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广东省关于唐京案与龙岩艺术陵园对我国社会的危害

广东省关于唐京案与龙岩艺术陵园对我国社会的危害
2007-11-05 18:45阅读(?)[color=var(--blue-link)]评论(0)

10多年來唐京案仍有814總案件在惠陽法院尚未執行,共涉及款項近6000萬,截止目前還有約4500萬未執行。

位於惠陽沙田的「龍巖藝術陵園」靠山而建,氣勢宏偉,號稱占地6 5 0畝,被稱為惠州市內最大、最豪華的的陵園。17年前,它的前身「唐京陵園」因涉嫌炒賣墓位被民政部門叫停,「唐京案」被稱為「新中國殯葬業第一案」。

1997年,國家民政部出台政策規定沒有死亡證、火化證等不得銷售墓地,至此,大批已投資購買唐京公司墓位的客戶購買墓地後無法轉手。從1998年開始,唐京公司官司不斷,且大多數判決結果是客戶勝訴。根據惠陽法院出示的數據顯示,唐京公司總需退款近6000萬,但至今只執行1500多萬,仍有近4500萬未執行,而尚在執行中的案件有814宗。

在官司纏身的同時,2005年,唐京公司悄然更名為「龍巖公司」,繼續對外銷售墓地。2012年,唐京公司因涉嫌非法銷售墓位而未通過年審,2013年8月,經過近一年的整改之後它再次對外營業。南都記者調查發現,目前,龍巖公司對外銷售的墓位價格最高位250萬每位,並涉嫌非法銷售墓位。對此,惠陽區民政局有關負責人解釋稱,法律不明確,監管難等問題長期存在,導致無法對龍巖公司進行有力的監管。惠陽區民政局和惠陽區法院有關負責人皆建議,「唐京案」已走過17年,希望有更明確的法規來規範和約束類似龍巖公司經營的大型陵園。

前身

國內第一個大型陵園

1990年代初,當大多數人尚不了解殯葬行業,對投資墓位也是十分陌生時,唐京公司成為國內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1994年7月,唐京公司由台灣唐京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和惠陽市沙田鎮企業發展公司合資成立。法人代表為劉孝堅。1994年9月,「惠陽唐京靈塔園」項目未經報批就動工興建。1995年3月,經省民政廳干預,唐京靈塔園項目停建補辦報批手續。原惠陽市政府批覆同意興建「惠陽唐京靈塔園」;1995年,唐京公司將骨灰塔位「美化」成「小房產」,在民政部門還未批准其對外營業的時候,先後在深圳、廣州、珠海等地設立分公司和銷售部,未經民政部門核准就徑向當地工商部門領取營業執照對外營業,掀起一股炒賣狂風。1996年4月,國家民政部批覆「惠陽唐京靈塔園」對外營業。唐京公司原先股東因故退出,由台灣人柯慶容獨資經營。

1990年代初,當大多數人尚不了解殯葬行業,對投資墓位也是十分陌生時,唐京公司成為國內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名曾全程參與唐京案的惠陽法院法官回憶稱,當時唐京公司名氣非常大,公司在深圳、廣州、珠海以及惠州等多個城市設立了多個銷售網點。「在惠陽淡水的土湖白雲坑就有一個網點,公司有數十名員工,都是西裝革履,每天在淡水城區推銷唐京公司的墓地,有點像傳銷。」

今年50歲的淡水人丁先生說,「我曾經也去購買過墓位,銷售人員吹得天花亂墜,聲稱投資墓位有很好的前景。1996年的時候,每個墓地已經炒到1萬到5萬元,有時,第一天的價格與第二天的價格相差就有1萬多元。太離譜了。但是,當時的人感覺到很新鮮,誘惑也很大,所以投資購買的人很多。」

另外,唐京公司在對外銷售靈塔位過程中,採用在報紙上刊登廣告、在各種刊物發表文章等多種方式,宣傳購買靈塔位是一種新的投資方式,可以自由買賣、轉讓和贈與,並可從中賺取高額利潤等。

