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台獨教父李登輝過世引眾議,究竟他是失敗者還是成功者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8-1 08:57 編輯

我從旁觀者的角度,評論一下台獨教父李登輝:李登輝在台灣執政12年,留下的台獨和“兩國論”影響至今30多年,亂臣賊夫,陰魂不散。  回顧李登輝1988年執掌蔣經國給他留下的中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台灣當局的軍政大權以來的所作所爲。從根本上改變了蔣介石和蔣經國的路綫,提出了把中國(中華民國)一分爲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兩國論”。此後,李登輝就是活生生地把“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了徹頭徹尾的“修憲”,1991年2月,“國統會”制定的“國家統一綱領”中正式提出了“互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聲稱“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早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名就叫中華民國”。
     1992年8月1日,“國統會”就一個中國涵義問題發表聲明,提出“中國處於暫時分裂狀態,由兩個政治實體,分治海峽兩岸”,即“兩岸主權重叠,治權各自獨立,互不隸屬”。即兩岸分裂分治。而這裏的“政治實體”概念,包含叛亂團體,交戰團體,政權政府直至國家的多層含義,也可以用作各級政府團體組織。隨後台灣李登輝明確表示《兩國論》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這裏所指的就是“國家”。
     兩岸反分裂反臺獨的政治鬥爭興一利必有一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衆所周知,1945年日本戰敗宣佈無條件投降,十月二十五日台灣光復,從此中國台灣省納入了中華民國固有領土的版圖,并對中國充滿了期待。我的父親與李登輝同庚,當年從滇緬公路復員便前往台灣另闢蹊徑求發展。先後在臺北汽車工業學校和台灣省物資局任職。我的母親也與李同庚在台灣省烟草專賣局做廣告文員。我是228事件的那年出生在臺北東門町靜邨2號。1949年我們因躲避兵荒馬亂在基隆登船返回大陸。父母在20年前就駕鶴西去了,生前我曾試問過父母,如果我們留在台灣,不知命運將會如何?他們説,好不到哪去,坏不到哪去!我問,後悔過嗎?他們説,無論在哪兒,我們都盡心盡力展示了自己生命的活力,沒有什麽後悔的!遺憾的就是沒看到國家的統一!
     我是1986年在深圳成立第一家臺胞臺屬聯誼會時被聘任會長的。1987年有幸被外派香港招商局發展公司,兼做兩岸和商貿服務工作。並擔任深圳駐港臺聯的理事。所以,我對兩岸關係比較敏感和重視。記得在李登輝提出“兩國論”時,我寫信給中南海提出“兩岸關係”在聯大2758號決議框架下的“同心同囯”關係,是三十個省的大邦與台灣省的小邦關係。也就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特別指出“中華民國”在中國“82憲法”序言中并沒有明文“廢除”,“它的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有一種一葉障目的形而上學觀點,稱“1949年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推翻了中華民國的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了“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的歷史地位已經結束了。(參攷囯台辦編輯的《中國台灣問題》p122)法律的問題,必須用法律的邏輯和概念加以解釋和解決。所以,我就用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依然存在,未經安理會的程序不得廢除加以解釋!當時我曾收到國臺辦的回復,稱報告已經轉達有關負責同志審閲。      溫故而知新。當時正值十四大和十五大期間,中央提出“在當代中國,只有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其他理論可以解決中國的社會主義前途和命運問題”。説話聽聲,鑼鼓聽音。我當然心領神會,“同心同囯,法統台灣”。與中央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相去甚遠,即不同調,不合時宜,終無大用。
      我對“九二共識”的解釋,也不同調。我認爲“九二共識”的實質在於認同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為綱,綱舉目張。也就是說“一中同表”聯合國憲章上既存的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當今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的政府。台灣不是“中華民國中央政府”關係,是虛化的自稱台灣2300萬人的虛擬“中央政府”。一念之差,解民倒懸。
      我曾經對馬英九建議“一中同表”中華民國。但是,馬英九認爲這很假。我認爲“假作真時真亦假”,“真做假時假亦真”。1949年為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不是真的另立一個新國家。台灣的中華民國也不是原來的完整的中華民國,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呢?!以偏概全是人類本身的弱點。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是向台灣2300萬人民展示30分之一的真實,餘下的30分之29的中華民國“民會信以爲真,全部相信和接受。可是在國際上,聯合國組織不會接受台灣當局代表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
      我們觀察臺獨分子蔡英文這些都是李登輝的“善男信女”,一手栽培出來的自欺欺人和瞞天過海的政客。他們和李登輝的特質都有一個共同的技巧:“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國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聯合國憲章明文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實體。但中華民國台灣不是國家而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地方省。它在1971年10月聯大2758號決議生效后,以前曾經台灣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的一切法律和文件以及資料全部無效“作廢”了!這就是抓住了台灣人性自欺欺人的弱點。將早已不可能的事情説成是絕對可信和可行的,以一真掩蓋九假的騙術忽悠台灣人民的確還很有效!
      比如説李登輝製造中國必然崩潰論,就是用中東顔色革命和蘇聯解體,張冠李戴,捕風捉影的不可能的事理直氣壯地説出是即將成爲現實的預期。大家看看李登輝製造的種種謊言,大多數都成爲了名副其實的欺騙之術。這裏我們就不一一列舉了。至於那些還對台灣的政客們抱有“兩岸一家親”,“血濃於水”的水到渠成和韜光養晦的大陸公知們,不妨好好研究研究李登輝和蔡英文之流吧!


