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今天是解放軍建軍節,暮色蒼茫看勁松,無限風光在險峰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8-2 11:10 編輯

今天是解放軍建軍節,古今中外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一個真理:
沒有一支忠實于人民的軍隊便沒有人民的一切!


致函:中國北京,中央軍委,習近平主席:
TO:聯合國秘書長:UN: 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
TO:White Horse DC: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相信現在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對撲朔迷離的中美關係和世界未來全球化向何處去的“未知結構”都存在左右爲難的兩難選擇困境。但是我相信,我們都是二戰後出生的同齡人,在某種程度上都在用自己的一生不斷在與自然疾病和不斷推動科技進步和生產力發展解放過程中,探索和總結失敗的教訓和成功的經驗,尋找世界文明形成的智慧和精神的雄魂,探索我們時代發展的真理。我願意在這裏以世界公民的身份與您們共同來探索這個“立新求真”的未知結構。因爲我們全人類的前途和命運都日益緊密地同這個世界的“未知結構”的前途和命運聯係在一起。










都看過或者聽說過日本有一部動畫叫《海賊王》,這部動漫最重要的一個世界觀就是由「大航海時代」、「偉大航路」、 「新世界」組成的這麼一個海上爭霸的故事。
其實這種世界觀在世界史上是真實存在的,大航海時代的開啟也就是歐洲列強崛起的開始。


J.K Rowling Confirms Hermione Theory We Suspected

Sponsored by Post Fun


而早在1405年-1433年,我國明朝就有了世界上第一次的大型航海行動——鄭和七次下西洋
鄭和下西洋不過,這次聲勢浩大的航海行動的目的在史書中就只有兩個,一是皇帝心理不踏實,尋找失蹤的建文帝,二是皇帝有虛榮心,要弘揚國威。
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覓蹤跡。且欲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明史·鄭和傳》

用現在的眼光看,不得不說是有些惋惜的,但是當時大明正值強盛,地產豐富,自然是有些動力不足。
歐洲人的「飢餓感」而歐洲完全就不一樣了,歐洲此時還在混亂的中世紀時期,各小國之間文化差異明顯,紛爭不斷。而貿易糾紛更是一直阻礙了經濟的提升,最雪上加霜的是奧斯曼土耳其橫跨在亞歐中間,阻礙了貿易往來,歐洲人打又打不過,談又談不來。


Ronda Rousey's Mini Dress; Stir On Red Carpet

Sponsored by TravelerMaster


而歐洲人在數次十字軍東征中雖然失敗,但是變相促進了貿易,嘗到了甜頭,而尋找新的貿易路線,便成為了歐洲人的核心訴求,所以歐洲人是「飢餓」的。
另一個訴求就是宗教,歐洲長期受基督教影響,自從羅馬帝國讓基督教成為了國教後,基督教便在歐洲紮根了數千年,在這一點上中國和歐洲完全不一樣。
歐洲對宗教有一種可怕的熱忱,宗教信仰對他們來說一種社會發展的動力,傳播自己的宗教信仰是他們人生的價值觀之一。
而對於中國統治者,很明確的是一種統治工具,我乃天子,沒有一任皇帝認為自己要受神的想法左右,更不要說神職人員,祭天更多的是一種尊重和寄託。
伊比利亞半島雙雄開啟大航海時代的國家是在伊比利亞半島剛剛成立不久的兩個國家,葡萄牙與西班牙,而葡萄牙率先踏上航程。


Why Is Everyone Snapping Up This $49 Smartwatch?

Sponsored by OshenWatch


在那個年代,由於沒有冰箱,對於肉類的保存非常依賴香料,而喪失貿易路線的他們,香料的供應的航線迫在眉睫。
而創造這一條件的是恩里克親王(1394年-1460年)(又叫亨利親王),他為葡萄牙建造了一所航海學校,並且聚集相關的各種學者研究航海知識,並將一帆的傳統船隻改造為二帆或者三帆多桅快速船隻,並且改進由阿拉伯人傳入歐洲,中國發明的指南針作為羅盤,支持他們即將到來的航海行動。
1443年,航海家在恩里克親王的指揮下,到達了當時他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omic/klox3jq.html
暮色蒼茫看勁松,無限風光在險峰

中国急需,胜仗立威,中国已被彻底包围,无路可退。







[size=0.9375]Thanks to President Trump’s leadership, his administration has taken out two of the world’s top terrorist leaders, successfully decimated ISIS, and has been committed to getting the United States OUT of Endless Wars.