深圳人劉先生說,當時,他看到唐京公司的宣傳之後,找到銷售網點,在銷售人員的推薦下,一次購買了10多個靈位。「當時沒有想到是否可以專賣,以為墓地就像房子一樣,可以順利地過戶和轉讓,而且,覺得以後人越來越多,墓地越來越少,投資肯定有前景。」

轉折

一紙通文讓唐京輸掉官司

大部分購買墓位的客戶都是用於投資,沒有死亡證、火化證等證明,也就是說,買賣行為非法。這也讓數萬客戶投資的墓位被「套牢」

唐京公司的大肆宣傳步伐不斷加快,1996年至1997年初,唐京公司在全國範圍內名聲大噪。很快,唐京公司高調售賣墓位的行為受到民政部門的關注。1997年,廣東民政部門發文稱,唐京公司涉嫌炒賣墓地,要求停止銷售行為。由於當時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如何認定炒賣墓地的行為,以及墓地如何正常銷售等問題,為此,廣東省民政廳專門發文向國家民政部請示如何處理唐京公司銷售墓地行為。

1997年5月29日,民政部對廣東省民政廳的請示作出了《對惠陽市唐京靈塔園跨地域銷售靈塔位處理意見的函》[民事函(1997)97號],主要內容是:1、唐京靈塔園在異地設立辦事處或銷售點,必須經異地民政部門批准,以前未經異地民政部門批准而設立的辦事處或銷售點,須經異地民政部門批准,補辦手續後才能繼續營業。2、唐京靈塔園的骨灰格位不能當作一般商品進行交易,購買者本人不得私自轉讓、買賣和贈與。要立即通知唐京靈塔園停止預售骨灰格位的活動,並要妥善處理當事人預買的骨灰格位,今後唐京靈塔園應根據當事人提供的使用者的火化證明或骨灰(骨殖),辦理購買和使用手續。

此後,民政部、廣東省民政廳、原惠陽市民政局先後發出《關於禁止利用骨灰存放設施進行不正當營銷活動的通知》和《關於加強對惠陽唐京靈塔園經營活動規範化管理的通知》。

1997年12月,國家民政部專門發出通知,禁止利用骨灰存放設施進行不正當營銷活動。民政部重申,骨灰存放設施不是一般的商品,要根據當事人提供的死亡者的證明,辦理購買和使用手續,公墓(塔陵園)不得預售、傳銷和炒買炒賣。

惠陽區民政局一名分管副局長說,「當時,唐京公司作為我國第一家從事經營墓地的陵園公司,因為涉嫌炒賣墓位被民政部叫停。而且,民政部專門出台規定了墓位買賣必須滿足的條件。顯然,民政部出台這一規定的直接原因就是因為唐京公司炒賣墓地引發的結果。」

這也意味著,唐京公司在1997年之前或政策出台之前,所銷售出去的很多墓位都是不符合政策規定的。從惠陽法院出示的卷宗顯示,大部分購買墓位的客戶都是用於投資,沒有死亡證、火化證等證明,也就是說,買賣行為非法。這也讓數萬客戶投資的墓位被「套牢」,已耗費巨資購買的墓位無法出售轉讓。

判決

政策出台前後成判決分水嶺

10多年來,唐京公司並未停止銷售墓位,而且,它與客戶的官司仍然源源不斷地湧向惠陽法院

客戶購買了大量的墓位希望投資掙錢卻無法轉讓,怎麼辦?於是,他們開始訴諸法律。從1998年開始,大量起訴唐京公司詐騙的民事案件紛至沓來,讓惠陽法院應接不暇。

惠陽區法院執行局有關負責人介紹稱,「因為1997年出台的政策是案件的分水嶺,之前沒有任何法律規範買賣墓位行為。於是,我們討論後決定判決分為兩類。第一類是1997年政策出台之前購買墓位的客戶,如果購買的墓位超過4個,判決認定只有4個墓位有效,如果不到4個,那麼,判決實際購買的墓位數量有效。舉例說,如果客戶購買了10個,那麼,唐京公司必須退還6個墓位資金款項給客戶,保留4個;如果客戶只購買了3個,那麼,判決認定客戶必須接受已購買了3個,不得退還款項。」

