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成功在困扰你百思不得其解的另一边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1-1-8 02:31 編輯

尊敬的特朗普总统,彭斯副总统:


从今天起到120日现任特朗普总统权力终止,一共还有55天有效期。
根据媒体报道,特朗普总统已经松口就疫情防疫问题,可以移交拜登下任准总统团队。
这里引出两个“权变问题”。
一种解决方案是拜登组织美国的顶尖医疗权威团队,插手州state和郡county的具体疫情处理现状,综合分析,调查医务人员,医疗物资的紧缺情况,以及后续的供应保障能力。
第二种情况,也就是目前的新冠疫情相当严重,就美国本身的资源,力不从心,满足不了疫情发展的趋势,至少现在的疫苗还没有根本解决,也不要指望有了疫苗,一切问题迎刃而解。至少现在的住院病人他们的治疗是最迫切的燃眉之急。
问题是各种因素构成的。医疗物资的短缺,医务人员的短缺,疫苗工作的进展和实验。这样一分析的结论是,希望最有防疫经验和资源雄厚的中国能在这场战胜COVID19战斗中取得合作和相互支持。这是解决美国疫情的最佳有效方案。
总统权力的变化以及涉及中国合作抗疫援美的决策权在谁的手里,特朗普总统还是拜登准总统呢?特朗普总统的有效期是55天。拜登的试用期也是55天,以后转正,那就是后话。
我觉得,这个过渡期的权力交叉,特朗普总统毕竟是大权在握的总统。所以,应该为解救美国人民的疫情勇敢地站在发起美中联合战疫大规模举措的总指挥和决策者,《勠力战疫 共创未来》这是中国政府习近平在G20视频会议上,声东击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给您美国特朗普总统“暗送秋波”的“抛绣球”之举。
美国2020最大的败笔是“莎士比亚的《李尔王》的教训就是”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攻破特朗普连任堡垒的最大杀手,“大女儿是国务卿蓬佩奥操纵反中乱港台独联印抗中的杀手,二女儿是国会议长佩罗西台独诈骗犯蔡英文,台湾2020年初的港台反中串联勾结造假做票就是制造817民进党大胜的操盘手。202011月3日的美国大选就是台湾年初大选的翻版再现。现在是需要唤起民众,拨云见日,以恢复和发展经济工作为中心,联合战疫,共创未来的大转型时间。哪怕以后的具体事情由拜登总统来继续完成。打响美中联合抗疫的“开山炮”应该是特朗普总统。
http://www.xinhuanet.com.tw/viewthread.php?tid=31393&extra=page%3D1
这第一步权变的是两种层次上(statecounty)和白宫两个司令部的结构性转变。
我用“拥抱”说明内在的积极内涵,“拥抱美中结构大转型”,这就是全世界聚焦课题。
成功在困扰你百思不得其解的另一边
Everyone faces changes;different ones at different times. We all handle the same challengesdifferently; we all have different results. It's how you handle each one andwhat you do with the results that count. An obstacle is something you eitherfind a way around or allow to stop you. Remember, you've got to get passedobstacles in order to succeed.
每个人都会面临改变,只是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时间(面临改变)。我们都需要迎接同样的挑战,但结果却不尽相同。差别在于你是如何应对每一个挑战的,以及你如何应对每一个挑战的结果。你要么找到方法来解决它,要么停止不前,这是你通往成功的一大障碍。记住,你必须跨越障碍才能走向成功。

On the other side offailures
成功在失败的另一边。

Not everything works;even if it works for other people, the same thing just doesn't work for us. Sowhat? Failure can either become an obstacle and an excuse or it can become yourteacher in what not to do.
你并不是每件事都能成功;即使是同一件事,在别人身上或许成功了,但是在你身上却不能。但那又怎么样?失败要么成为你的阻碍或者借口,要么成为你的良师益友,告诉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It takes effort,commitment and follow-through
成功需要付出,需要承诺,需要坚持到底地不停尝试

They call it aladder ofsuccess for a reason... because you need to climb it in order to get somewhere.It's not an escalator. You just don't stand there and let it do the work foryou. You have to do the work yourself. Sometimes it will be easy; other timesyou'll be carrying a heavy load on your shoulders. The ladder remains the same.Success still waits on the other side. It's going to take determination andpersistence on your part to get up and over that wall.
人们把通往成功的路称作阶梯,因为你需要不停地往上攀爬才能达到某个地方。但它不是自动扶梯,你不能只是站在上面并期待它直接将你运上去,你必须自己亲自往上爬。有时候会很容易,有时候你会肩负重担往上走。但梯子并没有变,成功仍然在另一头等着你。你需要做出决定,坚持不懈往上爬,并翻越那道墙。

Which side do you want to be on?
成功或者失败,你想站在哪一边呢?



