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图文并茂,致函白宫TRUMP 暨UN 秘书长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10-28 08:09 編輯

致函白宫TRUMP总统阁下:



终战才能止战,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为民请命,替天行道.虽千万人,吾往矣!



并同时致函联合国秘书长 古特雷斯先生!



(明日撰文,详细阐述,法统台湾CHINA CIVIL WAR的法律依据)






美国川普正需要台海爆发一场结束内战的战争助选拉票,
中国也需要一场验明正身,兑现联合国宪章合联大2758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是代表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战争!
只有以战止战,决一雌雄,法定中华台湾,才能向天下真正说清楚,谁是代表中华新民共和国台湾省主权者!

LET CHINA CIVIL WAR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PREMIX.





金剛對卷』中的典故(四)~ 良馬見鞭,追風千里






良馬見鞭,追風千里 在《雜阿含經》上記載,有一天佛陀跟弟子說,世間有四種馬:
第一種馬,只要看到主人的馬鞭高高舉起的鞭影,就知道主人要他快跑,他會開始加速的跑,而且跑得比風還快!這是世間第一種的良馬。
第二種馬,看到鞭影還不會快跑,但只要感覺到主人的鞭子,掃到自己馬尾巴,就會開始加速快跑。

第三種馬,就比較遲鈍了,要等到主人的馬鞭打在身上了,才知道要快跑。

第四種馬,最遲鈍,馬鞭打在身上還不一定會快跑,一定要等到主人一直打,打到痛入骨了,才要快跑。

佛陀接著說,世間的人也有四種。

第一種人,新冠疫情COVID-19正在全球蔓延. 只要聽到新聞或電視報導,有人因為新冠疫情COVID-19,老、病、貧困而死亡,他就會心生恐懼,會想自己有一天也會面臨這樣的狀況,他就會開始有正確的思維,而積極修行。就好像第一種馬,看到馬鞭的影子,就會調整自己的腳步,這是世間第一種人。

第二種人,只是聽到,新冠疫情COVID-19他人生老病死的事,還沒有感覺,但是在醫院親眼看到了他人的老苦、病苦,或看到喪家葬儀的隊伍,也會開始思維,對喔,有一天自己也會這樣,而開始想要修行。

第三種人,在新冠疫情COVID-19期间,聽到或看到別人生老病死,都沒有感覺,但是自己的親戚朋友生病了或老死了,也會開始心生怖畏,開始想要修行。

第四種人,新冠疫情COVID-19期间, 要等到自己生病了、老了、窮困潦倒了,快要死掉了,才會害怕,才會想修行,就好像第四種馬一樣,一定要吃到很多的苦,才會知道要修行。

佛陀用這四種馬,比喻世間人對“無常”有不同程度的感受,有的人看到花開花謝,像《紅樓夢》中的林黛玉葬花,就感嘆:「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就能感悟無常。可是光是感嘆無常並沒有用,最重要的還是要“行”,而且要採取正確的方式修行,要快跑,要積極的修行,要“追風千里”。


The people can do it, but the people cannot know it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说的是同一个道理。
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研究比较高深的道理的。
就如同不可能跟小学生谈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一样,
做人做事的深刻的道理,
极难让文盲或小人明白和理解,
直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就足够了,
高深的道理,只能讲给少数有这个天份的人听。
孔夫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用现代的话,就相当于说,你可以教给民众如何推车,但是不可能让他们知道其中的力学原理。在文革中批判孔子时, 这句被当做孔子愚民思想的一个证据。典型的如范文澜冯友兰的说法:孔子把民看作愚昧无知的人,他们不可使知,只可以让他们听从驱使。认为孔子鼓吹愚民政策。近代不少人都持这种看法。




孔夫子教书育人,并没有开贵族学校,而是“有教无类”, 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学生不分贵贱。比如“贱人”出身的学生冉伯牛患恶疾,孔子在他病危时,从窗外握住他的手,哭着说:“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这样的人怎么会害这样的病啊!伯牛以德行著称故。)有这样育贤的愚民老师吗?!




近来随着传统文化回归,人们慢慢学会理性的思考,很多人都体会到愚民的解释逻辑不通,开始从各个角度正面阐述。比如断句读之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以此来从正面来解。如此等等,大都是先有看法,强搬硬解。




其实这句话非常明白,以钱穆先生所解最正(附后),只是尚不够简洁明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翻译成英文就是You may get people to follow you, but can’t make them (all) understood。用老子的话说“百姓日用而不知”, 《中庸》里面就直接引用了这句话。一个叫个猫,一个叫个咪,如此而已!




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也就很容易明白为什么孔夫子讲“仁”,而《论语》一开始先要说习“礼”的问题。“仁”在《论语》中出现了111次,几乎每次解释都不同。可见孔子的这个“仁”不可尽知,此乃易经变易之理。类似于老子的“道可道非恒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从这里也能够看出老子与孔子思想的异同来。同样都是认定“百姓日用而不知”,二者做法完全不同。老子无为,道法自然,让你自己去悟。孔子有为,诲人不倦,但又是“不可使知之”,只好以西周的“礼”“乐”的方式“民可使由之”。这就是“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这里的礼乐既是一套形式,又是一整套政治文化制度。)




只有这样,才能够体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的逻辑思想的一致性,满足孔子说的“一以贯之”。不仅如此,只有用上面这个钥匙,才能够窥探孔子思想的秘诀。




现今世界到处是孔子学院,老几怀疑他们到底有几人能懂得上面这一点?




无断真假,何来对错?只知结构,不知解构。古今多少儒,迷失朦胧间!




相关文章: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附:




郑玄:“民,冥也,其见人道远。由,从也。言王者设教,务使人从之。若皆知其本末,则愚者或轻而不行。”




何晏《集解》:“由,用也。可使用而不可使知者,百姓能日用而不能知。”




朱熹《集注》:“民可使之由于是理之当然,而不能使之知其所以然。程子曰:‘圣人设教,非不欲人家喻而户晓也:然不能使之知,但能使之由之尔。’”




宦懋庸解为:“对于民,其可者使其自由之,而所不可者亦使知之。”这样,就成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钱穆先生在《论语新解》:《孟子》曰:“行之而不着焉,习矣而不察焉,终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众也。”《中庸》曰:“百姓日用而不知。”皆与此章义相发。民性皆善,故可使由。民性不皆明,有智在中人以下者,故有不可使知者。若在上者每事于使民由之之前,必先家喻户晓,日用力于语言文字,以务使之知,不惟无效,抑且离析其耳目,荡惑其心思,而天下从此多故。即论教化,诗与礼乐,仍在使由。由之而不知,自然而深入,终自可知。不由而使知,知终不真,而相率为欺伪。《易传》云:“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亦为民之不可使知,而谋求其可由,乃有此变通神化之用。近人疑《论语》此章谓孔子主愚民便专制,此亦孔子所以有不可使知之嘅欤!




湖北荆门郭店一号墓出土的楚简《尊德义》简21、22说:“民可使道之,而不可使智(知)之。民可道也,而不可强也。”其注释裘锡圭按:“道,由也。《论语·泰伯》:‘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