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当今中国如何走向共和国统一的两难未知结构?!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7-30 23:34 編輯

当今中国如何走向共和国统一的两难未知结构?!
衆所周知,兩岸現狀就是中華民國尚未統一的内戰敵對狀態!
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内戰對對狀態!
因爲聯合國憲章上的中國國家主權的注冊國名依然是中共董必武等簽字承認的中華民國,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本質上就是循名責實的中華民國。
究竟是誰在一個中國的問題上不斷製造判斷錯誤和決策錯誤呢!?

究竟是誰在不斷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呢?

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的國家主席毛澤東所未能認識到的政治誤區和國家名稱的“盲點”!


這也是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的一個不可回避,必不可少的兩難選擇!

這也是隨後在鄧小平和蔣經國時代兩岸當局都沒有真正搞清楚的國家歸屬的重大問題!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毛澤東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前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并沒有宣佈“廢除”中華民國,也并沒有完成徹底推翻“中華民國”蔣介石代表”的“中華民國政府”。所以,兩岸出現了“一中一台”的兩個中國現象。

但在這段時間,聯合國憲章和國際舞臺上,始終只有一個中國,這個時候究竟誰是捍衛一個中國的勝利者呢!毛澤東是勝利者,還是蔣介石是勝利者呢?!


隨著國内外形勢的不斷變化,1950年爆發了朝鮮戰爭,中斷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台灣的歷史進程。在中國台灣海峽兩岸產生了激烈的對抗乃至相當程度的武裝衝突。留下了金門,馬祖,東沙群島,太平島和澎湖列島,以及台灣本島的分治割據尚未結束的内戰狀態。内戰的雙方根本性質是國内鬥爭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在政治上從來沒有實現過真正的國家認同和心心相映“血濃於水”的“兩岸一家親”
。美國一直以來推行對中國的遏制和孤立政策,并把中國解放台灣看成是侵略性的破壞力量,其目的在於扶持蔣介石的政權並與新中國對抗成爲美國反蘇反共反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的銅墻鐵壁!在這段時期蔣介石戒嚴體制下的强化獨裁專制統治製造白色恐怖高壓政策的“中美關係”表現出台美關係最緊密的時期。1960年,蔣介石通過台灣“國民大會”修訂了“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獲得連任而成爲中華民國“終身總統”。1960年9月台灣名人雷倩的父親雷震因籌組“中國民主黨”而被國民黨當局以“涉嫌叛亂”的罪名入獄。從70年代開始台灣政局趨向動蕩,一方面從内部開始向美國西方民主政治制度過渡,一方面在外部聯合國舞臺上與美國一唱一和阻止新中國進入聯合國或與其他國家建立外交關係。

美國在聯合國不斷別出心裁地提出所謂的“繼承囯”方案,即想保留台灣中華民國在聯大和安理會的席位,同時又可以讓中國大陸申請並擁有一個席位,形成“一中一台”的局面。這是美國艾森豪威爾時期的“兩個中國”的翻版,那時,是由於蔣介石的强烈反對使其計劃夭折。直到1971年26屆聯大,美國日本等22囯提出了“重要問題案”:要求大會“憶及憲章的條款,決定在大會提出的結果將導致剝奪”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的任何建議都是憲章第十八條所規定的重要問題。”這一動議並獲得提案先議權。可就在隨後的“逆重要問題”提案實質性表決階段,遭到了否決。面對這一失敗。台灣首席代表周書楷面色鐵青走向講臺,沮喪地發表了“既然聯合國已經自行破壞了憲章,‘中華民國’代表團爲此表示抗議,並不再參加聯合國的任何議程。”美國代表團不甘心失敗,布什又向26屆聯大提出刪除“2758號決議中”的“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聯合國組織及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然而遭到了伊拉克和敘利亞代表的立即反擊,大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蔣介石的代表,并不是要開除一個創始會員國。“要是美國還是想給蔣介石保留一個席位的話,我們非常歡迎美國代表把他帶上,讓他坐在美國代表團席位中的一張椅子上。”就這樣,美國代表布什的這項要求刪除的動議被大會否決了。在所謂“中華民國”的席位上,周書楷一直惶惶不安地注視眼前的局勢大勢已去。於是按照蔣介石事前準備的最壞結局的指示,發表了簡短的“中華民國政府”退出聯合國的聲明:“這個大廳裏發生的事情,是對聯合國憲章明目張膽的違反。鑒於這個會議中所表現的種種瘋狂無理的做法,‘中華民國’代表團已決定不再參加這個大會的任何決議,‘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雖然,周書楷這番講話之後,就匆匆忙忙退出了聯合國大會的大廳。但是他留下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兩岸選擇,這就是至今爲止,兩岸當局在法律上模糊不清的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定位問題,究竟誰是“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的問題!?請問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請問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你們今天敢不敢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當今代表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呢!?
請問鄧小平的代表,請問江澤民的代表,請問胡錦濤的代表,請問全體中國人民,您們認爲誰是當今聯合國憲章上既存的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代表呢?!


