成。沒有利用這次國際法規則的變更而加以改變。中國的形而上學觀念根深蒂固。表現在以下三個社會方面。一是,缺乏實事求是方法。是就是聯合國憲章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個法律定位沒有改變。要變就要啓動聯合國安理會程序。“法無明文不得處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至今也沒有“廢除”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只是説明“它的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
二是,規則上沒有解放思想,理論創新。也就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同屬聯合國憲章固有的中華民國”,不是“一中各表”,而是“同心同囯,同表一中”。這個文稿我在1998年9月曾經用電子郵件發給廈門大學台研所的陳孔立教授。請查收。這這裏也有原始記錄。
三是,依據兩岸尚未統一的戰爭狀態,國臺辦和兩岸當局討論問題的第一步搞清楚什麽才是兩岸“該解決的首要問題”"Know- how",兩岸結束敵對狀態的第一步,就是確立2758號決議的權威性定義兩岸關係的問題,是非官方關係,是non-official relationship. 非政府關係non-government relationship.所以,必須明明白白,堂堂正正告訴兩岸人民和兩岸當局,兩岸關係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兩個政府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聯合國憲章表示中國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的蔣介石的代表自171年起就根本沒有代表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和法人資格。所以,陳孔立和章念馳先生在這些法律概念上與台灣的臺獨政黨和背離一個中國原則進行分裂活動的“一中各表”,“一邊一國”,“一國兩府”,“一個中國大屋頂”進行分裂活動的獨台主張同流合污,如出一轍,也是異曲同工之妙。台灣蔡英文當局提出的“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本身就是一個徹頭徹尾自相矛盾概念不明的僞命題,一個地地道道誤用不同集合概念(自洽)的假博士論文的選題!遺憾的是陳孔立教授和章念馳先生,把兩岸誤看成“主權共享”而“兩個對等且互不隸屬的自治政治實體”。錯誤地把中國大陸引導到“和平分裂”,“政府對等”,“主權在民”,“兩岸一家民間對話”的臺獨和獨台的陷阱裏面!本身就説明國臺辦和廈大台研所的誤判和誤導,錯誤荒唐可笑!完全不利於反分裂反臺獨的鬥爭!


我們認真分析了鄧小平提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判斷和決策之誤區和盲點,先後在1998年9月上書中南海江澤民主席,在十四大和十五大期間,大義凌然地向中央政治局明確提出:”在當代中國給,只有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其他理論能夠解決中國社會主義前途和命運問題“的觀點是形而上學的唯心主義觀點不符合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2000年前後,我在兩會期間和元旦之際多次發表“同心同囯,同表一中,法統台灣,共建家園”。
2007年11月,我在美國馬里蘭大學召開的全球華人反獨促統大會上,當天上午,當著國臺辦全體與會同志和中國大陸台灣研究所的專家和權威,當著美國CSIS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葛萊伊女士的面,記得還有辛旗,郭振遠,都當面講述過“同心同囯,同表一中”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兩岸政治談判就沒有法律和社會認同的國家概念基礎。


我在2008年7月馬英九就職以後,第一批赴臺觀光旅游,就給馬英九傳遞了“同心同囯,同表一中”的觀點和信件。馬英九也多次回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