而第二類判決是,由於1997年的政策出台,於是,只要是1997年政策出台後購買墓位的客戶,無論是購買的數量多少,只要是沒有死亡證、火化證等證件的,買賣合同一律判決無效。也就是說,無論是客戶購買了多少墓位,與開發商簽訂的合同都是無效合同,法院的判決認定開發商必須退還客戶購買墓位的款項。

南都記者從惠陽法院於2009年9月14日作出的一份判決書上看到,原告李耀玲於2006年從唐京(龍巖)公司購買了一塊墓位,價格是3.5萬元。李耀玲後來發現,墓位因政策規定不得轉賣,於是,她認為唐京公司欺騙了她,向惠陽法院提起訴訟。惠陽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因為李耀玲購買墓位時沒有出具死亡證、火化證等證明,所以,根據民政部門沒有死亡證、火化證等證明不得買賣銷售墓位的規定,法院判決雙方買賣合同無效,唐京公司必須退還3.5萬元給李耀玲。

惠陽法院執行局有關負責人介紹,「因為1997年民政部的政策出台之後,所以,只要是1997年購買墓位的客戶,他們大多數會上訴,而且,官司都會打贏。」

但是,根據法院提供的卷宗顯示,10多年來,唐京公司並未停止銷售墓位,而且,它與客戶的官司仍然源源不斷地湧向惠陽法院。

現狀

改頭換面重操炒墓舊業

縱然唐京公司官司纏身,但是,2005年,唐京公司悄然將公司改名為龍巖公司,並重現江湖大肆宣傳銷售墓位

沿著惠陽沙田356省道行駛,從沙田往惠東方向,經過惠陽沙田交警中隊對面的路口,大約3分鐘的車程就到了龍巖公司大門。

龍巖陵園被稱為惠州市內最大、最豪華的的陵園,走進大門,抬頭可以看見一個白色的高塔,陵園旁邊是一個寺廟,即佛光寺。園內所有松柏樹都經過精心的修飾,陵園是靠山而建的,墓地都是沿著山坡而建,幾乎所有的墓位中間都有兩棵小松柏樹。顯然,很多墓位已經有了主人,因正值清明期間,很多人在墓前燒香、跪拜。

記者以客戶的身份詢問,據銷售人員劉小姐介紹,「我們這裡有很多墓位,種類多,地段不同,價格也不一樣。」劉小姐無論是穿著還是推介墓位的方式都酷似售樓小姐。「我們這裡的墓位分為三種,即塔葬、樹葬和土葬。」她指了指陵園內最高的那座塔,「塔葬的意思是逝者的骨灰盒放在塔里,與很多逝者放在一起,但會有編號註明,家屬清明節來祭拜就可以執照編號拿出來。這種是最便宜的,價格在2萬元以上。」

劉小姐站在一棵松柏樹旁邊說,「這裡屬於樹葬,就是把骨灰盒葬在兩棵松柏樹之間,然後修建一塊小的墓碑。」記者看到,在兩棵松柏樹中間的墓地不到一平米。「這一塊墓地大約需要10萬元。」

記者從龍巖陵園的宣傳冊上看到,所有的墓位一共分為30個區域,不同區域地段不同,價格也相差很大。位於陵園最高處,靠近後面大山的「世紀金城」屬於最豪華的區域。「這類似開發商建房子建的別墅區,這裡位置最高,俯視一切,顯得高高在上。不少當官的、有錢的商人死後,其家屬選擇這一區域的比較多。」