President Trump will NEVER stop fighting to restore peace around the world, and now he needs to know he has your support!

Sign NOW to show your support for the end of ENDLESS WARS!




[size=0.9375][size=0.9375]多亏了特朗普总统的领导, 他的政府已经干掉了两个世界上最高的恐怖领导人,
成功地摧毁了ISIS, 并致力于让美国摆脱无尽的战争.

特朗普总统永远不会停止为恢复世界和平而战斗, 现在他需要知道他有你的支持!

立即签署, 表示您对结束终结战争的支持!



[size=0.75]
· 隐藏翻译
· 给翻译评分


[url=https://l.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action.donaldjtrump.com%2Fpeace-petition-ad%2F%3Futm_medium%3Dad%26utm_source%3Ddp_fb%26utm_campaign%3D20200731_nr_peacepetition_djt_tmagac_ocpmycr_cm_audience0729_creative06167_copy01822_us_b_18-65_nf_all_na_lp0299_fb4_sa_static_1_1_na%26utm_content%3Dsur%26fbclid%3DIwAR1O6HnEXaBAy9mMmjmbQfL0pjXR9l_axJwc-413c6BUfkzl1SIj-pYeySI&h=AT3J_8hmNBVUTDr8C6rl00RSf4rWxC0pIWpknVTnaTKMipDsv37_6Jbi1rRU8N03UubaWATD1WgQnrqLxyqhFDVf3jB6CKXeMEJrrkC3jwQf886tiyp0QnCowgzceps6czX5XnQ34nzf5n8Sp59cVQ&__tn__=H-R&c[0]=AT3QDsyiiEo_BJ2r3aDsdwVNufKtQtf-WB_RLa_2IkPS4RL3boz2pZ7BQjZv81CWLcV5tHeLJhaJaG6ngmckiLXRGG1Ww05d1sMF3htaM8_HMpZLh1Bh9fG-ea3oy31HeVM936BFGq4RokubNsU1QQpQjWX0mrCk03Qs_HXW_PexLBsDuVWizl2Nyg17WNnj_NVzw8ombcB5GB8BYNCCedlPPejyc1y29Wz-HMxoGXVSvwoGY5oBV75cEKbKqkZUqlJTNaVnM8_isMWgI5M4xfBPciS3TLI1OnX4kfyEU8UvcVN93dIX1VTLf8SUEdUytvZL2t1ER5Huhvw1]



[/url]




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和歷史人物的唯一標準。新中國改國號,換湯不換藥,舊瓶裝新酒,國家主體沒有變,國家固有領土沒有變。中國人民的主權歸屬沒有變,國家完整主權沒有變,歷史表明,政治人物也必須服從憲法和憲政的法治,民主法治憲政就不能連任超過兩届。否則,就必然產生專制和獨裁的社會政治現象。中國政黨和中華民國的歷史表明,我們民主政治和以法治囯還存在很多不成熟的錯誤和形而上學的路綫!

毛規鄧隨,積重難返,約定俗成,習非成是,只有沒有,就是形而上學的政策,我們錯了!解放思想,立新求真,法統台灣,過.海駐軍,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的天職就是不斷探索按照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推動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在聯合國既定一個中國政策的原則和法治秩序下,實現中華民族的法理統一,全體中國人民主權的法理統一。這就是國家主體的法治統一。中國歷届國家主席都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個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始終就是1911年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民主革命的延續,就是“天下爲公,天下衛國的天經地義!



我從旁觀者的角度,評論一下台獨教父李登輝:李登輝在台灣執政12年,留下的台獨和“兩國論”影響至今30多年,亂臣賊夫,陰魂不散。  回顧李登輝1988年執掌蔣經國給他留下的中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台灣當局的軍政大權以來的所作所爲。從根本上改變了蔣介石和蔣經國的路綫,提出了把中國(中華民國)一分爲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兩國論”。此後,李登輝就是活生生地把“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了徹頭徹尾的“修憲”,1991年2月,“國統會”制定的“國家統一綱領”中正式提出了“互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聲稱“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早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名就叫中華民國”。
     1992年8月1日,“國統會”就一個中國涵義問題發表聲明,提出“中國處於暫時分裂狀態,由兩個政治實體,分治海峽兩岸”,即“兩岸主權重叠,治權各自獨立,互不隸屬”。即兩岸分裂分治。而這裏的“政治實體”概念,包含叛亂團體,交戰團體,政權政府直至國家的多層含義,也可以用作各級政府團體組織。隨後台灣李登輝明確表示《兩國論》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這裏所指的就是“國家”。

