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2016年大海策划构建新美国城市Re–living the City

Re–living the City.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攜手合作,共建美好城市,共贏未來的新願景,新增長源頭與能量,新實體經濟的生產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31日至4月1在華盛頓舉行的“核安全峰會”。這是習主席時隔半年再次“跨越太平洋”來到華盛頓DC,實現中美兩國元首在這歷史轉折關係時刻考驗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未知結構”現在和未來何去何從的一次重要聚會,我們在美國的僑學各界反響熱烈,均對習主席的參會表示歡迎,並祝愿習主席各項行程取得圓滿成功。
中國有句古話“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們這個時代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全球經濟衰退,氣候變化,恐怖襲擊,食品污染,核武器擴散和核戰爭威脅…這些都是我們面臨的共同挑戰。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單獨應對這些挑戰。唯一的出路就是共同攜手,聚同化異,同舟共濟,以利天下。
中國還有句話:“國之交在民相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今天國與國交往與合作主要決策者雖然還是取決於國家元首之間的戰略遠見和務實協商,利益協調,共謀發展,共創未來。而由於互聯網和現代媒體的推波助瀾,一個公民外交的新時代正在悄然到來。社交城市(Social-City)結構正在自下而上席捲而來,正在催生一種新型的城市現代化和國際化現狀:社會現象與政府行為互聯互通,日趨敏感的社會矛盾呈現出碎片化,社會存在的星星之火,可以很快演變成擴散流動的社會危機,甚至瞬間傳播到整個世界。這意味着城市建設和規劃管理急需要採用不同的先進工具和科學手段,以滿足城市居民的實際需要和具體務實地化解局部的社會矛盾。為城市公民和諧社會提供一種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難可助,有險可排,資源共享,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天下衛公,化危為機,共謀和諧,共建家園,共創未來的新型城市模式。這就是我們所嚮往的社交城市(Social-City)。在國際化和現代文明的語境下,積極向上,合理合法,科學文明的思想和建言將及時發揚光大,直接聯繫到政府的調研,對話,擁抱和解決民生的疾苦,困擾以及憂慮,反應城市居民的期望和差異,鼓勵和重視城市法治背景下的文化創新和精神文明建設。這樣的城市由各式各樣公民的夢想和科學發展的願望築造而有所成就,因個體的創意和熱情變得循循有序,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依法辦事,從心所欲,行不逾矩。打破各親其親,各子其子,人人為己,唯利是圖的社會傳統意識和缺乏公德心的社會陋習。政府和社團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孤寡廢疾,皆有所養,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這樣相互理解,相互幫助,相互依存,相互溝通良性交流的和諧社交城市(Social-City)。就是我們的中美人民所期待和嚮往的美好城市結構。這也是我們夢想的美好家園。

當然,我們不是“空想烏托邦”的社會理想主義者。我們知道有比較就能有鑑別,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了,全面實現小康社會,已經變得比較接近現實。也就是說,在中國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唯利是圖,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是謂小康。這種小康社會意識早已成為中國現代化進程中普遍的社會現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如有不如此者,在執者去,眾以為殃。可見“移風易俗”談何容易!

