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把这篇文章在国庆节前送给我的恩师毛泽东和邓小平!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9-29 19:38 編輯

各位爱国反独促统的有志之士们:

   (质疑思维)凡事我们都要多问几个为什么!

哈佛大学的校训是:让真理与你为友!
亚里士多德是柏拉图的学生,他有一句名言:
“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

邓小平是我尊敬的长辈和老师,我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排头兵和老黄牛,践行者。

但我也是质疑邓小平理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和判断的始作俑者!今天我把这篇文章送给我的恩师邓小平


   
华府愚公今天给大家出一道概念判断题!让我们和全世界的法律专家权威,各国社会学工作者,各国军事专家一起,在任何一场 CIVIL WAR 战争中,请你换位思考一下:


在内战没有结束的状态下,什么是“和平”,什么是“战争”,什么是“休战”“休兵”!什么是“维持内战现状”!?


1974年大年初一,我26岁,对以上这些问题那是一窍不通。

我认为当时大陆和台湾的台海两岸依然还处在战争状态!

因为两岸之间还没有消除仇恨和敌对的战争情绪,为什么呢!

别奇怪,我当时就有一种被恐惧和不信任的眼光和心态包围着。

我知道台湾并没有解放,终结内战的方法唯有:武统,投降(签约),驱逐!



我投石问路写信给中南海毛泽东主席,提出“解放台湾”班门弄斧的五点建议:我是中国台湾台北东门町生人,按照“阶级路线”,我一出生就打上了“台湾人”的烙印,我背上这个烙印,上下求索如何解放台湾,因为只有解放台湾,才能最后解放我自己。这个道理毛主席不见得懂,我相信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一定懂得国家主席问责制,作为国家主席,是法定承担中国必须落实联大2758号决议必须在你们任内完成国家统一的第一责任人。你们一届推一届,已经整整49年,明年就是50年了!我从1974年开始试问毛主席,为什么解放这么多年了,“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只能停留在宣传画里!?
因为我们没有解放台湾的综合实力!因为我们国民经济和军事实力不具备能够解放台湾的必要条件。
尽管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华民国台湾省的唯一合法政府,
但是我们除了连续不断炮击金门以外,金门,马祖将师出有名,唾手可得。
毛泽东主席做出了“停止炮击,建议举行谈判,签订终战协议,实行和平解决”
这就是战争尚未结束前的安排。
我在信中对主席说,台湾不解放,我一家人的历史说不清楚,
父母因此被“一打三反”隔离审查,至今没有结论,流传是“西南第一号特嫌”。
我当然也受到株连。我在石油钢管厂当电钳工人,表现优秀,年年被评为生产红旗手,
车间党支部当年计划列入“培养对象”,但是我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政审问题。


所以,我希望党中央毛主席网开一面,解放阶级路线,才能解放生产关系,然后才能解放生产力,只有全国各行各业解放生产力,提高科学管理和科学技术的综合素质,国家才能把国民经济真正搞上去。没有超越台湾和美国干预的军事实力和综合经济实力,解放台湾就是一句空话!我结合我的工厂当工人在农村当知青的具体实践,脚踏实地,实话实说,讲真话天不会塌下来!实事求是,真诚必定能打动主席。


一个月后,主席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以我的政治嗅觉,主席必定看到了我的“万言书”。
中南海今天也一定可以查到我下情上达的报告。
所以,我就直接找到我们厂党委书记,厂长,军代表和政治部主任“四大金刚”,
公开坦白交代了我上书的内容和原因,也分析主席发动“批林批孔运动”就是为了解放儒家孔孟之道的保守思想,就是为了解放生产力!事后多年证明我当时的分析和判断,完全符合随后的中南海,启用邓小平任国务院副总理,整顿国企,以解放思想推动生产力解放,全力以赴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这就是根据自己的所作所为和上下同欲,水到渠成的一个逻辑推理。我不做,别人也会做,我勇敢地走出了挑战毛主席和党中央的第一步。