     毛澤東曾經説過:一生最後悔的事就是“改了國號”。我們不能否定一切(中華民國的歷史),否定一切(中華民國的歷史)的結果,那是否定了我們自己但就在大家投票决定继续沿用中华民国这个国号的时候,毛主席身边的一个清客,周善培向毛旁敲侧击地说:如果叫中华民国,主席啊,你的地位永远不会超过孙中山,你只有改这国号,才能做太祖高皇帝。
于是,毛主席违背了自己当初的正确看法,把国号改了,过了把太祖高皇帝的瘾。而周善培因揣摩圣意,也过了一把开国功臣瘾。但十六年以后太祖高皇帝毛主席后悔了。
十六年以后,毛泽东对法国共产党的机关报记者透露这个秘密。
记者:请问毛主席,您生平最高兴的事是什么?最不高兴的事又是什么?
毛主席:你说呢?
记者:我认为,您生平最高兴的事,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站在天安门上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最不高兴的事,就是在朝鲜战争中,您并没有赶走所称的"美国帝国主义",最多不过打了个平手,最终还是被迫签署了一个"停战协议"。
毛主席哈哈大笑的说:我和你的看法正好相反。我生平最高兴并引为骄傲的事,就是新中国刚成立不久,什么都未就绪,就敢于在朝鲜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头号帝国主义国家较量,阻止了它的北上,并迫使它与自己不承认的对手谈判,最后并不得不在停战协议上签字。
最不高兴和后悔的事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候,没有继续延用"中华民国"国号,如果这样做了,就没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事了。

而过了几十年后,李登辉也认识到这一点,他上台后,在一次会上很高兴地说:幸亏毛泽东没有这么做,否则我们还真的不好办呢!