記者看到,一塊墓地由大理石建成,占地大約5平米,類似一個小亭子,墓碑上寫著「葉氏家族四代人靈位」。「這一家是一個家族購買的,總價超過100萬,可以容納4代人去世後使用。」

記者從劉小姐出示的一張墓位價格表上看到,墓位最低價格是每個一萬元,而最高的是250萬,即「宗祠福位二格型」,位於神道壁廊第二層,此外刻字費另算。「簡而言之,它就像一棟豪華別墅。」劉小姐如是介紹。

記者詢問獲悉,所有的墓位都是可以預售、轉賣或贈與的。「不是要求有火化證、死亡證等證件才能購買墓位嗎?」對此,銷售人員說,「沒有這些證件也是可以買的。不過,如果你要轉讓,必須通過我們公司,我們類似於中介公司,過戶費必須交給我們。另外,你們如果要買,原則上是不能講價的,因為討價還價是對死者不敬。」

尷尬

政策不明晰監管困難

惠陽區民政部門有關負責人稱,由於民政部1997年出台的政策很不清晰,導致民政部門對於陵園的監管非常困難

對於龍巖公司大肆宣傳銷售墓位,惠陽區民政局一名分管副局長回應稱,2012年,由於涉嫌違規,龍巖公司年審沒有通過,被勒令整改一年。去年8月,經過民政、地稅、審計等多個部門重新審核,它重新開張營業。「至於你們記者發現它現在可能涉嫌非法銷售,我們還要去調查。因為前幾年,民政部門有新的法規解釋,即夫妻雙方,一方年事已高或患了重病,另一方可以提前為配偶購買墓位,無需死亡證、火化證等,或者當事人患了重病,可能不久於人世,其家屬可以提前為其購買墓位,也無需死亡證、火化證等證件,所以,我們要調查龍巖公司預售行為是否屬於以上情況。」

不過,惠陽區民政部門有關負責人稱,由於民政部1997年出台的政策很不清晰,導致民政部門對於陵園的監管非常困難。

該負責人說,民政部認為,墓地不是一般的商品,不能自由地買賣。「所以,墓位不像開發商開發的房子。它在建設之前,不需要到規劃建設部門報批,也無需到國土局備案,墓地售賣的情況也無需到民政局備案。而房子則不同,它在建設之前就有規劃、用地許可等證件,而且銷售情況在房產局有備案。因此,開發商建了多少房,賣了多少房子,用了多少地,非常容易查詢。但墓地不一樣,唐京公司建設經營到現在,已經有20年了。但民政部門根本不知道它用了多少地,它有多少墓位,賣出了多少。」該負責人稱,該局了解到龍巖陵園占地80畝,而記者看到其宣傳冊上號稱是650畝。

另外,記者了解到,唐京公司標出的價格也是由公司定的,物價部門認為其是市場行為,無法限制其對商品的售價。

由於龍巖公司法人代表柯慶容年事已高,且人在台灣,記者無法聯繫到他。近日記者聯繫到該公司負責此事的副總周海和行政部經理汪先生,試圖了解龍巖公司案件進展,但二人都拒絕了記者的採訪。

[建議]

以唐京案為契機推動法律完善

據惠陽法院介紹,10多年來,積累在法院的唐京案案件多達865宗,仍有814宗案件在惠陽法院尚未執行,共涉及款項近6000萬,截至目前已執行1500多萬,還有近4500萬未執行。唐京案也成為惠陽法院所有執行案件中最難執行的卷宗之一。