     兩岸反分裂反臺獨的政治鬥爭興一利必有一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衆所周知,1945年日本戰敗宣佈無條件投降,十月二十五日台灣光復,從此中國台灣省納入了中華民國固有領土的版圖,并對中國充滿了期待。我的父親與李登輝同庚,當年從滇緬公路復員便前往台灣另闢蹊徑求發展。先後在臺北汽車工業學校和台灣省物資局任職。我的母親也與李同庚在台灣省烟草專賣局做廣告文員。我是228事件的那年出生在臺北東門町靜邨2號。1949年我們因躲避兵荒馬亂在基隆登船返回大陸。父母在20年前就駕鶴西去了,生前我曾試問過父母,如果我們留在台灣,不知命運將會如何?他們説,好不到哪去,坏不到哪去!我問,後悔過嗎?他們説,無論在哪兒,我們都盡心盡力展示了自己生命的活力,沒有什麽後悔的!遺憾的就是沒看到國家的統一!
     我是1986年在深圳成立第一家臺胞臺屬聯誼會時被聘任會長的。1987年有幸被外派香港招商局發展公司,兼做兩岸和商貿服務工作。並擔任深圳駐港臺聯的理事。所以,我對兩岸關係比較敏感和重視。記得在李登輝提出“兩國論”時,我寫信給中南海提出“兩岸關係”在聯大2758號決議框架下的“同心同囯”關係,是三十個省的大邦與台灣省的小邦關係。也就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特別指出“中華民國”在中國“82憲法”序言中并沒有明文“廢除”,“它的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有一種一葉障目的形而上學觀點,稱“1949年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推翻了中華民國的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了“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的歷史地位已經結束了。(參攷囯台辦編輯的《中國台灣問題》p122)法律的問題,必須用法律的邏輯和概念加以解釋和解決。所以,我就用聯合國憲章中華民國依然存在,未經安理會的程序不得廢除加以解釋!當時我曾收到國臺辦的回復,稱報告已經轉達有關負責同志審閲。      溫故而知新。當時正值十四大和十五大期間,中央提出“在當代中國,只有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其他理論可以解決中國的社會主義前途和命運問題”。説話聽聲,鑼鼓聽音。我當然心領神會,“同心同囯,法統台灣”。與中央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相去甚遠,即不同調,不合時宜,終無大用。
      我對“九二共識”的解釋,也不同調。我認爲“九二共識”的實質在於認同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為綱,綱舉目張。也就是說“一中同表”聯合國憲章上既存的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當今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的政府。台灣不是“中華民國中央政府”關係,是虛化的自稱台灣2300萬人的虛擬“中央政府”。一念之差,解民倒懸。
      我曾經對馬英九建議“一中同表”中華民國。但是,馬英九認爲這很假。我認爲“假作真時真亦假”,“真做假時假亦真”。1949年為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不是真的另立一個新國家。台灣的中華民國也不是原來的完整的中華民國,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呢?!以偏概全是人類本身的弱點。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是向台灣2300萬人民展示30分之一的真實,餘下的30分之29的中華民國“民會信以爲真,全部相信和接受。可是在國際上,聯合國組織不會接受台灣當局代表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
      我們觀察臺獨分子蔡英文這些都是李登輝的“善男信女”,一手栽培出來的自欺欺人和瞞天過海的政客。他們和李登輝的特質都有一個共同的技巧:“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國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聯合國憲章明文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實體。但中華民國台灣不是國家而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地方省。它在1971年10月聯大2758號決議生效后,以前曾經台灣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的一切法律和文件以及資料全部無效“作廢”了!這就是抓住了台灣人性自欺欺人的弱點。將早已不可能的事情説成是絕對可信和可行的,以一真掩蓋九假的騙術忽悠台灣人民的確還很有效!
      比如説李登輝製造中國必然崩潰論,就是用中東顔色革命和蘇聯解體,張冠李戴,捕風捉影的不可能的事理直氣壯地説出是即將成爲現實的預期。大家看看李登輝製造的種種謊言,大多數都成爲了名副其實的欺騙之術。這裏我們就不一一列舉了。至於那些還對台灣的政客們抱有“兩岸一家親”,“血濃於水”的水到渠成和韜光養晦的大陸公知們,不妨好好研究研究李登輝和蔡英文之流吧!