    1994年3月,李登輝更明確針對中國大陸的一個中國核心是誰代表中國的問題,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說:“中國這個詞是一個含糊不清的”“主權是個危險的概念。“台灣必須是台灣人民的東西,這是最基本的想法。” 李登輝在日本作家面前編制一套“誠懇坦率”的説辭,反而會使假信息變得真實可信起來
     李:必須是台灣人的東西。這是基本的想法。      19世紀以來,主權問題就不斷地被討論著,主權這二字是危險的單字。大陸主張主權為其所有,說是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所以主權屬於他們的。司馬:……李:如有機會與江澤民先生見面的話,我想告訴他:“在討論台灣政策或是國家統一問題之前,先研究一下何謂台灣?”,如果還是像以前一樣持有統治台灣人民的想法,必會引起類似二·二八事件的。 (“二·二八”事件發生在1947228日。當時,台灣人民為反抗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和腐敗政治,掀起了全省性的武裝反抗鬥爭,受到了國民黨當局的殘酷鎮壓,數以萬計的台灣同胞慘遭殺害。這是台灣“規模最大、株連人數最多、在人們心靈中造成的創傷最嚴重”的一次政治事件。李登輝把國家統一與“二·二八”事件扯在一起,用心十險惡,他明確告訴人們:我是不想統一的,如果中共堅持要統一的話,那我就要煽動台灣人民學“二·二八”的樣子,流血抗爭到底。 司馬:中國掌權的人也未曾從根源上、世界史上思考過“台灣究竟為何物”吧!
李:如果台灣獨立的話,一定會攻打過來,諸如此類的話不斷。司馬:……李:如果台灣宣佈獨立的話,北京必定會害怕。司馬:明朝時,是純粹漢民族的國家規模……李:現在在大陸高唱民族主義,稱為五族,中華民族也包括了新疆、西藏和蒙古。我認為如果北京想建立大中華民族或大中華帝國,則亞洲就糟了。


     我們這裏當然有意借李登輝之死“借尸還魂”,其實就是提醒中國當政的習近平政府和國臺辦的公知們,李登輝的流毒至今還在影響我們的兩岸關係。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台獨教父李登輝已死,但是他身後千千萬萬的台獨信徒和其路綫心領神會的追隨者陳水扁,蔡英文,蘇貞昌,賴清德,宋楚瑜,楊實秋,不但人還在,心不死,而且形形色色的臺獨和獨台病毒變異,更加陰險欺詐和狡猾。


聯大2758號決議的細節決定兩岸關係的成敗。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敢勇於堂堂正正表態是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那麽這個“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權”就被奸詐狡猾的李登輝冠名堂皇“張冠李戴”地取而代之了!


回顧李登輝1988年執掌蔣經國給他留下的中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台灣當局的軍政大權以來的所作所爲。在處理兩岸關係上,李登輝延續蔣介石和蔣經國的路綫,提出了把中國一分爲二的分解中華民國的解決方案。
26屆聯合國大會1971年2758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唯一合法代表”。
而蔣介石,蔣經國則堅持“台灣當局是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代表”,由於“中華民國是聯合國憲章注冊的唯一合法國號”,
所以,在聯合國大會驅逐蔣介石的代表以後,台灣繼續打著“中華民國政府”的旗號,
李登輝則以後則公開宣稱自己是台灣2300萬台灣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

此後的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亦步亦趨,
台灣不要求代表中國大陸,

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就代表台灣2300萬台灣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
試圖形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兩個并存的政治實體,
繼續維持在聯合國憲章虛化的“中華民國”的招牌下把台灣當局變成一個合法的獨立民主的政治實體。
李登輝在1988年2月23日說“中華民國的國策就是一個中國的政策,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
他甚至還不止一次地説過“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的最高原則”。