約定俗成,習非成是,聯大2758號決議,三番五次提到“回顧聯合國憲章的原則(就是“中華民國”依然是國共兩黨共同簽字承認的中國國家主體的政治符號!至今依然是聯合國的中國國家主權的政治符號)。”考慮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就是中國)和聯合國憲章(再三强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組織中定位的存在性,統一性和連續性)所必須從事的事業是必不可少的!“,"大會決定,......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什麽意思呢?也就是說,台灣當局就是蔣介石的代表,從此不再具有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的法律資格。不承認台灣當局具有任何代表中國(中華民國)的任何法律資格。換句話說
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代表聯合國憲章上中華民國主權的唯一合法政府!
換句話説!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自即日起行駛代表中華民國台灣省和金門,馬祖,以及澎湖列島,東沙島和太平島的國家主權!
我們理性地分析中國政府和中國國家主席的思想局限性:
1.)從聯大2758號決議的字面上,可以理解聯合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權。但聯大是聯合國組織最底層的機構,聯合國組織在結構上,安理會才是決定會員國的國家主權的唯一合法決策機構。也就是說,沒有經過“安理會退出機制”的程序,既存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未經安理會程序不得廢除,不得處罰”。這一點,中國政府和中國國家主席可能還搞不清楚!
因爲只要中國國家主席搞清楚自己就是中華民國的國家主席,早就派兵進駐東沙島,太平島,澎湖列島了!何必明知東沙和太平島對中國沿海的軍事情報窺測國安的心腹大患。虎視眈眈,居心叵測,不共戴天之恨!還要忍氣吞聲地接受敵對反華勢力的全天候監測和收集情報!是可忍熟不可忍!?

2.)東沙島,太平島,澎湖列島本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這是起碼的兵家常識,中國解放軍和國家主席難道不知道這其中的危害和國家安全的威脅之大嗎!?

3.)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職責就是解放台灣,準確地說就是法統台灣,過海駐軍。2758號決議就是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解放軍依法收取東沙,太平,澎湖,金門,馬祖,台灣的,作爲國家主席不能有所作爲,本事就是最大的不負責任問題!

4.)我們對中國政府本來具有極大的信任,但是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和政治人物的唯一標準。經過五六年的社會實踐檢驗,習近平“約定俗成”,“只有沒有”的“鄧規平隨”對臺政策,致使台灣島内分離分裂國家越做越大,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獨台意識越走越遠,這説明我們的對台政府不符合台灣社會實情,本質上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代表,自己都不敢聲稱是中華民國唯一合法授權的法人政府,所以底氣不足,自廢武功!責任在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責任當然要歸罪于中國科學院的台灣研究所,北京和廈大的台研所,歸罪於大陸花大量經費培養的華而不實的國臺辦人員和台研所的“空頭空談和平統一”的辦事人員!
5.)中國大陸自己把自己代表中華民國的權利拱手轉讓給台灣的民進黨和台灣獨台的中國國民黨本身就是把自己的格局和胸懷做小了!一葉障目,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把自己的眼睛擋住了!你心中的中華民國已經變成“蔣介石的代表”這就是把“中華民國的固有領土做小了!這就是中國大陸變成了台灣民進黨的胸懷和台灣中國國民黨的小肚鷄腸了!我們眼裏只有中共和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新中國的建設,容不下孫中山和中華民國的歷史功績,那真是把中國人民的一百多年前赴後繼的歷史做小了!這就是中共領導人和台灣當局以及兩岸政客和公知不思進取急功近利的近視眼!