今后,就还可以把下情上达党中央,挑战第二步,第三步,因为解放台湾任重道远,我将上下以求索。无私者无畏,我既没结婚,又没有对象。堂堂正正,样样出色,经得住政审和考验。结果,真的考验很快就来了,四人帮派下来专案调查组。厂党委召开扩大会,电报邀请我父亲来宝鸡石油钢管厂,把我接回家!呜呼哀哉!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巾。我回四川,父亲一切都明白,帮我决定了终身大事,以为这样我就可以收心养性,莫谈国事了!我的那场风波全厂上下都知道,我也成了名人,我结婚后仅仅一年,老婆就优先转调到我们厂里,先在人事科帮忙,后在我一再要求下,才下放到电气车间最好的小组最好的工种。那一年评选三级工,全车间就两个名额,她占了一半。我也如愿以偿,考进了西北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一进校三个月就当上了系学生会主席。毕业后,我要求回石油系统企业报效国家。结果也如愿分配到西安石油勘探仪器总厂最新引进美国印刷线路板自动生产线的计算机辅助设计小组。可谓是IT软件设计,类似今天的“芯片”多层线路设计系统。
我一个人单枪匹马赴京接机把全计算机站的设备统统用货车拉回西安,直到调试成功,我自己单独设计出合格的成品线路板。然后,84年,巧遇深圳蛇口工业区招聘经理考试。我过五关斩六将,在数学考场上,当场指出考卷试题必要条件不足,会有两种不同的结果和答案。监考组组长虞德海冷静回答:错的,就按照错的做!
我很自信地交上了与全体考生不一样的数学答卷!但我赢了!我在三个月后,只身前往深圳蛇口,被招聘组的小赵(赵海建)引见组干处处长虞德海,当场五分钟拍板,尽快报到,直接上岗实习。就这样我匆匆忙忙在西安办理了干部调动手续,内疚不已,话别了刚刚分到两房一厅副厂长级别新房的父母,好男儿志在四方,就像出征上战场一样,买了30元的硬座票到广州后,转乘大巴到了蛇口。风风火火,轰轰烈烈,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留下了我们不愧改革开放,敢为天下先,为全国企业改革,流程管理,市场经济,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脚踏实地,立新求真,平凡而光荣的排头兵足迹。


我在86年荣幸被聘为深圳市台办试点的第一家台胞台属联谊会会长,后来,又聘为深圳市台联常派香港理事。


我觉得我这一生能够赶上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一国两制”香港实践,探索台湾与大陆“同心同国,法统台湾”的社会实践活动,真是无上荣光之至。


成功不必在我,敢于尝试政策和陷阱的失败,那才是我们作为排头兵和敢死队的勇气和无畏牺牲精神。

不瞒大家,我也曾经是市场经济船首波中摸爬滚打,遍体鳞伤的失败者,看见任正非,郭台铭,马云,我自叹不如,


因为我是同时代同一市场经济结构战场上战败者,幸存者,也是生命不息继续奋斗者。


归纳起来,我是沿着邓小平理论和实践探索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深圳蛇口模式国企改革具体实践,


香港一国两制具体实践,台湾“一国两制”更上一层楼的探索“同心同国,法统台湾”具体实践的排头兵,敢死队和老黄牛。


我的生命属于改革开放的,是属于深圳蛇口工业区和香港招商局的。

我的生命属于改革开放的,是属于深圳蛇口工业区和香港招商局的。中国改革开放是面对大海,拥抱世界;我是大海里的一滴水
我深深地感谢陕西眉县横渠镇百二秦川的培养和启蒙,
深深感谢宝鸡石油钢管厂的厂领导,师傅和工友们,
深深感谢西安石油勘探仪器总厂的领导,师傅和同事们,
深深感谢西北大学的老师和同学校友们!

在2020国庆生日前,仅以此文感恩我生命中不谋一面的恩师毛泽东和邓小平。

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的?我的回答,就是从和你们大家共同的社会实践中来的。我这里郑重感谢所有敢于立新求真的集大成者和失败者,包括毛泽东,邓小平,周恩来,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为党为人民所做的一切。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君子之过,日月之食。过也,人皆见之,改之,人皆仰之!

下面我怀着感恩之心,讲述下面我多年来立新求真的质疑邓小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实践过程。不破不立,不解放邓小平“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我们就难以实现国家的统一,中国的崛起,中华的振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