通過以上實例,我們看到了一個聯大2758號決議提出的“聯合國憲章”保留“中華民國”概念,大陸當局不敢接受的結果,至今造成了多麽嚴重的後果和不可逆轉的損失。

此後,李登輝就是活生生地把“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了徹頭徹尾的“修憲”,1991年2月,“國統會”制定的“國家統一綱領”中正式提出了“互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聲稱“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早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名就叫中華民國”。
1992年8月1日,“國統會”就一個中國涵義問題發表聲明,提出“中國處於暫時分裂狀態,由兩個政治實體,分治海峽兩岸”,即“兩岸主權重叠,治權各自獨立,互不隸屬”。即兩岸分裂分治。而這裏的“政治實體”概念,包含叛亂團體,交戰團體,政權政府直至國家的多層含義,也可以用作各級政府團體組織。隨後台灣李登輝明確表示《兩國論》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這裏所指的就是“國家”。
我們這裏就是提醒中國政府和國臺辦的公知們,
聯大2758號決議的細節決定兩岸關係的成敗。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以往的教訓就是輕敵噢!
請問廈大的陳孔立先生,上海的章念馳先生,退役少將喬良先生,你們認爲一百年後,台灣自己會批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嗎!?
你們國臺辦有哪位可以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呢?
事情已經到了“約定俗成”,“積重難返”,“習非成是”,不得不反省的地步啦!
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
解鈴還須係鈴人,我們撥亂反正,立新求真,就是要堅持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的法治原則基礎上,李登輝的手腕就是抓修憲和“法統”,我們必須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回來”。
我們要運用法制的邏輯和批判的武器,來一次實事求是,立新求真的思想解放,也許我們以前認爲兩岸圍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轉,今天我們要圍著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和聯大2758號決議文轉,有困難嗎?!肯定有!這就是地心論和日心論的兩種科學和反科學的證僞和自洽的博弈過程!自知者明,知人者智,勝人者有力,勝己者強。
奉法者強則國强,奉法者弱則囯弱。


李登輝和蔡英文主張兩岸分離分裂分治!
那我們就要迎難而上儘快法統東沙,太平,澎湖,金門,馬祖,台灣,穩扎穩打,過海駐軍,强調我們就是堂堂正正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就要實現國家的完全統一,不要重蹈鄧小平既定一國兩制政策的覆轍,我們要將計就計,研究出蔣經國提出的“一國良制”,怎麽決策什麽是“良制”,當然法爲上,民爲貴,黨衛公,立新求真,操之在我為“良制”。我們也要與時俱進提出自己的新三民主義。中性一點,“民和主義”,“民新主義”,“民立主義”。這就是未來一中同心同囯,共建家園的未知結構,這就是中國的選擇。那些不願做中國人的台獨和反華人士完全可以合理合法地驅逐出境!


前車之鑒,後事之師。我們痛定思痛,借尸還魂,就是借李登輝的所作所爲為批判對象,
摸著這個台獨教父過河,從中找到我們需要的經驗和教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讓我們一起來思考,如何解決中國的當務之急!






我們舉例説明,只要我們思想解放了,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比如: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公開表態是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那麽”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兩國論”就不成立了。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台灣省,這就是一個中國的天經地義!


“九二共識”,也可以重新洗牌了,“同心同國,一中同表”。


在同屬於聯合國憲章一個中華民國的框架下,台灣當局當然不是代表中華民國的中央政府。






那麽這個“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權”就被奸詐狡猾的李登輝冠名堂皇“張冠李戴”地取而代之了!