改造社會這是一項全球化和平發展同舟共濟如左右手的大時代裡,各國人民和各國政府所面臨結合國情民情的系統工程。“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大德如陽,大德日生,一個人的無拘無束為所欲為時代,正在走向終結,必須有共同攜手,共同協商,共同制定的各種各樣符合全球化發展時代的規則和法治來協調社會上人與人的關係,國家與國家的關係,民族與民族之間的關係,宗教與宗教的關係,這是社會發展的必然過程。小國寡民面對熙熙攘攘的全球化潮流必然會產生大魚吃小魚的危機感,因此小國寡民也產生夜郎自大,以小博大,以弱勝強,造反有理的逆潮流,反全球化,反控制,反世界秩序的舉措。朝核危機的由來既是代表之作。解決這樣的小國寡民叛經離道的逆反心理,孤注一擲的戰爭冒險行為,不可能僅僅依靠全面制裁來估訓迷信“個人崇拜”者,而使其馴服。反者為之動。不戰而屈人之兵,乃善之善者。最顯而易見的對症下藥處方,是與其同“盟”者合作,化敵為友,化中國為美國的戰略合作夥伴和新型大國和平共處和平發展共建家園的關係。最為有效的,影響力深刻的戰略合作就是現代城市國際化文明建設合作。這一合作的突出因素,不是企業行為,也不是國家結盟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國家自然淘汰,社會自然選擇法,而是海納百川,彼此尊重,取長補短,博採眾長,有容乃大,共贏未來的未知結構模式。
為此“海納百川,共贏未來”的未知結構模式,我於2015年春天,向我曾經探索改革開放和中美企業合作發展市場經濟先行先試的根據地,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深圳南山蛇口工業區的總經理楊天平先生,提出了一個“前海自貿區與美國巴爾的摩港口城市全面對接”的實驗試點立項報告書。原因是據我在美國學習和社會實踐近八年的領悟,意識到巴尔的摩港口是距离美国首都华盛顿最近的海运交通枢纽,也是美国政治文化和社会文化的发源地之一。現在依然是代表美國城市管理和港口建設綜合實力最為發達最為先進的城市。這確實是美國城市建設的硬實力和軟實力的集中體現,“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原來中國深圳的眼光是緊盯著香港和亞洲一些發達國家如日本,新加坡,南韓等等。基本上並不了解美國和歐洲的城市建設模式和公民法治社會的城市建設理念。“有比較就能鑑別”,“有差距就會產生驅動力和積極向上的正能量”。目前正是中國改革開放發展轉型的關鍵時刻,也是最為艱苦迷茫,舉棋不定的戰略調整和挑戰機遇並存的重要拐點。“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十個月後,我毅然決然返回深圳,試圖就地取材,研究分析一下我的設想和總體目標可行不可行,務實不務實,有沒有拍板定奪實現這樣城市合作創新型的領軍人才。畢竟“十月懷胎”,似乎有種“胎死腹中”的症狀。
經過一百天上下求索,往來北京深圳城鄉和前海自貿區的實地調查研究,我相信,這一國際化“社交城市”合作創新模式的策劃,的確是推動中美新型大國戰略合作關係的助推器和加速器。
第一,“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香港招商局集團是中國百年老店,也是中國搞海运和码头港口建设的大块头,在經歷了三十年改革開放開荒牛和排頭兵敢想,敢做,敢為天下先的洗禮以後,慢慢出現了必然的衰退現象和與內地社會管理模式日趨同化現象,主要領導決策人物,寧求穩定,明哲保身,但凡無過便是福。使人想起中國名言,“君子之澤,三世而斬”。難怪在不久前,原蛇口工業區的總指揮袁庚逝世追悼大會上,現場電視大屏幕顯示蛇口人的一聲嘆息,“世界再無袁庚”!意味深長的是“時勢造英雄”,“識時務者為俊傑”,難道除了袁庚以外,就沒有世人能夠站在袁庚的肩膀上比他看得更長遠,更務實,更科學,更文明,更國際化嗎?難道是只有英雄創造歷史,人民就不能創造歷史了嗎?
第二,經過調查表明,蛇口工業區不具備當今改革開放的獨當一面權力。要開發和承接與美國城市合作的大項目,招商局蛇口工業區及做不了主,深圳市也做不了主。目前中美關係微妙,時起時落,撲朔迷離,未來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充滿了不確定因素和不可抗力的未知結構。“禍兮福所倚”,即便成功也好,取得成就也好,最終,成也是中美關係,敗也是中美關係。可見,除非誰持有“尚方寶劍”,又熟悉和能夠把握中國與美國的經濟和政治以及人文脈絡的高端人才,否則,中美“社交城市”全面合作的大項目只能是,望洋興嘆,天方夜譚的空話。
第三,事實上3C,選擇,挑戰,改變自己。中國改革開放到了今天,既需要展示我们自身改革成就的综合实力,又特别需要向世界最强最发达的先进港口建设科学管理学习取经。改革開放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學習和借鑒的參照物很重要,拜师傅不容易,强中自有强中手。這個世界的進步之處不在於我們過去在改革開放中所處的位置,而在於我們究竟要達到什麼樣的遠方。究竟是選擇赶超香港,還是南韓,新加坡,或者是日本?當然他們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這個選擇很重要,我為中國推薦和選擇的目標是美國,具體來說就是先從城市合作開始,底特律也好,西雅圖也好,芝加哥也行,但是,就蛇口和深圳來說,對症下藥的標準,最切合實際的還是巴爾的摩港口城市。這兩個城市有很多可比性,可借鑒和參照的城市文化模式和建設的經驗教訓。在学习中相互赶超师傅,这才是我们未来的真正投资方向和努力目标。山寨模式也好,杂交模式也好,综合才能快速缩短我们在港口和城市管理软实力方面的差距。实践出真知,在游泳中学会游泳。不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这是我们联合演习,锻炼招商各路人马提高战斗力和指挥管理能力的实战培训机会。成就别人,也巧妙地成就了自己。转而变成我们自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软实力和大智慧。我們不妨再看看日本如何學習美國的途徑。日本近年来快速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其中的奥秘就是“狐假虎威”,与美国在同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别看不起这种“雕虫小技”投机取巧的本事,但非常实用,受益匪浅。
第四,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中美兩國人民之間的交往有兩百年的歷史,其中對中國現代化影響深刻,惠及當下改革開放最大的項目,莫過於美中教育合作和人才培訓未來人才的知識結構和綜合素質的法治民主精神文明結構。過去清華和北大的歷史演變過程,我們不去濃墨重彩描述了。現在中國現代化建設的短板依然是教育創新和現代文明綜合素質和領軍示範能力的人才培養。我此行回國,腳踏實地在蛇口蹲點研究蛇口工業區那些三十年前後建設起來的工業廠房和中外合資企業的興衰成敗歷史和遺跡。在這些建築廢墟上尋找這些帶動中國商品製造業和民營企業與獨資合資企業生存發展的寶貴經驗和發展教訓。一間間廠房就是一個個活生生的改革創新故事,這些中國改革開放的企業行為和管理經驗,至今因為企業衰敗已經無人問津,無人感興趣研究和分析了。殊不知,麻雀雖小,肝膽俱全。這些製造企業的剩餘價值就是我們中國企業家成長和發展的軌跡和管理人才舉一反三,應用於“一帶一路”和“走向世界”的科學管理財富。非常值得總結和研發,經過專業評估,整理加工成課本或教材,以利於國人及後來者,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在廣義上對學習中國,了解中國改革開放奧秘的外國人和美國青年學子來說,這也是深入中國,或者深入其他發展中國家發展經濟和必修課。我們應當學習和借鑒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開放討論式教學相長的互動模式,利用工業廢墟遺址,建設一所當地中國別具特色的改革開放大學校。這就是“化腐朽為神奇”的“變廢為寶”城市創意。這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原點和始作俑者的再造過程,為避免那種弄虛作假,支離破碎的假大空教學模式,現有這裡當年的創業者和排頭兵就是這所開放式大學活的教員和教材。也正是這一筆巨大的無形資產,才能化為與美國類似“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進行合作辦學的知識產權和人力資源。這對中美的青年學子都有利可圖,有跡可尋,有聲有色,為中國創新人才的培養殺出一條務實可行的血路。這些人才將為“一帶一路”和“東渡扶桑”走向世界的企業行為創新和經貿關係的法治規範帶來有益的借鑒和參考的價值。這個意義上,蛇口工業區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合辦大學校,就是世界製造業和市場經貿關係的價值工廠,也是源源不斷輸送企業管理和微觀經濟創新的人才孵化基地。這樣就把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和歷史星火相傳,創業的精華和敢為人先的精神就如此這般被海內外建設者所保留下來了。
第五,城市的未來由建設者和公民參與來決定。考慮中美新型“社交城市” (Social-City)領軍人才的重要性,這個城市(Social-City)的市長和領頭羊非常關鍵。我這裡建議由具有中美外交經驗的張遂業擔當比較合適。
我們身邊的所有事情都在飛速改變著,然而城市設計的方法和改革前自上而下的模式別無兩樣。即政府規劃,房地產商建造。而為未來的社交城市(Social-City),它將邀請全世界的人們參與成為公民,創建一個真正國際化意義的城市平台(Social-City)。透過深入的問卷分享社會每個人的夢想和願望,在創新城市(Social-City)的建設中,跨國界的公民參與做主專業人士跟隨。建築師和城市規劃者會根據公民的夢想與願望建造城市,促進城市生活的和諧和幸福美滿的“未知結構”模式。