接下来,如果中国来了,中国也看见了美国的疫情,未来也一定会美中联合共同战胜疫情,这就是我们征服了COVID19的时候。就出现了第二个自然而然的美中必须解决的难题!
“超越台湾关系大变局”是解决美中国家利益不对抗,不冲突,合作共赢的试金石。
我认为未来55天的第二项“收官之作”就是“对症下药”,把“解决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的美国单方面的承诺,提到与中国政府协商和谈判的高度。以前的种种猜测和判断都是非官方的人云亦云,流言蜚语满天飞,台海战云密布“云卷云舒”人心惶惶,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和平解决也好,非和平解决也好,中国的综合实力摆在那里,台湾的台独独台分裂中华民国的社会民意明目张胆地摆在大陆面前。就像两个不共戴天之仇的对手,你强制台独“不独不统不武”但是“纸里包不住火”,台独已经走到这一步是逼迫大陆摊牌。
“武统台湾”这个提法不文明。应该说“法统台湾”比较合适的解决台湾问题之道。
“法统台湾”应该搞清楚什么是国家核心利益。


其次是选择法律的适用性问题。涉及台湾的法律有很多法,究竟这些法律的位阶如何?

解决台湾问题的国际法是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大会的2758号决议。这是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和人民都认同的最高标准,也就是洞悉台湾问题的本质位阶。
其次的法律位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民国在台湾实行的宪法。
这两部宪法的国家主权是重叠的,完整的,对立统一的,不可分割的,也没有分裂的。
除此之外,对台湾人民影响巨大的一个美国的国内法:美国《与台湾关系法》(1979410日)(经美国国会通过并由卡特总统于1979410日签署成为法律)

这个是美国在197911日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承认关系。并签署了相关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三个联合公报。《台湾关系法》的位阶是属于美国的国内法,或者说是基于“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


《台湾关系法》是美国单方面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制定的国内法。

甲)鉴于总统已结束美国和它在197911日前承认为中华民国的台湾治理当局的政府关系,国会认为有必要制定本法――
(一)维护西太平洋的和平、安全和稳定。
(二)通过授权继续美国人民同台湾人民之间的商务、文化和其他关系,以促进美国的外交政策。

乙)美国的对台政策是――
(一)保持并促进美国人民同台湾人民,以及同中国大陆人民和西太平洋地区所有其他人民之间的广泛、密切和友好的商务、文化和其他关系;
(二)宣布该地区的和平和稳定符合美国的政治、安全和经济利益,并为国际上所关切;(三)表明美国决定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基于台湾的前途将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这样的期望;
(四)认为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抵制或禁运来决定台湾前途的任何努力,是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和安全威胁,并为美国严重关切之事;
(五)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
(六)使美国保持抵御会危及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的任何诉诸武力的行为或其他强制形式的能力。