美國政府與中國建交的三個聯合公報明文指出。在美利堅合衆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中華民國)唯一合法政府之外,與台灣人民保持非官方關係non-official relationships,即非政府關係 non-government relationship).美國政府不承認台灣當局具有任何代表“中華民國的主權資格。

所以,在此政治原則即美國”一個中國政策“的基礎上,美國希望中國政府采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什麽是和平的方式。和平方式就是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大會275號決議的方式。就是依據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號決議,經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中國國家主席和中國人民解放軍代表中華民國的國家主權,收回東沙島,太平島,金門,馬祖,澎湖列島和台灣全境的中華民國台灣省的不承認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的自稱台灣人而非中國人非法占有的土地和島嶼資源!

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權義不容辭的法律責任,這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神聖義務。依法統一台灣,這就是最大的國際法授權,喬良退役少將的不抵抗觀點就是當年蔣介石割讓東北不抵抗政策的翻版!陳孔立和章念馳的無原則混淆臺獨和獨台敵對立場的所謂沒有中國的”兩岸一家親“觀點完全是汪精衛的漢奸賣國求榮的嘴臉!z自欺欺人,掩耳盜鈴,爲虎作倀,指鹿爲馬,瞞天過海,實在對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的無知,誤解和歪曲!可恥,可悲,可憐!

谁是中国国家主权统一的胜利者?
毛澤東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另立一個非中華民國的新國家!這也就是說,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成功中也包含”未經法律程序自己廢除中華民國“的錯誤和失敗。直至1983年新憲法,明文宣佈”承認“1911年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封建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但是它的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并沒有完成。“
既然沒有從現行憲法中”廢除“中華民國”,那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的延續!但是中國的82憲法,沒有這些明文表示自己的國家定位!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全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政治協商會議的誤區和政治盲點!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的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有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其他的國家法律來實現法統台灣,過海駐軍的合法行動,空談“國家必須統一,國家一定統一”,不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就是誤黨誤國誤民。錯誤引導兩岸民衆輿論,致使台灣國民黨堅持“一中各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謬論,不批判,不鬥爭,不反對!因爲中國大陸的所謂公知們,自己至今還搞不清楚,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名覅其實的中華民國,因而沒有正確的法律知識和國際法兩岸鬥爭的政治經驗和教訓,一味地盲從鄧小平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將錯就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這就是中國大陸兩岸政策的決策敗筆!
這就是一種兩難的未知結構:大家熟悉美國的小説家,海明威的《老人與海》的故事。
我要講的中國大陸就像是那個漁夫老人,經過千辛萬苦的搏鬥戰勝了蔣介石和國民黨的圍剿和鎮壓,,解放了中華民國的大部分國土,經過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取得了“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的代表權資格,這就是比喻是一條”大魚“。但是,中國政府無法將這條大魚拉上自己的船上,於是拖著這條流血的大魚回家。這條”大魚“引起了美國等其他鯊魚的興趣和欲望,一口一口地把台灣的資源吞噬掉,一塊一塊地啃下來!亦步亦趨地跟到現在就是剩下一條空骨頭,也不愿給你大陸。你要台灣的國土,美國就要把台灣的資源統統淘空,人才挖走,讓她們世世代代與中共爲敵,時時刻刻準備推翻中共當局的政權!這就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思維邏輯!這也是蔣介石的代表的失敗中立下的復辟反共的種子!中國政府和國臺辦以及大陸台研所的公知們,近看不到敵我矛盾的尖銳性和複雜性,遠看不到中國一黨獨大的政治陷阱和民主法治憲政的改革必要性和緊迫感。美國政治的糾錯機制是建立在任何政治人物都存在政策的正反兩面性,因此,政治人物和政府權力是不可靠的,即使再英明的領袖也只能連任兩届,絕不能搞終身制。這也是中國革命屢試不爽的真理!也是中國儒家文化的“獨尊儒術,廢黜百家”的造神和形而上學的必然結果。這就是中國成功中孕育著失敗的因素!

谁是中国国家主权统一的失败者?蔣介石的代表失敗了嗎?,李登輝的台獨政策和路綫失敗了嗎?陳水扁和馬英九蔡英文失敗了嗎?
那些中國大陸的主流代表引導台灣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早已形成了台灣今天的所謂分裂有理,獨立光榮,主權在民,“一中各表”“一邊一國”的“兩岸一家親”的“鷄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兩國論”。


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大会给中国国家主席提出了什么两难选择性的决策结构问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