     毛澤東曾經説過:一生最後悔的事就是“改了國號”。我們不能否定一切(中華民國的歷史),否定一切(中華民國的歷史)的結果,那是否定了我們自己但就在大家投票决定继续沿用中华民国这个国号的时候,毛主席身边的一个清客,周善培向毛旁敲侧击地说:如果叫中华民国,主席啊,你的地位永远不会超过孙中山,你只有改这国号,才能做太祖高皇帝。
于是,毛主席违背了自己当初的正确看法,把国号改了,过了把太祖高皇帝的瘾。而周善培因揣摩圣意,也过了一把开国功臣瘾。但十六年以后太祖高皇帝毛主席后悔了。
十六年以后,毛泽东对法国共产党的机关报记者透露这个秘密。
记者:请问毛主席,您生平最高兴的事是什么?最不高兴的事又是什么?
毛主席:你说呢?
记者:我认为,您生平最高兴的事,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站在天安门上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最不高兴的事,就是在朝鲜战争中,您并没有赶走所称的"美国帝国主义",最多不过打了个平手,最终还是被迫签署了一个"停战协议"。
毛主席哈哈大笑的说:我和你的看法正好相反。我生平最高兴并引为骄傲的事,就是新中国刚成立不久,什么都未就绪,就敢于在朝鲜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头号帝国主义国家较量,阻止了它的北上,并迫使它与自己不承认的对手谈判,最后并不得不在停战协议上签字。
最不高兴和后悔的事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候,没有继续延用"中华民国"国号,如果这样做了,就没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事了。

而过了几十年后,李登辉也认识到这一点,他上台后,在一次会上很高兴地说:幸亏毛泽东没有这么做,否则我们还真的不好办呢!

    1994年3月,李登輝更明確針對中國大陸的一個中國核心是誰代表中國的問題,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說:“中國這個詞是一個含糊不清的”“主權是個危險的概念。“台灣必須是台灣人民的東西,這是最基本的想法。” 李登輝在日本作家面前編制一套“誠懇坦率”的説辭,反而會使假信息變得真實可信起來
     李:必須是台灣人的東西。這是基本的想法。      19世紀以來,主權問題就不斷地被討論著,主權這二字是危險的單字。大陸主張主權為其所有,說是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所以主權屬於他們的。司馬:……李:如有機會與江澤民先生見面的話,我想告訴他:“在討論台灣政策或是國家統一問題之前,先研究一下何謂台灣?”,如果還是像以前一樣持有統治台灣人民的想法,必會引起類似二·二八事件的。 (“二·二八”事件發生在1947228日。當時,台灣人民為反抗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和腐敗政治,掀起了全省性的武裝反抗鬥爭,受到了國民黨當局的殘酷鎮壓,數以萬計的台灣同胞慘遭殺害。這是台灣“規模最大、株連人數最多、在人們心靈中造成的創傷最嚴重”的一次政治事件。李登輝把國家統一與“二·二八”事件扯在一起,用心十險惡,他明確告訴人們:我是不想統一的,如果中共堅持要統一的話,那我就要煽動台灣人民學“二·二八”的樣子,流血抗爭到底。 司馬:中國掌權的人也未曾從根源上、世界史上思考過“台灣究竟為何物”吧!
李:如果台灣獨立的話,一定會攻打過來,諸如此類的話不斷。司馬:……李:如果台灣宣佈獨立的話,北京必定會害怕。司馬:明朝時,是純粹漢民族的國家規模……李:現在在大陸高唱民族主義,稱為五族,中華民族也包括了新疆、西藏和蒙古。我認為如果北京想建立大中華民族或大中華帝國,則亞洲就糟了。


     我們這裏當然有意借李登輝之死“借尸還魂”,其實就是提醒中國當政的習近平政府和國臺辦的公知們,李登輝的流毒至今還在影響我們的兩岸關係。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台獨教父李登輝已死,但是他身後千千萬萬的台獨信徒和其路綫心領神會的追隨者陳水扁,蔡英文,蘇貞昌,賴清德,宋楚瑜,楊實秋,不但人還在,心不死,而且形形色色的臺獨和獨台病毒變異,更加陰險欺詐和狡猾。


聯大2758號決議的細節決定兩岸關係的成敗。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敢勇於堂堂正正表態是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那麽這個“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權”就被奸詐狡猾的李登輝冠名堂皇“張冠李戴”地取而代之了!