(丙)本法中任何条款都不应违背美国对人权的关心,特别是对大约1800万全体台湾居民的人权的关心。兹重申,维护并促进全体台湾人民的人权是美国的目标。
美国对台湾政策的执行。
以上为《台湾关系法》的主要内容。
这个法律是美国国会通过的国内法,那么《台湾关系法》的法律适用性的地点就是美国国内法律,什么道理呢?
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的政治和军事上的敌对斗争问题。
美国的国内法对中国内政问题,至于中国内战性质转变和处理内战造成分裂的结局,美国并不具备法律行为力。现在的台湾局势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也就是说在签订《台湾关系法》的1979年的时间非常明确是究竟谁“一个中国”的政府,和中国代表权的问题。
在台湾蒋经国去世以后李登辉提出了“特殊的国与国”两国论。也就是“中华民国的双重代表权”问题。因为在联合国宪章上中国的名称就叫“中华民国”。
联大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即存的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而台湾治理当局是中国的一个省,是中国的一部分。实质上,蒋介石政权的台湾代表,虽然自称“中华民国政府”,但是19711025日联大2758号决议生效之时。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的合法性和时效期,已经作废了。就像特朗普总统的总统任期的时效性和合法性到120日就结束了,失效了。时间点非常明确。但是台湾当局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政权的利益,非法提出了“政府对政府”的两个中华民国政府,或者叫“一中一台”。“中华民国台湾”是个主权独立得国家。显然这就是自欺欺人,指鹿为马,瞒天过海欺骗之权术而已。
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奥妙不同。
美国对于台湾的何去何从问题,历来讲究美国利益优先,以台湾这颗棋子,既可以获得军火商的利益,又可以台湾刺激和交换与大陆利益的筹码。不同历史的大陆和台湾的军事实力,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的对比和历史的组合也完全不同。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美国管天管地,管不了台独以武谋独,以疫谋独,以投身美国谋独的宿命。不同的美国背景,台湾当局巧言令色就会像“变色龙”一样,乔装打扮实行“在包装”,把台湾包装成对美国反华反中,反中国崛起的战车和堡垒,带刺的豪猪。最终形成一个紧紧拉住美国大腿,要把美国绑上保卫台湾独立政权生存的空间地位。
如果说以前,中国大陆忙于自身发展建设,消除贫困和两极分化,顾不上解决台湾的分裂国家问题,以为能够用输送利益收买人心,争取台湾内部的反独促统的力量上升起来。但是时间并不在统一的天平上。所以,2020的台湾大选,大陆对台湾未来的和平分裂局势无法挽回,“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模式彻底失望了。物极必反,绝望锻炼了中国大陆,绝望也锻炼了特朗普总统。台湾以武谋独,狐假虎威,越演越烈的结局就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这已经是大势所趋,谁也挽救不了台独的下场。
美中台两国三方问题的大变局,真正出现的结构是大多数台独和反中反共的异己人士,不愿意接收大陆的统战和中央政府的领导。于是就会再次出现街头示威游行的“美丽风景线”,拜登总统和佩罗西议长,有的好戏可唱啦。我想,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要法统台湾的战争一打响,香港的港独的下场也就是蔡英文和台独分子的下场一模一样。好就好在,有一部美国的国内法,就是《台湾关系法》,内容的字里行间,有一个义不容辞的美国责任,就是接收1800万台湾居民中愿意“归化美国”的台湾人民。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人力资源和疫情灾后重建家园的新生力量。特朗他总统,您看懂了《台湾关系法》中的奥妙了吗!?英国答应接收30万香港有英国居留权的双重代表权的人,台湾可能不止有30万双重代表权的叛国者,他们不愿看得中华民国的统一,也不愿意看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是代表包括有中华民国台湾省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那么美国就必须启动《台湾关系法》的备胎计划,准备接收中国2021年的“东渡扶桑潮”!美国的原住民印第安人,那就是千百年前的中国逐鹿中原大战之后的殷商安阳人,整体移民搬迁流落至美洲大地,开始了发现新大陆,建设新大陆的大变局。如今的台湾关系法,就是法律上解放台湾台独失败者,分裂中华民国的叛国者的天堂,我认为台湾的这些失败者和叛国者就如同当年的清教徒,搭乘五月花号登录波士顿一样的充满共建美好家园的梦想和无穷创意的美国梦想,他们一定能创造自己的奇迹。这就是我希望美国的明天会更美好。“拼经济,揽人才,建奇功”。这些新移民就是“拼经济,揽人才,建奇功”的生力军。希望伟大的特朗普总统能够登高望远,解民倒悬,为台湾的彼岸,到达美国的此岸,搭起一座彩虹天桥。这样人各有志,各得其所,中国幸甚,美国幸甚,天下幸甚!这就是我为您特朗普总统设计的“超越台湾关系大变局”的愿景规划导图。

第三件特朗普总统善始善终,“圆满收官”的杰作就是终结为期两年的“美中贸易大战”。
不打不成交,之所以打贸易战,就是要想做贸易,做大贸易,大生意。买卖不成人意在。我建议,特朗普总统收官之前,再度邀请中国特使刘鹤副总理来美国商谈20212024年的大生意,尽管,特朗普总统未来四年不在其位,但也要为2024年卷土重来,谋其政,开好局,撑好帆,掌好舵,靠好岸,交好班,换好岗,放好权。这七大步骤。今天不加深入解析,有待特朗普总统的收官进展,我们不断加以判断和选择最佳的解决方案。
今天的故事就是点燃特朗普总统收官之战的激情和决心夺取新的胜利,走向生命的顶峰!

Dear President Trump, Vice President Pence: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