公評李登輝


李登輝這次真的走了,對李登輝之死,我不予置評,我想以史學的角度對李一生的功過做一個概要的評論。
李登輝能榮登中華民國總統的寶座,完全是一連串意外造成的。蔣經國當年根本沒有讓李接班的意思,李登輝也講過,蔣生前並没有跟他提過接班的問題。
在熊丸等醫療團隊醫生的回憶錄中,我們發現了一個影響歷史的關鍵問題。蔣經國脕年,身體狀況已經到了百病叢生的地歩。蔣生活起居、飲食都無節制。病況急速惡化,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但是沒有人敢告訴他實情,所以蔣根本沒有安排接班人,可能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依照那個強人政治的時代的習慣,副總統的權利遠不如一個內政部長。接班人慣例是領袖指定的。
蔣經國突然過逝,依照憲法李接總統職位。當時國民黨內對李繼任沒有太多異議。只有宋美齡希望以黨領政,而黨採主席團制集體領導。但是民進黨藉機造謡説宋美齡相與李登輝爭黨主席。宋美齡黯然赴美,從此不過問台灣政治。
宋美齡可能當時已經看出來李登輝的真面目,故有此議,但是當時許多人被李登輝對蔣的「忠誠」所惑,無人理解宋美齡的遠見。
李登大位以後,大權獨攬,搞本土化、給民進黨奶水。在黨內抓張三打李四。搞得國民黨內部大亂,民進黨快速崛起。以後的發展大家耳熟能詳,不再贅述。
今天臺灣社會對李最大的誤解是,李是權謀高手、李是台獨教父。
這兩個稱謂其實都錯:
一。李是權謀高手:李陰錯陽差當上了總統。在政治上沒有理念、沒有信仰。在用人方面只會拉一派打一派,而且只有這一招。最搞笑的是所有被他重用過的人最後都成了他的敵人。我們细數,今天追隨過他的人還有幾個人跟他來往?
反觀老一輩的國民黨人,無論孫運璿、李國鼎、嚴家淦。在位時大公無私,待人以誠,去位後兩袖清風。長官對部下親如家人,部下對長官敬如父兄。他們去世已經幾十年了,每到他們的生日、祭日,老部下都有紀念活動。李登輝跟他們怎麼比?
二。李是台獨教父:
這更是天大的誤會,李在總統任內一方面暗助民進黨,一方面再三強調不主張台獨。在連戰選總統期間,動用大量黨產替連助選。甚至跟陳水扁對駡。連敗選後又成立台聯黨想瓜分綠營政治版圖,看臺聯不成氣候又退出台聯。
08年以後有一叚時間看馬聲望很高,李也挺馬,後來看馬聲望趨弱又開始反馬。
李登輝除了媚日一以貫之,壓藍、綠問題上始終搖擺不定,反覆無常。有一次他在美國僑界演講,甚至講出:「⋯你們都認為你們不是中國人,這一點我跟你們不一樣⋯」言下之意,他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總之,我認為李登輝只不過是個沒有政治信仰的投機份子,其政治手段也拙劣無比。台灣社會實在高估了他。
但是李以前總之尊,完全背離政治倫理,在日本發表媚日言論,實在有辱國格。不但背叛中華民國,背叛提㩦過他的蔣經國先生,而且背叛台灣人民。
至於説李是日本人,因為心懷祖國而故意把中華民國搞垮。假如李登輝真的自以為是日本人,所有作為目的在搞垮中華民國,替台灣回歸日本舖路,那連我都會佩服李登輝,佩服一個深謀遠慮的日本人。
抗戰勝利,兩個名女人同時被捕,均以漢奸罪起訴。其一是川島芳子,另一個是歌星李香蘭。
結果川島芳子被判死刑,因為她是中國人,她的中國名子叫金碧輝。她在抗戰期間的行為足以構成漢奸罪結果被判死刑。李香蘭因為出示証件,她根本是日本人,出生在東北,日本名子叫山口淑子。結果李香蘭無罪釋放。因為李香蘭為日本祖國服務是理所當然的事,何況李香蘭沒有參加戰爭,沒有迫害中國人的罪行。
孛登輝問題也應該用同一標準來檢視。李登輝是不是日本人並不重要,日本人並非都是壞人,李的血統問題跟他的行為無關。李是日本人目前毫無證據,將來驗DNA可以証明一切。
從李一生的作為來看,孛只不過是個投機政客,李一生參加共產黨背叛共產黨,參加國民黨背叛國民黨,支持民進黨又反民進黨,支持陳水扁又反陳水扁。支持馬英九又反馬英九。
李登輝一生反覆,觀風向,偎大邊,沒有中心思想,是個標準投機政客。
日本民族性缺點很多,但是「忠誠」是日本人的優點,李的性格、作風像日本人嗎?配做日本人嗎?
說李登輝是日本人,是謀畧家處心積慮搞垮中華民國真是抬舉他了。


:台灣由盛轉衰的三位關鍵人物汪志雄 2019-03-15 07:10





作者認為,前總統李登輝扶持壯大了本土的在野力量,同時瓦解分化了台灣的菁英政治。(資料照,AP)