回顧李登輝1988年執掌蔣經國給他留下的中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台灣當局的軍政大權以來的所作所爲。在處理兩岸關係上,李登輝延續蔣介石和蔣經國的路綫,提出了把中國一分爲二的分解中華民國的解決方案。
26屆聯合國大會1971年2758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唯一合法代表”。
而蔣介石,蔣經國則堅持“台灣當局是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代表”,由於“中華民國是聯合國憲章注冊的唯一合法國號”,
所以,在聯合國大會驅逐蔣介石的代表以後,台灣繼續打著“中華民國政府”的旗號,
李登輝則以後則公開宣稱自己是台灣2300萬台灣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

此後的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亦步亦趨,
台灣不要求代表中國大陸,

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就代表台灣2300萬台灣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
試圖形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兩個并存的政治實體,
繼續維持在聯合國憲章虛化的“中華民國”的招牌下把台灣當局變成一個合法的獨立民主的政治實體。
李登輝在1988年2月23日說“中華民國的國策就是一個中國的政策,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
他甚至還不止一次地説過“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的最高原則”。

通過以上實例,我們看到了一個聯大2758號決議提出的“聯合國憲章”保留“中華民國”概念,大陸當局不敢接受的結果,至今造成了多麽嚴重的後果和不可逆轉的損失。

此後,李登輝就是活生生地把“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了徹頭徹尾的“修憲”,1991年2月,“國統會”制定的“國家統一綱領”中正式提出了“互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聲稱“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早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名就叫中華民國”。
1992年8月1日,“國統會”就一個中國涵義問題發表聲明,提出“中國處於暫時分裂狀態,由兩個政治實體,分治海峽兩岸”,即“兩岸主權重叠,治權各自獨立,互不隸屬”。即兩岸分裂分治。而這裏的“政治實體”概念,包含叛亂團體,交戰團體,政權政府直至國家的多層含義,也可以用作各級政府團體組織。隨後台灣李登輝明確表示《兩國論》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這裏所指的就是“國家”。
我們這裏就是提醒中國政府和國臺辦的公知們,
聯大2758號決議的細節決定兩岸關係的成敗。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以往的教訓就是輕敵噢!
請問廈大的陳孔立先生,上海的章念馳先生,退役少將喬良先生,你們認爲一百年後,台灣自己會批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嗎!?
你們國臺辦有哪位可以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呢?
事情已經到了“約定俗成”,“積重難返”,“習非成是”,不得不反省的地步啦!
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
解鈴還須係鈴人,我們撥亂反正,立新求真,就是要堅持聯合國憲章和聯大2758號決議的法治原則基礎上,李登輝的手腕就是抓修憲和“法統”,我們必須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回來”。
我們要運用法制的邏輯和批判的武器,來一次實事求是,立新求真的思想解放,也許我們以前認爲兩岸圍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轉,今天我們要圍著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和聯大2758號決議文轉,有困難嗎?!肯定有!這就是地心論和日心論的兩種科學和反科學的證僞和自洽的博弈過程!自知者明,知人者智,勝人者有力,勝己者強。
奉法者強則國强,奉法者弱則囯弱。


李登輝和蔡英文主張兩岸分離分裂分治!
那我們就要迎難而上儘快法統東沙,太平,澎湖,金門,馬祖,台灣,穩扎穩打,過海駐軍,强調我們就是堂堂正正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就要實現國家的完全統一,不要重蹈鄧小平既定一國兩制政策的覆轍,我們要將計就計,研究出蔣經國提出的“一國良制”,怎麽決策什麽是“良制”,當然法爲上,民爲貴,黨衛公,立新求真,操之在我為“良制”。我們也要與時俱進提出自己的新三民主義。中性一點,“民和主義”,“民新主義”,“民立主義”。這就是未來一中同心同囯,共建家園的未知結構,這就是中國的選擇。那些不願做中國人的台獨和反華人士完全可以合理合法地驅逐出境!


前車之鑒,後事之師。我們痛定思痛,借尸還魂,就是借李登輝的所作所爲為批判對象,
摸著這個台獨教父過河,從中找到我們需要的經驗和教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讓我們一起來思考,如何解決中國的當務之急!






我們舉例説明,只要我們思想解放了,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比如: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公開表態是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那麽”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兩國論”就不成立了。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台灣省,這就是一個中國的天經地義!


“九二共識”,也可以重新洗牌了,“同心同國,一中同表”。


在同屬於聯合國憲章一個中華民國的框架下,台灣當局當然不是代表中華民國的中央政府。






那麽這個“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權”就被奸詐狡猾的李登輝冠名堂皇“張冠李戴”地取而代之了!




http://www.xinhuanet.com.tw/viewthread.php?tid=31230&extra=page%3D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