「唐京案件太多了,我們忙得焦頭爛額。很多當事人不理解,他們有的從深圳來,有的從香港回來,經常到法院來鬧,質問法院執行不力。」惠陽法院執行局有關負責人介紹。

根據惠陽法院的資料顯示,申請執行人主要在廣州、深圳、東莞等珠三角地區,大多數為60歲以上的老人。2012年,惠陽法院通過商討後決定,唐京公司案件執行款中,將優先照顧老人、殘疾人等客戶。2012、2013年,惠陽法院召開兩次聽證會,強制要求唐京公司退款。「對此,我們聯合地稅、公安以及審計等多個部門對唐京公司的財務進行了審計,但是,由於沒有部門對其進行有力的監管,我們很難查到它的帳。於是,我們與原告達成協議,只要查到唐京公司有錢,就強制要求它還錢。」去年,通過惠陽法院的努力,唐京公司共還款400多萬,是歷年來還款最多的一年。

對此,該負責人稱,現在的核心問題是,打官司唐京公司肯定是輸,但執行款怎麼解決是大難題。「因為民政部規定了,墓位是不能隨意銷售和買賣的,必須有死亡證、火化證等。但是,如果法院判決了,要執行唐京公司的欠款,那麼,是否可以拍賣該公司的墓位?唐京公司和客戶不能隨意買賣,那麼,法院拍賣就合法嗎?肯定不行。」

於是,無論是惠陽區民政局還是惠陽法院,參與此案的負責人皆建議,「上級民政部門應該對1997年出台的政策給予充分的補充和解釋。讓墓位買賣真正走向市場,像商品房一樣,能夠自由買賣和轉讓,這樣,也便於監管。而法院在案件執行階段,也可以通過拍賣墓地產權的方式為客戶追回欠款。」

10-11版斌




[color=var(--blue-link)]購買墓地投資?合同被判無效![color=var(--blue-link)]2018-04-07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留下了廣州、惠州、清遠等多地法院判決的炒賣墓地引發的糾紛案,例如,該網顯示清遠市佛岡縣法院近兩年共審理了佛岡縣青松永久陵園有限公司墓地買賣系列案19宗,案中,不少人懷著「投資」、「轉手賺錢」的心態入手,最終法院判決合同無效。
[color=var(--blue-link)]高價出售墓地為誘餌 兩名嫌疑人實為藉機詐騙交易費[color=var(--blue-link)]2016-08-19深圳新聞網訊 兩名嫌疑人非法獲取客戶購置墓地的資料,又冒充惠州某陵園公司銷售人員,以幫客戶銷售其購買的墓地為由實施詐騙。近日,福田警方經過縝密排查,耗時半個月,在惠州市惠陽區將詐騙嫌疑人溫某泉、向某勇成功抓獲,並帶破廣州、惠州、羅湖、福田等地案件七宗。
[color=var(--blue-link)]為活人提前銷售墓地? 民政部門:除特例外禁止銷售[color=var(--blue-link)]2016-06-10西部網訊(陝西廣播電視台《第一新聞》記者 袁渺鑫 馮玄) 最近有網友反映說,咸陽禮泉縣的唐昭陵墓園存在為活人銷售墓地的現象,情況是否屬實,公益性墓園到底能不能為活人提前預售墓地?來看記者的調查。
1997年唐京公司以墓地可升值,可转让,是一种新型投资方式作为卖点,四处宣传,兜售他们的所谓陵墓商品;我们就是他们的投资客户。结果发现,他们所宣扬的可升值,可转让在事实上不能兑现,因此,有一部分投资者在2001年掀起一场要求其退还本金的风波,并以诈骗罪把唐京公司告上法庭,惠阳区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决唐京公司不构成诈骗,但应把本金退还给投资者。可是该公司一直以资金周转问题为由拖延归还期,多数投资者至今仍未收到该公司退还的本金。