台灣解嚴之後,有三位關鍵人物,扮演了台灣由盛轉衰的重要角色。
第一位是李登輝先生。他在總統的任內引進黑金,成功地瓦解分化了台灣的菁英政治,將台灣帶進了一個地方派系分贓結盟的黑金政治。
他也同時扶持壯大了本土的在野力量,讓一批草莽型的野心政客,登上了政治的舞台。這些人,敢說敢衝,驍勇善戰,為達政治目的,不擇手段。在李登輝的明推暗助下,在野黨終於在2000年成功取得政權,開啟了台灣鎖國對抗,義和團式的民粹政治。
義和團政治的特色是,口號曼妙,好大爭功;雞犬當道,賢臣不出;滿朝奴才,唯諾逢迎。憑藉著高漲的本土意識,阿扁成功地凝聚了「台灣意識」泡沫式的優越與尊榮感,無視外面世界的快速進步,自顧自地關起門來,進行一場鎖國自嗨的民粹革命。
第二位是林義雄先生。他以近乎宗教家的狂熱,堅持反核。只是仔細推敲他那一路走來,看似聖人的軌跡,卻處處充滿政治的算計。

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主張廢核卻沒有專業背景。(資料照,甘岱民攝)


這一批以林義雄為首,主張廢核的人士,沒有一個有受過嚴謹的科學訓練,沒有一個是懂得專業的能源專家。然而藉著幾次的絕食抗議,表面看似反核,實際卻是為了累積自己的政治能量。可嘆的是,在民粹操弄的氛圍下,台灣就讓這些政客決定了我們的能源政策。
因著林義雄個人的政治信仰,台灣經濟的命脈便活生生被掐住了喉嚨。國際投資與產業轉型從此停滯不前,註定了台灣經濟困坐圍城的窘境,不僅嚴重傷害了國家的進步與發展,更對人民的健康造成莫大的影響。
第三位是李遠哲先生。他挾持著諾貝爾奬的光環,在台灣推動全面性的教改。在他主導下的台灣教改,其主要精神就是「本土化,自由化,平庸化」。

前中研院長李遠哲推動全面性的教改卻導致接下來許多制度問題。(資料照,甘岱民攝)


本土化乃是以狹隘的歷史觀,誇大台灣的主體意識,自絕於國際之外。乃至以蠡測海,坐井觀天。反映出的是一種殖民式的過度自卑,而延伸出來的過度自我膨脹。

自由化摒除了固有的倫理規範,乃至價值模糊,是非混沌。輕品格,去德行,教育看重花俏的多元,欠缺紮實的論述。這種便宜輕佻的心態,從小學一直延伸到大學,經年累月下來,使得台灣處處充斥著投機的學生,功利的學者,以及玩法的官員。

平庸化拋棄了菁英教育,課綱譁眾取巧,師者不師其所師,習者不習其所習。廣設大學,捨技職教育,以至人人進大學,但整體的國民競爭力卻不斷下滑,大學生的水平一年不如一年。導至台灣逐步走向一個低智弱化,酸民當道的社會。不論西進,南向,海漂,我們年輕一代的優勢正在急速的衰退中。

煽情的民粹政治,造就了一個口號震天,無能打混的政府。理盲的能源政策,阻斷了台灣經濟的命脈。弱智的教育改革,削化了台灣整體人口的競爭力。

這三個人,一個是國民黨,一個是民進黨,一個是無黨籍。但他們的共同點是:強烈的本土意識與殖民性格。在政治的偏好上,他們痛恨中國與遷台的國民政府,但對日本極度推崇友善,對美國更是唯首是瞻。遺憾的是,他們主導了過去近30年來台灣的政治,經濟,與教育的重大改革與方針,卻也不幸地把台灣帶向了一條由盛轉衰的不歸路。

歷史是殘酷的,它必然會無情地檢視每一個政治人物走過的痕跡。諷刺的是,驀然回首,那些喊愛台灣喊的最大聲的,卻往往是傷害台灣最深的一群人。民今方殆,視天夢夢。既克有定,靡人弗勝。回首來時路,不勝唏噓!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