第六,根據這樣龐大而具體針對中美城市合作的社會目標,我們依據前三十年改革試點的經驗和摸著石頭過河的與小到大,以點帶面,先試先行特點。沒有重點就沒有政策。對等原則是很有必要的。
首先,蛇口工業區的碼頭廠房區域對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轉型為教育為本,為“一帶一路”和“東渡扶桑”,大力培養國家對外開放政策和具體企業走出去的實用人才牽線搭橋,鳴鑼開道。郵輪碼頭建設到完全使用,與蛇口港附近的配套設施相結合,萬事開頭難,蛇口工業區和前海自貿區既有獨立性,又有城市再造“
其次,深圳市與巴爾的摩城市結成對話,勝任溝通,廣泛交流的新型城市復興再造關係。
再次,推動廣東省與美國馬里蘭州Re–living the state by state 關係。.
我們的目的就是促進建立中美城市Re–living the City.之間的新型大國關係的一部分,也就是營造“新美國人,新美國城市,和新美國形象”的歷史大環境,戰略大格局,未來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未知結構”。

我們知道正在構建的美中新型大國關係是一個可預期的“未知結構”,我們現在並不能完全準確地描繪這份禮物的模式和內涵功能,但我們相信這是一份成就,也是一份挑戰,這是一個造福全人類的偉大系統工程。

今天我們(Wethe People) 自下而上發出“社交城市”
Re–living theCity.
的建設者和公民參與構建未來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共同携手,共同建設,共贏未來的聲音,
明天習近平訪美促進太平洋兩岸中美人民之間的和平發展,天下衛公,實現中國夢,也實現美國夢的期待和願望,不就是這份大禮的魅力嗎!

Re–living the City.
返回列表