从2005年至今这段时间,我们接都接到来自唐京的电话,电话称他们唐京公司改组,改名为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公司,他们将处理过去客户遗留的问题,并兑现他们所谓的升值,转让的承诺,帮我们将手中的商品高价转让出去,并谎称现在有个香港客户已经看上了我们的商品,然后就是一些关于香港地皮紧缺,搬出香港的殡葬法来证明香港人为什么要把先人移入内地安葬。还说只要我们同意价钱,不但能回本,而且有赚,但前提是购买他们的礼仪服务(一般价值在10000——30000不等)方能转让,他们使用政府相关部门的信誉,使用他们公司虚有其表的规模,并口头上做出许多转让承诺来误导诱导我们买下了他们的所谓礼仪服务。他们一般会承诺在15——30个工作日能完成转让,并把钱打到客户的帐户。可是谁也没想到这竟是一个圈套。当签下了服务的买卖合同并交钱以后,并没有纸面上的转让合同,有的只是他们的口头承诺,后来更是发现,他们所说的“香港人”并不存在。后来找到龙岩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他们承认收了我们的钱,却否认是以转让为名套我们买服务,说我们全属自愿购买,即使有,也是业务员的个人行为,与他们公司无关。如此霸道的强买强卖的行为实属罕见!这样的公司如不严惩,实属社会之祸害!

综上所述,可归纳出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公司有以下四害:

1.
损害国家法律威严,破坏社会和谐。


2001年的“唐京案”中,唐京公司不但不反省自己做虚假广告误导投资者,还把责任推到客户身上。该公司本应服从法院判决,归还本金给投资者。但其一再拖延,蔑视国家法律。

2.
盗用、曲解、利用国家相关领导人言辞


在他们的宣传册与合同书上很多都打着国家XX领导人说的话,说他们是殡葬改革的先驱之类的内容,从而达到误导投资者的目的

3.  违反商品交换规律,扰乱经济秩序

他们推出的所谓礼仪服务只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是实实在在的产品,根本不能构成符合商品的条件,在这样的交易过程中并不存在商品交换,仅仅是我们交了钱而他们并没有为我们提供任何的“服务”。

4.
侵犯强占人民财产,危害社会安宁。


由于他们的虚假宣传、虚假承诺,误导了客户,并收取了客户大笔资金。结果他们不但不承认他们虚假宣传的事实,而且还强行占有客户所交的资金。

龙岩艺术陵园开发有限公司如今就像一颗毒瘤,它的毒性正从广东地区向全国蔓延,如果不及时制止、处理,早晚将会爆发,到时候将危害到国家社会的稳定,危害到人民群众的利益,损害了国家法律的威严,损害了国家政府的地位,损害了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希望各级政府领导对于此事能高度重视,迅速组织有关部门查处该公司的罪恶行径,还百姓一个公道!!!

从2003年开始,台湾的骗子们将目光瞄准了大陆。2003年,台湾警方侦破一个跨越两岸的诈骗案。诈骗集团首脑从厦门用手机指挥手下犯案,还买通大陆警察给予包庇。受骗者至少有3000人,主要是台湾人,骗走金额超过11亿元新台币。

《凤凰周刊》曾报道,除了骗台湾人以外,这些诈骗分子甚至以大陆为基地,对韩国、新加坡甚至俄罗斯等周边国家民众实施诈骗。

2005年,时任台湾刑事局侦七队的警官洪汉周,在破获一个诈骗集团案后于电视节目上透露,当天庭上,法官慨叹“台湾已成了诈骗之岛!”

2008年是台湾诈骗犯罪的转折年,这可能跟金融危机有关。台湾经济在此次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中备受重创,当年GDP萎缩-2.14%。而海峡对面的大陆经济却依然坚挺,GDP增速高达9%。

台湾的骗子们发现,台湾人被骗了这么多年后,防范意识大为增强,另一方面钱包也缩水了;相比之下,大陆人防范意识较弱,也越来越有钱。


于是没过多久,令大陆警方更为苦恼的现象发生了。这些台湾诈骗集团开始布局大陆——台湾骗子们开始发现大陆是一个更大的市场,便将总部转回台湾,专门针对大陆居民行骗,同时派少数台湾人或直接聘用大陆当地人在大陆负责取款。
于是,各种在台湾过时甚至淘汰的骗术开始在大陆盛行。中奖电话和短信满天飞,骗术虽拙劣,但受害者众多。
包庇骗子
台湾人诈骗如此盛行,跟岛内的纵容包庇不无关系。由于台湾法律对电信诈骗犯罪量刑较轻,证据认定标准与大陆存在较大差异,导致很多犯罪嫌疑人或无法定罪、或重罪轻判,判处刑罚的不到 10%
比如,20115月两岸警方在印尼、柬埔寨采取同步抓捕行动,共抓获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365名,其中台湾嫌疑人225名,押解回台湾后,仅有10余人被判2年以下刑罚。
20138月,北京公安机关在柬埔寨抓获并移交给台湾警方处理的犯罪嫌疑人林明浩、梁家弼、吴汉杰等21名团伙头目,2015年又出现在印尼、
柬埔寨、澳大利亚等国开设诈骗窝点,招兵买马、继续作案。
2016415日,20名台湾诈骗犯被马来西亚遣返至台湾机场,当即释放。
内政部警政署统计还显示,在2011年两岸警方合办的的“1129”“0823”“1206”“1203”四大专案中,总共抓获1437名嫌犯,其中台湾嫌犯1068人,大陆向台湾遣返了946人,被起诉的仅307人。

被判刑的就更少了。
台湾当局又是什么态度呢?这次肯尼亚向大陆警方移交台湾嫌犯后,他们的反应让两岸民众寒透了心。
哈佛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台湾总统马英九称,大陆强行带走我国国民、未事先通知我方,有违程序正义,已向陆方严正交涉,要求大陆方面尽速放人……”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则说:对于肯亚警方以暴力威逼国人,以及中国大陆方面强制押人遣送的做法,民进党要提出最严厉的谴责和最强烈的抗议……”
台湾立法院还在昨天发表声明,抗议中国当局侵害人权和台湾的司法主权。
难道受害者就没有人权吗?!
难道他们不知道,有的企业被骗巨额资金导致破产倒闭;
有的退休老人辛苦劳作一辈子,一生积蓄被骗光,现身无分文,处境凄惨;
有的东拼西凑给病人看病的救命钱被骗;有的年轻学生上大学的学费被骗;
有的普通群众被骗走养老钱救命钱,导致轻生自杀:
吉林一名女士因丈夫的死亡抚恤金被骗走而跳楼自杀
20161月,河南一名菜农毕生积蓄被骗,在银行门口上吊自杀身亡。

灵塔位本来是用来安放骨灰的,但是在广东省,这种灵塔位却被有些单位美化成了“最热门的赚钱之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深圳市罗湖区消费者委员会仅这一个月,已经接到关于惠阳唐京公司炒卖灵塔位问题的书面投诉材料2000多件,涉及金额超过亿元。
  记者调查发现,广东惠阳唐京公司骗取顾客信任的手段非常原始,也非常简单,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相信了靠“灵塔”发财的神话,拿出巨资购买所谓升值潜力巨大的灵塔,是因为一些人存有一夜发财的投机心理。
  公司业务说服客户“投资”灵塔声称转让可得暴利
  广东惠阳唐京灵塔园开发有限公司从1995年开始在珠江三角洲地区推销灵塔位,他们把灵塔位的推销当作“投资方式”进行推广,声称“购买塔位是投资不动产证券”,“塔位可以自由转让、买卖、赠与”,还经常召开投资理财大会宣讲购买灵塔的好处。
  业务员:“说(灵塔位)是小房产、是最好的投资渠道,高回报、低风险,比炒股票还好,只升不跌,这是开投资大会时这样讲的。”
  唐京公司将灵塔位分成普通、豪华、壁廊、草坪等多种产品,销售价格最初是3600元到2万元不等,逐年提价后,到现在有些产品的销售价格已经翻了两倍以上。唐京公司所说的高回报是购买者以高出购买价几倍或十几倍的金额转让给灵塔位的使用客户。
  记者暗访公司定期传授话术“迁坟合同”纯属虚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